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渡 #佐樱 #春野樱 #宇智波佐助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佐助生日快乐呀!

他人视角

跟风涉及一点官方妖怪设定

 

捡到我的上一代巫女对我说过三次“有缘人会被这座神社吸引”,第一次是我离家出走一路兜兜转转走到这座神社,因为我怎么都不肯透露家的位置,她只好把我带到神社里,笑着对我说了这句话。而最后一次是她去世,躺在床上对我说:“不用感到寂寞,有缘人会被这座神社吸引。”

 

我并不感到寂寞,不管是与上一代巫女两个人在一起还是现在一个人管理整个神社,我都没有任何特别的感受。

 

这座神社地处偏僻,附近只剩一些老人为主的小村子,供奉的神,准确来说并不算神仙,是一个叫做阿玛比埃的妖怪,不似其他神社包容任何愿望,这里只接受大家对于疾病方面的愿望。种种原因之下,这座神社一年到头来的人并不多。来的人也往往带着沉重不知如何缓解的绝望,毕竟病痛是最折磨人的。

 

“神社并不是简单就能完成的。”前代巫女这样教导我,“虽然建造很容易,但想让其发挥作用并不容易。不能发挥作用的神社不算完整的神社。”

 

巫女曾将这座神社的来历当作睡前故事讲给我听,“传闻建造这座神社的是一只大天狗,他作恶多端,杀了很多人……”

“他为什么杀人?”我着急的打断了她。

巫女沉寂了一会儿,然后才继续说:“因为他就是乐于杀人的妖怪。但他的恋人是一只叫阿玛比埃的妖怪,她并不杀人,甚至会为人类治愈疾病。”

“阿玛比埃是什么妖怪?她为什么救人?”

“她是一种像人鱼一样的生物,会发光。我想那是因为她的能力就是可以治愈疾病。”

“那她长得漂亮吗?”

“我猜想应该是漂亮的。”巫女摸了摸我的头,“但人类却杀死了阿玛比埃。因为大家认为食用她的肉就可以终身免疫所有疾病,将她的骨灰撒在土地上,就可以保佑土地连年丰收。”

 

“那些人真的免疫了所有疾病吗?”

巫女摇了摇头,“他们被大天狗追杀,鲜血染红了所有的土地,土地反而十几年没能长出任何作物。”

“那之后呢?”

“天狗供奉了阿玛比埃的一缕头发,那是他们互定终身的信物,以这个为中心建造了这座神社。但他是妖怪,并且杀了太多人,惹怒了众神,没多久就被神制裁了。但考虑到阿玛比埃的善举,神保留了这座神社。”

“找不到解决方法的饥荒把他们逼上了绝路,尽管心里感到惧怕,但依然有不少人到这座神社祈求阿玛比埃的原谅。人们开始在神社参拜后饥荒才慢慢结束。”

 

我想起她提到的“完整的神社”,便问她:“那这座神社就是一座完整的神社吗?”巫女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这是一座特殊的神社。”

 

“天狗建立神社之初只是为了超度阿玛比埃的亡魂,她的死因使其肉体与魂灵没有得到善终,无法完整踏入轮回,这里比起接受人们的愿望更多是为了给予阿玛比埃一个安息之地。后来神社能开始发挥作用想必也是祈愿产生的力量,毕竟阿玛比埃是善良的妖怪,她回应人们的愿望同样是善举,这也间接影响到了那只天狗——按理来说他是要魂飞魄散的。”

 

我是彻底睡不着了,“他们成功踏入轮回了吗?”

