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飞奔向你 #佐樱 #春野樱 #宇智波佐助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灵感来自于贞的《飞奔向你》

是一个关于异地恋的故事

 

春野樱看了好几回手机,一得空就翻来覆去调出自己的邮箱看看,备注“佐助”的这个号码确实没发信息过来,此时距离他上一回发信息已经差不多过了一年。若不是电视广播里一直报道国家发展势头良好,春野樱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在哪个小角落里光荣牺牲了。

 

正式确认关系以后宇智波佐助确实说:“那边信号不好,可能很难联系。”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吧!难道连写封信的时间也没有吗?一想到那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春野樱皱了皱眉头,好吧,不该对他抱有太大的期待。

 

按理来说就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可以去探亲,春野樱还试着给他打电话,照例没人接听。好不容易攒的假期,一旦错过可是只能等下一年了。春野樱不敢再干出直愣愣一个人不打招呼就冲过去找他的事了。

 

虽然晚了两天,春野樱还是收到他的短信,一开始是说因为突然的任务外出了好几天,信号不太好,然后告诉她可以过去。

 

上午刚收到消息,春野樱下午就拎着箱子出发了,直到晚上才等来了开往边境小地的火车。怎么也得慢慢地摇上两三天,春野樱已经习惯了漫长的旅途。火车上挤了很多人,春野樱把箱子抱在自己胸前,还细心地用绳子将箱子的提手和自己的手腕绑在了一起,没敢再放在上面的架子,毕竟之前被偷过。吃一堑长一智。

 

这么想来,在去看宇智波佐助的路上她学到了很多。她住的是小地方,民风淳朴,交通不发达,也没多少机会去外面看看,顺风顺水长大就导致她在生活上显得有点没心没肺。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踏上火车,春野樱异常兴奋,盯着外边的风景左看右看,颇感稀奇。兴奋劲一过立马就感觉到了困意,春野樱心再大,也还是知道要关心关心躺在架子上面的箱子。目光扫了一圈都没看到那个干干净净新买的漂亮小箱子,睡意一下子吓光了。春野樱腾地站起来,不敢置信的从头走到尾看了一遍,真丢了,所有的钱、衣服和带给佐助的礼物全没了。只剩一张车票她因为新奇还捏在手里。

 

春野樱从来不觉得自己孩子气,但那回确实手足无措到差点掉眼泪,但火车上人来人往,有人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异常,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别过脸悄悄吸了吸鼻子。找了乘务员他也只是一脸歉意的告诉她这种情况很难追回。

 

那次她两手空空去见的宇智波佐助,一见到他还没说两句话就开始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骂自己蠢。当时宇智波佐助一边给她递纸一边安慰她说没事,春野樱本意是来送东西的,结果还得宇智波佐助帮她买身衣服以及回程的车票。经济落后的地方衣服也没多好看,在春野樱眼里甚至还有点土气,不过那衣服现在还被她收在衣柜里。

 

现在春野樱老老实实把箱子放在膝盖上,回想起那件事脸上还有点发烫。

 

她带了两本书在路上解解闷。她什么书都爱看,总觉得每看一本书就是在不同的新奇世界里遨游了一番,跟探险一样让人心潮澎湃。也给佐助带过书,兴致勃勃讲完书里的内容才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说自己不是很喜欢看书,她立马一改口风,“不过都是我个人兴趣!如果佐助君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带回去……”虽然还挺沉的,谁让自己只凭一股热情想一出是一出,觉得有意思的东西都想让宇智波佐助知道。

 

或许是出于礼貌,他还是收下了那几本书,“我会看的。”结果就是好几年了他还没看完,以至于春野樱都忘了这档子事。

 

还是去年去看他的时候,他又掏出了那几本书,一本正经的做着他自己的读后感,什么文笔挺好的但是情节有些摸不着头脑,或者是嫌弃里面的男人都太过于优柔寡断。春野樱则是震惊的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这个场景实在太过奇怪,她一下子没能感受出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春野樱被逗笑了,噗嗤一声打断了宇智波佐助的读后感,“你不是说不太喜欢看书?”他确实说过,毕竟在部队这种热血方刚的地方,一群男人行为模式过于统一,一旦干出一点不一样的事情会被单拎出来被嘲笑很久,很不幸,看书就是其中之一。宇智波佐助一是不想被嘲笑,那很烦人;二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大部分时候都是一沾床就睡昏过去,谁还有时间搞点其他小爱好,若是被抓到还要被班长怀疑是不是练得不够多。

 

