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硝】天晴的日子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脑补三个人高专时期的闲琐日常

以硝子为中心的cb向

有私设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夜蛾依然非常有仪式感的把他们聚集在一起,开了一个简短的入学仪式。五条悟和夏油杰还没混熟且暂时处于虽然莫名其妙但就是互相看不顺眼的状态,两个人一边一个把硝子夹在中间。

 

五条悟大刺刺地把左腿架在右腿上,整个人后仰着靠在椅子上,完全不担心自己的重量会把椅子压倒。

 

他的鞋马上就要挨到硝子的大腿,上头夜蛾说得正起劲,硝子没吭声,就仅仅只是往夏油杰旁边靠了靠。夏油杰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处境,朝她笑了笑,甚至往旁边挪了挪好让硝子可以再多蹭过来一点。

 

这状况反倒引起了五条悟的不满,他认为硝子和夏油杰背着他偷偷亲热增进感情,相当不服输地搬着凳子继续挤过来。这下硝子没得忍了,在五条悟即将再次把腿架起来时手拍了他一下,“好好坐着。”虽然被他的无下限弹开。五条悟愣了一下,然后撇撇嘴,依然坐的歪七扭八,好歹两条长腿老实的伸直了。

 

夜蛾把他们的小动静看了个全。对这群人他唯一的要求不过就是不要随便到处惹事。

 

“总之,享受在高专的生活吧。”

 

硝子不爱听夜蛾说这话,总感觉像是自己一辈子只剩三年的好日子过。这勾起了她心里那点少年时期特有的多余忧愁,目送夜蛾走得人没影后,她就摸出放在裙子口袋里的烟和打火机,手法娴熟地点燃了一支,人靠在椅子上吞云吐雾。

 

五条悟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他们三个碰面这一周以来,她强忍了很久的烟瘾,比起什么所谓的留好印象,她更怕他们两个会跑去跟夜蛾打小报告。“别告诉老师。”想了想,硝子还是这样交代他们两个。

 

夏油杰笑着朝她点点头表示理解,第一个头也不回的走了。五条悟跟在他后边,哼了一声说:“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

 

硝子一个人瘫在椅子上抽了三根。把地上的烟头烟灰清理干净以后才谨慎的走了出去。

 

后来混熟以后,五条悟偶尔会撑着下巴看着她抽烟,手欠地摁了摁硝子的脑袋,“硝子,你知道你为什么长不高吗?就是抽烟抽的。”硝子总是不耐烦的甩甩头,走到夏油杰旁边好躲过五条悟的毒手,“歪理。”打趣硝子的时候,夏油杰往往和五条悟站在一条战线上,“他说得也有点道理,毕竟抽烟对身体不好。”

 

硝子把烟在墙头摁灭,张开手臂转了两圈,她靠这个动作加速烟味的消散。“戒烟太困难了。”硝子尝试过两次戒烟,没成功也就算了,反倒抽得更厉害了。自此之后不再尝试这种费神费心的事,随心所欲的快乐活着。

 

五条悟从兜里翻出两颗糖,一颗自己塞进嘴里,一颗给了硝子,好让她赶紧消消嘴里的烟味。夏油杰和硝子都并不喜欢吃糖,五条悟为此还幼稚的和他们吵过架。“那你最开始为什么要抽?”

 

今天吃到的是草莓味的糖,硝子算不上喜欢,她觉得除了草莓本身,其他带有草莓味的任何东西都是一股奇怪的劣质味道,她把糖嚼碎。

 

最开始的原因可太多了:父母吵架、看到长相恐怖的咒灵还要害怕一番、也常常被咒灵打伤、失眠之后成绩逐渐跟不上。乱七八糟的混乱生活,她第一根烟是从爸爸那里偷来的,抽完以后虽然呛得慌,但又觉得躁动的心绪平静了很多。之后省了零花钱去买烟,每天晚上必须抽一根才能勉强入睡,瘾就这么慢慢上来了。现在也落下了难入睡、睡眠浅又多梦的毛病。

 

夜晚自带忧愁,睡不着总会回忆起太多事情,戒烟期间硝子过得很痛苦,常常整夜整夜睡不着,她能治愈身体的外伤,但面对内里的混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硝子觉得一讲起来事情太繁杂,捡了个最边缘的理由,“当初是为了减肥。”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不得她说谎,省太多生活费导致没钱吃饭,抽烟的时候确实可以缓解一点饥饿感。