巫女对我说:“我没有办法给你准确的答案,但有缘人会被这座神社吸引,或许你就能遇到他们。”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个故事,估计是第一次听的时候年纪小,当时做了整整一晚上的噩梦,先是梦到漂亮的阿玛比埃被人类杀死,然后梦到自己被黑漆漆的天狗追杀,躺在尸体堆里看着天狗把所有人杀了个干净。他的眼睛里流出来的不知道是血还是泪,滴在地上和所有人的血混在了一起,血河变成黑色,浸染了整个神社。

 

这个故事我没能找到具体的出处,乡间有老人倒是证实确实有耳闻这一带闹过大饥荒,他们家里还有祖辈传下来的阿玛比埃的画像。到了现如今,画像丢的丢,毁的毁,或是画得奇形怪状毫无可幻想的空间可言。

 

唯一看到保存完整的一张还是背影,她趴在河边,赤裸着上半身,粉色的长发洒落在水间,被点点光亮包围着,岸边站着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我猜想就是那只天狗,因为阿玛比埃手里抓着一缕自己的发丝,一副正要递给岸边男子的样子。

 

这幅画出自于一位不知名画家之手,如今保存它的人家在几辈之前还是大富人家,收藏了很多名画名作,多年下来家道中落变卖了很多名画,唯独这幅因不算名作,并不值钱,被主人家当作装饰留在了家里,也算是家族曾经辉煌的证明。

 

我曾擅自去看了那缕所谓的阿玛比埃的头发,它被安置在神龛里,按照传说,已经过了几百年,但那缕粉色的发丝依然光泽透亮,柔顺的宛如刚从一位精心保养的女人头上剪下来。

 

看着那缕发丝,就想起那副画作,又联想到他们的悲惨结局,因着每每想起都难受,我就没再继续往下做探查。这故事,到这里就算暂时做了一个了结。

 

因为来的人少,在神社并没有特别多的事务需要我做。一个上午我就能干完所有的活。然后就落入尘世当中,换上普通衣服下山买菜。

 

宇智波先生就是捡我下山的时间来的,当时天正在下暴雨,我和所有的食物一起淋成落汤鸡,匆匆忙忙赶回神社,发现了同样淋成落汤鸡的宇智波先生。

 

等我们两个都休整好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我端了一杯热茶给他。

 

“车子坏了,打扰一下。”他简洁的解释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喝完茶后他兴许是觉得和一个陌生女人沉默的待在一起有些别扭,他开始在神社四处转了转。这个神社并不大,他没一会儿就参观结束。

 

他站在神龛前问我,“这里供奉的是?”“阿玛比埃。”我回答他。他点点头,没有继续往下追问,反倒让我觉得有些奇怪。我经历过很多次,人们往往接下来一定要问一句,“这是哪位神仙?”当我回答是能够治愈所有伤病的妖怪时,他们就会带着古怪的脸色草草结束参拜。

 

“神社里点了香吗?”宇智波先生突然发问,我呆愣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没有。”

 

“有一股我觉得很熟悉的气息。”他在神龛前这么说。让我不自觉暗暗做了几次深呼吸,不知是不是我一直待在这里,我没有闻到任何特殊的味道。

 

“您需要参拜吗?或者买一个御守也行,阿玛比埃专保佑人们远离疾病。”我拿出神社里唯一卖的御守,他接过御守,估计是出于突然造访的不好意思,花钱买下了这个御守。“我并不信这些。”他说。

 

“您不信,说明您是个幸运的人,人们求神拜佛是因为内心有着各种各样的祈愿,希望有钱希望平安希望自己和家人身体健康,有时候即使付出了努力也得不到回报,所以才来神社里求得内心平静。”宇智波先生的神情明显就是对我的话表示不赞同,但他并没有反驳什么。

 

外边雨停了,没多久宇智波先生就接到了电话,对我点点头说:“叨扰了。”然后他就从中间穿过鸟居,一路远去。

 

一年以后我再次见到了他,宇智波先生和他的女朋友春野小姐。春野小姐刚踏入神社时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心悸,总感觉四周的空气一瞬间都沉寂了许多,最近的天气一直很阴郁沉闷,但是今天难得放了晴,在这种情况下恍然看见春野小姐那头樱粉色的发丝,我都要误以为是阿玛比埃在我面前显灵了。

 

“你好。”春野小姐笑着向我打招呼,“请问这里供奉的是什么神仙呀?”

 

“阿玛比埃。”

“是吗?”她点点头,和宇智波先生一样并没有继续追问。难道现在阿玛比埃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变得如此知名了吗?

