【穆桂英】等点风 #江南百景图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非要说cp那就是穆桂英X我,再仔细一点是我→穆桂英,我就是馋她(理直气壮)

《江南百景图》背景下的故事,与历史没有任何关系

 

有的时候人生就是充满了各种让人措不及防的意外,这种事从我记事起就已然深谙于心。只是万万没想到措不及防的事会成群结队拧成一股绳的出现。

 

早在我及笄之前,我那对毫不知掩饰的爹娘便说要将我卖去王员外府里做小丫鬟,彼时我心里并无任何波动,反正待在家也只是日复一日做着各色家务或者农活。除此之外,我更关心另一个问题,做小丫鬟能不能吃饱饭?

 

总之,不管能不能吃饱饭,我还是被卖给了王员外。那还是第一次见爹娘笑得那么开心,连我弟弟出生都没见他们笑得这么灿烂。他们轻声细语对我说话让我颇感不适应,连临走的那顿午饭都让我吃了个饱。所以上路的时候我还是实打实地开心。

 

王员外的府邸离我们这个小村庄有点距离,具体多远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我也从未走出过我家农田三尺远。

 

我们跟着王员外派来的总管走,他坐轿子,我们几个同村的小姑娘跟在轿子后头。

 

一开始我们都觉得甚为新奇,东张西望,叽叽喳喳的交谈,直接越过相识的阶段,互相都特别自来熟。被总管呵斥声音恼人之后,我们便压低音量小声交谈。但走了不知多久以后,我们逐渐累到没力气再说话了。

 

不仅我们累,几个扛轿子的小厮也累,眼见行路速度越来越慢,总管的怒斥已然不起作用。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挥挥手,让我们停下来喘口气。

 

虽然我爹娘成天满嘴谎言忽悠我干着干那的,但我那一刻清晰的意识到,“村子外面全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你敢走出去试试!”这句话他们倒是没骗我。我们一群人刚坐下来,屁股都还没坐热,我就眼见一群拿着大刀的彪形大汉,嘴里也不知道大喊着什么,就这么朝我们冲过来。

 

我们哪能见过这种阵仗,一个个都呆愣在原地,直到总管的血都溅到我脸上了,才回过神来要赶紧逃跑。只是到了这种时候,一是腿软,二是也没那个机会跑了。

 

我们一行六个小女娃,一下子就从员外家的小丫鬟变成了强盗大本营里的小丫鬟。虽然说身份地位没发生什么变化,只是服侍对象突然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狠人,我心里一时不知不知该作何感受。服侍起来那更是小心翼翼,生怕犯了什么事落个死无全尸的结果。

 

这群强盗似乎并不是我们本地人,带着我听不懂的口音,导致我们交流起来颇为困难。短短一周,我看人脸色的本领突飞猛进。我也不太确定他们对我们的服侍到底满不满意,总之饭还是给我们吃的,所以我简单的判断应该算是满意的。

 

一开始还是挺心惊胆战的,后来习惯以后便想开了,毕竟不管是在员外家还是强盗老窝都是做这些事,我的人生目标目前仅仅是天天能吃饱饭而已。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毫无任何追求。同行的女生就不太能受得了这种粗糙的生活,“而且万一官府派人来围剿,把我们当同伙怎么办?这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啊!以后还怎么嫁人……”

 

我赞同前一个问题,但不太在意后一个问题。我并不想嫁给一个男人以后又累死累活的服侍他,我给别人当丫鬟还有银两拿,嫁人以后能有什么?

 

相对来说,我们还是度过了一段比较平静的日子。有逃跑的心,但因为实在不太熟悉这附近的路,我们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强盗们日常的活动很有轨迹可循,白天出门打劫,偶尔带着金银珠宝回来,偶尔带锅碗瓢盆回来。一旦抢到的东西值钱,晚上是一定要开庆功会的。我们都讨厌庆功会,事情多不说,那些个歪瓜裂枣一喝多就喜欢对我们动手动脚,我们又不敢拒绝他们,只好默默忍着恶心半推半就给他们倒酒,恨不得他们能喝死。

 

总体来说我们待遇算不错了,起码没失身,没受什么特别大的委屈。

 

