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樱】Beautiful People Beautiful Problem #井樱 #春野樱 #山中井野 #写给春野樱的情话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CP:井樱

——【写给春野樱的情话】

朝暮与年岁并往,与你一同行至天光——河唐先生

 

第一个响得肯定是春野樱的闹钟,在震动开始的第一秒她立马条件反射般的关掉了闹钟,然后躺回去,保持微弱的清醒继续眯到井野的闹钟响,这时候才会爬起来,关掉闹钟关掉空调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掀开被子五部曲一气呵成,顺带喊醒井野,“再不起来你的全勤记录就没了。”这时候井野就会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迷迷瞪瞪地爬起来,好几次都在这种梦游状态下错穿了樱的内衣。

 

上回春野樱的父母没打招呼,如同突击检查一样来探望她,目睹井野和她出入一个房间的时候表情精彩纷呈,张口闭口好几回,愣是没能说出什么来,最后还是走的时候偷摸拉着春野樱的手跟她说:“算了,你大了我们管不着你了,总之我们一定要做爷爷奶奶。”春野樱憋着笑回应,“我努力。”

 

谁能想到她俩睡一个房间只是为了省点电费,毕竟只用开一个房间的空调,按井野的逻辑来说,两个人捂一块儿还能降低感冒的概率。

 

总之她们就是这样度过夏天的夜晚。

 

工作日的日常大体相似,等两个人都站在镜子面前洗漱的时候,这时候才真正清醒。

 

春野樱仔细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眼角不可避免的冒出了一点细纹,皮肤也远没有十七八岁时那么粉嫩,唯一新奇的是左边脸颊冒出了一颗痘痘,“哇,我长了一颗好大的痘痘。”引得旁边的刷牙的井野看了镜子里的她一眼,“唔……真的。”含着泡沫她讲话不是很清楚,低下头把泡沫吐干净以后她指了指自己的右半边脸,“喏,我也刚长了一颗。”

 

两个人的痘痘跟对称一样一人长了一边。春野樱把脸洗干净,开始认认真真的晨间护肤,“井野,你有没有感觉我们两个越长越像了?不是有夫妻脸吗?因为生活久了就越长越像了那种。”井野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谁要和你这个平胸女一样。”樱用屁股顶她,不甘示弱的回应,“切,我才是懒得和你这个猪一样。”

 

这样的幼稚拌嘴居然每个早晨都会在她们之间乐此不疲的发生,哪有三十五岁的样子。

 

春野樱过生日的时候,刚吹完蜡烛就感慨,“我们居然三十五岁了。”这样算下来,她和井野已经相识了二十年,从毕业以后她俩就住到了一起,也十三年了,“老夫老妻啦。”井野帮她切了蛋糕。

 

国中的时候春野樱没幻想过三十岁的自己是什么样,按她那时候的设想,她五十岁就该从桥上跳下去结束人生。怎么会冒出这种荒诞的想法?傻吧,听信了身边各种外貌焦虑,三十就是老女人,五十岁就该丑得像老巫婆了!春野樱惊恐得不敢设想那时候的自己。

 

“尤其像樱你这样的,三十岁都还嫁不出去的哈哈哈哈哈!”

 

现在想想这不根本就是霸凌吗?当然那时候的春野樱转不过这个弯来,外貌被嘲笑,她就选择用头发盖住,为了假装听不见躲进厕所吃饭,面对所有没有理由的指责闲言碎语,她选择把一切遮起来,永远低着头把自己埋进书本里。结果显得更奇怪,嘲笑反倒更多了,一个完美的死循环。

 

和井野在高中相遇的时候她也这个造型,井野那句“天哪春野,你这样好像贞子啊”直戳到她要落泪,差一步她就要就此休学,自闭在家了。井野紧接着就是拨开她挡在额前的头发,帮她全都别在了耳后,“这样不是超可爱吗?”

 

春野樱一下子涨红脸,慌张的别过脸,“山中同学……你别拿我开玩笑了。”她可听不来这样的夸赞,除了别扭她没其他任何感觉。“叫我井野就可以了,我也直接叫你小樱,可以吧?”

