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粘人精 #火影忍者 #同人 #春野樱 #宇智波佐助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因为有可爱说图片加载不了就试试粘贴过来

食用愉快

佐樱|七班

*啊啊很日常的少年少女设定,设定里宇智波一族都在都在,如果ooc都是我的错(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宇智波佐助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帮忙了。

 

宇智波鼬看看自己面前别过脸稍稍有些别扭的弟弟,顺着弟弟的余光理所当然一般捕捉到了一抹浅粉,好像懂了什么。一簇流光在宇智波鼬的眼里转过。

 

很快就是新的一年了,在旧年的年末木叶村都会筹划新年祭,只是每一年都会交给不同的家族去筹备,内容形式不定,今年刚好轮到宇智波家族。

 

“有什么事吗佐助”

 

“…来,咳,帮忙。”

 

“这样啊…那你去小樱——诶我看看小樱在哪”这样说着鼬也抬眼佯装寻找那抹可爱的粉色在哪里。

 

佐助听到鼬话里的某个词时眼里有细碎的光闪了下,睫毛颤了两颤,他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樱在哪里了,不过他也不说,还是紧抿着唇等哥哥把话说完。

 

“啊,在捞金鱼那里呢”

 

佐助听到自己早就知道的答案后抬脚就准备往捞金鱼的摊位走

 

“不过她看起来已经和鸣人搭档了,每个摊位只用两个人,嗯…那我再看看你去哪里帮忙”

 

鼬忽略弟弟不自然抽动了下的嘴角和额角的黑线,一只手摩挲着下巴一脸认真思考地说着。

 

“啊,卡卡西前辈那里还差人,你去和卡卡西前辈一起卖苹果糖吧,就在小樱他们摊位的旁边”

 

鼬好心地指给佐助看卡卡西的位置后拍拍他的肩

 

“辛苦你了佐助”

 

看着自己的弟弟僵硬地点点头转身梗着脖子离开的模样鼬的嘴角有止不住的笑意浮起来。

 

“我说鸣人!你不知道放进去的时候轻点吗!这样肯定会弄伤它们的啊!”粉发女孩皱着眉往旁边的金发狐狸头上招呼了一拳

 

“知道了知道了啦!我说樱酱,今天穿得这么漂亮就不要像平时一样打打杀杀的啦!”鸣人吃痛地双手胡乱揉着被打的地方,一头金发被揉得乱糟糟

 

“哼!”樱听到鸣人夸她穿得漂亮倒是没再责怪他转身收拾小漏网和水桶去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和服,上面印着极有层次感的大大小小的樱花,水彩一样透明而淡的颜色,衬得她的活泼跳脱中又带着青涩的温柔。

 

这一切都被佐助尽收眼底,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不爽,轻皱眉头啧了一声移开目光接着把竹篮里的苹果糖摆放在摊位前的砧板上,只不过拿、摆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这一切的一切又都被卡卡西尽收眼底,卡卡西撇了一眼隔壁的两小只,收回目光后又侧目一直盯着佐助,看着他的动作逐渐快得像瞬移一般。过了一会儿,卡卡西轻叹口气

 

“那个…佐助,写轮眼,收一收,别把客人吓到了哦…”卡卡西慵懒地开口,顺便抬手指了指佐助的眼睛。”

 

“哼。”佐助迅速别过头收起双眼的红色,又不满地啧了一声

 

[和亲爱的老师待在一起就这么地不满意吗…]卡卡西在心里嘀咕,嘛……虽然其实他也知道他不满的原因

 

樱转过头看到蹲在金鱼池前一动不动仔仔细细盯着金鱼的鸣人嘴角不自觉就扬了起来。她注意到他被揉得乱糟糟的金发,转身去拿自己的手袋从里面摸出一把雕刻精致的小木梳。

 

木梳表面刻了一朵精细的樱花,尾端栓着一根浅粉色的细线坠了一颗玻璃材质的樱花在空中晃动,在柔软暖黄的灯光照射下溢满了琉璃一样的光彩。

 

“你头发太乱了鸣人,这样要怎么招待客人啊,快点梳好!”说着樱弯腰把木梳递给了鸣人,粉色短发随着她的动作柔软地拂过肩头坠在胸前

 

鸣人循声仰头望她,稍稍愣了下后随即眯眼咧嘴扯了一个灿烂阳光的笑接过了木梳拿着木梳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呜呜果然樱对我最好啦!”他透澈的蓝眸颤动努嘴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还作势吸了吸鼻子

 

“少废话快梳,梳好了还给我”樱直起身一脸无奈地看着鸣人

 

“诶嘿嘿遵命!”鸣人嘿嘿笑着抬手准备梳头,这时抬起的手突然被握住手腕,准确的说是被紧紧捏住

 