但好歹是春野樱辛辛苦苦背过来的,宇智波佐助只好忍着睡意一天翻一点点,边看边想她到底是怎么把这些无聊的东西讲得那么天花乱坠。总之,春野樱大概三个月看完的书他硬生生看了三年。

 

宇智波佐助这个人很有意思。春野樱回想起他俩第一次见面的事情,还是通过父母熟人介绍,本来春野樱是十分抗拒相亲这种事的,抗拒到差点晚上翻窗就此浪迹天涯。幸好她睡死了过去。

 

她几乎是被老爸老妈一人一边架着过去的,赶鸭子上架一般让她到了约定好的饭店里。逃也没处逃,春野樱只好按着包间号去找,心里盘算着说自己是同性恋会不会将这场错误的相亲快速结束。

 

虽然早听说这次相亲的对象是个军人,但春野樱看着男人挺直有型的后背,一下子好感度上来了不少,尤其他还穿着军装——人们总是对这种特殊职业的人抱有天然的好感。

 

“你好。”刚坐好,春野樱就向男人伸出了手,倒也没对男人的样貌有过过多幻想,所以一眼看到那颇为惹眼的相貌,春野樱觉得有些措手不及。“你好。”他很沉稳,或许因为是军人出身,比春野樱见过的大部分男人都沉静许多。

 

当然她是后来才了解到宇智波佐助也是架不住家人的劝说才来的,他难得有个探亲假,刚下火车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被赶到这里来相亲。

 

总之,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相亲、交换聊天方式、约会,短短20天确定交往关系,快得让双方家长快乐得合不拢嘴。

 

一晃都好几年了。火车在站台暂时停下了。春野樱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看了眼窗外的牌子,离佐助在的地方还远着。人们在车厢内来来往往,丝毫感受不到夜晚的该有的清寂。有的和亲人朋友告别,有的一下车就扑到爱人的怀里。春野樱撑着下巴看着这一切,那感觉一定很幸福,她忍着疲惫奔波也是为了扑到佐助怀里的那一刻,什么都不说就已经很快乐了。

 

井野很早之前就劝过她,“你真的想好了吗?军嫂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很多事情你只能一个人面对,你现在只是一个人,还可以一年见他一次,以后要是有孩子了呢?更别提他都可能没办法在你怀孕生孩子时陪着你。你真的可以一个人面对一切吗?”

 

或许可以或许不可以,春野樱没办法拍着胸脯去担保以后的事。反正当下是爱着的,其他事她分不出心去考虑。

 

虽然已经有了手机,但通讯并不发达,即使是春野樱所在的地方,也时常会发生信号中断的事,更别提宇智波佐助所在的边境小角落。春野樱乐此不疲的给佐助发短信,即使只能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等来回应。

 

谈这种跨时间跨地域恋爱,春野樱需要的不过是忍耐力。若是自己一人身处这样的恋情倒也不会觉得有哪里不太妥当,但一旦了解身边的情侣都在度过着怎样的日常,春野樱就会强烈的体会到井野对她发出的质问:你真的可以一个人面对一切吗?

 

生病在家烧的不省人事,怕被责备不敢告诉爸妈,只好一个人挂水吃药;有想看的电影也不能立马找到人陪着一起看;工作上的委屈对着手机倾诉也没办法及时得到回应。明明都是一些小事,以往没有男朋友她也可以妥善处理,他或许不仅没能成为自己的后盾,还成了自己沉重的软肋。好几次春野樱差点把“我们分手吧”这几个字发出去。最后关上手机闭上眼冷静思考了几分钟,还是忍不下心,她还是爱着宇智波佐助。明明到目前为止她和宇智波佐助能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也超不过三个月,人真的可以通过这么短的时候把自己拖入爱情的漩涡之中吗?反正她暂时找不到逃出来的路径。

 

正是因为这份时时发作的思念,那一年她才会干出不提前打好招呼就背着一大堆东西跑去看他的事。那年还格外冷,火车在铁轨上艰难地开了三天,下火车的时候春野樱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都有些发虚。

 

她背着大包小包,里面零零散散装着这一年来给宇智波佐助买的东西。甚至花重金买了一盒包装精致的小番茄。从火车站到佐助所在的连营,还要坐大巴车继续晃荡几个小时。春野樱还倒霉的晕车,这一趟简直去了她半条命。

 

支撑她的唯有与佐助相拥时的温暖。太冷了,她呼出一口气,天下还下着雪,万幸的是风不大,不太影响她的前行。一般去看望他可以在探亲楼里小住几天,这时候他会申请假期,陪她四处走走或者聊聊天,再或者做一些旖旎之事。这地方也就那么些地方能逛,再走走就该进山区了,所以在两年之后春野樱就完全失了逛街的兴趣,只想着和宇智波佐助窝在一起。