 

井野根本就是自说自话的和她成为了朋友,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坚持背着超大手持镜去学校,一下课就拿出来摆在樱的面前,非要撩开她的头发让她直视镜子里的自己,“小樱你啊,眼睛轮廓超好看的,面相超立体,像外国人一样。尤其是这个饱满的额头,我超羡慕!我要是这样一定天天露出来炫耀。而且你成绩不是超好吗?光这一点已经够我横着走了。”

 

春野樱花了很久才真正开始面对镜子里的自己,她像不认识这张跟了自己十六年的脸一样,看哪儿都觉得新奇。她的眼睛原本就有这么大吗?皮肤是真的有这么白吗?连让她自卑烦恼了三年的额头看着都一点都不奇怪了。

 

最开始她只是用不亮眼的小夹子将刘海别起来,也只敢在上课没什么人注意她的时候夹着,连上课被点名的时候都要慌张将夹子取下来。在收到了很多意外的正面评价后,她把这作为了日常的装扮。

 

很快她就换了个发型,把沉重的发丝剪了个干净,把自己的脸小心翼翼地展示了出来。樱像走入了一个新世界,原来身边的人可以这么友善、原来交朋友也不困难、原来学校生活可以这么开心。但面对外貌的赞美时她依然拿捏不准,开心是一回事,感到迟疑则是另一回事,她没办法一下子就强制自己改变会不自觉冒出的“你只是眼光差吧”“我并没有那么好”“我真的很一般”“只是随口说说的吧,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这样的想法。

 

甚至是花了很多年才能真正心平气和接受别人的赞美。

 

“国中时期真可怕。”樱冷不丁感慨。对于樱在国中时期的过去,井野也了解得七七八八,还以为她是在说自己被言语霸凌的事,“是啊。”

 

“我觉得国中真的是个很特殊的时期,小学时候大家互相还不是很在意,但到了国中,大家一下子就在意起了外貌,根本就是让人措手不及嘛。要是那段时期没能得到正向的评价,接下来的人生应该很难再从自卑里爬出来吧。”而且明明有那么多闪光点,大家却都不约而同的都只放在了外貌上。

 

没想到她牵出的是这个话题,井野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没错,“是啊,真可怕。”

 

她倒是幸运的被井野牵着爬出来了,有的时候联想到和自己一样但没有自己幸运的人,她心里总会泛起一点酸意,年纪越长便越是替她们感到疼痛。分明就是无妄之灾,像是一朵好好的花被恶意折断,此后只敢躲着阳光歪歪曲曲长大。

 

山中井野的成长经历与春野樱完全相反,她也碰到过类似的事,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什么时候轮到他们有资格对自己指指点点了?于是靠着好口才一个个回敬回去,他们越是要说,她便越是打扮得漂亮,那些背后的闲言碎语连给她挠痒痒都算不上。什么时候都会有虫子烦人,要是每个都去在意的话,绝对没办法正常生活。她算是想明白了,他们不过就是单纯的看不顺眼,你特殊所以打压你,人类就是有一部分人如此恶劣,恨不得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平庸无能。当跳脱出这个泥潭,就会发现空气都清新了很多。

 

她对美的人或事物有着天然的敏感,当春野樱和她在走廊撞上时,她一眼就透过那些乱七八糟的头发丝看到了那双莹莹绿眸。美女为外貌自卑,这叫什么事?井野完全没办法接受。

 

开朗起来的樱开始展现她原本的性格,有时候拌嘴会把她气得半死,但井野还是很高兴,终于不是那副遮遮掩掩的样子。

 

虽然两个人没上同一所大学,但距离没能磨灭她们的交情。一毕业就到了同一个城市,租住在一起开始真正的独立人生。那时候是出于安全和资金的双重考虑,后来则是越住越熟悉,分开反倒觉得不自在。

 

最开始的时候她们租的房子并不大,在能负担的租金中选择了离上班地点最近的房子,因为离市区近,便宜的同时她们则需要面对存在老旧的设施以及不安全的管理等等问题。

 

各种各样的状况频出,有井野洗澡因为门坏了被反锁在浴室里,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等到加班结束的樱来开门。也有樱被痴汉跟踪,一路被尾随到了家,结果她们的居住区连路灯都是坏的,根本谈不上有任何安全保障作用。若不是樱学过防身术一脚正中男人下身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脱身。