近日来他们似乎遇上了什么麻烦,每每回来都有伤兵,带回来的东西也少的可怜。听着他们日日争执,我们说不害怕是假的。这段日子,稍微犯点小错,免不了一顿大声训斥,虽然听不太懂,但那个语气以及愤怒的彪肉脸足以让人害怕。严重点还会挨打。

 

有个同伴因为撒了茶水出来,挨了一巴掌还被踹了一脚,之后还关了两天禁闭,出来的时候人奄奄一息。只好一边喂水一边碾碎点馒头喂给她,几个人围在一起掉眼泪。

 

这地方确实待不下去了。等同伴身子一恢复好,我们就开始密谋出逃。不认路就闭着眼睛听天由命吧,总比在这坐以待毙的好。

 

我们掐准了时间,用洗衣服的理由出了门,虽然照例有两个强盗跟着我们,不过他们松懈得很,毕竟我们老实了这么久,还是几个看着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大腿还没他们胳膊粗,实在找不到有什么好怕的地方。

 

我总觉得他们小瞧了家务活的繁重,为了炒他们这群人的饭菜,那个锅大到把我扔进去炒都绰绰有余,而日复一日费力举起这口锅,无论是谁,都能练到力大无穷。

 

所以说,举起一块大石头对我们来说轻轻松松,实在不行,也可以两个人举一块,趁着他们躲在树林里撒尿聊天的时候,冷不丁一人砸一下,倒得那叫一个快。

 

事情发展还是比我们想象的顺利,起码开头挺顺利的。等我们转了一圈生生遇上强盗大部队的时候,才认清现实。

 

要不怎么说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现在我们几个捆在一块扔在废弃仓库里,勉强听清他们说要关我们五天长长记性。我寻思怪不得不打我们,这关个五天放出来人可能已经归西了。

 

我这辈子可能和吃这件事杠上了,人生目标没达到也就算了,还落得个饿死的下场。

 

平日里这仓库因为没人用,我们也就偷偷懒不打扫这里,最多修修外边的野草做做样子。现在完全就是自食恶果,里边蟑螂老鼠遍地爬。我往日里是不害怕的,但爬我身上来就不太一样了,所有人里估计就我尖叫声最大。

 

到了第二天大家也就都没力气嚎来嚎去的,连带着看老鼠都觉得很有诱惑。只是被捆着,连个抓老鼠的机会都没有。

 

我简直扳着手指头数日子。饿到第三天的时候大家一个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于这种情况对比,我那爹娘还算有点良心,虽说我天天吃不太饱,但好歹也不会彻底让我饿得找不着北。

 

我就是在这种蓬头垢面感觉满地都是肉的情况下见到穆桂英的。突然大亮,让我们的眼睛都颇感不太适应。眯成一条缝,看到光影的时候还以为是阎王来接我了,当时穆桂英带着人马将此地盘踞已久的强盗尽数斩首,满身肃杀之气,就连脸上都沾上了鲜※血。会被我误以为是阎王也没什么奇怪的。

 

我没支撑住,突然见阎王这事实在是有点刺激,本来就是强撑着精神,这下是彻彻底底晕了过去。

 

我是被呛醒的,水蔓延到我的脸上以及鼻腔中,唯独没进喉咙。我一边拼死拼活咳嗽一边听到周围有男人在起哄,“都说了少主你干不来这种细活!还不信,瞧这小女娃差点被你灌死。”“闭嘴!你们能比我好多少?”穆桂英有些不自然的清清嗓,拍了拍我的背,“对不住,你还好吗?”

 

“咳!无事……”我摆摆手,随即水壶递到了我手中,我喝得急,又被呛了好几口,不过总算有活过来的实感。

 

我可能算身子骨好,是第一个醒的,其他人被大夫诊断过后也确认没什么大问题。她说她叫穆桂英,还问我们是哪人,打算送我们回去。我有点犹豫,我是不太想回去的,但我并不确定其他人的想法,“我……我可以待在这儿吗?我可以打杂!”