 

宇智波先生比她晚一步上来,看到我也只是点了点头。

 

和宇智波先生不同,春野小姐对这里充满了好奇,她兴致勃勃的买了八个御守,我非常感动,于是破例让她看了看神龛里供奉的阿玛比埃的头发。这样一对比已经不能说是两人头发相似了,简直可以说就是在春野小姐头发上剪下来的,哪天我不小心遗失了这缕珍贵的发丝也能从春野小姐头上剪点下来进行伪装。显然她也发现了这点巧合,她已经不自觉摸了好几把自己的头发,“保存的真好啊。”“毕竟是妖怪嘛。”我笑道。

 

参拜完以后她对我说:“我们是去他父母家里的路上。”她指了指宇智波先生,“远远的我看到这个神社,总觉得心里有种莫名的好奇,怎么都想要上来看看。”

 

不知是出于何种心理,我对她讲起了神社的历史故事,一讲完就感觉心中郁结消散,我慢慢吐出一口气,余光忽然扫到春野小姐眼圈发红,一口气马上倒吸了回来,我匆忙从怀里摸出手帕递给她,她接过以后怔了怔,才用手帕轻轻摁了摁眼角,闭着眼睛抬起头,用手对自己的脸扇了扇风,“哇抱歉抱歉,我就是感觉,这个故事有点遗憾。我特意化的妆可不能花。”

 

宇智波先生并没有和我们待在一起,他在远处打电话,估计是在和父母解释他们迟到的原因。

 

春野小姐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我们也该走了,他父母定好了餐厅,下次再见。”她朝我挥挥手,然后轻快地朝宇智波先生跑去,然后扑进他怀里,宇智波先生托住了她,对她说了句什么,我猜是让她小心,春野小姐笑眯眯的,牵着他的手就往外走。

 

我目送他们远去,脑海却不禁浮现小时候梦里看见的那只天狗,不知他的恨也好悔也好如今有没有随着时间而消散。

 

第三次和宇智波先生见面时我被他吓了一跳,他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上面沾满了血,就连脸上都有蹭上去的血迹,这出血量看上去活像刚把一个大活人杀害并肢解。

 

他靠边穿过鸟居,见到我以后只是先点了点头,没有说多余的话,我见他脸色难看,一时也不好打听到底是什么事,只是高度紧张地关注他的行动,虽然对不起宇智波先生,但如果他有什么反常举动,我是打算毫不犹豫报警的。

 

他并没有做别的什么,经过鸟居后,他走到手水舍前,右手握勺,舀水洗了左手,随后同样洗了右手。然后用右手舀水倒在左手掌心,用掌心的水漱了口,最后竖起勺子,用剩下的水清理勺柄。他这一套规范动作下来,手水舍里的水倒是红了,我也算看出来他是在认真执行神社参拜的流程。

 

如今人们已经简化了很多步骤,只是顺道而来,顺便求愿,哪有这么规规矩矩走完每一步的。

 

几年前还对我说自己不信神鬼妖佛的宇智波先生现在正完整的走参拜流程。

 

他翻出自己的钱包,挑了几张大额纸币投入钱箱,摇响了垂铃,向着神社鞠躬。双手合十击掌两次以后他就开始闭眼,这一步是为了向神明倾诉自己心中的愿望,宇智波先生闭眼的时间格外的漫长,最后他再次对着神社鞠躬,整个仪式才算完成。

 

这时候我才得以和他搭上话,“您还好吗?”“抱歉。”宇智波先生像是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浑身是血,“我刚刚帮忙把一位孕妇送去医院,她大出血,这是帮忙的时候留下的。”

 

他一说这话,我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他继续说:“那名孕妇抢救失败,腹中的孩子也没保住。”他虽然语气还相对平稳,但他的脸色已经暴露了他的内心,随后宇智波先生告诉我春野小姐已经怀孕,看到那名孕妇时他无可抑制的联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他由衷的感到了害怕。

 

