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殉情 #佐樱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灵感来自夏之禹的同名歌曲《殉情》,请大家务必听一听,歌词实在太浪漫太好代了我泪目

!我流佐助我流佐助我流佐助

也不知道到底写了个啥,意识流无脑甜,我菜的泪目

虽然晚了但还是祝大家节日快乐

 

12岁宇智波佐助第一次挡在春野樱面前替她抵挡危险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他居然愿意为她去死。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么清晰的想法,不过是认为自己还有团队精神或者说多多少少带点身为男性没来由的高傲:女人总是比不过他们。

 

虽然那时他天天说着他将仇恨摆在首位,但他的意识带动着他的身体出卖了他,不止一次两次。

 

宇智波佐助一般不花时间去想这些多余的东西。即使他做梦一阵飘乎乎,在一片熟悉的香气和温暖的樱色之中沉溺,醒来也依然脸不红心不跳地照常洗了床单和内裤,只是那天看到春野樱时总觉得喉咙有些发痒,这导致他的眼神没办法正常和她对视。

 

他讨厌这种狼狈的感觉。

 

他并非什么都不知道,相反,他知道很多,毕竟一个人生活总要不得不面对很多东西,他不喜欢向别人打听以暴露自己的无知,只要翻翻书大部分事能了解得一清二楚。只要不像漩涡鸣人那样粗神经,一个人生活是百分百能学到很多超龄的东西。

 

很早很早以前,鼬就指出过他这个毛病,“佐助,你不能遇到无法理解的事就选择直接绕开。”

 

这个毛病他一直没什么大改动,对待不擅长的事情他总是下意思的退缩,他不想承认自己有不擅长的事。所以冷起脸来,推开所有人,以此掩盖自己不善交际。

 

人命里终有一劫。春野樱像是他逃避了这么多年所以上天送给他的小报复。所有的冷刺对她而言没有任何用处。不管他怎么逃,逃到哪里去,甚至缩起来,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她的温度她的气息总是无声无息将他包裹起来。那与鸣人带给他的感觉截然不同。

 

宇智波佐助怀疑自己是不是心里很清楚她不可能离开自己所以才有胆子各种作践她的感情。

 

或许八百年前就喜欢她了。就算在小时候最痛苦的时候,他对谁都抗拒,但宇智波佐助还是记得她那头漂亮的粉色头发,那个颜色过于温柔,再怎么无视,一旦出现还是会点亮他暗沉沉的视线。

 

有回他只是闭上眼睛休息一会,但被香磷误以为他已经睡着了。香磷说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所以很酷,她很喜欢。

 

香磷不了解他。他只是假装什么都不在乎罢了,这是他的惯用把戏,这样就能催眠自己真的不在意七班的感情,催促自己全身心沉浸在仇恨当中。有时候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恨鼬。

 

所以当他浑身是血搂着春野樱出现在香磷的基地时,她的表情格外精彩,不过宇智波佐助没心情分析她的表情,他死死抓住春野樱的手,脸上表情阴沉的让香磷一下子没分清哪个才是伤者。

 

他们吵架了。“她不也是医疗忍者吗?”香磷给佐助上药的力度重了点,放着五代目火影的亲传弟子不用特地跑到她的基地来折腾她?“她的查克拉不够了。”宇智波佐助皱着眉下意识稍微缩了缩,香磷按着不让他动,那不是还有百豪吗?那东西难道是摆设吗?不过香磷没有问出口。

 

他的内脏受到了冲击,不静养百分百要留点什么后遗症。他倒是很老实,不像以前香磷让他静养,第二天绝对能看到他找人对练,脸色苍白吐血都能一脸风平浪静,仿佛受伤的是别人。

 

与他相比,春野樱就好的过了头,连点擦伤都没有,只是疲劳过度,多休息几天统统都能恢复。香磷能猜到是什么情况,也懒得问,谁要听情敌和自己喜欢的人恩恩爱爱的小故事啊?除了不断提醒佐助之前是怎么毫不犹豫的抛弃她以外还能有什么用?