 

穆桂英有些讶异的看着我,思虑了一会儿,她摇摇头,“我们四处奔波,树敌颇多,于你而言,不合适。”

 

确实,我那点本事,在这寨子当中显得过于多余。可我实在不想回到那方逼仄的天地当中,若是真要送我回去,倒不如早日逃跑算了。

 

待到傍晚,其余几人才陆陆续续醒来。穆桂英此次围剿强盗大获全胜,按理是要开庆功宴的,我们也顺带着享了福,饿了这么久,吃相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幸好周围全是大手大脚的男人,有他们做陪衬,我们显得斯文的多。

 

我看见他们都在给穆桂英倒酒,她也不推辞,站起来举酒示意,“近几日兄弟都辛苦了,今夜吃好喝好,我先干为敬!”一口气闷完,周围全是叫好声,无疑把气氛又推上了新的高潮。

 

坐我身旁的大哥喝多了,对着我们几个就开始絮絮叨叨的夸穆桂英,“我们少主那叫一个勇猛!我们都甘拜下风!”还有附和他的,“对对对!那箭术真是了得!当真是武曲下凡!”

 

正夸着呢,只见穆桂英唰地站起来,一把拿起放在柱子边上的弓箭,利落地拉开弓,对着北边屋檐连放三箭。没隔一会儿,便听见三道沉闷地物体落地声音。穆桂英面不改色的放下弓箭,转头便继续笑脸盈盈的吃酒。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大哥们见怪不怪,“几个败寇也好意思偷袭。”我们几个都惊呆了。崇拜之意立即拉满。

 

我从不知女子也能这般豪气,武艺过人。那一瞬间萌生出想永远留在她身边的想法,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若是能待在她身边,是不是也能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我放下筷子,人生第一次为我不会武功这件事而难过。也不知十五岁这个年龄开始学是不是有点晚了。

 

“怎么?不合你胃口吗?”在我神游之际,穆桂英拎着酒壶站在我面前,推走了我旁边的已经睡熟的大哥,得意的哼了一声,“没一个能喝的。”我这才发现大部分人已经喝趴下了。

 

“很好吃!”我忙不迭回答她,“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饭。”或许是我的表述过于夸张,穆桂英被我逗笑了,“你这辈子还长着呢。不过要是王婆听到你这么夸,怕是今晚都要笑得睡不着了。”

 

“吃饱了吗?”

我点点头。

“那能帮我个忙吗?”

 

我手脚比往日麻利了不少,拎着满桶水一口气不喘往浴桶里倒,再次展示我优秀的臂力。连穆桂英都称赞我,“想不到你看着瘦弱,力气倒挺大。”我颇感得意。

 

摸着水热得差不多了,“将军,可以了。”穆桂英边解开衣衫边笑,“将军可还担不起。”我才不管,国家的将军就该如穆桂英这般阔气。

 

水汽蒸腾而上,眼前一片雾蒙蒙。更衬得她身形优绰,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除娘亲以外的女人的裸※体,虽说同为女儿身,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眼睛只敢放在她的后背上,不敢随意乱瞄。

 

确实如她所说,后背有道约三寸的刀痕,还未结痂,因她动作大,还在往外渗血。“你还喝那么多酒!”我皱紧了眉头,一时忘了说话的分寸。好在穆桂英不太在意这种事,“无碍,若不是李伯说上了药碰不得水,我也不会麻烦你。”

 

我很少干这种精细活,其实也没多精细,就是小心点别挨着伤口,但由于我过于紧张,难度陡然加大了很多。当初在家时,挨了多少打都没能学会刺绣,可想而知我对细活是多没有天赋。

 

“你不肯回家?”穆桂英问我。我沉默了一会儿,准确来说我并不是绝对不肯回去,我只是想知道有没有更适合我的地方,“我想去更大的地方看看。”

 

“挺有志气。”穆桂英拿起茶杯,里面是我泡的茶,轻抿了一口,看那样子,是不太满意这壶茶。就不知是她不爱喝茶还是我手艺实在不行。

 

“帮我捏捏肩颈吧。”她彻底放了松,将头发拢到胸前,好让我捏肩。这活我熟,捏起来就自信多了,不管是力度还是技巧,我都了然于心,我知道穆桂英她很满意,因为她还轻快地哼起了歌。

 

她突然开口说道:“在苏州,我的友人开了一家药铺,前几日写信来还抱怨人手不够,你愿意去试试吗?”我还是有点失落,我还以为凭借不俗的力气以及优异的捏肩手艺能打动她,让我可以跟随她。但也并没有更好的选择,“我想去。”

 