 

于是两个人准备了各种各样的防狼工具,每天固定时间给对方报平安。樱甚至买了个家用电锯,收到快递的时候威风禀禀地提起来,“怎么样?你觉得帅气吗?”说着还拉动开关,在一阵电锯令人胆寒的声音中,井野说:“我建议你直接去《德州电锯杀人狂》剧组报到。”

 

换个好点的住处,这是激励两个人努力工作的原动力。

 

井野在一家时尚杂志编辑部上班,花了好几年当上了主编,因为眼光毒辣,慢慢的在圈内也有了名气。而樱则是干了和自己专业完全不相干的事,她工作于一家环境良好人流量大的咖啡厅,最开始这只是她的一个兼职,干着干着樱发现自己处理咖啡厅的种种情况得心应手,加之工资待遇都有提升,樱就这样转了全职,在前任上司调岗之后,她优秀的工作能力使她一跃成了主管人。

 

井野先一步拿到了更多的工资,贷款资助樱买下了那间咖啡店,让她直接当了老板。

 

这么几年下来,努力和运气加成,她们两个就这么顺风顺水的一路前进,钱越赚越多,早早搬进了新的住处,并且努力攒钱打算一起买个房子。当然现在也确实住进了两个人自己的房子里。

 

她们的人生自然也没办法一直如此一帆风顺,井野的这份工作她也只做到了三十二岁。现在井野回过头来看,只能评价其为大无语事件。

 

那是一个大单子,公司费劲千辛万苦拉到一个知名品牌的春夏高定作为封面及穿插内页,指望着能靠这一期进一步抬高地位,降低被替代率。作为该品牌国内唯一首发,井野也相当重视,提前几个月就开始不停构想内部布局以及主题,在发行的第一天确实大受好评。

 

但接下来网络上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指责井野抄袭某小公司出品的时尚杂志,也不是空穴来风,对比两本杂志,从排版到讨论的主题几乎可以说是没什么分别,只是井野负责的这本里面出现的衣服模特都是钱堆出来的,看上去质感好多了。但不管怎么说,那本杂志就是比井野这本足足提前出了一个半月。

 

这事显然有人在背后捣鬼,短短两小时迅速发酵,她因为休假在家补眠,消息全关,睡得昏天暗地。还是樱冲回家,把她摇醒,说网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她的手机被各种信息轰炸,看了半天才搞清楚事情原委,气到差点连衣服都没穿就要出门。春野樱一把搂住她,“起码穿条内裤!”这时候井野才稍微冷静了一点,不仅穿了内裤,挑好了一整套职场装穿着,脚上蹬着一双恨天高,一副随时准备把它脱下来当武器的样子。总之这个风口浪尖上,她山中井野是绝对不能因为穿得丑而登上新闻头条。

 

当晚十二点她才回来,进门的时候还差点崴了。根据后来的春野樱回忆,她说当时的井野像一只斗败的母鸡。

 

确实也没什么差,她回来第一句话说的就是,“我工作没了。”她的存档被删了个干净,当然即使存在也很难拿出很直接的证据,从一开始到现在,做了太多选题排版尝试,真正敲定这个主题也没有多长时间,对方随口就能来一句比她更早的时间。

 

忙活了这么久,找不到最直接有力的锤,空口无凭,即使整个团队都知道她为这一期付出的努力,但依然还是要拉她出去挡住外边的质疑。亏损已经很大了,也只能及时止损。现在舆论一边倒的质疑井野,连带着以往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小道消息全都翻了出来,成绩不好疑似有欺凌行为等等,全是一些没边的事。

 

第二天公司就做出了开除井野的决定,在大众层面来看已经是在默认井野的抄袭行为。

 

樱本来想关店几天陪陪井野,她天天被网上的各种乱写的新闻气得要死,开一堆小号跟人对线,更不知道井野本人看了会是什么心情。但井野干脆的拒绝了她,“得了吧,难道要我缩在你怀里哭吗?”