“谁啊!”鸣人不满地扭过头等看清来人后就更加地不满

 

“佐助你干什么啊!快放开我!”鸣人瞬间炸毛咬牙切齿地挣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威胁

 

“卡卡西叫你”佐助淡淡到,依旧没松手,眼神不住地往那把梳子上扫

 

那是去年夏日祭佐助和鸣人送小樱的礼物,鸣人送的是木梳佐助送的是樱花坠子。

 

“啊?卡卡西老师叫我干嘛”鸣人一脸不解一时忘了挣扎

 

“说是跟你师父有关”佐助趁机不着痕迹把木梳摸了过来,顺手用右手拇指指腹摩挲了下樱花吊坠

 

“哦哦!肯定是《亲热天堂》的事!”鸣人一直都是个热心的一根筋,听到卡卡西找他有事当即就从摊位翻了出去往旁边跑,木梳什么的再也没记起过。

 

五分钟前——虽然是冬天没错,但卡卡西还是觉得自己摊位是要比其他摊位低个十几度,大概是因为自己旁边的这位人工降温器吧。卡卡西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可不想在好好的节日庆典被“冻”死。

 

“佐助啊,你去旁边把鸣人叫过来吧,你们顺便换换。我有事找他,你就跟他说,嗯……关于他师父自来也大人的”

 

“知道了。”佐助答应这一声的时候人已经站在隔壁摊位里了。

 

卡卡西如释重负一般舒了口气。

 

“佐,佐助君?你来了啊!”小樱早上来的时候还因为没有看到佐助低落了好一阵呢

 

佐助挑眉,什么叫“你来了啊!”原来从自己来了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发现吗。哼……

 

“嗯…”内心叽咕叽咕,表面还是淡淡点头回应

 

“佐助君是跟卡卡西老师一起守吗,那佐助君刚刚怎么不跟鸣人一起过去啊”

 

小樱因为疑惑而不自觉稍稍歪头,莹澈透亮的碧眸在柔光下扑闪扑闪的,而打动一个少年,这些细微的小动作完完全全足够了。

 

佐助有些不自在地躲开了小樱的眼神,他觉得耳根有点发烫。

 

“卡卡西有事找吊车尾,让我和他换了”佐助说着把手里的木梳递给小樱

 

“真的吗!!”小樱激动得声音都不自觉高了两个分贝,双手一下握成两个小拳头放在胸前,眼里带着晶亮的喜悦

 

佐助见到她这副模样愣了愣,递到一半的手不自主地颤了下

 

“嗯。你的梳子。”他迅速平复好接着递梳子

 

“啊啊谢谢!”小樱嘿嘿笑着接过木梳转身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把木梳放回手袋

 

’有这么高兴吗’佐助在心里想着,不过他现在心里也痒痒的涨涨的,血液循环要比平时快一些好像,奇怪,这是为什么呢。

 

“那佐助君收拾右边我收拾左边吧,马上就会热闹起来了收拾一下我们一会儿也方便走动”她看起来连长长的粉睫也沾满了笑意

 

佐助点点头就转身收拾去了。

 

隔壁——“卡卡西老师我跟你缩哦,好色仙人他说后面%*#&+•^……”鸣人凑近卡卡西一只手挡住嘴说着悄悄话

 

“嗯,嗯嗯,嗯嗯嗯…”卡卡西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侧身弯腰听得很认真,不住点头回应着

 

正在收拾的佐助看到这一幕嘴角勾了勾

“两个笨蛋。”

 

这一切的一切的一切又都被鼬尽收眼底,他嘴角的笑意今天就没停过。

 

不一会儿就热闹了起来,四处都是嘻哈打闹的声音,还有摊位上人们卖力吆喝的声音,夜空晴朗无云,只撒了些星子点缀,不夺人间色彩

 

来捞金鱼的大多是小孩子,佐助没法很好应付小孩子只能一直盯着别人看。还好有小樱,她每次都会上前一步把佐助挡在身后活波地与那些小孩子搭话:“我来教你怎么捞更好捞吧!”