 

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个人同时笑出了声,硝子不满地瞪着他们两个。“就你这个能被风筝牵走的还要减肥?”五条悟笑着笑着就伸出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像是举起一个小孩子一样轻松地举起她,“对自己太严格了吧?硝子。”

 

夏油杰也跟在旁边一起笑,硝子难堪地蹬了蹬腿,“快点放我下去。”话说得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五条悟这人是不可能老实听话的,他举起硝子转了一圈,嘴里说着这是为了让硝子能更快地散掉烟味。硝子拿这个有无下限术式的家伙没办法,马上就放弃了挣扎,仍由他把自己弄得像吉祥物一样晃来晃去。等他一玩腻放她下来,硝子立马一人一脚报仇。五条悟的无下限偶尔有松懈的时候,硝子抓这个时机很准,五条悟疼得龇牙咧嘴,夏油杰则抱怨硝子乱攻击人。

 

硝子并不理他们,自顾自就打算从天台上下去,留下身后的五条悟和夏油杰默默对视,往往这时候他们就会以为硝子在生气,五条悟会充当调节气氛的工具人,立马手搭着硝子的肩,半个身子压在人家身上,拖着音调说:“硝子,明天我们再去放一次风筝怎么样?放个小的。”

 

夏油杰把她从五条悟的重压之中捞出来,“这次一定好好看着你。”两个幼稚男生又默契的笑了一声。

 

硝子没好气的说:“用得着不停地翻旧账吗?”

 

其实也可以理解,硝子现在提起那事都颇感有些丢人。

 

那是夜蛾给他们布置的课外任务,目的是为了增进三个人的感情。任务是一起放风筝,而且不是普通的风筝,是比较大型的风筝,上面的各色图案全来自夜蛾的亲手绘制。

 

硝子一个人完全拉不住,夏油杰分出了自己一只手帮着硝子拉着,五条悟则气定神闲地望着自己的风筝打哈欠。五条悟这人不仅不知道什么叫做互帮互助,甚至还要在另外两个队友在互帮互助时还要凑上去帮倒忙。

 

他嫌无聊,一把就顺走了夏油杰手上的风筝线盘。夏油杰下意识就转过身想要抢回自己的风筝,就这么一下不小心松开了一点握着硝子的手,那天天气晴朗偶尔伴有一点大风,恰巧就在这一下硝子就跟着风筝被强风往前吹了几米,她连双脚都离了点地。硝子怎么也没想到这风筝有这么大的威力。

 

显然五条悟和夏油杰也没想到,他俩打闹完一回头硝子就跟马上要上天一样,呆愣了一两秒后才松开自己手上的风筝,追着把硝子拉了下来。硝子一只手抓着风筝线盘,一只手搂着夏油杰,脸埋在他怀里。

 

两个人误以为硝子被吓哭,面对这种状况有些束手无策,夏油杰眯着眼看着五条悟,眼里的责怪意味过于明显。五条悟撇撇嘴,老老实实道歉,“不好意思了硝子,别哭了,我给你买糖吃。”“谁哭了?”硝子抬起头,一张脸通红,她只是嫌这件事实在有些丢人,“我不喜欢吃糖,你给我买烟。”夏油杰也补充道:“我也不喜欢吃糖。”

 

“你们真是太不懂欣赏了!”五条悟一个人为甜食辩护,“你们一个两个天天这么愁眉苦脸就是因为缺少了糖分。”

 

夏油杰和硝子都没心思理他。最后三个人带着仅剩的一个风筝回去,夜蛾免不得发了一通火,罚他们连夜清扫干净训练场以及修剪周围的草坪。

 

其实每天都有安排他们三个轮着打扫,硝子属于干得非常笼统,大致扫一扫以后就偷偷溜走;五条悟一般来说会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唯有夏油杰会老老实实每个角落打扫干净。

 

硝子没干两下就躲在角落里抽烟,五条悟拿着拖把跑来跑去,夏油杰看上去非常不信任他的成果,还要自己再仔细扫拖一遍。干到最后所有的事都成了夏油杰一个人在干,五条悟陪硝子一起蹲在角落,他正在咨询关于反转术式的事,硝子讲得非常抽象,“就闭上眼睛幻想就行了。”“你不是一个好老师。”五条悟评价她。硝子没反驳,打心底觉得他说得对,他们这三个里也就夏油杰看着靠谱点。