 

她猜的确实八九不离十。他们被敌人连着追了一星期,加起来睡觉时间没超过五小时,春野樱的查克拉确实所剩无几。她不明白佐助为什么宁愿一个人吃力地护着她也不愿意她动用百豪的力量。为这事他们一路都在拌嘴,对话到最后总是进行不下去。“佐助君是故意耍帅吗?”“……”他的沉默总能让春野樱束手无策。

 

宇智波佐助清楚的知道春野樱拥有自保的能力。

 

春野樱决定跟他出来游历的前一晚,他们和纲手一起吃了顿晚饭。春野樱不胜酒力,几杯下肚人就老老实实睡了。只剩纲手沉默的与他对饮,跟博弈一样非要在酒量这个问题上分出一个高低。

 

“宇智波家的小子,我讨厌你。”也不知道纲手喝没喝醉,“不过是小樱的选择,我尊重她,不然你还想带走我得意的弟子?”宇智波佐助张了张嘴,但没想到说点什么比较符合当时的氛围。只好举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他并不擅长喝酒,但就是很难喝醉,纲手说这是因为他心里没事压着。

 

后来应该是真醉了,一手勾着他的肩膀,鼻子嘴巴都分不清还要亲自给他灌酒,在怪力的钳制下佐助差点就折在了居酒屋。

 

她就是这时候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她自己的故事,也有春野樱的故事。“百豪会折寿。”这句话深深印在他的脑海当中,他一下子就清醒了。春野樱安安稳稳睡在他旁边,身上还盖着他的斗篷。

 

不管是早年还是现在,在宇智波佐助的设想当中,他都是先入土的那一个。能安然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他不仅会早死,甚至可能还因为沾染了过于的鲜血而化作孤魂野鬼。而春野樱不同,她和鸣人那个笨蛋应该一起活到七老八十,最后化作神佛。

 

一路以来碰到的敌人他一个人也能轻松应付,不需要春野樱的帮衬。这次确实比较难缠,拖得时间太长,但他还是执拗地不让春野樱动用百豪的力量,在战场上消耗的已经过多了。

 

当然,所有的一切,宇智波佐助是完全不会说出口的。起码他不好意思就这么单枪直入的对春野樱说。就像他当年宁愿脸红别扭的问鸣人也不愿意直接去问问樱爬树技巧。

 

之后一段时间宇智波佐助一直在发烧,整个人昏昏沉沉,加上香磷继承的也是大蛇丸的基地,不见天日所以对时间流逝毫无自觉。所幸没什么急事。

 

春野樱果然没硬下心肠一直和他冷战。在宇智波佐助断断续续的睁眼总能看到她的身影,不是给他换额头上的毛巾就是在碾碎给他服用的草药,她的气息混杂着药草的气息,让他这几日都睡得格外深沉。

 

说不上来春野樱身上是什么味道,或许不算严格意义上气味的概念,只是一靠近,那种感觉会让佐助清楚的知道是她。早年宇智波佐助以为是春野家沐浴露的味道,但现在风餐露宿,条件显然艰苦了很多,她的气息还是能钻入他的鼻腔,充盈整颗心脏。这是她天生的。

 

春野樱在他耳边断断续续说着什么,佐助一直没听全,通过零星几个词能判断她在小声抱怨什么。这不是宇智波佐助第一次为她涉险,他这种全方位无死角的保护让春野樱质疑自己在他眼里的实力。“难道佐助君是希望用这种方式让我意识到我只能拖你的后腿吗?”春野樱质问他,那是他们第一次将这个问题摆在明面上来说,她的眼眶已经开始蓄积泪水,她吸吸鼻子忍着。

 

宇智波佐助束手无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直到春野樱第一滴眼泪砸下来他才愣愣回过神,伸手去擦她的眼泪,“不是的……”他的喉结上下滚动,“我只是……有点紧张。”

 

他瞄到过山中井野寄来的信,上面问她两个人在外游历是不是很浪漫,春野樱还真的回复她:浪漫到我觉得人生就此结束都可以,你就羡慕吧井野猪。

 