 

虽然天气不好,但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春野樱只觉得一扫疲惫。

 

门口依旧有两位站哨的士兵,见到她礼貌的询问了一下。听到来意后他们对视了一眼,有些为难的开口,“有突发情况,今天早上连长就带着全队出发了。已经过了山头,保守估计也要三四天才能回来……”

 

春野樱被生生浇了一盆冷水,她的假期不允许她在这边干等佐助三四天。这意味着今年她不可能见到佐助了。一下子就觉得非常非常疲惫,头沉重到她想现在就躺在雪地上就此安然逝去,不再管这些让人混乱的事,而且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的错,不和佐助商量清楚就急急忙忙跑过来。

 

站哨的士兵也理解她的沉默,轻声询问她要不要去家属楼休息一天,毕竟天气这么冷。

 

春野樱却在这时候犯犟,一句话也不说,转头就走。士兵们看着她的背影,拎着一堆东西看起来着实有些狼狈。她忽然就停下了,在原地狠狠跺了一下脚,转过来不管不顾一般又冲回来,两个士兵被她的行径吓了一跳。

 

士兵看见她眼角和鼻头都在泛红,不知是冻得还是快要落泪。“我想给宇智波佐助留个信条。”她的声音带着哭腔。

 

握着笔的手格外僵硬,她呵了半天气也没觉得舒展起来。她脑子里想了一大堆东西,什么臭混蛋我要和你分手我真讨厌你,诸如此类发脾气的话。最后只是写了“我想你”,眼泪还掉在纸上,导致墨迹晕染开,春野樱不在意,反正也写的挺丑的。将东西交付给两个士兵,她终于一身轻松。

 

或许是那两个士兵将她的惨状在宇智波佐助面前大肆描绘了一番,他难得主动发了短信过来。春野樱还在生气,想就这么晾着他。但他随后又发了彩信过来,春野樱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辛苦了。”他发的第一句话,第二句是“请你看烟花。”

 

彩信中就是他拍的照片,他那双修长有力的手提着一根仙女棒,这种反差让春野樱忍不住盯着看了很久,说实话照片非常糊,一是本身像素不太好二是宇智波佐助并不太懂得如何拍照。但还是看得到仙女棒绽放出的小烟花,照亮了地上的雪。

 

春野樱没忍住笑了,虽然一本正经的没回他消息,但照片还是好好的保存了下来。他也的确应该为自己稍微提心吊胆一下。

 

宇智波佐助直到归队手机上交也没收到春野樱的回信,吐出一口寒气,脸色眼看就沉下来了。正常人一看就能明白他这时候心情不太好,但漩涡鸣人显然不是正常人。

 

他一把勾住佐助的脖子,笑嘻嘻的问他怎么突然这么少女心的玩起了仙女棒。那是连长给他们的,似乎是居民非要赠送的,太多了实在不好处理,只好一人发一点全当处理完毕了。大部分人是拉不下脸来玩这种小玩意的,当然并不包括漩涡鸣人,他一人收集了一大把,在休息期间一个人上蹿下跳地玩了个痛快。

 

宇智波佐助喝口水的功夫就发现属于自己的烟花全没了,一把绞住漩涡鸣人才堪堪抢回一根完整的。漩涡鸣人把这当成了佐助跟他的小玩闹,直到看到佐助把烟花点燃才目瞪口呆的问,“你发烧了吗?”

 

直到烟花燃尽,宇智波佐助才收起手机,凉凉的看了鸣人一眼,“笨蛋。”

 

当然这些春野樱一概不知,她在快乐几天以后才回了佐助的消息,与以往她的流水账不同,她就回了一个“哼”作为这次不愉快事件的尾声。心照不宣的将这点小摩擦释然。两个人的日子还是得往前看。

 

火车重新启动了,车厢的灯实在质量不太行,春野樱的眼睛已经撑不太住了,把书合起来,靠在椅子上堪堪休息会儿。每次去春野樱都几乎算是熬几个大夜,这样的环境实在让人难以安然入睡。所以和宇智波佐助相伴的假期第一天,往往是两个人相拥着睡得昏天暗地。

 

春野樱睡得断断续续,车厢的一下小震颤都会把她从浅眠中惊醒。判断是否入睡的唯一办法就是想想自己有没有做梦。

 

她梦到第一次从佐助的营地离开并踏上归途的火车,佐助一路将她送到火车站。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一句话也没说,只有她一个人默不作声地掉眼泪。直到找到自己的座位,她还打开车窗,探出身子和站在外边的佐助拥抱,不顾熙熙攘攘的人群热烈地亲吻。