帮穆桂英擦干后背的水珠后,我就出去了,还被嘲笑了一通,“你害羞个什么劲?都是你这小女娃以后会长的东西。”不得了了,我整张脸发烫着出的门。

 

穆桂英说再多休整几日就出发,他们顺道要经过苏州。当我问及去干什么的时候,她回答我说朋友有难,前去助阵。说得豪气万丈,我想,她必定有一个光辉的未来。

 

休整的这几日,她一边操练手下,一边抽出点时间想教我们点自保之术。弓我能勉强拉开,但怎么都寻不着发力的门道,耳后还被不小心刮伤,箭发倒是能发,只是力道不够,飞到半路总要落下来。我还算好的,其他几人连弓都没办法拉开。

 

她因箭术了得,时常会出门打猎,每回我都以采野菜的理由死缠烂打跟着去。我很喜欢看她拉弓的姿势以及那满脸自信的模样,眼睛里熠熠生辉。

 

穆桂英也终于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一样天赋异禀,只好临时改成了剑术,甚至每人赠了小刀。我捏着刀,眼睛还是盯着弓箭,我只觉得是时间不够,多给我些时日我肯定能摸着些门道。

 

日子过得很快,其余女生都选择回村,这临时驻的寨子离我们村并不远,穆桂英遣了一小队人马把她们护送了回去,没两日就回来了。

 

前往苏州的路上,我们是骑着马去的。我因为不会,所以与穆桂英共骑一马。我觉得很新鲜,我从未骑过马,从未感受过风如此极速地拂过我的全身,也从未看过如此多不同的风景。

 

穆桂英会跟我讲解那些奇闻趣事,“你知道土行孙吗?”“妖怪吗?”

 

“非但不是妖怪,甚至传闻他随身带着各种稀奇宝贝,遇上了便让你挑一样。”

“真的么?我见识少,你可别诓我。”

“到苏州自己探探不就知道了。”

 

我怀疑她可能看出来我心情不佳,特意说这些话让我提起对苏州的兴趣。越靠近苏州,就越想到要与她分离,我真的很不舍。好几回都要开口求她带着我,我绝对会好好学武打。但我不好让她为难,她带着这么多人,特地绕路来一趟苏州已经很对不起了。

 

“苏州盛产丝绸,其实很适合你。”穆桂英显然没见识过我把凤凰绣成小鸡的惨状,才敢如此妄下断言。“不过药铺也挣钱,只要好好干,攒够钱,天高地远,你想往哪去便往哪去。”

 

唯有这句话,让我稍微心生了些许期待。

 

苏州很繁华,到处都是我没见过的新奇玩意。穆桂英牵着我,把我带到了一家药铺里,我闻到了药材的清香以及煎煮过后的药涩味。“那就拜托了。”似乎是安置好了,她朝友人抱拳以示感谢。

 

穆桂英转头看着我,用力摸了摸我的头,“自此一别,再见便是缘分。你好好努力,别把我教你的东西忘了,练完了是可以防身的。”被她这么一说,离别的情绪立马掌控了我,眼眶忍不住一热,又嫌自己丢人,只好咬着牙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听见她叹了口气,从行囊里拿出了训练时分给我们的弓箭,一把塞给我,许是怕我太难过,换了个好听点的说法,“苏州就在此处,我四处奔波,必有再来的时候。再会之时,我可要好好检查你的弓拉的怎么样。记住了吗?日后再会。”

 

我望着她的背影,说到底她还是女子,身形并不算高大,隐入人群当中算不得显眼,但我却能一眼分辨出她。她是如此独特,就像一抹光,让我意识到天地如此之大。

 

我抱紧弓与箭筒。我都记得,穆桂英,我在此处等你。

 

