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去看烟花吗? #佐樱 #春野樱 #宇智波佐助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七夕小贺文

有衔接《佐助烈传》的内容

 

 

“我想约会。”

“超想的!”

 

听到这种发言,樱忍不住抿住嘴角忍着笑意。说这话的是新来的小护士佐藤,跟在她身边实习,也不过才二十出头,人很活泼。最近一直絮絮叨叨说自己交了男朋友,但因为工作忙抽不出什么时间好好的约会一场。

 

看到佐藤这幅样子,樱就回想起自己跟佐助刚开始恋爱那会儿。都是小年轻,刚刚经历的大战虽然磨砺了他们的忍术与心智,但也依旧没磨灭樱心中对于爱情的向往。工作上她可以万分认真雷打不动,但要是让她知道佐助要回来了,可能隔三差五找着空就要傻乐呵一下。不过现在毕竟都是妈妈了,樱自认已经成熟了很多。“感觉佐藤最近格外积极啊,怎么了?难道是什么纪念日吗?”

 

佐藤撑着下巴,嘴角耷拉着,看上去非常的委屈,“七夕呀前辈,您不记得了吗?这可是我们第一个七夕,但是!我却不能调休!”樱确实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大部分时候她只记得家人朋友的生日,再早几年还会热衷结婚纪念日之类的,但现在慢慢不再执着于各类纪念日。她万分肯定和佐助能够长长久久,也就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纪念。

 

樱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安抚地说道:“没办法嘛,毕竟每年七夕都很忙。”这不是骗她,在樱的印象里,每年七夕都有喝多了然后当街斗殴、晚上玩得太过以至于女方私※处损伤、崴脚、胃出血,第二天还有很多被拖来洗胃的。这种时候樱就深感新成长起来的一代已经完全和他们不同了——起码要是她玩这么嗨不被佐良娜责怪也要被妈妈扒皮。

 

“可是,樱前辈七夕当天轮休。太糟糕了,明明还可以和前辈聊天的。”佐藤更加欲哭无泪,“前辈会去祭典吗?”问的是前几年才开始流行起来的七夕祭,战后的木叶发展很快,鸣人上任以后更是重视发展,引进了很多新奇的东西,虽然颇受很多木叶高层诟病,但不得不承认这些政策都让木叶焕然一新,发展速度之快令其他村望尘莫及。

 

七夕祭是其中之一。不过樱觉得和普通夏日祭典没什么两样,照样是情人约会的好去处,照样有烟火,照样有小摊,不过人们就是喜欢各种各样的节日,她自己也不例外,“对!和我可爱的佐良娜一起去。”往年都没机会去逛一逛,今年难得赶上这么个好时候,当然要好好玩一玩。佐藤哭丧着一张娃娃脸,“真好啊……拜托前辈连我的一份好好玩吧。”

 

“放心吧,我会给你带金鱼的。”

佐藤一下没绷住,笑了,“为什么是金鱼啊?”

 

樱挥了挥自己的拳头,脸上表情颇为骄傲,“我可是捞金鱼的好手。”

 

“哈哈哈哈!前辈好奇怪啊!”

 

那是因为这是她唯一能赢过佐助的游戏。刚交往的时候也有一起去参加祭典,因为过于羞涩,说不上两句话就忍不住脸红,实在一下子没适应女朋友这种冒粉红泡泡的身份。只好把所有游戏玩了个遍,玩着玩着她的好胜心就上来了。怎么可能什么游戏都玩不过他?玩了整整一圈才发现佐助不擅长捞金鱼,樱一口气连捞三条,拎着袋子得意洋洋地在他眼前晃了晃,“喜欢吗?我可以送给佐助君。”在连续破了五个网之后,宇智波佐助放弃了,毕竟偷偷开了写轮眼也没捞上,是因为太着急所以用劲太大了吗?

 

樱记得很清楚,佐助握住她的手,唇角上扬,轻声说:“喜欢。”就因为这个,樱差点就因为快把金鱼全捞光了而被老板赶走。不行了,不能再回忆下去了。樱拍拍自己的脸,跟佐助恋爱一路到结婚,她算是认识到了,其实佐助很会拨撩人心,尤其是她的心!

