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宁】萤光 #花宁 #八寻宁宁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是补档

是花子与宁宁正式结缘之前的故事,全是脑补私设

 

 

很多时候,花子都挺庆幸自己是学校的地缚灵而不是什么商场或者什么殡仪馆地缚灵。虽然海鸥学园的景色他闭着眼都能想象描绘出来,但好歹里面的人是一年一年的换,而且都是青春血液,怎么都好过社会上那群死气沉沉的社畜。

 

打发时间的方式除了跟勿怪下棋打牌,就是实地考察每一代年轻学生的趣言趣事,通过观察他们花子也能顺便了解到世界已经发展成什么样子了。总体来说,不算过于寂寞。

 

虽然时代不停在变,但在花子看来,学生们关心的还是老一套——哪位明星真好看;新游戏发售;他/她到底喜不喜欢我;作业好多,老师好烦……

 

他们这些闲余时间的抱怨总能让花子产生一点共鸣,不至于觉得自己是个老古董。

 

会观察到八寻宁宁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毕竟她的脚腕真的很引人注目嘛,在操场上奔跑时速度还不赖。饶是花子在看到她脚腕的一瞬间都惊了一下,真厉害,难道是什么家族遗传吗?

 

这点小异常花子也并不是特别放在心上。因为觉得很有意思,跟着她进了教室,在课本上看到了她的名字。还顺道听了听数学课。

 

花子生前并不爱学习,但他很爱看书,他喜欢自己去汲取感兴趣的知识,不喜欢坐在教室听老师讲解一些怎么都无所谓的东西。所以他的成绩不上不下,他自己倒是很满意。

 

八寻宁宁的成绩和他当年差不多,看她装作认真计算实则是在抄题目的操作,花子就明白,她对数学也没什么辙。

 

但往往怕什么来什么,老师偏偏点她上去当众板书算题。他看着八寻宁宁拿着粉笔,在黑板面前静止得像看视频过程当中出现bug而卡住了。

 

直到下面传来小小的嗤笑,老师才反应过来这孩子可能真的不会,叹口气放她下去了。

 

当时八寻宁宁红着一张脸,花子离她近,甚至在她眼里看到了欲落未落的泪水。

 

不至于为答不出题这种事掉眼泪吧?这种尴尬事花子还叫柚木普的时候也经历过很多,不过他一般就是站起来说:“抱歉老师,我不知道。”有时候知道也是睁着眼说不知道,因为很麻烦。

 

之后才发现八寻宁宁这小姑娘被欺凌了。不认真点观察其实看不出来,因为并不是对她辱骂或者殴打什么的,而是更折磨人的冷暴力。

 

体育课两两组队她总是落单,就算有人和她一起剩着,那人也总是恶意的报告老师说没有搭档,等老师回应说和八寻组队,那人就要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八寻不算人啦!她是大白萝卜!”全班往往哄堂大笑,八寻宁宁也会尴尬地跟着陪笑。

 

当然她事后总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痛斥大家真讨厌什么的。甚至因为令人透不过气的冷暴力,她多次跑到花子的厕所里躲着吃午饭。一边吃一边眼含泪花,偶尔还会碎碎念。花子觉得她还有点可爱,虽然背景故事确实有些沉重,他有时候还感兴趣的看看宁宁今天吃的什么食物。她的摆盘很精致,柚木普的便当一直都很难看,他没什么心得,总是乱塞一通,等再打开的时候已经混乱到让人毫无食欲。就算闭着眼睛吃也吃不下多少,他自己亲手做的,味道真的不怎么样。

 

花子有过差不多的经历,只是那时候大家稍微含蓄一点,而且因为他身上总是带着伤,所以被误认为是什么不良少年,所以同学们只是通过不接触以及当他是空气来表达对他的不喜欢。

 

花子倒是挺无所谓的,说实话他虽然性格也算开朗,但他并不合群。有人说过不懂他在想什么,花子同样也是这么想他们的。他总觉得同学关注的话题都很无聊,他没什么深入了解一下的兴趣,也没什么兴趣到处显摆自己的知识储备。就连写作文说愿望是登上月球都被全班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所以看着八寻宁宁努力融入他们时觉得格外没意思。像这种事不是通过加入能解决的。讨厌你的人总能找到千百种理由。

 

几乎每年花子都能看到这种事情,有些闹得大的还能因为打群架上新闻。当然也有来厕所找他企图给对方下咒的,好在他们阳寿过长,和花子既无缘也无份。

 

看八寻宁宁那艰难的处境,花子都以为她要黑化然后干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想不到一场分班就解决这个暗暗的隐患。

 

她交上了朋友,对方还是大美女,叫赤根葵,顺带认识了她的死忠竹马仓井茜。

 

赤根葵他之前还是有过了解的,她凭借着美貌很出名。花子也不是馋她的美貌,而是单纯的喜欢看各种八点档剧情,甚至有抢人引发的小规模斗殴。花子当时围观,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喊加油。

 

看到她和八寻宁宁成为了朋友,花子第一想法就是这个人是不是有点心机啊,这是找人衬托自己美貌吗?

