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钉】笑一个吧 #钉崎野蔷薇 #伏黑惠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是看伏黑惠的公式书来的发散脑洞~上面说他从来没有笑到过流泪

当然也没有真的写出什么实际东西,只是满足自己的小小脑洞

超多私设

 

钉崎野蔷薇躺在自家公寓的沙发上,因为刚刚刷到了一个搞笑视频所以她现在整个人笑得缩成一团,手机都没能握稳,笑到感觉肚子马上就要抽筋。但是越回味越想笑,导致停下来的时候还得大喘几口气,跟刚刚祓除了咒灵一样。

 

起身捞手机的时候肚子还传来酸痛,真是笑惨了。现在笑过头了已经不觉得那个视频有多搞笑,但野蔷薇嘴角还残留着微微的笑意,她第一反应是,这个视频一定要发给伏黑惠看!

 

伏黑惠回了一个“……”给她。野蔷薇直接发了语音,“搞什么啊伏黑!你好歹发个表情来敷衍我啊!”他果真发了一个表情,是一只猫躺在被子里说晚安。

 

没救了,这家伙没有一点幽默细胞。

 

还在高专就读的时候,某一天钉崎野蔷薇冒出了一个问题:伏黑惠是不是从来没有夸张地笑过?为此她咨询相对来说更熟悉伏黑的虎杖悠仁,“就比如笑到掉眼泪,满地打滚,还没告诉我们到底笑什么结果自己笑个不停这种?”

 

两个人一起沉默的思考了片刻,实在没办法幻想伏黑惠会笑到满地打滚。

 

但这个想法一旦被挑起,就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她和虎杖悠仁没少对伏黑惠做恶作剧或者讲笑话,指望看到他那张嘴能稍微咧开大一点的弧度。但他每次都是一副嫌他们吵闹的无奈样,让人实在没有任何成就感。

 

野蔷薇觉得伏黑惠这个人透露着一股别扭又矛盾的感觉,根本就是那种即使想笑也要偷偷憋着不让大家发现的人。

 

最后被好奇心折磨的没办法的时候,拿出了终极武器——狗卷棘。

 

狗卷棘和她一拍即合,当下就走到训练完正在休息的伏黑惠面前。伏黑惠放下水瓶,抬眼看着面前两个满脸写着不怀好意的人,“又怎么了?”

 

“笑一个吧。”咒言一发动,野蔷薇就立马聚精会神地盯着伏黑惠的脸。钉崎野蔷薇觉得这根本就是看了晚上要做噩梦的程度,伏黑惠的嘴这时候确实是咧开了,甚至能看见他整洁的八颗牙齿,发出的两声毫无感情的“哈哈”让野蔷薇脊背发凉,野蔷薇拍了拍狗卷棘的肩膀,“你看到了吗狗卷前辈,超恐怖,简直像是坏了哪个零件的机器人。我今晚百分百要做噩梦。”“鲑鱼鲑鱼!”狗卷棘也赞同她的说法。

 

伏黑惠只是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对于自己被恶整压根没有多大的反应,倒不如说他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不笑啊?”野蔷薇问他。

“别说的像是我从来没笑过一样。”伏黑惠反驳她,“只是没那么好笑而已。”

 

伏黑惠没表情的脸使得他整个人周遭的空气都透着一股沉闷,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她和虎杖的同龄人。野蔷薇刚恢复视力看清坐在自己床边的伏黑惠时脑子里是这么想的。

 

“哟伏黑……咳咳咳!”打招呼的话还没说完,野蔷薇只感觉喉咙已经干成了撒哈拉沙漠,沙砾摩擦喉咙一阵生疼。她开口说话才把出神的伏黑惠拉回来,他立马按下床头的按钮,按着野蔷薇让她别乱动,倒了杯水,用棉签沾湿了她的嘴唇。野蔷薇急躁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过于干裂以至于舔过有些疼痛,她已经不敢相信自己平常辛苦保养的嘴唇已经成了什么样子。

 

在家入硝子彻查了一遍以后,她才慢慢喝了几杯水。“你的脸没办法彻底修复,疤痕是肯定的,你做好心理准备吧。眼球也用了反转术式,但视神经受到无法挽回的冲击,两只眼睛的视力都有影响,之后再给你测量视力。还有哪里不适合的话,及时说出来。”

 

野蔷薇摸了一下脸上的纱布,摇了摇头,硝子见她没什么事便挥挥手出了病房,她也忙得没时间好好休息。

 

“我就说怎么一醒过来跟一千度的大近视一样,看了半天才看清楚是你。”野蔷薇嘀咕着,音量恰好能被伏黑惠听清楚。“你呢?伏黑,哪里受伤了?”