 

七夕前夕樱一直忙到凌晨才回家,整个人累的快要分不清东南西北。在路过公园的时候发现很多小摊子已经搭好了,每一个上面都挂着色彩鲜艳寓意富贵的巾着。这才恍然记起七夕这事。所幸晚上才正式开始,在此之前她有充足的时间好好休息。

 

她是被饭菜的香气唤醒的,眯着眼睛发现已经十二点了,总之先爬起来洗了一个澡,人终于清醒多了。“妈妈你终于醒了,我都要去掀被子了。”佐良娜正把围裙解下来,一脸无奈,“真是的,不管怎么样早餐应该吃一点吧?妈妈之前不还胃疼吗?”

 

被女儿训斥这事在宇智波家时有发生,樱只感觉十分的不好意思,老老实实坐下来,“抱歉抱歉。辛苦啦。”

 

佐良娜的厨艺早早超过了她,很多时候樱对她感觉很抱歉,因为工作的原因让她不得不早早学会这些事情。一这么想,就忍不住赶紧多吃一碗饭,“晚上我们一起去参加七夕祭吧。”佐良娜欣喜地看着她,“妈妈今天休假吗?”

 

樱笑着点点头,“正好,我有适合佐良娜的浴衣。”

 

看着镜子里的佐良娜,樱恍然感觉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太好了,正好合适呢。”佐良娜颇感新奇地转了一圈,脸上还挂着不自然的红晕,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她有点不好意思。这是一件大红色浴衣,上面点缀着绽开的烟花。十几岁第一眼看到这件浴衣的樱,生生移不开眼,实在是觉得上面的烟花太美了。

 

不惜哭哭闹闹也缠着妈妈买这件浴衣,但芽衣以她浴衣很多为由拒绝了,樱的眼泪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攻击效果。最后还是爸爸偷偷拿出私房钱替她买了。直到现在,那么多浴衣都遗失了,唯独这件还被好好保存着。甚至因为不舍得穿所以看起来还很新。“之后再带你去买新的吧。”

 

“不用了,我很喜欢这件。”佐良娜喜欢这种和家人联系在一起的感觉。

 

晚上还是有些热,樱牵着佐良娜的手,顺着她的速度,稍微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很难走吧?”樱调笑她,因为是第一次穿浴衣和木屐,佐良娜走得异常缓慢,她甚至觉得这比控制查克拉上树还难找到技巧,好歹上树她只尝试两次就成功了。

 

“我想起佐良娜刚出生的时候,只有这么大呢,超可爱!不过现在也很可爱。”樱笑嘻嘻地比了一个小婴儿的形状,佐良娜不好意思地推推眼镜,“干嘛突然说这个。”樱牵回她的手,“因为当时爸爸护送我们回木叶,路过一个城镇的时候,他们正在举办迎春的祭典。我们留下来参观了一下,有超大的折纸鹤挂在笹饰上,他们管那个叫千羽鹤吹流呢。现在我都还印象深刻,要折那么多应该很费时间。虽然我也跟着学了,但是折得不怎么好看,现在已经完全忘干净了。这样一想感觉时间好快啊。”

 

佐良娜习惯了樱的絮絮叨叨,说实话佐良娜很乐意听这些。自从前两年她因为误会闹出狗血家庭矛盾以后,樱就深刻明白事实偶尔是需要让孩子知道的。“你知道吗?你爸爸他……”佐良娜猜到了这个走向,不管说什么最后总要绕到爸爸身上,偶尔佐良娜也用这个对她开开玩笑,说她提起爸爸总像一个刚恋爱的小姑娘。她还非要红着脸狡辩,“才没有!”

 

樱浑然不知道女儿已经开始跑神,“别人送给我们一根仙女棒烟花,但是找不到能点火的东西。你爸爸当时抱着你,问我火遁可以吗?”樱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佐助当时一脸严肃地单手托着佐良娜,他很紧张,他就这么顶着一张严肃的脸浑身紧绷问她要不要用火遁点烟花。最后当然不可能用上火遁,借着别人的烟火点着了。

 

想想确实有些令人怀念,毕竟自此之后再也没找到和佐助一起看烟花的机会。他每次回村都没能赶上好时机。

 

七夕祭的规模越来越大,这是樱从井野那里听来的。刚一踏入集会,就能看到四处立着高高的长竹竿,这是笹饰,上面挂着的装饰物就是吹流了。这些装饰物都是同七夕祭一起进了木叶村,老是听井野提起,今天终于亲眼见了一回。

 

“捞金鱼吗佐良娜?”没想到瞄见的第一个摊位就是金鱼摊,樱显得兴致勃勃。已经很久没展示自己精妙的捞金鱼技巧了。“好啊。”佐良娜捞捞自己的袖子,她对这种游戏很有信心,虽然并没有怎么尝试过。