 

樱紧张的观察了几天发现她确实没怎么在乎的样子,也就稍微放了点心继续回归自己的生活。她的店最近营业额也在下降,周围突然冒出几家风格类似但价格更加便宜的咖啡店,有意无意想让大家一起来打价格战。樱不想参与进去,正忙着开发新品,加大宣传,同样忙得晕头转向。

 

春野樱一直都觉得井野比自己更坚强果断,她在人生岔路口上犹犹豫豫,但井野可以毫无顾忌地照着自己的心意走,“反正总会有状况,樱你不必那么紧张。”

 

若是井野说自己没事,那就一定是没事,樱对此坚信不疑,虽然她也知道这是个相当大的打击,但她自顾不暇并且盲目的相信了井野的自我调节能力。

 

失算了,打开门扑鼻而来的酒气让春野樱不得不冒出这个想法,房间里暗得像是一脚踏入了黑洞,樱摸索着把灯开了。

 

井野缩在电脑椅上,地板上放了一堆喝干净的啤酒易拉罐,数量多到樱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她是怎么靠自己搬上来的。把窗户打开透气,窗外奔涌而入的热浪反倒让屋内酒气更浓,樱只好把电风扇搬过来,对着井野这边吹,“怎么了井野?过了一星期才开始伤心吗?”相处久了反倒讲不出什么黏糊糊的安慰语。

 

井野醉到眼神都没办法聚焦,但她还是努力抬起头看着樱,笑得傻兮兮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就塞给樱,樱不明所以的用自己的指纹开了锁。一进去就是一个短信聊天页面,对面发了一堆照片,全是一个男人搂着另一个女人,姿势亲密。那是井野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樱也见过好几次,还打趣过井野自己是不是马上要喝喜酒了。

 

一股怒火从樱的心底一路烧到嗓子眼,她把短信删了个干净,把手机放下,“你就看这个看了一下午?要是不高兴我帮你报仇,那把电锯还在我房间里,我去帮你把他杀了好不好?”

 

井野张开双臂,一把搂住樱的腰,用脸在她的衣服上蹭了两下,“切……我才懒得在乎他,不过我可以帮忙藏尸!我在找抄袭证据,小樱,我找不到。”樱回抱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最后还是说:“那就不找了,井野。”比起让别人知道,樱觉得她更像是想让自己释怀,可是她本人明明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受害者,这不过是在钻牛角尖而已。

 

井野埋在她的腰间没接话,半晌才抬起头,突然开始了另外一个话题,“小樱,我要向你坦白。”

 

井野闭着眼睛,“我坦白我最开始和你打好关系的目的是想抄你的作业,那时候还嫉妒你和佐助君谈恋爱,嫉妒你成绩好脸蛋也好,他们讲你坏话我没有阻止,不过也只有一次啦。羡慕你再三失败还可以继续坚持,羡慕你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多优点。”她语气平淡,吐字也很清晰,完全不像是喝了那么多的酒。

 

樱听井野坦白这些,双手插进她的发丝中,将她向来精心养护的头发揉得一团乱,“那我也坦白,我坦白我嫉妒你会穿搭身材棒,嫉妒你情商高,有超级多的朋友,总是担心会被抛弃所以死死赖着你,羡慕你潇洒又果断,可以痛痛快快的拒绝别人。羡慕你有超时尚又超能赚钱的工作,虽然现在没有了,但马上又会找到更好的,井野你就是这么厉害啊,如果没有你,春野樱还是一个缩在阴影里的鹌鹑。”

 

井野睁开眼睛,两个人就这样久久对视,不知道是谁先笑出了声,两个人搂在一起笑到站都站不稳。

 

井野把笑出来的眼泪蹭在樱的衣服上,收紧了放在她腰的手,“我们小樱啊,长大了。”

 

“什么啊?三十二岁才对我说这种话吗?”

“是呀,恭喜你长大了!”

“谢谢!也恭喜你!”

