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熙X我】粒子 #光熙 #电锯人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送给自己的生贺,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光熙X我

又是馋美女的一天

祝大家新年快乐!

 

说起来和光熙交往的那短短一个月,总感觉如同一个虚无漂移的梦一样。回想起来总是模模糊糊的,仿佛一切不过是幻想泡沫。

 

就仿佛我没有在马路的另一端看到她,没有一瞬间就疯狂心动以至于无视红色的人行道灯、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一路横冲直撞地跑过去,无视司机的谩骂以及路人宛如看精神病人惊惧的眼神。我什么都顾及不到,我只能看到光熙。

 

当然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个这样为爱炽烈燃烧的人,这可是人生有记忆以来第一次闯红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引人瞩目的事。

 

光熙并没有对我的举止表现出任何的诧异或兴趣,甚至连眼神都没分给我,只是慢条斯理的把烟塞到自己嘴里,再干净利落地吐出一个烟圈。或许是我的眼神过于炙热,她终于侧过脸看了我一眼,“有事吗?”

 

“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在我的国家,一位女性向另一位女性当街求爱还是比较罕见的,周围人立马震惊地纷纷掏出手机,那些如同苍蝇般的窃窃私语钻进我的耳朵里,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要不我怎么会一眼看上光熙,她上下打量我,没思索多久,立马就扯出一个不咸不淡的笑容——对于不熟悉光熙的人来说很难把这当做一个和善的微笑。总之她答应我了,我俩可能那一瞬间脑筋都不太正常,红灯时我们还是陌生人,绿灯立马手牵手一起过了马路。

 

“光熙。”她指指自己,“小姐你呢?”成为情侣关系以后第一个话题居然是双方的名字,这事回忆起来怎么都还觉得有点搞笑。不过彼时我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恰当的地方,兴致勃勃地将自己的姓名年龄身高体重兴趣爱好工作全都不剩的透露出来。

 

光熙只是撑着下巴听我说话,眼睛盯着桌子,也不知道那些信息有没有进到她的脑子里。不过我并不在意,现在想来,与光熙这段恋情当中,我实在是过于头脑发热了,以至于都没发现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光熙。她究竟是干什么的?是哪里人?总是让我怀疑其实恋人这种身份不过是我自己脑补过度,我们可能只是单纯的炮※友。

 

光熙她擅长把自己的信息想法全都掩藏起来。就像我问她为什么戴着眼罩,她回答说:“每个人都有一点秘密不是吗?”“可是我没有什么秘密……”顺着她的思路思考了一会儿,“上小学的时候还尿床算秘密吗?”

 

光熙终于抬起眼看着我,我甚至能从她漆黑的瞳仁中看到自己的倒影,“你真可爱。”

 

我当时直接心律不齐。我向来对她这句称赞没辙,她嘴里说出“可爱”这个词都带着与别人不一般的魅力。她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点,于是这个词语最高出现频率是在床上。要不我怎么会说光熙这个人其实很恶劣,一旦我希望她能停下,她就真的暂时停下作恶的手,斜靠在我旁边凑近耳朵对我说出那个万恶的句子,“累了吗?小姐你太可爱了。”

 

“再来一次也可以……”你说说这让人怎么招架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虽然我与光熙是恋人,但我并不打算去探寻一下她所藏匿起来的东西。人有的时候就该对一些东西视而不见,比如我就不会问为什么有时候光熙身上带着血※腥味,脸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随身带着看起来不像是玩具的刀。

 

认识到光熙并不是普通人与我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除了宣告我们之间有着无法填补的差距以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作用。

 

可惜越是想装作看不见,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越要蹦到你面前大刺刺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好让你心存不快。

 

光熙和我说有点小事需要处理,所以那晚下班以后我就没等她,打算回一下久违的自己家。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最近晚上治安不太好,据说是蟑螂恶魔出没频繁。提起来我就不得不起一身鸡皮疙瘩,对于恶魔,我只在各种电视报道之中窥见过他们各色恐怖的容貌与破坏力。虽然近几年恶魔的数量在增多,但像我这种从没遇上恶魔的幸运人也还是有的。当然,遇到恶魔直接跑这种暗示还是深深刻入了脑子里。

 

所以在路过一条小巷口隐隐闻到血※腥味,我连眼神都没分过去一个,向着前方隐隐约约的路灯就跑。我体育差到八百米都要跑到五分钟,常被人嘲笑双腿只限用于走路,五十米冲刺都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古人说书到用时方恨少确实一点都不错,体力到用时也痛恨其少得可怜。我一边气喘吁吁地跑一边脑子里过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实在没胆子回头看一眼,那一阵窸窸窣窣让人毛发直竖的声音百分百不是我的幻听,平常见到小蟑螂崽子我都能当场来段街舞速成,更别提什么蟑螂恶魔了!

