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捡到宝了 #佐樱 #春野樱 #宇智波佐助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有大量私设的原著向,是家人都在健在没有大仇大恨的佐助

轻松向,流水账,关于一些婆媳小互动的故事

 

樱磨蹭到凌晨两点都还没睡着,为了尽量不吵醒身旁已经熟睡的佐助,她没有翻来覆去只是干躺着。躺久了腰就开始发酸,身上觉得又热又痒,没忍住,她还是翻了一个身,变成了背对着佐助。

 

就这么一下还是惊动了佐助,樱很多时候都担心他这过于浅薄的睡眠迟早要影响健康。

 

他从后面伸出手,熟练地给樱提了提被子,然后才发现她压根没睡着,“怎么了?”“佐助君当时去见我爸妈的时候不紧张吗?”樱又转过来,面对着佐助。

 

他眯着眼睛思索了一下,“有点吧,但也不至于。”

 

“难道佐助君不会紧张我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他们没有那么做的理由吧。”

虽然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宇智波佐助这个人除了嘴笨面冷,大体上挑不出什么毛病,樱有些不甘心,“那要是,就是不让我们在一起呢?”

“……每日拜访,让他们务必答应。”

樱小小的哼了一声,“还以为你要霸气的带我私奔。”

 

怎么可能。佐助没继续往下接,虽然他觉得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但也不代表他真的可以不需要樱父母的祝福。

 

而且说到底都是小时候就见过的,再紧张还能紧张到哪里去,佐助实在不能理解樱紧张到两点都睡不着的心态,“我家里人,你不是都早见过吗?”“那不是一回事啦!”樱嘟囔着回应,而后不再说话,老老实实缩在佐助的怀里,怎么说也不能害他也睡不着。

 

樱第一次见到美琴的时候才五六岁,那时候她还天天跟着井野四处溜达,常常玩到一身脏兮兮然后回家挨骂。

 

那一次她和井野玩捉迷藏,她在一堵围墙底下发现一个缺口,想都没想就靠着幼小的体型钻了进去,然后一直悄咪咪缩在墙壁后边,心里得意自己找了个这么隐蔽的位置。等回过神发现满街都是黑发黑眸带着显然不太友好的表情盯着她的人,樱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在被这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虽然樱感到了害怕,但是又实在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爬出去。于是她只好蜷缩着一动不动,默默祈祷井野可以马上发现她。

 

美琴就是这时候来解得围,她笑得一脸和煦,凑过来问,“怎么了?”围观的人回答她说:“有个不认识的小孩。”一看清樱那副欲哭未哭的表情就有些心疼,“你迷路了吗?”樱先是摇摇头,但是一想到现在自己这个动弹不得的处境,不由得又点了点头。“真可怜,要不要跟我走呀?我家里有和你一样大的小孩呢。”虽然樱还记得妈妈告诫过自己,这样讲话的人都是拐卖小孩的坏人,但一瞟见她的脸,又觉得长得漂亮的都不是坏人,就这么没脾气地跟着美琴走了。

 

一路上总有人投来打量的目光,樱有些紧张地抓着美琴的袖子。一听到有人打趣美琴什么“这是带了个童养媳回来吗”,她差点撒腿就跑了。最终还是迫于不太认路没敢轻举妄动。

 

“小樱认识佐助吗?你们要是一样大的话,应该就是一个班的。”直到进了门,樱才得知她居然就是宇智波佐助的妈妈。

 

她和宇智波佐助并不熟,这个年纪的男女生还抱有强烈的性别观念,男一堆女一堆才是他们的相处方式,而宇智波佐助是特立独行的一个人。她只知道宇智波佐助实操课表现得很优异,光是这一点她就相当羡慕了,不管是扔苦无还是近身搏斗,樱都不太擅长。

 

“佐助?”美琴一进门就冲着屋子里喊人,沉寂了半天也没人回应,“这孩子,又偷偷跑出去玩了。”这让樱默默松了一口气。

 

美琴非常热情的招待了她,甚至问她要不要玩佐助的玩具,吓得樱疯狂摇头,“佐助君绝对会不高兴的。”就像每次妈妈自作主张把她的衣服送给别人,她总要气得和妈妈绝交一天。见她是真的在抗拒,美琴也没有执意强迫她。

 

她没坐很久,在表明自己是在玩捉迷藏后,美琴把她带到了出口,“欢迎你下次和佐助一起来玩呀。”

 