 

硝子抽烟五条悟咬着棒棒糖。看见夏油杰顶着满头大汗走出来时一起给他鼓掌,夏油杰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

 

“请你吃夜宵。”五条悟一把勾住夏油杰的脖子,连带着把蹲到腿麻的硝子拉起来。

 

三个人全进了五条悟的宿舍,他把墨镜取下来,从冰箱里翻出各种食材,开火给她和夏油杰做夜宵。五条悟看上去兴致相当好,嘴里还时不时哼了两句歌。

 

硝子无聊的把五条悟的墨镜戴在自己眼睛上,防遮挡能力非常好,基本前面一片都是黑漆漆的,果然六眼就是与众不同,连这样都能看清路。

 

一转头就看到正在喝水的夏油杰,硝子又把墨镜戴到他脸上去,他倒是老老实实让硝子摆弄。硝子觉得戴上墨镜以后他非常像桥洞底下算命的大师,没忍住噗嗤笑出声,她大声招呼五条悟来一起观看,“悟!你快来看大师!”五条悟百忙之中转过头来看他们两个,同样没给一点面子的笑出声。

 

夏油杰自己也被带着嘴角上扬,把墨镜摘下折叠放好。

 

硝子和夏油杰两个人其实没对五条悟的手艺抱有什么过多的幻想,甚至待在他寝室都有些心惊胆战,生怕他冲过来说:“厨房没了,我们快跑!”

 

平淡无奇地端了三盘蛋包饭出来,他自己那一盘上面的番茄酱严重超标。

 

硝子是看夏油杰吃完表情没什么变化才敢下口的,实话说比她的手艺都好多了。

 

五条悟又翻出了几瓶酒,于是硝子的重点放在了酒上,五条悟才刚喝了两杯人就已经开始晃悠了,硝子干脆多灌了他一杯,让他彻底醉死好老老实实睡觉。

 

夏油杰喝得很克制,硝子猜他的酒量也不怎么样,也不为难他,自己一杯一杯全给解决了。最后三个人全睡在了五条悟的寝室里,齐齐在夜蛾的课上迟到,夜蛾一杀过来就把三个人拎到太阳底下训话。

 

三个人都因为昨晚的酒头疼,全都站的没个正形,对夜蛾的训话也一个字没进脑子。最后夜蛾让自己的玩偶看守他们,让他们就这么在太阳底下晒,等三个人脑子再稍微清醒一点,才开始打配合暴力拆除夜蛾的玩偶。

 

这一通下来,他们才彻底玩熟了。

 

后来硝子跟着他们一起出任务时受过重伤,她能力特殊,上层一直非常看重,这一下几乎所有人都让她老实待在高专。硝子没什么异议,她也乐得清闲。最多也就忙着给五条悟和夏油杰疗伤。

 

只是眼见五条悟和夏油杰越走越近,偶尔也会生出一股自己被他们抛弃的寂寞感。

 

但硝子习惯把这些肉麻的情绪放在心底,除开上课和睡觉,时不时就会坐在高专门口的楼梯上等一边偷偷抽烟一边等五条悟和夏油杰,有时候他们会勾肩搭背笑嘻嘻地一路走上来,一同和硝子打招呼;有时候会互相不说话,一前一后,各自和硝子说话,一看就是吵架了。

 

硝子总觉得他们幼稚,于是她自顾自承担起大姐姐的身份,在他们吵架的时候带着他们一起去逛街,把他们扔进游戏厅没两分钟马上就能和好。五条悟出手大方,硝子非常喜欢和他出来逛街。

 

结果也没放成风筝,三个人兴致勃勃拿着风筝刚出门,一桶暴雨浇了下来,风筝因为被拿来挡雨彻底报了废。三个人只好心情沉重的回去上夜蛾的课。

 

这场雨连着下了十几天,硝子更多时间窝在了宿舍,总感觉身上都要开始发霉。另外两个人外勤出得勤,硝子无事可做,多数时间都拿来睡觉。混乱的睡眠时间导致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到了要打起精神的时候硝子就不得不多抽两根烟好让自己稍微清醒清醒。

 