 

樱捞到第三条的时候佐良娜已经破了五个网了,总感觉这场面有些似曾相识。佐良娜有些沮丧,一开始她还挺自信来着。“送给你了。”樱把小袋子塞到佐良娜手里。

 

佐良娜接过金鱼袋,恰好看到了樱无名指上戴着的红宝石戒指,样式虽然很简单,但上面点缀的宝石格外透亮惹眼,“这是?”能在樱的身上看到首饰很罕见,因为工作原因,樱早早对这些东西没了兴趣。

 

樱颇为得意地张开五指在佐良娜面前晃了晃,“这可是你爸爸送给我的哦,烈陀国的传统是结婚的人要在无名指上戴戒指。”从烈陀国回来已经有几个月了,鸣人的病也早就已经痊愈。虽说是查克拉做的,但樱依然很喜欢,一旦戴上即使和佐助远隔也能稍稍感受到一点属于他的气息。毕竟还被这枚戒指救过一命,意义就更加不同了。一看到这枚戒指,樱就忍不住想起佐助在落地之空对她说得那些推心置腹的话——“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我也从未有过会被人替代这种不安的想法”。

 

佐良娜满脸写着不敢置信,她实在想不到爸爸会做出这种浪漫的举动,明明他整个人看上去一副和浪漫绝缘的样子。但眼见自家母亲一副沉浸在粉红泡泡里的样子,佐良娜把所有的吐槽都咽了回来,算了,笨蛋夫妇幸福就好了。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熟人,井野刚笑着摸摸佐良娜的头,转身就沉着脸戳樱的额头,“拜托,你休假居然不告诉我?”樱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不是不打扰你和佐井嘛。”“哼。”井野扭过头,突然想起来什么,开口说道:“我有做纸衣,要不要?你没时间给佐良娜做吧。”樱双手合十,低着头说:“万分感谢!”

 

“明天给你送过去。”井野摆摆手。

 

纸衣也是这几年新起的风潮,那是用彩纸制成的和服,一般颜色鲜艳。在七夕时候挂起来,可以保佑孩子健康成长,消除疾病灾祸。樱总觉得做了妈妈以后对这种事情就格外相信。

 

路上正遇上了雏田带着向日葵和博人。博人和佐良娜一遇上总要互相呛两句,樱看着他们就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佐助和鸣人。就连玩个游戏都要互相比拼一下这一点也很像,樱在旁边围观地津津有味,目睹女儿每场都能完胜心中那点小自豪油然而生。

 

越玩佐良娜越精神,这时候她倒是终于展现出了这个年龄该有的活泼,樱提议让他们自己去玩,她想自己休息一下,“待会儿放烟花的时候我们再会和吧。”

 

樱转了半天才寻着一个没什么人的长椅,一坐下来就忍不住弯腰捏了捏自己的脚踝。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穿木屐了,走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已经有些难受了,果然年轻就是好啊,佐良娜现在穿着木屐蹦蹦跳跳都十分自如。

 

来到特定的场合,总能勾起非常多与之相关的回忆。比如现在坐着的长椅就很像她和佐助第一次约会坐的那个,严格意义上来说,那都算不上什么约会,只不过是交谈了短短几分钟,但就是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她和佐助风驰电掣地确定了关系。佐助说:“请和我交往吧。”难道她还能说出什么拒绝的话吗?当然是结结巴巴回答,“诶诶?什……真的?不不不,务必!请多关照!”在关系敲定没一分钟以后,佐助便急匆匆离开木叶继续外出任务。当时的失落感樱现在还能清晰的回想起来,但一转眼现在佐良娜都这么大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没来由就想到第七班第一次一起看烟花,虽然没有穿浴衣,也没赶上参观什么夏日祭典,她照例主动往佐助身上靠,虽然他退了一步,但也没展现出过多的排斥,于是樱可以心安理得地粘在他身上。鸣人则是有样学样,三个人就这么靠在一起隔着河看烟花。那样靠在一起其实真的很热,而且因为是刚刚结束任务,大家身上都是大汗淋淋的,免不了有点气味,但当时樱却恨不得时间能就此定格。

 

和佐助那场夏日祭典约会她精心准备了很久,在外形上下了大功夫,挑了新的浴衣和发饰,编了一个超可爱的发型,为的就是能听到佐助一句称赞,可惜的是他当时什么都没说。那一次烟花大会格外隆重,毕竟是战后第一次举办,像是新生活的象征。