这件事本来樱记得并不清楚,直到她与鸣人佐助组成三人小队,第一次去到佐助家里给他庆生,美琴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小樱吗?好久没看到你了,你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在一堆视线的注视下,樱的脸涨得通红,脑海中的记忆模模糊糊,“诶?好像……抱歉……”“我真伤心啊。”美琴故意这样逗她,等她慌里慌张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才噗嗤笑出声,“没关系的。”

 

整件事是在美琴的帮助下回忆起来的,越说樱的脸就越红,在佐助一句“那时候你说的果然是樱”达到了顶峰,她恨不得当场晕过去好逃避一切。

 

樱对这事很在意,和佐助在一起之后第一件事打听得就是这个,“那时候在你家,你说得‘果然是樱’是什么意思?”“小时候有次妈妈提起过,说今天遇到了一个粉色头发的小姑娘,说是我的同班同学。”在美琴的这句提醒下,虽然算不上百分百确定,但佐助还是关注起了当时在班上算不上起眼的春野樱。在发现她的理论知识掌握程度是全班第一以后,免不了私下请教过几次,之后又一起与鸣人组成小队,发展到现在也是顺理成章。

 

在他们还没正式确认关系之前,樱只敢在有佐助陪伴的情况下进入宇智波一族的领地,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家族,这里面虽然有像美琴他们这样能包容外人的家庭,但也不缺乏相当敌视外人的群体,即使是跟在佐助身边樱都能听见那些毫不遮掩的闲言碎语。那种被议论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舒服,于是除开必要的节日或是生日拜访,樱独独是不敢一个人轻易踏入。

 

当然即使是确认了关系以后樱也没有多大底气迈入那块总体来说有点排外的地方。

 

美琴体贴的察觉到了她的想法,她们多数见面改为了美琴约个地方见面,两个人像是好朋友一样一起坐下来谈谈心。“我们家呢,肯定是大力支持小樱你的,不用担心其他人怎么想。”宇智波一族势力四处扎根,总有一些老古董看不惯自家优秀的年轻一代去娶一个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女人,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给富岳还有佐助施压,认为这是在污染宇智波一族的纯正血脉。这个说法传到樱耳朵里的时候,佐助正好来找她吃午餐,当即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把午餐盒放在樱的面前,“这是妈妈特意给你做的。”然后才转过头问说这事的医生,“这话是听谁说的?”得到答案以后头也不回就走了,连樱都没拦住他。后来就隐约听说他大闹了一场,作为处罚,他被停职了两星期。

 

为这件事,樱既愤愤不平又在夜晚的时候感到惴惴不安,她害怕这会葬送佐助的未来。连带着每次做任务看见宇智波鼬都有些心虚。

 

樱在医疗领域大放光彩,但在他们那帮传统武斗派看来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本事,尽管樱一拳可以砸死一帮无聊嚼舌根的,但他们又要挑剔其战斗方式不够优美。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有刺可挑。一来二去樱也看淡了,除了他们自己,这世界上没有令他们满意的存在。

 

佐助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偶尔透露出来的言语都在担心樱会在意这些刺耳的声音。“纯正的血统,这本来就是愚蠢的说法。”甚至还会难得把鸣人搬出来,“不是也有鸣人这种靠努力爬上来的人吗?”这对于佐助来说相当难得,毕竟他当年因为不爽于鸣人进步比他快而和他大打了一场,在医院里躺在了几星期以后才头脑不再发热。这一直被他视为黑历史。

 

现在面对美琴的安慰,樱也能更坦然的接受,“我明白的,美琴阿姨。”“还不改口叫妈妈吗?”美琴的调侃让樱脸上一阵发热。

 

“快点嫁过来吧小樱,我可是一直都想要一个可爱的女儿。”尽管美琴每次见面都要这样提起,但他俩的婚事还是拖拉了很久。佐助作为暗部的一份子,其家属的审批流程既繁琐又拖沓,再加上有宇智波的势力在其中插手,而樱又同时作为纲手和卡卡西的学生,其他盘踞的势力又觉得这是宇智波在打算增强影响力,樱搅在这一摊浑水当中被迫接受了很多问询和检查。

 

佐助和鸣人都看不惯他们这幅对待樱宛如犯人一般的态度,几次和来调查的人发生了冲突。若不是樱当场拦着,这婚事还能拖拉更久。樱用“这帮老古董迟早要入土”的心态安慰自己,不然她早晚要爆炸。

 

仪式虽然被人为拖了很长时间,但双方家庭已经在心态上把对方当做了家人。

 

但正式去上门拜访提亲的那一天,佐助还是好好收拾了一通,他出门的时候富岳对他那副照常的暗部打扮异常不满,“我有教导你这么没礼貌吗?婚姻大事,你的装扮如此不正式让亲家他们怎么想?”佐助只好从衣柜里翻出了和服,把爸妈和自己准备好的礼物提在手里,富岳这才点了头,“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别再这么不明事理。”