 

要不怎么说这是梦,春野樱转了转自己僵硬的脖子,伸了个懒腰。外边天大亮,是个舒服的晴天。不知道现在具体的时间,但通过判断外边掠过的景色,春野樱知道她离佐助不远了。

 

说到底要是真能像梦里那般如电影梦幻就好了,好歹能缓解一点她离别的悲伤。现实往往是佐助只能目送她登上大巴,她总是匆忙又狼狈。即使有心想吻别,春野樱也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这点上宇智波佐助比她害羞多了。若是她真在大街上这么干了,他百分百要摘下帽子扣在她头上,好掩饰他自己不自然的神情。

 

乘务员从另一头走到她这一头,一节一节车厢的报站。听到熟悉的站名,春野樱拿起自己的外套和行李箱。

 

最开始几回春野樱还会仔细环顾四周,指望佐助能提早在车站等着她。现在她已经熟门熟路,目不斜视的往自己需要前进的方向走。

 

所以在听到那声熟悉的“樱”时她没报太大的期待的,人处于过度思念的状态难免产生一些错觉。

 

一回头就看到佐助站在不远处等她。

 

每回从佐助这边回去,井野总是担心她心情不好,会把她约出来放松放松。“小樱你真的不觉得累吗?”井野知道那是一段不太轻松的旅程。

 

春野樱丝毫不顾形象,用尽仅剩的力气奔向佐助。这零点一秒还在思考怎么挂在佐助身上会舒服一点。

 

累啊,怎么可能会不累。春野樱撑着下巴,哼了哼,回答井野,“不过没关系,谁让老娘这么爱他。”

 

END

/短篇』我喜欢(上) # # #同人 #火影忍者
原作者:渺渺   人物略ooc,摸鱼短打,不喜慎入 是失忆梗     “,对不起。”   的面容在泪眼朦胧中模糊起来,渐渐淡去。   在为什么而道歉?   站在终结之谷里,内心...
/短篇』我爱 # #火影忍者同人 #
。”   握住她的手。   回神,泪盈于睫。   “晚安。。”   “晚安……”她哽咽着扑上去抱住他环住他的脖子,“君。”     咳咳,孩子有个获奖感言(假的):请大家...
/短篇』我喜欢(下) # # #火影忍者 #同人
对。   “还有,不可以。”   “不可以?”   “不可以不再喜欢我了。”说完,自己倒是红了耳朵。   觉得自己幻听了——   “骗是我不好,但不能不喜欢我。”   一如既往的式...
】Trampoline(中) # # #
。   默了,只好认认真真把的名字圈起来发给她:读一读这个名字。   山中井直接给她打了电话,“那是?什么情况?和他暗度陈仓了?”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问成功洗清了山中井的...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
决心了。”   “已经很棒了,不比我和鸣人差。”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真是难为了,“应该说,比我们两个更好。”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小姐。”   那是第一次这么叫...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 #火影忍者 #同人
?”   “这是今天的手术对象的资料,还有,师父让去一趟宅——好像生病了。”   她愣了片刻,讪讪缩了缩脖子,“师姐代我去吧。”   “指名道姓要去。”   垂头丧气,“我知道了...
】燥热 # # #
一个火炉在熊熊燃烧。   “没事的,。”他轻轻拂开春的手,“是天生的体温偏高。”也检查的差不多了,的确没什么问题。于是老老实实躺回去,“抱歉把吵醒了。”   没接话,被吵醒的...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 #同人
,梦见了自己和。   准确来说,是未来的自己,和未来的……。   “。”他的妻子坐在他身边,向前贴近,绿色的 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他。 他不自在的撇开眼。   “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
?”   “是为了。”   “我?”   “的发情期快来了吧……”   愣了愣,薄绿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放下手中的草稚,然后一步步她走来。   “为我而来?”   “我来……开始...
】Trampoline(上) # # #
完辞职的事以后,已经有了未来的规划,“我打算去挪威,去拍几期关于虎鲸的视频。”   “疯了?出事了怎么办?”山中井觉得突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影响就这么大...
】渡 # # #
小姐让我抱了抱他们的女儿,她面色红润,看上去是个非常健康的孩子。“恭喜你们。”我亲手给孩子挂上了御守。   “谢谢。”小姐——当然现在是夫人对我笑着说,然后亲了亲自己的女儿。小姐说...
】捡到宝了 # # #
还有施压,认为这是在污染一族的纯正血脉。这个说法传到耳朵里的时候,正好来找她吃午餐,当即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把午餐盒放在的面前,“这是妈妈特意给做的。”然后才转过头问说这事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