 

人很多,也很喧闹,烟花绽开的声音笼罩了一切。樱用此做掩护,壮着胆子大喊,“佐助君!我超喜欢你!”然后傻兮兮对着佐助笑。本来以为他是听不清的,但樱发现他别别扭扭地扭过头,耳尖泛着红。这反应是彻底听见了。樱的脸瞬间爆红。

 

佐助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一脸无奈的说了句什么,樱靠嘴型辨认了出来。“笨蛋”。他说的是这个。

 

结果那次烟花压根没有好好看,樱光顾着害羞去了。

 

人群渐渐开始往广场聚拢,估计是烟花要开始了。樱顺着人群一路往广场走,不得不说确实是约会的好地方,前后左右被年轻情侣包围得死死的。往往在这种时候,樱会稍微冒出一点“如果佐助君在的话就好了”的想法。下意识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好,毕竟心意是相通的

 

樱一眼就找到了佐良娜,那绚烂的红色即使在形形色色的花色浴衣当中也相当惹眼。“妈妈!”佐良娜踮起脚朝她挥挥手,她给樱留了个观赏的位置。

 

“这个,是刚刚玩游戏赢的奖品,老板说这个叫万花筒。很有意思。”佐良娜拿出一个长筒状的物体,将它塞到樱的手里。万花筒?樱立马就想到佐助。祭典这种场景果然太合适让人回忆了,她今天一晚上想到佐助的次数能抵上往常一周。

 

天空上绽开了第一朵烟花。烟花是这么美的东西吗?樱的心脏跟着怦怦跳,怪不得佐藤一心想和男朋友一起来。以往她来祭典心思并不在烟花上,而是费尽心思想拉近与喜欢的人之间的距离。那时候她并不看烟花,而是分心将注意力放在了佐助身上。以至于到现在才发现烟花是如此的美丽。透过万花筒去看烟花,樱发现了一个更加灿烂夺目的世界,樱万分希望佐助也能看到。

 

所以在拿下万花筒发现佐助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时候,樱吓得往后缩了一步,“诶?佐……佐助君?”烟花的声音压过了她的,佐助可能只看到她惊讶的表情。

 

明明还没来得及把愿望写上短册然后挂上柳树,居然这么快就心想事成了,烟花也能当做流星使用吗?

 

总之,樱赶紧将万花筒塞给佐助,比了个手势让他也看看。这种时候佐助很听她的话,新事物新食物,只要是樱的推荐,他不做任何怀疑就会跟着一起尝试,即使是他不怎么喜欢的甜品。

 

赶着最后一朵烟花,樱甚至稍微踮踮脚帮他转动万花筒的筒身,“很漂亮吧?”佐助拿下万花筒,神情温和了许多,“恩。”

 

佐良娜夹在两个人中间,叹了口气,“妈妈像笨蛋一样,刚刚叫了你好几句都没听见。”樱确实一句都没听见,只能希望自己没做出什么奇怪的表情。

 

“我去把我的短册挂上去。”佐良娜寻了个借口匆匆忙忙走了,樱在后面大声叮嘱她注意安全。“所以突然回村是有什么事吗?”鸣人痊愈以后,佐助便说烈陀国有一些让他在意的事要调查一下,这才去了没多久便回来了,算是有些稀奇了。

 

佐助点点头,“结束了调查回来报告一下。话说回来,这是什么祭典?”佐助一直就没赶上过这种新兴的节日,樱笑嘻嘻地挽住他的手臂,“这是七夕祭,这几年才开始举办的。佐助君是看到这边人多所以也来凑热闹吗?”当然佐助误以为这边有什么暴乱的可能性会更高一点。

 

“不,只是我一眼就看到了你。”

 

佐助说得风轻云淡,但却在樱的心里掀起惊天波澜,明明人这么多,居然说什么一眼就看到了!太狡猾了,樱忍不住想,他实在是太狡猾了。

 

“我有礼物送给你。”佐助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话给樱造成了什么冲击,还继续加码,尤其是等樱发现礼物居然是戒指的时候人差点要晕过去,那还和他用查克拉做的款式差不多。“之前不是说要送给你真的,正好去了烈陀国,所以……怎么了?”

