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硝】三原色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依旧是以硝子为中心的cb向

架空背景,三个高中毕业生的某日天台闲谈

 

五条悟最近来的总是慢,总要等硝子和夏油杰打完几轮扑克他才晃悠着出现,手里拿着不合时宜的草莓冰淇淋,早春偶尔吹一阵凉风硝子都要抖一抖,看到五条悟手里的冰淇淋更感一阵肚子痛。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硝子估计里边装的是夏油杰让他帮忙带的罐装啤酒。

 

他特意去小卖部订购了一批既好吃颜值又在线的草莓冰淇淋,耳闻里边真的大手笔的放了大颗草莓,除了贵基本上没有任何缺点,就适合五条悟这种人傻钱多的甜食党,现在午休他吃完饭后必来一根,硝子除了羡慕他牙口好以外就是羡慕他的富裕。

 

“还敢再慢一点吗?马上午休就要结束了。”看他这个阵势,现在也没法立马加入他们激烈的扑克牌战争中,硝子还是照例把牌分给自己和夏油杰,嘴里嘀咕着别的事,“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一年四季非得让我们女生穿裙子,我总感觉我已经患上了风湿。制定政策的人才应该在冬天零下几度时穿着裙子四处乱晃。”她最近因为感冒一直对女生校服大为不满。

 

“但实际上不还是有一部分女生很喜欢吗?觉得好看什么的。”五条悟蹲在夏油杰背后看他的牌,顺带把啤酒放到了他旁边,“呜哇,你这一手烂牌。硝子,这局不敲诈他你就亏大了。”“闭上你的嘴。”夏油杰推开他凑近的脑袋。

 

硝子扬起得意的笑容,吸了一口烟以后精神更为亢奋,兴致勃勃把夏油杰杀了个片甲不留,赚够钱后才继续回归话题,“那应该让大家爱穿什么穿什么,愿意穿裤子就穿裤子,愿意穿裙子就穿裙子,而不是让我现在感冒一个月。”说完她就应景的打了一个喷嚏,夏油杰给她递了一包纸,“反正也快毕业了,再忍忍吧硝子。”

 

算算日子,他们确实快毕业了,升入高中以后日子过得飞快,高中之前的记忆全都像是一场梦,蒙上了一层薄纱,回忆起来总觉得隔着什么似的虚无缥缈,让人总觉得以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做梦,只有偶尔翻开相册才能真切的意识到原来那些都是实际发生过的。

 

他们以后也会变成这样吗?她会忘记自己现在打牌几连胜,忘记考试能排第几名,忘记所有让她开心或难过的小事,甚至忘记他们当初到底是怎么玩到一起的。最后这一点,硝子现在就已经有点想不起来了,她叹了一口气,点了第二根烟,那副忧郁样让另外两个人不知所云,五条悟说:“你真的这么难受?那你就在裙子底下穿条运动裤吧,你放心我们绝对不嘲笑你。”

 

硝子立马拉长脸,“不要,土爆了。”而且绝对会被拍下来当作一辈子的笑料。“我是在想,我们当初是为什么玩到一起的?”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一起沉思了一会儿。夏油杰第一个想起来,“好像是化学课做实验的时候抽签,分到了一个小组。”

 

“对!”这唤起了五条悟的回忆,“当时我们好像打翻了酒精灯,然后就不小心引发了一个小小的桌上火灾。”“纠正一下,不是我们,是你一个人。”硝子的记忆也慢慢重新浮现。

 

五条悟这个人身高手长,和他们缩在一起做实验的时候除了碍事,硝子想不到他有任何作用,虽然他有时候冒出的想法确实很有效。当时他一手打翻酒精灯后不知道是挨到了哪个化学物品,瞬间点燃了一条火线,吓得硝子和夏油杰两个人立马一人一块湿抹布猛地扑上去把火扑灭,虽然事件解决的迅速,但依然在教室里引发了不小的骚动。而罪魁祸首站在原地,一脸无辜毫无歉意。

 

“我觉得还是应该怪硝子当时随手乱放酒精灯。”迟了三年,五条悟终于为当初的行为做出了回应,收获了硝子和夏油杰一人一个白眼。

 