 

这时候井野才耍起了酒疯,“小樱,我想和你亲亲,亲嘴上的。”说完她就嘟起自己的嘴巴。

“行吧。”春野樱也嘟起嘴巴。

有时候樱觉得人们不该给吻赋予那么多的含义,人们可能只是像她们一样,想亲亲了而已。

 

即使只是接触到了嘴唇,樱就已经感受到了浓重的酒气,她死活不肯张嘴,亲完以后勒令井野洗漱赶紧上床睡觉。

 

就像国中时期她每晚哭着入睡,不管她怎么希望明天是世界末日,第二天还是会普通的到来。不管今晚是哭还是笑,是痛苦还是快乐,明天还是会到来,那又会是新的一天,她可以尝试改变痛苦的现实,也可以慢慢等着出现一个可以改变一切的机遇,总会出现的。她们总是这样,磕磕绊绊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春野樱稍微调高了一点空调的温度,然后缩进被子里抱着井野,但她真心觉得有彼此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END

【佐】Trampoline() #佐 # #宇智波佐助
。   默了,只好认认真真把宇智波佐助名字圈起来发给她:你读一读这个名字。   直接她打了电话,“那是宇智波佐助?什么情况?你和他暗度陈仓了?”这劈头盖脸一顿问成功洗清了...
贺】胧雾 # #情话 #佐
by/ 阿琛琛琛琛琛   cp:佐 ——【情话】 我永远向你承诺在这斗争岁月里只有在吻你时候我才会低头 ——七声号角《尖锐沉默》   正文: “部长,不要做无谓挣扎,请跟我们走...
【火影乙女向】假如他/她是老师●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鼬● 飞段● 大蛇丸● ● 千手柱间● 漩涡鸣人● 迪达拉
招手。   “还有最后一圈!”   “谁都不能中途放弃哦。”      ——心理健康      “同学们,今天是我们第一节课哦。”   老师站在讲台上,长长的头发一直到后腰,穿着其他老师都不敢...
『佐/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宇智波佐助 #同人
恨意,现在他怀着对木叶恨意,负重前行。   再者,宇智波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漩涡香菱,还有……。   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泛起涟漪。   她是不一样吗?他不知道。   他记得她长发...
【佐】殉情 #佐 #
第一滴眼泪砸下来他才愣愣回过神,伸手去擦她眼泪,“不是……”他喉结上下滚动,“我只是……有点紧张。”   他瞄到过寄来信,上面问她两个人在外游历是不是很浪漫,还真回复她:浪漫到...
【佐/短篇】婚归 # #火影忍者同人
。   “喝!”冲小举起酒瓶,在身旁帅哥起哄下灌下整整一瓶啤酒。   她也喝多了,但还算有意识,连忙夺下酒瓶。   电话响了。   知道她已经神志不清醒,接不了,就擅做主张替她...
【佐】宇智波 #
没有注意到眼底复杂微妙情绪,又转个身扭头疑惑地询问:“野猪?”。   在看到她身后红白团扇纹样一瞬间,晶亮纤长金睫扑闪了两下,晶莹泪珠便夺眶而出,如决堤一般怎么也擦不完,她掩面不...
【佐】将军居然那样 #
公子跟小姐伙同着齐齐不见了。府邸上下找不着人,佐助哪里都没见她,便跟伺候他们下人探听了情况这才出来寻。   倒也不是啥武侠小说剧情恶人挟持去了,只是今日非要画出个美人图母上,奈何这丫头...
【佐】MAMA #
猝死!”吐吐舌头。 但她对一向是嘴毒心软,每天都针对她身体情况她做好特质午餐便当放在她桌上,会偷偷把很多病人往自己办公室揽,会抢过她凌乱笔记和报告她整理好装订成册,不她熬夜一边工作...
【佐】Trampoline(上) #佐 # #宇智波佐助
by/ 素桑   大晚上灵感迸发 架空现代 普普通通工作党佐   觉得终于疯了,这半年以来,两个人工作一直很忙,见面次数屈指可数。而就这么宝贵几次见面时间,两个从小到大好闺蜜都...
『佐/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宇智波佐助
觉得你还是换个人问比较好——”她低头,迅速逃跑,“我一会有个手术要做。”   “……”他看着她落荒而逃背影叹了口气,“你今天休假啊。”   躲在花瓶后面花店老板娘正努力念叨不要让宇智波佐助...
【佐】亲爱 #
过去手停在半空,他张张嘴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该怎么办他就这样伸着手抿唇看着自家明显气呼呼小女朋友   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双手握拳放在身侧,她紧紧咬着下唇浅粉长睫上还挂着晶亮泪珠,光洁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