 

为什么今天老板非让我加班?为什么路灯坏了这么多天都没修好?为什么今天没和光熙一起舒舒服服窝在被窝里看三俗电影?

 

什么人的极限都是被激发出来的,都是狗屁。我实在跑不动,腿一软人直直摔在地上。死到临头我都还保持着人类那多余的好奇心,一回头看到一只巨型蟑螂快速朝我爬过来时我差点眼一翻直接遁入阴曹地府。我死死咬着下唇让自己稍微回了点神,果然应该带把刀在身上,或许不能和恶魔搏斗,但面对这种恶心死人不偿命的恶魔我还可以选择提前自我了断。

 

要说这辈子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倒也没什么,果然昨天就不该拒绝光熙多来一次,要是知道那是最后一炮我哭着都要求光熙不要怜惜我。我果然是个大俗人,马上要被蟑螂恶魔啃个干净我都还能想到这档子事。

 

我永远不会忘记光熙那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一直闪烁的路灯也不知道哪根电线又接对了,霎那间亮得还有些刺眼,这灯打在光熙身后简直让她宛如观音菩萨降世。当然蟑螂恶魔断头血※液喷※溅一地的血腥场景也被我看了个清楚。我木楞的移开视线,今晚实在惊吓过度,脑子一下子宕机反应不太过来。

 

光熙还贴心的替我挡了挡,虽然其作用聊胜于无。她蹲下身来看着我,“受伤了吗?”“呜……”一开口居然是不成调的哭腔,我连忙闭上嘴,缓了一会儿才重新开口,“没事。”只是脚扭伤了,光熙搭了把手把我拉起来,现在理智回了笼,才隐隐感觉浑身上下都一阵一阵刺痛。

 

我抱着光熙的腰,说实话她身上没什么好闻的味道,但此时此刻也足以安慰我。“吓到了?”光熙搂紧了我,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这一下让我差点没忍住哭出声。

 

“回家吧。”光熙说完居然一把将我拦腰抱起,标标准准的公主抱,她气定神闲地仿佛抱了个堆空气。好吧,虽然刚刚目睹她那异于常人的速度和落地姿势我已经意识到她确实不是普通人了。“光熙你是恶魔猎人吗?”“差不多吧。”光熙老爱这样糊弄我,她不希望我探寻过多,我也就靠在她的肩膀上闭着眼不再多问。

 

不知道为什么我强烈的感受到了我们之间有些生硬的氛围,我只好僵硬的开了个话头,“光熙你知道吗?组成左手的物质和组成右手的物质或许不是来自同一个星球。”

“是吗……我不是很想知道……”

我能猜到的反应,我目前还没发现什么东西可以勾起光熙的兴趣。有段时间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浪漫,每个人都自成宇宙,尤其是看到今天不一样的光熙,这个被遗忘多年带点中二的理论再次翻涌上了我的心头,但说出口总带点尴尬的意味。那我就闭口不谈了。

 

就那么点距离我居然都能睡着,梦见我和爸妈决裂前,他们逼着我相亲相亲还是相亲,在反反复复的重复的为什么不结婚的质问下我终于在手机里坦白,反正我是没胆子当面说的。我讨厌男人,或者说我恶心。要是他打我怎么办?出轨了呢?想离婚还离不了,我怕我会死在产房,我不知道该怎么养好一个孩子,或者说我讨厌小孩。

 

你不要这么极端!想这么多干什么?

 

不是说这是人生头等大事吗?怎么就不要思考这么多了。也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婚姻恶魔,我觉得这个恶魔有潜力和枪之恶魔比一比。

 

我是被压着去看的心理医生,他们甚至把我关进精神病院认为这可以帮助我清醒清醒。我就是这时候不管不顾逃出去的,把那些针头全都一口气拔了,五颜六色苦不堪言的药片撒了一地,那些病历彻底撕了个干净,光拿着存款什么都没带跑得远远的。就当我死了吧,我留给父母最后的短信。

 

在这个城市没生活多久我就遇上了光熙。虽然我想过我大概率走在蕾丝的路上,但没想到这条路这么快就出现在了我面前,我还头也不回地踩上去了。

 

睁开眼就是熟悉的布置,是我自己的房间。光熙在我旁边翻看杂志,应该不怎么对她的胃口,明显只是扫了一眼上面的照片,文字全都草草略过。她应该是刚洗完澡,平日里一直松松扎着的头发也干脆的放了下来,让她平添了一丝人烟气。光熙看着总是很飘忽,就是那种看到她吃东西都会震惊“什么你居然需要吃饭?”这种飘忽感。就像我看《百年孤独》里描写美人儿蕾梅黛丝突然被风卷走成了神仙一样不可思议。光熙哪天跟我说她其实是从什么异世界穿越过来的我也不会太惊讶。

 

“今天多少号了?”