 

樱正像鸵鸟一样把自己的脸埋在佐助的臂弯当中,“不……总之就是,谢谢。”声音闷闷的,但佐助还是能听的一清二楚,感觉她似乎不是很开心?佐助默默看了一眼自己买的戒指,推荐的那个老板不是说女人都很喜欢这种吗?查克拉戒指明明看她也挺喜欢的。“你不喜欢吗?”

 

樱猛地抬起头,接过戒指,脸上还充满着没褪下去的绯红,“我很喜欢!只是我没有准备回礼……”

 

“不用了,你已经给了我很多东西。”佐助戳了一下她的额头,给了他足以令他骄傲的佐良娜,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后盾,这些不管送什么礼物都没办法表达他的感受。

 

“回家吧。”他握住樱的手。

 

虽然等他们两人到家的时候才记起佐良娜还在挂短册。佐良娜一进家门就忍不住抱怨,“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把我给忘了!”等佐助承诺明天陪她训练,她才哼了一声,“那就勉强原谅你们了。”

 

樱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她要上早班,正好也可以准备一下他们的午餐。虽然爬起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很酸胀,久违的亲热可能稍微过了点火。

 

一直等她出了门家里都是安安静静的。樱颇感安心。“早上好。”换好白大褂出来,她对着前台的佐藤打招呼,“糟糕!把你的金鱼给忘了。”昨晚一下子太忘乎所以了,压根把这些忘得一干二净。

 

佐藤熬了一整个晚班,现在在不停地打哈欠,“没关系的前辈。话说感觉前辈你很开心啊?烟花好看吗?”

 

樱下意识捂着额头傻笑,“果然和喜欢的人一起看烟花超棒的。”

 

END

】飞奔向你 # # #
玩闹,直到看到烟花点燃才目瞪口呆的问,“你发烧了?”   直到烟花燃尽,才收起手机,凉凉的了鸣人一眼,“笨蛋。”   当然这些一概不知,她在快乐几天以后才回了的消息,与...
/短篇』我喜欢你(上) # # #同人 #火影忍者
语气。   “那你认识我?”   摇摇头,笑容可掬,得她心头一滞。   “但我知道我喜欢你。”   “请别开这种玩笑——”对上一旁漩涡鸣人和旗木卡卡西略带调侃和探究的目光,有些慌乱...
/短篇』我喜欢你(下) # # #火影忍者 #同人
原作者:渺渺   依旧是摸鱼短打系列 人物可能ooc,不喜慎入,失忆梗   发现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嘲讽自己,无时无刻。   比如现在。   她着躺在床上,面容安详的,没忍住,咽...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 #同人
。   她是不一样的?   所有有关于她的细节在的脑海里都一清二楚。   大概因为是同伴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依旧将当作同伴。   青春期真是别扭。     16岁的...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 #火影忍者 #同人
?”   “这是今天的手术对象的资料,还有,师父让你一趟宅——好像生病了。”   她愣了片刻,讪讪缩了缩脖子,“师姐你代我吧。”   “指名道姓要你。”   垂头丧气,“我知道了...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
头。   那人带着满身的风尘走到她身边,在她身边停了几秒,微微侧过头与她耳语。   “好久不见。”   捂住耳朵,呆呆地脱下自己的披风,然后落座。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坐在了...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
——她消失了。   没有玄幻小说里必备的金光闪闪,我们的女主角直接消失,迅速便捷且无人知晓。     01   八岁的一脸好奇且戒备地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女人。   他好奇...
】Trampoline(上) # # #
问题。   她也有反省是不是自己太矫情了。不过是上班碰上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问题,至于质疑自己和的关系?   隔着屏幕,那些抱怨的话说不出口,因为屏幕那边的起来很疲惫,眼睛下挂...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
了我们,但井的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的是,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回神,“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渡 # # #
:“叨扰了。”然后他就从中间穿过鸟居,一路远。   一年以后我再次见到了他,先生和他的女朋友小姐。小姐刚踏入神社时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心悸,总感觉四周的空气一瞬间都沉寂了许多,最近的天气一直...
】Trampoline(中) # # #
一种可能性了,着自己的账号发愣,也有十几万的粉丝了,难道是其中一员?   他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起码想象不出来。   “那你怎么办?不了?”山中井问她。   咬咬牙...
】燥热 # # #
兴致勃勃地拉着他了一个大一点的城市。她把扔在热闹的集市,让他自己随便逛逛。   敏捷地穿过人群,以为是她看中了什么稀奇东西,也就放任她四处探索。买好蚊帐以后找了个茶馆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