宇智波先生走的时候带走了九个御守,再次踏出这个鸟居,不再像之前一般从中间坦然穿过。

 

其实这样的事我也见过很多回,只有到了自己产生无力感时,人们才会想找个念想寄托自己无处可放的期望。所以很多时候我反倒不希望这处神社人来人往热热闹闹。

 

或许御守真的发挥了一点作用,宇智波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踏入神社时我隐隐松了一口气,春野小姐让我抱了抱他们的女儿,她面色红润,看上去是个非常健康的孩子。“恭喜你们。”我亲手给孩子挂上了御守。

 

“谢谢你。”春野小姐——当然现在是宇智波夫人对我笑着说,然后亲了亲自己的女儿。春野小姐说他们是特意来一趟的,“虽然找不到实际的证明,但我总觉得来过一次之后就一直在走好运,果然我们和这个神社有缘呀。”

 

我又想起前代巫女对我说的“有缘人会被这所神社所吸引”。

 

尽管这座神社是由沾满血腥的妖怪为超度自己的爱人所建立,甚至可以说是建立在血河之上,但如今它却在发挥神社的作用,照顾着每一个与它产生缘分的人。

 

我回头打量着这处我一直生活的地方,因为有了年头看上去甚至还有些陈旧,但我依然觉得这真是一处不错的神社。

 

END

/短篇』我喜欢你(上) # # #同人 #火影忍者
原作者:渺渺   人物略ooc,摸鱼短打,不喜慎入 是失忆梗     “,对不起。”   的面容在泪眼朦胧中模糊起来,渐渐淡去。   你在为什么而道歉?   站在终结之谷里,内心...
/短篇』我喜欢你(下) # # #火影忍者 #同人
原作者:渺渺   依旧是摸鱼短打系列 人物可能ooc,不喜慎入,失忆梗   发现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嘲讽自己,无时无刻。   比如现在。   她看着躺在床上,面容安详的,没忍住,咽...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 #同人
。   她是不一样的吗?   所有有关于她的细节在的脑海里都一清二楚。   大概因为是同伴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依旧将当作同伴。   青春期真是别扭。     16岁的...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
了我们,但井的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的是,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回神,“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 #火影忍者 #同人
原作者:渺渺   又是一个ooc之作,不喜慎入。 是来自高三党的考前狂欢     00   众多周知,是个极度固执的女人。   比如在修行这件事上。   比如在喜欢这件事上...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
说的每一句晚安,都是表白。     01   距离回到木叶还有三十分钟。   距离看见她的初恋还有三十分钟。   小姐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漩涡鸣人敲了敲她...
】燥热 # # #
开始没多久时,就隐隐有些抗拒夏日的到来。在此之前,他把自己的事一股脑告诉了,把两人之间这么多年的信息差补得完完整整。   极为体贴地察觉到他近几日不高涨的情绪,也想到他可能又是...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
嗅到的浓郁的带有沉香的的信息素,实在是心疼的紧。   “小,你还好吧?”   “我还好,师姐不用——担心我。”接过病历表,打了个哈欠。   “对了师姐,你是beta吧。”   “嗯...
】Trampoline(上) # # #
完辞职的事以后,已经有了未来的规划,“我打算去挪威,去拍几期关于虎鲸的视频。”   “你疯了?出事了怎么办?”山中井觉得突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对你影响就这么大...
】Trampoline(中) # # #
。   默了,只好认认真真把的名字圈起来发给她:你读一读这个名字。   山中井直接给她打了电话,“那是?什么情况?你和他暗度陈仓了?”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问成功洗清了山中井的...
】捡到宝了 # # #
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他们没有那么做的理由吧。” 虽然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这个人除了嘴笨面冷,大体上挑不出什么毛病,有些不甘心,“那要是,就是不让我们在一起呢?” “……每日拜访,让他们...
】飞奔向你 # # #
差不多过了一年。若不是电视广播里一直报道国家发展势头良好,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在哪个小角落里光荣牺牲了。   正式确认关系以后确实说:“那边信号不好,可能很难联系。”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