等硝子黑眼圈继续加重一点以后,他们终于得了空闲,闹哄哄毫无顾忌地挤进硝子的宿舍,夏油杰把窗户透气打开硝子才发现外边出了点太阳,刺得硝子不自觉地眯起眼睛。五条悟把带来的零食倒在桌子上,硝子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五条悟皱皱鼻子,嫌弃硝子房间内二手烟浓度超标,硝子头又懵又晕,捏着额心靠在他身上,没心思和他斗嘴。夏油杰从她桌上摸出梳子,自然的给她乱糟糟的头发梳了两下,往日里硝子总觉得他头发扎的好,保养的也不错,经常向他咨询关于保养头发的知识。

 

五条悟翻出两张光盘,在硝子面前晃了晃,“硝子,你看我带了什么好东西。”硝子睁开眼,一张血淋淋惨白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硝子下意识抖了一下,往后缩了缩。五条悟把她的反应看了个彻底,又开始嘲笑她,“怎么了?你怕鬼片?”

 

“有什么好怕的,反正都是假的。”硝子站起来,去厕所洗了把脸,这下才稍微清醒了一点,“怎么突然想起看这个了?”

 

“反正没事干。”五条悟把CD塞进去,开始以后就随手拆了一盒小蛋糕,硝子觉得他比起是想看这种恐怖电影更像是随便看点什么好开零食大会。

 

硝子拆了一盒饼干,在电影音乐开始不对劲的时候眼神就开始默默乱飘,虽然平常也见过咒灵或者尸体,但硝子面对这种没有实体神出鬼没的东西还是有些敬而远之,尤其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会受影响变得草木皆兵。

 

她的掩饰被五条悟的六眼逮了个正着,他嘲笑说:“硝子你搞什么?不会晚上怕到不敢睡觉吧?”硝子瞪了他一眼,点了一根烟,认命的盯着屏幕,她动作都没敢太大,烟灰积在烟身上,女鬼猛扑过来给特写的时候硝子手抖了一下,烟灰掉在夏油杰手背上,他被烫的猛地收回手。硝子连忙把烟按灭,愧疚的替他疗伤。五条悟在旁边笑到颤抖。

 

硝子用遥控把鬼片暂停,开始自暴自弃,“行了行了,我就是害怕,怕你们都不在他们冲出来杀我。”五条悟推了推自己的墨镜,双手抱胸,扬起下巴一副得意的样子,“怕什么?老子和杰是最强的,硝子你安心待着就行了。”虽然他平日里的所作所为非常不靠谱,但硝子不疑他们的实力。

 

晚饭由夏油杰准备,硝子的冰箱里非常空,大半都是酒,他叹了口气,特地回到自己宿舍带了食材过来。硝子和五条悟在打牌,硝子总是怀疑五条悟可以用六眼看透她的牌,输到最后硝子连打火机都给了他,泄气的把牌一扔,“不打了不打了。”五条悟笑着转了转硝子的打火机,他这人一旦得意起来就看上去非常欠揍。

 

人生总是相似,喝了酒以后他们三个人又窝在一起睡觉,硝子被他们两个夹在中间没有任何折腾的空间,烟和打火机全被五条悟赢走,他倒是睡得安稳,硝子眯了眯眼,没有一丝睡意。

 

她开始和夏油杰聊天,问他出任务的趣事,他本来处于半清醒半睡之中,越聊反倒越清醒。“杰你以后打算干什么?”硝子问他,夏油杰回答说:“可能会试试当老师,我觉得培养咒术师对这个世界来说意义重大。”“是吗?”硝子打了个哈欠,“真好,祝你愿望成真,你是我们三个里面最后的良心了。”夏油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笑她,“我也不是好人。睡吧,硝子。”

 

第二天难得出了个大太阳,到了九点时他们才窸窸窣窣从床上爬起来,硝子迷迷瞪瞪绊到五条悟,差点头朝地摔下去,后边夏油杰拉住了她的手,前边五条悟托了她一把,这才保住了她的脸。

 

“去放风筝吧。”五条悟闭着眼睛刷牙,另外两个人并无异议。早午餐合并吃完,三个人就清清爽爽出门了。

 

买来的风筝花色就没什么好挑的,硝子给三个人挑了一模一样的。虽然这天气和上次放风筝时如出一辙,但这个小风筝硝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五条悟难得没折腾,放好以后就这么看着,硝子猜测是因为他昨晚喝了酒现在还头疼。