 

于是佐助又一直盯着小樱看

 

少女明媚干净胜暖阳,她会因为那些小孩子捞到金鱼而鼓掌惊呼,会因为客人捞到的金鱼又跳回了池里和客人一起耷拉眉眼失望,而后又打起精神攥紧粉拳大声鼓励客人

 

“没关系!再捞几次肯定能行!”说完之后用坚毅的眼神和客人对视然后和客人一起重重点头

 

她好像轻易就能被别人感染,也能轻易感染别人。佐助就这样一直盯着小樱,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鼬巡视路过的时候瞥了他一眼,不禁轻笑出声。

 

隔壁因为鸣人的开朗招揽到不少客人,几篮子苹果糖眼见就要见底了,他忙起来倒也彻底忘记了自己已经和佐助换了摊位。

 

到了近午夜的时候人流明显少了许多,因为大家都去河边或者屋顶找合适的地方准备看烟花了。而鸣人他们差不多也就忙完了准备收拾摊位。

 

鸣人十指交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把忙碌了一天的身体伸展开,然后就开始低头捣鼓着什么。卡卡西听到声响好奇地把目光从眼前的亲热天堂移开伸着脖子看鸣人在干嘛。

 

只见鸣人拿了四个苹果糖,也不知道他哪里搞来的用玻璃做成的四个数字“七” 每个数字都长得不很一样,数字顶端还有一个小孔。

 

“啊咧,这些是什么?”卡卡西指着那些玻璃“七”

 

“这些啊,这些是我跟那边的雕刻店老板学雕的哦,这些可都是我鸣人大爷亲手做的哦!”鸣人说着得意地咧嘴笑了起来

 

“哦呀,看不出来嘛鸣人,是要送给我们的吗”

 

“嗯嗯!”鸣人一个劲点头

 

“这可真是让老师感动呢!”俩人一唱一和

 

鸣人说完又低头从裤包里摸出几根不同颜色的细线,一根根穿过那些玻璃“七”

 

“樱酱是粉色的,卡卡西老师是绿色的,我的是黄色的,讨厌的佐助是蓝色的,嗯…”他认真地穿着线,时不时抬手扣扣脑袋

 

另一边的佐助和小樱终于收拾完了,小樱直起身锤了锤自己的腰又嘤咛着抬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和服的袖子因为她的动作下滑了一段,露出光洁莹莹的小臂,上面好像笼了一层透亮的光。佐助还是盯着。

 

“完成了!!”不一会儿鸣人举着手里四个系有玻璃“七”的苹果糖乐呵呵说着

 

“呐,这个是卡卡西老师的”他把用绿色细线绑的苹果糖递给卡卡西

 

“啊,多谢”卡卡西接过糖顺手揉揉面前金毛的脑袋,虽然他也不怎么吃甜,但是这是他可爱的学生的心意嘛。

 

“那卡卡西老师我过去找樱酱他们啦,摊位就拜托你了!”鸣人朝卡卡西挥挥手

 

“去吧去吧”卡卡西也挥挥手

 

“喂佐助,你在看什么啊”面对自己面前突然放大的鸣人的脸佐助没反应过来惊得连连朝后退了两小步。[可恶,这家伙什么时候过来的…]

 

“哦哦你在看樱…唔唔!”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佐助捂嘴拉进了摊位里

 

“你来干嘛。”佐助没好气地问他

 

“嘻嘻”鸣人故弄玄虚地把手背在身后走到他们中间,佐助盯着他又不可察地轻声啧了下

[这家伙,挡到我了……]

 

“你在干嘛笨蛋鸣人”小樱挑眉看着蹭到中间来的金毛狐狸

 

“我给你们准备了惊喜哦樱酱!”鸣人兴奋地说

 

“诶?是什么啊!”小樱也被他带着兴奋起来,一脸期待

 

“将将!”鸣人也不卖关子了亮出了手里不一样的苹果糖

 

“这个坠子好漂亮啊!你看这样看是七彩的耶!”樱惊呼

 

“是吧是吧!喏,这个粉色的是樱酱的!”鸣人小心分出小樱的那一个递给她“是十束大叔教我雕的哦!”

 

“啊,谢谢!原来这几天不见你你是去干这个了呀,不错嘛鸣人”樱轻轻接过苹果糖开心极了

 

[切……]佐助不屑

 

“这,这个是你的”鸣人撇嘴把蓝色的递给佐助

 

佐助皱眉本想拒绝,但是实在无法忽视鸣人背后紧盯着他的那双兔子一样亮晶晶的眼睛,还是抿唇接了过来

[坠子看起来还不错…]

 

三小只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准备去隔壁找卡卡西一起看烟花,刚刚巡逻完的鼬叫住了佐助,朝他招招手。佐助把手里的糖递给小樱:“帮我拿一下。”

 

小樱紧张地接过:“啊啊好的”

 

佐助走到鼬的面前:“怎么了。”

 

鼬把怀里的纸袋放到佐助手上,佐助低头,看到里面是四瓶汽水和两盒章鱼烧。

 

“还有这个,你忘在家里了对吧”鼬又拿出一个木盒子

 

佐助看到一把拿过来藏在身后“……走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鼬笑盈盈看着他走向七班,小樱、鸣人和卡卡西在等他。鸣人和小樱看清佐助抱的什么东西后对视一眼齐齐乐呵呵地笑了,在佐助和鸣人拌嘴的时候小樱看到了这边的鼬向他挥挥手大声说着谢谢,鼬也笑着挥挥手示意