END

<银魂乙女>亲亲 ● 坂田银时● 小太郎● 冲田总悟● 土方十四郎● 高杉晉助● 夜兔神威
注意到的情况上,吻_了上去,表达自己的爱_意。 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时,脸都红_透了,用手捂着脸_靠_在你背后。 ---<你可真是个让我着_迷的女_人。 > 小太郎 当你对他认真的说话时...
【游戏王DM/巴库拉中心】假如他不再梦到我 #貘良了 #亚姆 #暗貘良 #暗游戏
的亡灵化作了不详的,搅起呼啸的沙尘阻断去往王都的道路。如同所有用语言流传下来的事物一样,他一度被记住,然后又无声无息地消散了。   当他在他人的地狱里缓慢死去的时候,他自己也在面临一次更彻底的死亡...
[圣斗士乙女向]要好好学习鸭!● 男神x你● 黄金圣斗士 #童虎#艾俄洛斯#艾欧里亚#卡妙#米罗#撒加#沙加#
”   “我们跨越世界”   “相隔一万九千九九十八千米”   “然后,我顺着地轴的方向出发。”   “走进你心里。”   先生抚去你头顶的雪花   “没事没事,不用弄了,让我降降温……”你红着脸...
【敬】王子殿下今天回国了吗 #偶像梦幻祭 #莲巳敬人 #天祥院
拉开椅子邀请自己就座。莲巳敬人本来是想敷衍地敲敲门,紧接着反手一个阵。可现在反派太过礼貌,他想了想放下法杖,憋屈得像是被打断了读条。 “我看你也不是条坏龙,为什么要带走智?”和巨龙其乐融融地喝了...
【食物语/静影沉璧/彩蛋位】侠客行 太白鸭X你 ● 食物语静影沉璧●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HE● 甜文有小虐
,觥筹交错,殿中舞女袅娜动人,莺歌燕语,一派祥和欢庆,歌舞升平之。   你趴在桌上,看着眼前舞女香粉黛,姿态妖娆,耳边大臣们之间千篇一律的恭维奉承,以及大堂中华而不实的舞蹈和笙箫竹鸣,无聊地连打了好几...
【网王x你】喜欢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网球王子乙女向 #迹部吾 #手冢国光 #幸村精市 #男神x你 #越前龙马 #菊丸
原作者:Lousy   #内含迹部吾/手冢国光/幸村精市/越前龙马/菊丸二/凤长太郎/芥川慈郎/柳莲二/切原赤也 #未交往设定请注意 #ooc属于我,小王子们属于你   ver.迹部吾   仗...
【POT】ありがとう #网球王子 #幸村精市 #仁王雅治 #迹部吾 #不二周助 #越前龙马 #ありがとう
】 *片段式 *含多人[^幸村精市^仁王雅治^迹部吾^不二周助^越前龙马] *踩在ooc底线反复跳跃 *陷入言辞匮乏 *求红心蓝手和评论   ——正文开始——   ありがとう    You are...
【银魂乙女】当他们是从者●冲田总悟●土方十四郎●神威●坂田银时●吉田松阳●近藤勋●男神x你●高杉晋助●小太郎
原作者:「爱吃米饭的阿玖酒是个天然卷.」   人物ooc 撞梗致歉 不喜勿喷(躲) 银/土/总/威/高//近/虚/松   银时(Saber)        你曾一度的怀疑这个成天抠鼻躺在沙发看...
当你拒绝了的表白【圣斗士乙女向】● 黄金圣斗士●同人● 圣斗士星矢●
。   不愧是传闻中双商极高的圣斗士,立马就微笑着送客,不理会米罗人想要留下来看八卦的心情,还把贵鬼塞给了艾欧里亚。   闲杂人(别打我)都离开后,你还是不敢直视。   “【你的名字】”   你...
【网王x你】给他一个一分的笑容 #男神x你 #网球王子乙女向
原作者:Lousy   #内含越前龙马/桃城武/海堂薰/乾贞治/大石秀一郎/菊丸二/不二周助/手冢国光/日吉若/桦地崇弘/凤长太郎/冥户亮/芥川慈郎/向日岳人/忍足侑士/迹部吾/切原赤也/丸井文...
【蕉橘】旧门 #镜音双子 #蕉橘 #镜音铃 #镜音连 #vocaloid
有中意的姑娘,门当户对,说来听听。”年近半百的林凤兰了点头,自己大儿子的亲事让她很是满意,初还要在上五六年,而振连已经完全到了岁数。 “没有。”他头也不抬地回答着,看着碗沿上的一点汤汁和剩下的...
【圣斗士星矢乙女向】失眠● 雅帕菲卡● 史昂●
,一下一下的拍着你的背跟哄小孩子睡觉一样      你成功在他的读书声中睡着了,但是,我们亲爱的史昂大人却有缺觉了,并决定严禁某些人中午午睡超过半个小时              最近很忙,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