 

佐助一边觉得他说得也在理,一边又觉得这样给他徒增了一丝紧张心理。

 

当时他那副正儿八经的模样惹得提前在门口等他的樱一阵憋笑。没过两天她就笑不出来了,为了要穿什么,她潜心思考了很久。挑挑拣拣半天,还是拿出了和服,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当时确实不该在心里嘲笑一本正经的佐助。

 

佐助所有的家人里,樱最不擅长和富岳相处,他为人严肃板正,差不多可以说是樱周围最正经的一个人。富岳平日里公务繁忙,比起生活上,樱更多的是在工作上与他接触。每次和佐助一起回家,只要富岳也在场,樱就会绷紧神经,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令人印象不太好的事。毕竟他看上去实在像是恪守本分规规矩矩的老一辈。

 

她只敢偷偷向美琴打听富岳对她的评价。“诶?他很喜欢你的,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尽管美琴是这么回答她,但樱心里只觉得有些没底。自己和佐助的婚事给他惹了不少麻烦,再一想到自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背景与天赋,也不太了解他对于医疗忍术是作何看法,樱压根想不到富岳能从哪一点着手喜欢她。

 

“我可以理解你!”宇智波泉在了解她的想法后感慨道:“爸爸他确实看上去太猜不透想法了,又严肃又吓人。但是鼬告诉我,他很爱家人,所以也会无条件爱孩子的家人。这么一想是不是会觉得好很多?”

 

确实有好很多,尽管真的坐下来一家子吃饭,樱心里还是一阵打鼓。毕竟这次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开始。

 

“我期待这一天很久了,虽然你们还只是订婚。但是小樱,已经可以叫妈妈了吧?”美琴朝她眨眨眼,樱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不算大声的乖乖的喊了妈妈。

 

“快叫我嫂子。”泉也过来凑了一下热闹。“嫂子!”樱鼓着嘴叫她,平日里她们关系好,总是以名字相称。

 

既然开始改称呼了,另外两个也不能落下。对鼬叫哥哥倒是没什么障碍,但一转头面对富岳樱就一阵紧张,简直就和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心虚没底,“爸爸。”她自己听着没什么底气,但富岳也点点头表示接受。

 

富岳给她夹了菜,“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佐助还是有点不太成熟,辛苦小樱你多包容他。要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直接过来告诉我,我一定打断他的腿压着给你们家上门道歉。”

 

这番话引起了佐助的不满,他皱了皱眉反驳自己的父亲,“我不会做什么对不起樱的事。”富岳也一点没给他面子,“这难道不是当然的?”

 

樱微笑着说:“我都知道的,谢谢爸爸。”

 

等到两人的结婚申请一批下来,没过多久就举办了婚礼。本来一切就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这纸申请书到位。卡卡西一把申请结果递到他们手里就叹出一口气,“真是不容易啊,你们两个可要好好感谢老师我哦。”于是樱在鸣人的帮助下特意搜集到了《亲热天堂》全套精装版,送给卡卡西的时候樱正儿八经的提醒他“要注意身体健康”。

 

总之,虽然过程多坎坷,好在结局是圆满的。等樱一改姓,穿上了带有宇智波族徽的衣服以后,再踏入宇智波一族的领土就从容多了。反倒是佐助因为自己的部分同族人对樱指指点点这件事颇有不满,干干脆脆从族地中搬了出来。

 

樱和佐助两个人都工作繁忙,所以美琴与芽吹又渐渐熟络了起来。美琴在看过樱的相册以后感叹道:“果然还是女儿可爱一点。”芽吹挥挥手,“要是听话的时候就还好。”

 

“我说美琴呀,你也别太惯着小樱了,那丫头没头没脑的,哪里做得不对还是要说的。我听樱说,每次她和佐助吵架你都说是佐助的不对,不能这样惯着她!两个人吵架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的错误。”一谈起这个话题,就免不了芽吹要这样说一嘴。美琴一边喝茶一边笑,想起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樱,那么小一个,粉色的头发和前两天刚绽开的樱花花瓣一样,怎么想都像是可爱的小精灵,也不知道是怎么被自家那个闷葫芦拐到手的,美琴颇为认真的说:“小樱这么优秀,我喜欢还来不得及呢,而且本来就是佐助不对啊。”不管怎么看她都觉得还是女儿好。

 

虽然泉在生下一个男孩以后她和富岳也高兴了好一阵,他们家里人总是安安静静的,太久没有热闹过了。

 