当时他们在避雨,她的鞋子上还全是泥泞,写信写得入神也没察觉到脸上蹭上了不知道哪来的泥水,还是宇智波佐助蹲下来替她擦干净的。佐助不同意春野樱跟来的第一个理由就是不希望她来吃苦,或者说不想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吃苦。

 

虽然一路以来她都表现得热情高涨,大部分时候都是笑眯眯的,肉眼可见的愉悦,对于任何简陋的条件都毫无怨言,但佐助总是会焦虑不安。

 

所有的所有化作了他潜意识的过分保护,他只能在这个地方多多弥补她。

 

春野樱没想到是这个回答,一时也忘了难过,她满脸鼻涕泪水一脸呆滞的看着他,就连宇智波佐助都被她这幅懵懂的样子逗笑了。算了,还是别让她知道太多,不然只会更加愧疚变成小哭包。

 

春野樱很漂亮。在睡梦中飘飘浮浮的宇智波佐助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从青春期第一回在梦里品尝到情欲的滋味,春野樱就时不时在他梦里出现,像个勾人的妖精肆意展现自己的魅力。她越长大,那股魅力就越令他无所适从。所以他经常哄骗她,其实水已经不太够了,宇智波佐助还是会一脸淡然的让她拿去洗脸,他不愿意看到风沙遮掩她的脸颊。小妖精就应该有小妖精的样子,不管在什么地方。

 

他不清楚别人的春梦是怎么样的,他的春梦向来是他融化于一片温暖的樱色当中,耳边传来轻轻的呻吟声,一声一声刺激他的神经。他的春梦抽象得很,但佐助清楚的知道那是春野樱。

 

由于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宇智波佐助做了稀奇古怪的梦。或许是因为春野樱一直在身边陪他,他一个劲做关于春野樱的梦。

 

梦到地壳崩裂,他没能抓住坠入其中的春野樱。春野樱在他的人生当中彻底消失,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他发狠的用尽查克拉,双眼刺痛一片血红也没停下,但没有她来呵斥,也没有她来治愈他的眼睛。

 

对于从没设想过的情况,宇智波佐助一时宛如困兽一般痛苦无措。他们会因为千万种可能分离,但总不该是这样的情况。从楼上跳下去他都没多加思考,猛砸在地却没有如愿以偿再次见到她。跳入河中也只让他们相处得种种细节清晰漫上他的脑海,春野樱笑着朝他扑过来,软软的脸在他胸膛乱蹭;挤出两分钟也要从办公室里出来和他打招呼;总之全是笑脸,就算是哭,没几分钟也只会哼哼,然后继续对他笑,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时候宇智波佐助终于清晰的意识到,他愿意代替春野樱死,再不济也是和她一起死。怎么也不该留下他一个人行尸走肉。

 

地面重新开裂,他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跳入其中。

 

他在一片深海沉溺,听见深处传来春野樱哼的摇篮曲,他不由得放弃本能的挣扎,放任自己一路下坠。春野樱第一次唱这摇篮曲也是为了给他助眠,可他又不是两岁的小孩子,摇篮曲于他而言没什么大用处。但还是老老实实闭上眼调整呼吸,好让她有点成就感。他化作一条鱼,潜入那深不可测的海底。

 

醒了,出了一身汗,身旁的春野樱立马停止了哼唱,探了探他的额头,“是不是做噩梦了?看你睡得不踏实。不过烧终于退了。”喂他喝了一杯水,然后勒令他继续躺在床上。

 

宇智波佐助感觉自己睡得够多了。他直勾勾盯着春野樱看,直看到春野樱脸颊泛红眼神飘忽不敢对视,“怎……怎么了?难道我的脸没洗干净吗?”