光熙把杂志翻过来,瞄了一眼封面上出刊的日子,“22号。”

“还剩九天。”我嘟囔着,也没打算搞什么神秘,“生日。”

 

我有意无意看向光熙,说这话还能有什么意思,当然是指望她能在那一天陪我!要是实在不行那也就算了,反正到现在已经对生日这种事没什么特殊的感情与期待。

 

光熙不像大部分人一样应承一句“真是生在一个好日子”或者“你想要什么礼物”之类的,她将床头的温水递给我,揉了揉我刚剪短然后睡得毛毛躁躁的头发。

 

总之光熙陪我一起过了生日。其实我对于出去玩什么的没有特殊的执念,甚至会因为元旦人多而感到非常疲惫,这一点上光熙与我达成共识,按她说的就是不想无谓的浪费体力。于是我们选择买了一堆足够我们两个人吃个好几天的食物回家了,管什么粮食浪费不浪费的!

 

电视上放着被我随机挑选当做背景音的喜剧电影,关了灯我也舍不得闭眼等着许愿望,我恨不得把光熙给我唱生日歌的样子录下来以后天天循环播放。

 

光熙简直就是和我想象一般的踩不上调,估计我憋笑的表情实在过于明显,光熙颇为不满的用手指敲了敲我的膝盖。她的音调也不像我以往听的各色生日歌带着轻快的喜悦,她并不把这当做特殊的日子,而我满意这种感觉。

 

我希望能永远和光熙待在一起,不过我当然清楚的知道这是永远无法实现的,不然就不会成为我的愿望啦。我向来讨厌分离,并且到目前为止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安慰舒缓自己的方法,只好假装耳聋眼盲好无视我与喜欢的人渐行渐远这一事实。要分开也没什么,只是最好别让我知道。

 

我抬眼看着光熙,她也看着我,蛋糕小叉子暂时代替了烟被她叼在了嘴里,当然这样也帅惨了,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她抽烟。以前听说,很多年轻人就是觉得抽烟帅才去尝试的,以往的我怎么也想不通蹲在路边颓废的抽烟到底帅在哪里,直到看到光熙才真正理解了他们的意思。她抽烟就是勾人到我总是会下意识凑过去妄图接过她的烟,这时候光熙就会把烟掐了,然后吻我,恶劣的将烟雾全渡到我嘴里,我被呛得死去活来,从此再也不打烟的主意。光熙对于甜品也不是非常感冒,她喜欢吃奶油底下的蛋糕胚子,而我疯狂的喜欢奶油,简直契合的刚刚好。

 

“想什么呢?”光熙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了,将手臂伸直搭在了我的肩膀后面,让我感觉一下子进入了她的保护区当中,“光熙,我一直没和你坦白,其实我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是吗?”她果然如我想象中的反应冷淡,单手开了罐啤酒,分别往我们俩的杯子里倒了点,“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这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正常,为什么要拿别人的标准考虑这么多东西,舒服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遇到恶魔的时候光熙也会害怕吗?”

“我不想分出多余的心去害怕。”

“光熙为什么就同意和我交往了?”

“我不是说过吗?”她靠在我身上,“你很可爱。”

“那我死了光熙会难过吗?”

“……我只能接受。”然后她就不说了,拿起酒杯朝我晃了晃。

 

光熙有自己完整的世界理论,人总是容易被独特的人事物吸引,我们一面羡慕他们的独特性,一面又恍然不安不敢踏出自己的一步。所以光熙才熠熠生辉,我也拿起酒杯,和她碰杯后将酒一饮而尽。

 

人生得意须尽欢,李白写的真好。一杯酒我也能上头,爬起来跨坐在光熙腰上,她跟烂俗言情小说里描写的霸总差不多,张开的双臂搭在沙发上,漂亮的肌肉线条一个劲勾引着我的眼球。眼睛里终于带了点笑意,看样子是打算真让我自己动。

 

从表面看光熙总是很顺从我,其实她才是在这段关系中真正掌握大局的人,就像我一直在说的,我怎么能扛得住她的魅力呢?那当然是被迷得七荤八素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既然是生日,任性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吧?比起那些生理上的刺激,我更沉溺于和光熙肌肤相贴的感觉,我们贴合得就像再也不会分离一样。

 

生日过后光熙肉眼可见的忙了起来,有时候匆忙到脸上的血都没擦干净,我显然也不是什么正常人,总能平静的替她抹去那点刺眼的血迹。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人生最讨厌的一句话。光熙和我说要离开这座城市执行一个长期任务时我还在想诸如“人与人相遇的意义是什么”“明明是群居动物为什么必须要面对寂寞”这类无营养哲学问题。

 

光熙提分手痛快的就像她压根没在我身上付出什么感情,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受伤啦。但还能怎么办呢?这又不是我耍小性子就能得到好结果的事。只好吸吸鼻子,一个“好”字死活都吐不出来,破罐子破摔说:“满足我一个愿望吧光熙,说句爱我吧。”虽然她十有八九转身要走,但这都是最后了,还不能允许我小小任性一下吗!