 

“比起你,我还好,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伏黑惠叹了一口气,“你受伤之前是不是和虎杖在一起?”“是啊,和那个恶心的缝线人形咒灵。”感觉脸又刺痛了一下。

 

“虎杖目前在被通缉。不止虎杖,夜蛾校长即将被执行死刑,五条老师则被认为是整个涉谷事件的同谋。”

 

所有的情报一下子简洁的摆在了野蔷薇面前,“哈?搞什么?为什么虎杖,校长,老师要……!”野蔷薇看着伏黑惠的脸,他的眼睛正看着地面,她一下子想通了,“给所有的伤亡背锅?”

 

“一部分原因吧。”伏黑惠抬起头,给野蔷薇提了提被子,让她躺回去别乱动弹。他不多透露,野蔷薇也不多打听,她不想知道太多,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一些让人作呕的腐败烂事。

 

现在伏黑惠还能无所事事的待在她病房里,那就说明他其实恢复得也不怎么样。野蔷薇又想起了自己受伤的那一刻,原来在生死一瞬间真的可以看到走马灯,眼花缭乱地让她感慨原来也不知不觉经历了这么多事。可惜的事也一大堆,乡下没人照顾的婆婆、已经付款但还没到货的换季衣服、心直口快伤害了很多朋友都还没来得及真的道个歉、喜欢的歌手听说明天马上要出新歌、还没看到伏黑惠笑到在地上打滚……太多太多了,人生就是人对各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产生期待才能支撑继续下去的,她突然醒悟。

 

“伏黑,我的脸看上去到底怎么样?”野蔷薇问这话的时候心里没什么紧张的感觉,也没有类似“万一毁了之后怎么见人”的想法,伤疤是战士的勋章,她才不管狗屁男女刻板印象,不管怎么样她都会喜欢自己。但伏黑惠没有顺到她的思路上去,反倒是相当克制的回答,避免自己触碰到野蔷薇的伤疤,“你放心好了,家入前辈的反转术式很强,即使会留下疤痕也没有什么大影响。”他都不敢和野蔷薇对视,生怕自己哪个表情泄露了真正的心思,他见过接受反转术式治疗之前的野蔷薇,半张脸扭曲不成形状,伏黑惠不敢想象在受到攻击的那一刻她该感受到怎样的疼痛,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入骨的恨意以及深深的无力感,就像当初看到虎杖倒在自己面前。

 

他一直呆立在手术室门口,屏蔽了一切和他搭话的声音,他目送家入硝子推着野蔷薇进去,一直站到家入硝子再把野蔷薇推了出来,她脸上被盖着遮挡的白布,伏黑惠误以为自己又失去了伙伴,刚走动一步就感觉双腿有些不听使唤,整个人一下子噗通一声栽在地上。

 

“怎么了伏黑,伤口还疼吗?”家入把他拉起来,伏黑惠感觉身上有些使不上力,手搭在手术床上发力,不小心触碰到了野蔷薇的手,是温热的。他一把抓住野蔷薇的手,不敢置信地拉着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不是错觉,真的是热的。

 

家入硝子一下子明白了他怪异的举动,“你以为我没把野蔷薇救回来?对我有点信心吧伏黑。”

 

伏黑惠把野蔷薇的手轻轻放下,露出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是啊前辈,抱歉不该质疑您的实力。”

 

所以说,伏黑惠也并不知道野蔷薇的脸到底恢复到了哪个程度。

 

野蔷薇不满意他这安慰人的说法,一把扯下了脸上的纱布,滋啦一声吓得伏黑惠又从椅子上站起来,“你在干什么?”野蔷薇朝他转了转脸,跟全方位展示一样,“看上去怎样?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伏黑惠只好看着她的脸,她的情况已经比他幻想得好的多,不如说从她能活下来那一刻起伏黑惠已经不再多想其他。受伤的那半边脸留着相当明显的伤痕,一道一道割裂着她的脸,“恐怕你上再多的遮瑕也遮不住。”伏黑惠这样评价。野蔷薇被他逗笑了,他和虎杖能知道这些化妆品也是因为野蔷薇老拉着他们一起逛街,强迫他们分辨哪个色号适合她。

 

但伏黑惠没笑,他只是露出了野蔷薇熟悉的无奈的表情。

 

现在伏黑惠站在她床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野蔷薇总觉得他稍微长高了点,她招招手,示意伏黑惠低下点身子,他不明就里地照做。

 

野蔷薇的左右两根食指分别按着伏黑惠的唇角,将两边同时向上提拉,伏黑惠的脸顿时出现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笑一个吧伏黑,我差点死掉的时候可是相当可惜没能看到你笑到满地打滚。我没死,你也没断手断脚的,我们两个也可以,不管是和虎杖汇合还是救老师。”

 

伏黑惠愣了半天,期间脸一直被迫保持那个奇怪的笑容,最终还是野蔷薇坚持不下去,笑到在床上缩成一团。

 