 

“你活着真好,你要好好活着。”宇智波佐助哑的有些厉害,浑浑噩噩了太多天,但春野樱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只是奇怪他怎么突然说这个,哼了一声,把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捏他的腰,“佐助君才是,要更爱惜自己一点。”捏得他尾椎骨一阵酥麻。

 

春野樱见他终于精神了很多,便把这些天积攒的信全给了他,大部分是鸣人那个话痨寄过来的。

 

宇智波佐助对于他的信向来只是一目三行,他废话很多,半天说不到重点。不过最近忙起来了,他终于明白要捡重点节约时间。不过他寄来的五封信有三封在问他打不打算回木叶结婚。宇智波佐助觉得他这种长辈一般的发言很欠揍。

 

没考虑过婚礼的事,宇智波佐助总觉得自己对婚姻知之甚少,夫妻不过是名称而已,只要春野樱愿意,他现在就可以称她为妻子,比起这些礼仪,他更重视两个人的羁绊。不过这种思维模式比较大可能在她那里行不通。

 

本来不打算给鸣人回信,但想了想还是写了一句:樱想要的话就回去。

 

情感他懂得不如春野樱多,不管什么决定他都支持,毕竟他都沦陷至愿意殉情,还有什么是不行的?

 

END

【火影】自卑 # #穿越 #重生 #HE
? “呼——” 小将脸深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忍住哭意,双手握拳:那么,我该如何追逐…… 第二天,小就回家了,因为她觉得以她的情况实在必须要浪费医院的床位,即使芽吹不同意。 “啊,真舒服啊。” 小...
】重读(4) #
角都那么熟悉。他想也没想摁了“0723”的密码,木盒应声而开。   里面是摞得十分整齐的拍立得照片,助一张张翻开,眼稍蜷着温柔。   照片里是他们去海边、去看演唱会、去、去赏樱花、去烟火大会、去...
文】肆 # #晓 #all
原作者:敇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木葉使终都没有想到,一直用真心来供奉木葉的会跟晓狼狈为奸 就在前一个晚上,守卫在重型资料室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动静 打开门一看,黑暗的房间...
【火影】似曾相识故人来 #重生 #穿越 # #HE
在井背后的小,“我好想见过你啊,是叫吧。”   特喵的明知故问吧你!   小凭第六感觉得助一定认出了自己,虽然上辈子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交集,但这一世总感觉发展轨迹会是偏离航道啊……...
【火影】烟花祭上的重逢 #重生 #穿越 # #HE
。”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店老板尴尬的摸摸头,“不好意思啊 就只剩下一份了,你们谁要?” 眨了眨眼睛,转头,然后立马偏过来:卧槽!宇智波鼬?他怎么在这里?那助君会不会…… 鼬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发啥的...
文】花田 #助 #
原作者:敇   #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啊,不太会这样的,适合听周杰伦的花海听!周杰伦的 宇智波助在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花田,很大的面积,有许多漂亮的花 五彩缤纷...
文】扶(ABO文病人x院长) #
原作者:敇   第一次写文,是个菜鸡 ABO文病人x院长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A房那个病人又闹脾气了……" "还是乱砸东西和不吃饭么?"把落下的粉发撩至耳边,签完文件...
】审神者 #
。”她皱了眉。   “我更喜欢,你叫我——撒旦。呵……”   黑色纹条顺着助掐着脖子的手蜿蜒攀爬,似要将他一同拖入深渊。   “或者说,那个让大天使长大人也执着的名字,。”   一字一句...
】重读(1)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现代|私设有 也是一个小练笔 ———————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确实没想到会在离婚两年后这样仓促地与宇智波助碰了面。   热烈毒辣...
SSN—(17)YOUTH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依旧是可爱点的梗,不过我也混了很多想写的梗进去 下一章写点好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七班正在上自习,双眸轱辘一转,看了看前面井的空位...
/短篇』我喜欢你(上) # #宇智波助 #同人 #火影忍者
原作者:渺渺   人物略ooc,摸鱼短打,不喜慎入 是失忆梗     “,对不起。”   宇智波助的面容在泪眼朦胧中模糊起来,渐渐淡去。   你在为什么而道歉?   站在终结之谷里,内心...
/短篇』我喜欢你(下) # #宇智波助 #火影忍者 #同人
原作者:渺渺   依旧是摸鱼短打系列 人物可能ooc,不喜慎入,失忆梗   发现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嘲讽自己,无时无刻。   比如现在。   她看着躺在床上,面容安详的宇智波助,没忍住,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