“不过就是一件小事而已,你们可真计较。”五条悟咂舌,“硝子不也一样害过我们。”

 

他指的是最开始的时候,硝子因为偷摸抽烟,身上总带着烟味,而和她混迹在一起的另外两个也多多少少沾上了不少二手烟,班主任夜蛾一直认为是他们两个混小子抽烟还带坏硝子,“你们两个一看就没个正形!”夜蛾这样批评过他们,站在夜蛾身后的硝子因为憋笑憋到一个劲颤抖,五条悟和夏油杰一个看天一个看地,既仗义的没有揭发硝子,也没有反驳夜蛾让事件继续火上浇油。

 

直到有一天夜蛾冲上天台把他们一网打尽,当时硝子嘴里叼着烟,坐在地上像是不良大姐大催促五条悟赶紧发牌,而被他批评没个正形的两个人一个咬着草莓冰淇淋一个坐得规规矩矩。自此之后,硝子就开启了她和夜蛾的藏烟找烟之路,藏无可藏的时候她甚至思考过要不要藏在五条悟的鞋子里面,当然后边因为实在心里膈应而选择了放弃。不管夜蛾如何痛心疾首的劝告她花季少女不应该碰这种东西,不管硝子写过多少保证书,最后她还是会点着烟,心里想着真香。

 

硝子想了想,把责任继续推给下一个人,“杰也有吧。”

 

结果只能想起替他收了一大堆情书以及假扮他的女朋友以拒绝追求者,还有他因为老是生病,硝子得为他准备第二份笔记。相比起她和五条悟这两个大麻烦,硝子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夏油杰简直和他们格格不入。

 

推卸不成,硝子立马开启了另外一个话题,“话说,我们的青春高中都要结束了,连个恋爱都没有,觉得可惜吗?”“这不是有比谈恋爱更有意思的事吗?”五条悟加入了他们的赌局,他偶尔会让老手硝子措手不及,但多数时候都可以让她捞笔肥的,硝子重新捡起牌,笑着说:“确实。”

 

他们为恋爱话题打过赌,她和夏油杰一致认为五条悟会是他们当中最先脱单的那一个。硝子是出于他的外貌考虑,“毕竟你是女生们喜欢的那一挂,那么多女生,你早晚会有心动的。”夏油杰是出于性格考虑,“感觉你会因为好玩而开始谈恋爱。”

 

结果就是他们三个一起单到了高中临近毕业,尽管他们三个都不缺人追,他们在没有进行过任何想法互通的情况下,一起对恋爱作出了“无聊”的评价。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玩到一起吧。”夏油杰出牌后单手开了那罐啤酒,喝了一口后继续把精神集中到了牌上。硝子把烟掐灭,喉咙里干的发痒,拿起他的啤酒就喝了一口润润嗓。

 

他们这个氛围属实不像是马上要面临人生重要抉择,其实午休已经过了,到了高三,他们拥有了更多的自习时间,对于他们三个来说,就是多了很多休息玩乐时间。

 

他们三个霸占校排行前三名已经很长时间,夏油杰是本身有天赋加长期坚持努力型,硝子是平常懒懒散散临头抱抱佛脚就能追上的半天才型,五条悟则是不需要听课的完全天才型。加上三个人不俗的外表,没少两两组合传出些有的没的故事。他们得知以后只是当做笑料互相嘲笑。

 

这是他们现在能够如此懒散而夜蛾没有再冲上来把他们一网打尽的原因。

 

“你们想好了将来打算干什么吗?”夏油杰终于问出了比较有意义的问题。

 

“现在就开始想那么远的事吗?我只打算假期去环游世界,虽然时间有点短,不过我打算先迈出第一步。”五条悟张口这一句让夏油杰和硝子暗暗结成了同盟——打倒该死的有钱人。

 

“走一步看一步吧。”硝子说,“我打算回老家,杰要是没事可以跟我一起,风景还不错,而且清净,我觉得你肯定喜欢。”“你们开始搞小团体了吗?”五条悟不满的提出意见。“打算高中毕业后就开始环游世界的人没资格在这里提意见。”硝子把五条悟的牌吃了个干净才算解气。

 

“杰呢?”五条悟已经习惯了在打牌这件事上输给硝子,转头问还没发表想法的夏油杰。

 