 

她揉了揉我的头,“好好活着吧,你死了的话我会难过的。”而后从此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眼泪最终也没掉下来,我也不能老这么孩子气。拍了拍自己的脸,重要的是已经留下了宝贵的记忆,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不要过于贪心。

 

END

渡过星群 #电锯 #岸边 #
海里,无声无息,连鱼群都浑然不觉。这段感情中他是雨更是鱼。   积雪全然消融了。蓦然睁开双眼:你在干嘛?岸边的确被她的突兀吓了一跳,但少顷也回过神来自如答道:早安,。有新任务了。在此之前岸边...
家门钥匙在哪里 #电锯
便宜至极的打手,干些简单工作,赶、清场、斩手指,诸如此类。是更大范围势力的保护伞底下的打手,其实质上和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是顶上的名号分量不同罢了,大家说到底都是走狗。   坐在卡座里垂眼...
【食物语/相思寄月/彩蛋】红绫牵蛊 松鼠鳜鱼X你 ● 食物语乙女向同小说● 甜文有点小虐● 食物语相思寄月
,思考片刻后又诚挚地建议道,“要不,把这头分成两半,好给姑娘拿回去交差?” 你:……你傻吗? 你深切地怀疑这脑子有问题,但你转头想了想那头分成两半后脑浆四溅的场景,内心拒绝。   “算了算了,”你摆摆...
【咒回+电锯】恶魔猎人会梦到咒术师吗?2.0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电锯
by/ Moonlight   *《咒术回战》和《电锯》的梦幻联动   【6】   ——“前辈有家吗?” ——“血缘关系意义上的家没有哦。” ——“朋友呢?” ——“唔,有一个灵魂挚友,他陪...
【电蕾】舞!舞!舞! #电锯 #电蕾
手里的花无异,美丽而野性,在夏天令神魂颠倒地绽放一次,并不明显的刺令发痒,更像是挑逗。   “诶——为什么是玫瑰呢?”   蕾塞说:觉得还是白花比较好哦。   她的唇叶靠在玫瑰花瓣上,像吻走了...
【喻文州x你】月海 #全职bg
文学泛滥使用以至于过度普及,是有点土,但让这个一向究极龟毛的有一点小欢喜。就像喻文州穿着夏威夷风的花衬衫和大花裤衩,土得让嘴角上扬。 可是soul吗? 悄悄地用余瞟喻文州,他还是很好看,像...
电锯】mementomori #玛奇玛
就是一个躯壳。她总是梦见一个坟墓,她知道这个坟墓里藏着她想要的东西,她就要成功了,折断坟上的十字架,挖开土壤,土块和尘埃飞溅,这不重要,在撬开棺木前总是惊醒。电锯。她在梦里尖叫,声嘶力竭,耳膜比声带更...
遇乙女向】你这样的萌新一顿能吃十个 #男神x你 #Sky遇 #遇龙骨
了愣,没有接。龙骨蹲下来,把手帕轻轻|按在她流|血的额角。   小蝴蝶抓|住他的手:“你真好!”她笑起来,“带你去收集蜡烛和翼吧?这里很危险的,一个待着太不安全啦。”   暮土守护者·十翼大佬...
【手冢国x你】独一无二的一分钟●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网王同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国成年性格,自产粮质量堪忧,食用愉快。 手冢国x你   你这个有个毛病,就是泪点很低,无论是高兴悲伤气愤亦或是激动。 今天你在官方转播网路上看完了爱豆的演唱会。当你...
【手塚国x你】古风设定,老套的女扮男装,he●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乙女 #网王同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手塚国x你 “这位公子,请等一下。”茶馆小二招呼住了刚要踏过门槛的手塚。 手塚停住离开的脚步,只见小二手里拿着一纯色布袋疾步走向他。“公子您的钱袋落下了。”小二把钱袋塞...
【手冢国x你】手冢国和你——悲剧设定●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网王同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手冢国x你 化装舞会上,你遇到了那个曾一度让你伤心不已的——手冢国。 本来你是不想参加这种吵闹的酒会,奈何敌不过闺蜜的软磨硬泡。结果你倒是陪她来了,她却一进场就没影...
【双部】【跡塚】1004&1007生日快乐(跡部景吾x手塚国)● 网球王子● pot● bl #网王同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生日贺文 跡部景吾x手塚国 跡部观察那位空降来的设计顾问已经很久了。 手塚顾问和跡部的办公室刚好相对,只是中间隔了整个组的办公桌,两个透明玻璃房就这样遥遥相望。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