 

当然纯粹是他脑补过多。事后也认认真真自我反省了一下,怎么说也是青春校园,他不该拿自己阴暗的大人想法擅自去揣度别人。

 

有了朋友,还是一个美貌开朗的朋友,这一切都在感染八寻宁宁,她展现出了自己的本性。活泼到花子怀疑自己认错了人。而且她似乎对于嘲笑自己外表这件事脱敏了,完全不用继续勉强跟笑,一副看开了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样的转变极其高明,新班级的同学对她的接受度提高了,好歹脱离了被冷暴力的苦海。这一点花子觉得自己还是比不上她的,不过他俩完全就是不一样的类型。对于花子来说,不与别人交往也不会觉得很寂寞,就算被嘲笑也觉得不痛不痒。

 

但成为地缚灵这么久了,偶尔还是会觉得格外的孤寂,就算校园里天天都是吵吵闹闹的,但那份热闹并不属于他。所以他格外偏爱关注八寻宁宁,这个前期与他相似后来走势却完全不同的女生。

 

来来回回总是逃不过恋爱这个话题。花子是这个话题的完全无关者,他身形并不高大,因为不太合群所以不怎么引人注目,没什么女孩子喜欢他。遥远的记忆里倒是也有过一个红着脸来告白的,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到底长什么样了,柚木普当时很不解风情,问她,“你喜欢我什么呢?”

 

也不知道她是紧张还是柚木普真没什么值得说出口的优点,她支支吾吾,脸红颤抖地让柚木普怀疑她是不是心脏病发作。

 

八寻宁宁可能是受到了仓井茜和赤根葵的影响,两人总是黏黏糊糊的。成为地缚灵这么久了,小本本也看了,更别提什么少女漫或者恋爱小说,毕竟都是用来打发时间,花子对于恋爱这事增长了很多无用理论知识。

 

一眼就能看出来赤根葵喜欢仓井茜,八寻宁宁应该和他想的差不多。反正两人犹如青春校园浪漫故事一样的热烈展开深深刺激到了八寻宁宁压抑着的少女心。

 

一年前是因为被冷暴力压根没什么心思去考虑这种事,现在看开了,朋友多了,自信了,聊着聊着就容易也向往纯纯的恋情。

 

当时花子其实都想找下一个观察对象了,因为他实在对单纯的爱情故事没什么很大的兴趣。

 

谁知道在花园里晃荡的时候能看到八寻宁宁扛着锄头种地。因为没人能看到他,所以他毫无顾忌地躺在地上肆意大笑。各种方面来说,八寻宁宁都是一朵别样的花,别人养花她种菜,这是什么清奇的脑回路。

 

冲着这件事,花子很感兴趣的围观了一下她的恋爱大剧。唯一的感受就是这姑娘有演喜剧的天赋,送蔬菜这点实在是实诚过头。

 

从八寻宁宁的告白对象能看出现在的小女生到底喜欢什么样的,过了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变化,总之就是帅的,像花孔雀一样。

 

她格外好骗,只要帅哥装装拜托的样子她就义无反顾的充当工具人。这股越挫越勇的精神让人肃然起敬。

 

花子对她搞过恶作剧,在她来到自己守护的厕所的时候。这事他还是要澄清一下的,他还不至于猥琐到偷看女生上厕所,每次有人来他都是飘荡到其他地方去。

 

当时八寻宁宁已经上完了厕所,正在洗手,花子心血来潮想玩玩她的头发。没用多大的劲,但通过镜子八寻宁宁亲眼看到自己的发尾漂浮起来了。

 

她又像被点名上台做数学题一样定在原地,而后尖叫着跌跌撞撞跑出了厕所。

 

花子被她的叫声吓一跳,没想到她的胆子这么小。之后她再也没来过这个厕所。而且似乎被吓过头,花子看见她好几天都在包里放着咒符。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踏入花子的厕所,花子颇感失落。

 

花子不喜欢假期,那意味着整个学校都安静得过分,他只能和各种相熟的怪异聊聊天。

 

但还有人与众不同。八寻宁宁翻墙进入校园时把花子惊到了,因为他以前也常干这种事,不过他是忙着逃课。而且他很无辜的被迫看到了八寻宁宁印着粉色小花花的内裤。花子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虽然她本人并不知情,但花子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小小声补了一句“不好意思啦”。是被迫的是被迫的,他只好这么宽慰自己。

 

她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小菜园。头上包着头巾,可能一方面是为了防晒,另一方面是怕被人认出来。不过这个样子比较像来偷菜的。

 

碰上有趣的人,花子总会萌生想和他/她成为朋友的想法,看来漫长的岁月也稍微改变了他。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和他成为朋友可不是什么很幸运的事。

 

源辉格外讨厌他这么接近一个人,说怪异不该与人类有过多接触。花子总是不以为然,当然因为打不过他所以假装很听从。他单方面的接触能有什么问题。难道还会滋生什么人鬼情未了吗?