“不清楚,没有任何想法。”夏油杰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易拉罐上,无意识地转动瓶身,他打算上大学,但他向来习惯做出长期计划,上完大学以后?他没有明确的想法,人生难得体会到迷茫的感觉,他总觉得对任何事都有些提不起兴趣。

 

“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干什么?”五条悟拍了拍他的肩膀,“干脆假期我们继续一起玩好了,别这么沉重。”

 

“除了老家,我哪里都不会去的。”硝子赶忙表明自己的立场,她已经有两三年没回老家待着,主要是打算陪陪已经上了年纪的外婆,听母亲念叨她近来身体有些不好。

 

五条悟立马就觉得没了兴致,把牌一扔,站起来靠在围栏上,从上往下看下边的,这个点,有学生正在上体育课。硝子也听到了声响,也站起来往下瞄了一眼,总觉得这幅活力满满的样子已经离她而去。

 

“考完以后,再去一趟海边吗?”夏油杰负责收拾残局,他开口提议道。这个气温去海边?硝子心里存着质疑,但没有问出口,她想到毕业以后谁知道还有多少机会能聚在一起。

 

夜蛾前几天在班会上对他们说:“同学们,我还是希望你们在为了未来努力的时候,可以再分出一点心思多制造一点回忆。”

 

硝子用眼神扫过身边的两个人,这三年来他们一直待在一起,被人嘲笑是连体婴。他们待在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硝子一想到这些让她或是落泪或是快乐的往事有一天也会被她藏到记忆深处、回忆起来再也记不起事情发生的原因以及结果、也记不清当时到底是何种心情时,硝子是真的感觉到鼻头一酸。

 

好在她感冒一个月,这点情绪小波动立马可以装作是鼻涕要流下来,夏油杰继续给她递纸。

 

“我之前就想吐槽了,杰你身上到底有多少纸?怎么每次不管用了多少你都可以继续拿出来?”五条悟发问。夏油杰真的摸了摸口袋,掏出来了好几包,真看不出来他的口袋那么能装,“反正挺多的,硝子她又不带纸。”

 

硝子听着他们说话,又想到未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他们会被时间慢慢磨去联系,再碰到一起时再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自然的相互交往。一路走来,她认识了那么多人,到现在大部分已经连名字都想不起来,硝子不希望他们三个最后沦落到这个境地。

 

硝子掏出手机,点开自己的聊天软件,“悟,我决定把你从我的黑名单里放出来。”五条悟撑着下巴看她操作,“干什么?之前让你放出来你都不放。”

 

五条悟这个人聊天,简而概之就是非常烦人。当他想要得到回复时,会把一条消息重复发送十几遍来骚扰人,而硝子和夏油杰就是他经常骚扰的对象,拉进黑名单是有一次他打扰到了硝子午休,一怒之下就拖进了黑名单,之后线上交流全靠夏油杰传递。

 

“那我终于解放了。”夏油杰满意的点点头。

 

弄好以后,硝子回过头对夏油杰说:“去吧!考试结束以后我们去海边,这次我要狠狠地玩一通。”

 

高二暑假那年他们约着一起去了海边,那时候才发觉五条悟整个人白到反光,他走过来硝子都嫌晃眼。

 

硝子拜托夏油杰替自己在背后抹防晒霜,虽然用量非常舍得,但在几场沙滩排球后硝子还是感觉全身有几处地方火辣辣的疼,当晚她就发现自己黑了一个度,除此之外身上多处晒伤。而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个人不知是皮厚还是别的什么情况,依旧生龙活虎丝毫不受毒辣太阳的影响。

 

结果去了三天,有两天硝子都是全副武装然后缩在太阳伞底下围观他们两人做各种青春运动。

 

“突然觉得,我们之间还是有非常多的回忆。”硝子正盯着五条悟的手,她一直都觉得五条悟的手好看,之前还替他和杰涂过指甲油。她盯着的手突然开始移动——在她头上拍了拍,“就算你突然说这些煽情的话,我也不会删掉你的丑照哦。”

 

硝子想把他的手剁下来。

 

又是一阵凉风吹过来,硝子打了一个喷嚏。这帮逃学代表人物终于舍得从天台下去。

 