在鼬和泉的儿子差不多一岁的时候,佐助特意回了趟家告诉他们樱怀孕了,他因为工作总是不固定的原因,拜托美琴有时间多去照顾照顾樱。

 

这哪还需要佐助来特意提醒。除开工作,其他家里所有的琐事都暂时被春野夫妇和美琴包下了,樱和佐助总有些不好意思,但又实在忙得晕头转向。樱因为怀孕还能稍微多调出一点休假,但佐助身为暗部的重要战斗力,派到手的任务只能是一件比一件困难。虽然他没说出口,但从他总是在怀里掏出个什么礼物来樱就可以看出,他心怀愧疚。樱收下礼物以后会给予他一个拥抱,表示自己的理解。

 

人一忙起来,就会忘记时间的存在。等回过味来的时候,佐良娜就已经降生了。

 

美琴第一眼看到佐良娜的时候说:“还以为会长得更像小樱呢,居然和佐助刚出生是一样的。”富岳从佐助手里接过佐良娜,“看你抱着不踏实。”佐助嘴角拉平表示自己的不满。

 

春野夫妇守了一晚上,现在已经回去休息了,富岳也因为工作提前回了家。美琴抱着佐良娜,和佐助坐在一起。“前几天我还梦到小樱小时候呢,又小又可爱,果然是因为要生女儿。”佐助给樱捻了捻被子,说:“迷信。”

 

美琴没急着反驳他,她真心觉得一切都是有缘分在其中牵引,从她在人群中把樱带回家开始,故事就这么慢慢开始了。

 

END

】渡 # # #
:“叨扰。”然后他就从中间穿过鸟居,一路远去。   一年以后我再次见到他,先生和他的女朋友小姐。小姐刚踏入神社时我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总感觉四周的空气一瞬间都沉寂许多,最近的天气一直...
/短篇』我喜欢你(上) # # #同人 #火影忍者
一般迅速抽回手,可惜,为时已晚,这股温度已经蔓延她的脸上。   身体永远是最诚实的。   看着脸红的和笑容可掬的,卡卡西摇摇头,感叹一句“青春”,决定回去看他的《亲热天堂》,临走...
/短篇』我喜欢你(下) # # #火影忍者 #同人
气,她换上睡衣,摒弃凝神,蹑手蹑脚走榻前,尽量小幅度的躺下。   身侧是她喜欢十几年的。   感觉床板凹陷下去,半睁开眼,看见那双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的薄荷绿的眸子,嘟囔两声...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 #同人
。   他喜欢,喜欢想要把她变成。   那是年少时被过分压抑的爱恋。   “?”   是水月的声音。   他睁开眼,24岁的都消失,留下的是山洞里的岩壁和水月放大的...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
我们,但井的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吧。   更难得的是,在前两天回到木叶。   “小?”雏田摇摇她。   回神,“?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 #火影忍者 #同人
岛立美携手走来还能微笑说早安的画面在脑子里重播百遍——愈想愈生气。   底气什么……这个情商怎么可能想得出来。     03   来到医疗部,接受众人眼神的洗礼——嘲笑的,怜悯的...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
说的每一句晚安,都是表白。     01   距离木叶还有三十分钟。   距离看见她的初恋还有三十分钟。   小姐结束一天忙碌的工作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漩涡鸣人敲敲她...
】燥热 # # #
开始没多久时,就隐隐有些抗拒夏日的到来。在此之前,他把自己的事一股脑告诉,把两人之间这么多年的信息差补得完完整整。   极为体贴地察觉他近几日不高涨的情绪,也想到他可能又是...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
。”   回头。   “啊啊啊啊——”   一下缩角落里,瑟瑟发抖,抱头尖叫。   “你很吵——”   “你是……的儿子?”她就碰个卷轴醒来君连孩子都有?   “我叫...
】Trampoline(上) # # #
事,休整期躺在家里思考人生,她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现问题。烦躁的电话、视频都能不接,最后还惊动山中井,因为担心她出什么事。   稍微调整一下心情才联系男友...
】Trampoline(中) # # #
手机,点开相册,往后翻半天,翻仅存的一张合照。她和交往好几年,但合照并不多。并不是一个喜欢弄这种甜蜜形式的人,也不强迫他。那几张还是在不注意时偷拍的,弄得活像...
】飞奔向你 # # #
东西讲得那么天花乱坠。总之,大概三个月看完的书他硬生生看三年。   这个人很有意思。回想起他俩第一次见面的事情,还是通过父母熟人介绍,本来是十分抗拒相亲这种事的,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