 

虽然他的确认为八寻宁宁很有意思,但也清楚的知道两人身份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他也习惯了这样,有趣的灵魂总像萤光,短暂的点燃一下他既无趣也无望的地缚灵生活。

 

怎么也没想到升上高一的八寻宁宁依旧那么无厘头,会因为无关痛痒的恋情再次踏进他的领域。

 

怎么也没想到门真的被她敲响了,她熟悉的声音清晰无误地传入他的耳中,“花子同学,花子同学,你在吗?”

 

那一刻他是真的笑不出来。怪异的职责在催促他,原来源辉说的是真的,他不应该和人类有过多的接触。

 

八寻宁宁是萤光,不管是对于花子来说,还是对于她自己来说。

 

还能怎么办?只能挂上笑容,尽最大的努力护住那岌岌可危的光吧。

 

END

】碎片 # #柚木普 #地缚少年花子君
摇醒,“?”嘴上喊的倒是很温柔,手上的动作像是要让把中午吃的全吐出来。   “你干什么啊花子君!”的大嗓门照例引来了一波关注。只能忍着火气,一手压住子的头,放低了音量,“花子君你知不...
」不见人间● 地缚少年花子君● 柚木普● ● BG● 花子君
她。 可是今天无论去哪里,她都找不到心爱的少年的身影。巨大的不安和失落感侵袭了她。 “难道是有什么急事么?” 最后,她去了天台。 这是整个海鸥学园距离月亮最近的地方。 坐在天台上仰望天空,看了...
【普宁】我的老师好像是变态 # #柚木普 #
了指对面的房子,“那就是我家。之前听我妈妈说你身体好像不舒服。”   她有些脸红,“多谢关心,不是什么大事。”她告诉我她叫,是我的前辈,“我高中也是在海鸥学园。”我告诉她我叫七濑。   这之后...
【普宁】我的丈夫很粘人 # #柚木普 # #地缚少年花子君
地变红,两个人互相不敢对视,只好低着头各自默默脸红。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在急速跳动,上次跳地这么急还是她去查看自己有没有考上想要的大学。   “抱歉……我……我想考虑一下。”她本来想一口回绝...
)以月色吻你(OOC,花子×)● 地缚少年花子君● 柚木普● ● 同人● BG● 小甜饼
,又很快泄了气。 这该怎么说出口……送礼物这种事情。 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 不管怎么样,都会显得很刻意吧? 越发纠结,甚至开始无意识地玩起了子的手指,捏来捏去。 花子古怪地低头看了看两人...
【普宁】我的妻子很不听话 # #柚木普 # #地缚少年花子君
班主任的身份,让他别像一个蝴蝶一样摆弄这些没用的东西。   正好打了电话过来,催他回家吃饭。   的手艺很好,结婚以后柚木普的脸肉眼可见的圆润了很多。   “我回来了。”   柚木普没有立马...
甜品公司七夕预售商品:小甜饼 #地缚少年花子君 #同人文 #
?” 推开门,把头探进去。 小把几个隔间都打开来看看,都没有发现花子:“这家伙不会在学校其他地方转悠吧?” 抓住小的手,突然靠近小的耳朵:“源君,那我们走吧。” “——” 花子突然从...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只是和他的日常●男神x你#轰焦冻#爆豪胜己#上鸣电气#木俊典#绿谷出久#切岛锐儿郎#荼毘#山田阳射#物间人#相泽消太
。” 很好,硬气的回答。你想。 于是你一把把橘子塞进他嘴巴里。 就你事多,不吃也得给我吃。     木俊典 Ver.   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里,你和俊典边吃边聊着天,氛围温馨祥和,直到他把筷子伸向了那盘...
【火影乙女向】如果你们被关进不亲亲不能出去的房间● 火影忍者● 同人● 日向次● 宇智波鼬●佐助● 旗木卡卡西●止水
原作者:氰屿   卡卡西/鼬/佐助/次/止水 (双向暗恋设定,大蛇丸友情提供场所) 被屏重发     卡卡西   “嘛,事情好像有些麻烦起来了。”   你和卡卡西相视盘腿坐在地上...
初见 ● 火影乙女同人 #宇智波鼬 #日向次 #千手扉间 #宇智波斑 #宇智波止水
原作者:衣上云   occ预警 撞梗致歉 鼬//扉/斑/止   宇智波鼬 “天才忍者宇智波鼬”,你只闻其名却未见过其人。他常常出现在别人家长的嘴边,是不折不扣的好孩子。 你真的有点想知道被称为...
【火影乙女】在?为什么不接电话?(次/鹿丸/我爱罗/带土)
原作者:Ihznan.南栀   次/鹿丸/我爱罗/带土 不接电话的理由 摸鱼短打     好久没写小段子了 ooc致歉 撞梗致歉    【次】 “我回来啦。”你小心翼翼的推开门。 果不其然,次...
【火影乙女】 至死不渝(次单人,刀,慎入)
原作者:玉望山   次单人,刀,慎入 #火影忍者乙女 #次 #男神x你   下雪了。   莹莹小小一团,从眼前慢慢飘落,在手心晕开,还没来得及握住就已消亡。   这就是转瞬即逝。   从廊道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