五条悟熟练地重新锁上天台的门,硝子急着通过缝隙再看了一眼那处天台,毕竟也承载了他们那么多回忆。

 

两个人走在前面,五条悟回头催促她,“硝子,再不跟过来我们就要先走了。”夏油杰则是拉了她一把,带着她一起走,“是发烧了吗?看你像是没什么精神。”

 

硝子摇摇头,笑着说:“只是稍微冒出了一些多余的想法而已。”

 

END

逃课/浅草花やしき #咒術回戰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主cb,微量cp 写点高专时期的愉快(逃课)生活   Summary : 人人都爱刺激,你条悟尤其爱,但这也绝不是你非要去坐日本现存的最古老的云霄飞车(据说...
【咒术回战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条悟 #油杰 #家入子 #伏黑甚尔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油杰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条悟被...
关于我们曾许诺的旅行 #咒術回戰 # #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冲绳那一晚,油杰和条悟商量的旅行计划 only,cb   —— 油杰睁开眼睛,天花板浑浊的出现在他眼里,左耳边是理子和黑井的呼吸声,右耳边是海浪拍打海风...
【咒术回战乙女向】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油杰 #家入子 #条悟x你
连人带椅翻到地上。     你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子:“哈?”     子很冷静的瞥了你们一眼,然后指了指杰的动态。     是一张油杰和一个女性的合照。     “不对吧?我都没有脱单杰那种人...
】天晴的日子
by/ 素桑   脑补三个人高专时期的闲琐日常 以子为中心的cb向 有私设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夜蛾依然非常有仪式感的把他们聚集在一起,开了一个简短的入学仪式。条悟和油杰还没混熟且暂时处于...
【咒术回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条悟 #油杰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家入子 #庵歌姬
小姐先生,差点就像偶像剧里的那样拿出支票摆出刻薄脸来说:离我女儿远点,给你xx百万。”条悟夸张的表演了一下当时的场面。     井字出现在油杰头上,他神色镇定:“不要平白污蔑别人哦,悟...
【咒回乙女】我想活到夏天 #男神×你 #咒术回战乙女向 #油杰 #条悟 #家入
!啊!不可以!” 悟一边反驳子一边抱着我的腿不让我走。 甚至还假哭往我腿上抹泪水。 我只好向他们妥协。   灰原后辈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对待七海也不会说会有矛盾。 他经常借着训练的名号找我帮他补习...
】漫长的告别 #咒术回战 #油杰 #条悟
那个温柔的梦里醒来,于是只能用漫长的余生去做一场告别。 >>> 油杰的第二次葬礼在半个月后举行。 包括乙骨在内的高专全体学生以及愿意到场的教职工都出席了这次葬礼,条悟和家入子...
(咒乙)所谓爱情的证明?● 条悟● 油杰● 乙骨忧太● 咒术回战乙女向
原作者:めぐみ⍤⃝     乙     出场人物(×)红线  系发  结晶     乙微黑     条悟     “就像是猫猫一样呢。”你经常会看着条悟这样感叹出声。     “嗯?什么猫猫...
【咒术回战乙女向】油老师和条老师的聊天记录 #条悟 #油杰
:那个孩子今天对我说了“最喜欢油老师了”这样的话,少女直白的爱意真是让老师招架不住啊   油杰的亲生父亲:虽然不知道咒术师会不会得臆想症,但杰你还是去找子看看吧   条悟的亲生父亲:是吗,那她有...
【咒术回战乙女向】醋 淹 东 京 #梦女 #伏黑惠 #条悟 #乙骨忧太 #虎杖悠仁 #油杰
原作者:金を生 *吃醋烂梗 */乙/惠/虎/直/宿   油ver.     和条逃课去甜品店买情侣套餐被逮住了     从班主任办公室罚跪出来,一眼望见把眼睛笑没的杰     子用着赞美...
金阁寺● 咒术回战乙女向● 油杰● 条悟
的我们,确实是互不相干的路人,偶尔的交谈,也不过是在学校中某一处贩卖机前的寥寥几语道安。他们是一个小团体:条悟,油杰,家入子。那时候我一度沉迷街机游戏,甚至偶尔会怀疑他们的相互吸引是游戏中主角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