看到野蔷薇笑成这样,伏黑惠感觉这些天一直感受到的重负跟一下子消失了一样,起码他现在不是孤军作战。他也忍不住跟着野蔷薇笑出了声音,虽然比起野蔷薇,他笑得相当克制,但还是被野蔷薇捕捉到了这珍贵的一刻,“这样多好,伏黑,笑了就显得事情都很轻松,心理暗示啦心理暗示。不过没有笑到在地上打滚,扣分!之后遇到虎杖你再笑给他看吧。”

 

伏黑惠立马恢复了平常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心里一下子觉得自己像个专门卖笑的谐星。他拉着野蔷薇,把她重新塞进被子里,把纱布仔仔细细贴回去,“好好休息吧,你也不过才刚刚醒而已。”

 

END

【咒回乙女向】易感期● 咒术回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野蔷薇● gb● 第四爱● 女攻男受
容易安抚,也很容易产生大的情绪波动。    眼睛也不眨,任由泪珠滚落下来,头发都软趴趴地耷拉下来。    野蔷薇疯狂地搓钉子,一边吸鼻涕一边擦眼泪。    虎杖悠仁则直接边滚边哭,成为了只有...
【棘】真要命 #野蔷薇 #狗卷棘
by/ 素桑   速打小短篇 超多私设 文中有衔接官方小说剧情,人名翻译引用棘与野蔷薇 这篇   “其实我啊,一开始挺不喜欢狗卷前辈的。”野蔷薇猛灌了一口水,颇具气势地将矿泉水瓶砸在凳子上。真希...
【虎】不畏风不惧雨 #虎杖悠仁 #野蔷薇
by/ 素桑   架空背景 关于两个真·精神病人的一个小日常 另一种意义上的共犯 !文内的各种病情描述并不与实际相符   虎杖悠仁在一星期以内只见到野蔷薇一面,她满脸是血,被五花大绑着看上去像是...
【咒术回战乙女向】当你给他们带不同中国礼物 #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人
你闻言兴奋的语气,他拿着电话无声地了。   旁边垃圾桶里是一整盒新的咖啡。      玉   他看着匣子里躺在红丝绸上的雕竹的通透白玉挂坠,不置一词。   虽然是中国文化,不过看起来好奇怪,就...
【咒回乙女】平安夜,睡在纸壳箱里的女人 #咒术回战乙女向 #
,砸到他身上。那笑声又滑又甜,也忍不住跟着,怀里的糖果抖起来,却也一颗不曾落到地上。这是他今晚做的第一件傻事,不会是最后一件。   他走进一个桥洞里,背靠着墙,挑出一个彩虹色的拐杖糖咬了一口...
「咒回」谁不想和纯情dk贴贴呢(第一弹) #狗卷棘 #虎杖悠仁 # #咒术回战乙女向
成为他女朋友之前,虎杖悠仁天天去二年级教室蹲点。   蹲到人了,要不是旁边冷着脸不耐烦的怼着他肩膀和野蔷薇拿着个锤子大有“你他妈不说就捶死你”的气势,这只单纯又爱脸红的小老虎可能只会在原地看...
【咒回乙女】点击就看漂亮姐姐爆锤咒灵 #咒术回战乙女向 #
一样的存在吗?好羡慕——”   野蔷薇看着看上去美丽又脆弱的你说:“先不说这个精灵怎么守护,这么漂亮的精灵姐姐为什么会自愿喝的血啊??”   “嗯……”沉吟了一会儿,想到你亲吻古树的...
【咒术回战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乙骨忧太 #夏油杰 # #虎杖悠仁
单薄的身体被制服包裹的严严实实,裙子偶尔扬起露出丝包裹下形状优美的小腿。   是贫乳呢。你心如止水的想着。 突然打了个喷嚏,一时分神被真希撂倒在地。   你若无其事地看向野蔷薇,和你身高相仿...
【咒回乙女】向导● 咒术回战乙女向●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狗卷棘● gb● 第四爱● 女攻男受
.    接下里应该是……你掰着手指头算着接下来应该是哪一个。    是同学。你终于数到了下一个,一抬头就看到趴在课桌上。    前面的野蔷薇也是,两人如同焉了的花朵,看上去就丧气满满...
【咒回乙女向】如果我变成回忆 #咒术回战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的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的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咒术师,怕死真的很丢人。”你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的首先想到的...
【咒回+电锯人】太妃糖与万宝路与学姐 #咒术回战乙女向 #早川秋 #
野蔷薇抓来当拎包工具人的虎杖悠仁指了指长椅旁边的女人。   “诶?真的啊,她换了发型,背影差点认不出来啊。”野蔷薇循声望去。   最先走过去,北岛爱理正领着一塑料袋的啤酒,对着广告牌上代言烧酒女...
乙女向」明明就. #咒术回战
愉悦在略微上扬的嘴角。   野蔷薇最近怎么有点奇怪,我捧着脸问怎么啦,她摩挲两下下巴思索着:“感觉整个人都柔情似水了……不会是大麦茶喝多了?”   于是我和虎杖悠仁在茶室里大起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