 

阳光照在身上,硝子感觉身上的霉气一扫而空,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买来的质量总归有点差,夏油杰的风筝断了线,三个人目送他的风筝越飞越远,硝子和五条悟照例笑他运气背,夏油杰拿着剩下的风筝线盘苦笑。

 

其实也没放多久,很快天气了阴沉了下去,他们把风筝收起来忙着逃回高专。还是没逃过淋成落汤鸡,最干净的五条悟把风筝塞进垃圾桶,笑嘻嘻嘲笑他们的狼狈样。

 

“下次天气好再一起放吧。”

 

END

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咒術回戰 # #
,家入子和油杰都莫名其妙看着他。   “怎么了,悟不可以想坐摩轮吗?”条悟眨了眨眼睛,盯着另外两人。   “额,我在下面抽烟,你和杰上去吧。”家入子摆了摆手,目送油杰满脸无奈条悟拉...
】三原色
by/ 素桑   依旧是以子为中心cb向 架空背景,三个高中毕业生某日台闲谈   条悟最近来总是慢,总要等子和油杰打完几轮扑克他才晃悠着出现,手里拿着不合时宜草莓冰淇淋,早春偶尔吹...
关于我们曾许诺旅行 #咒術回戰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冲绳那一晚,油杰和条悟商量旅行计划 only,cb   —— 油杰睁开眼睛,天花板浑浊出现在他眼里,左耳边是理子和黑井呼吸声,右耳边是海浪拍打海风...
【咒术回战乙女向】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油杰 #家入子 #条悟x你
。”     (四)     “所以呢。”     子面无表情看着扒着她手术台哭唧唧条悟。     “那家伙居然真去找什么sweetheart了啊!”     条悟当时只是随口一说,第二就把事情抛之...
【咒术回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条悟 #油杰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家入子 #庵歌姬
。     在你寻找声音来源时候,内理子把花扔在你腿上,喊着“木子是大笨蛋!!!”,气呼呼地走了。     你茫然地捻起花:“我做错什么了?”     ★     “嗯嗯,这样啊。”条悟战术后仰...
【咒术回战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条悟 #油杰 #家入子 #伏黑甚尔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油杰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主人公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条悟被...
【咒术回战乙女向】今天也是玛丽苏呢~♡ #条悟 #油杰
难得不能欣赏我美貌普通人,我墨璃雅•冰紫血月•Q•梦雪咏殇泪蝶•郁向来都是很是宽容,我淡淡一笑,温柔说:“cnm眼瞎狗崽种来打架啊!”   条悟:???   油杰:???   因为家族传承...
【咒回乙女】我想活到夏天 #男神×你 #咒术回战乙女向 #油杰 #条悟 #家入
!啊!不可以!” 悟一边反驳子一边抱着我腿不让我走。 甚至还假哭往我腿上抹泪水。 我只好向他们妥协。   灰原后辈是一个很可爱人。对待七海也不会说会有矛盾。 他经常借着训练名号找我帮他补习...
「咒乙」没有钱话最好去给油杰打工 #咒术回战乙女向 #条悟
任务每次都让他和条悟去做。你初次听闻时一脸泪眼汪汪:“还有这种好事?”   第二油杰就收到了你特意为他定制对联。   上联:满脸慈祥送财童子   下联:降服恶犬护人平安   横批:  降  佛...
油杰真去抢别人家宝可梦了? #咒术回战 #条悟
走来。   条悟拖着下颚趴在台上往下瞧,瞧见自家孩子和伙伴们勾肩搭背热热闹闹踩着下课铃往外走去时候才觉得时间过得真很快。   他和油杰之间彻底斩断缘分已经有十多年了。   4.   条悟...
】漫长告别 #咒术回战 #油杰 #条悟
那个温柔梦里醒来,于是只能用漫长余生去做一场告别。 >>> 油杰第二次葬礼在半个月后举行。 包括乙骨在内高专全体学生以及愿意到场教职工都出席了这次葬礼,条悟和家入子...
【蕉橘】半米转 #镜音双子 #蕉橘 #人妻连
橘子,嘴馋地又买了一根毛钱冰棍。 回到家时已经变得漆黑一片了,自小就怕黑镜音铃关上门一刻迅速地摁下门边墙上开关,看着光亮在客厅里出现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像再晚点就会出现怪兽把自己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