 

他们最后选定了一处屋顶,决定在那上面看烟花。卡卡西关上书单手拎过佐助手里的纸袋:“老师先上去了,快点跟上来哦”说着跃上了屋顶

 

[就喜欢出风头…]佐助想

 

“喂喂卡卡西老师不要瞧不起人啊!”鸣人不服气地也咻地跟着窜上去,留下佐助和小樱大眼瞪小眼。

 

“那…那个,佐助君先上去吧我一会儿就上去。”她今天的和服裙为了方便行动挑了一条比较短的,这怎么方便窜屋顶嘛…小樱有点懊恼地努努嘴。

 

“怎么了。”少女的小表情都被他瞧在眼里

 

“我…我,啊!佐助君快看!好漂亮啊!”正在嗫嚅的小樱被砰的一声巨响吓到,随即捕捉到了不远处空中的绚烂,她拿着自己的苹果糖指向天上

 

佐助循声转头,不过不是朝烟花,他看到烟花绽在少女的碧眸里,那样的闪耀简直可以与日月星辰夺辉,惊喜的笑里有甜意一圈一圈漾出来。

 

佐助看看她,又看看她举到了自己眼前的糖,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地,就咬了下去,腻人的甜味瞬间浸满口腔。

 

这时,一大簇烟花应景地砰一声在夜幕中绽放开来,随之绽放的,还有少年少女之间说不清的暧昧……

 

“佐…佐佐佐佐助君!?”小樱整个傻在原地,白皙的小脸上瞬间升起红云,话也说不利索了,她的思绪也像夜空中的烟花一般,炸掉了……

 

他们就这么两相愣了很久,只听到不远处噼里啪啦烟花绽放的声响。

 

“那,那个是,我的…它是粉色的…”小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哆哆嗦嗦冒出这样一句话听起来还很委屈,想解释他吃也没问题的完全没问题但是张嘴后又不知道说什么了,一下急得泪花都要转出来了

 

这边佐助也没好到哪去,他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他赶紧松口,但因为咬的时间有点久,他薄薄的唇离开晶红的苹果糖时牵出了一条透亮的银丝。

 

嘶……佐助耳根腾的一下浸满绯红,他赶紧抬起右手挡住自己的嘴,同时用右手指腹快速擦拭了下唇角,耳根的绯红也浸延到双颊

 

“喂喂佐助,你们在干嘛呀!好慢啊!都开始了快上来!章鱼烧都要冷掉了真是的!”

 

佐助从没觉得鸣人这么的及时过,他不等面前傻傻的少女反应过来拿走她手上被咬过的系了粉色细线的苹果糖后握住她另一只手把蓝色的那一个推到她胸前丢下一句:“我的给你”

 

然后就拿着糖把人打横抱起往屋顶一跃。又一大簇烟花刷啦啦地升空,炸开,与空中的少年少女相映衬,太美好。

 

“樱酱,你怎么了呀脸这么红!”鸣人忽略掉这俩是怎么上来的只看到佐助怀里的樱都快熟透了以为是她不舒服

 

“没没没没什么啊太热了被烟花晒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樱被佐助放下坐稳之后假装仰头看烟花,头仰得老高差点就要栽过去佐助坐在她右边见状左手在她身后虚扶着。

 

“哦哦这样啊”幸好鸣人真的是热心的一根筋,完全没细想小樱的话,反正,樱酱说什么就是什么咯,他蹭过去坐在小樱的左边把汽水和章鱼烧分给他们。他们把苹果糖放在一旁的纸袋上。

 

卡卡西坐在三小只身后双手向后撑着笑眯眯看着他们,露出的眼睛弯成月芽,他当然全程看到小樱是被佐助抱上来的,还有他们手上互换了的糖,佐助那个被咬过的尤其显眼呢。

 

三小只一边看烟花一边吵吵闹闹,小樱没一会儿就把刚刚的小插曲忘掉了乐呵呵和其他两小只说笑着,今天的佐助脸上也有了难得的笑意。头顶的天空不断炸开一圈一圈花色不同的绚烂,光色照得四个人暖融融的,每个人身上都渡了一层柔软美好的浅光。

 

卡卡西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小樱,鸣人,佐助,来。”他向他们招招手

 

三小只听到之后齐齐转身向卡卡西凑过去,四个人围坐成一个圈

 

“老师有礼物要给你们哦”卡卡西笑眯眯说着一边摸自己的忍包

 

“哇,真的吗,你真的是那个小气的卡卡西老师吗!”鸣人大大咧咧喊了出来,其他两小只附和着轻轻点了下头。

 

“咳咳…老师平时在你们眼里是这样的吗……老师好伤心呢…不过是真的有礼物哦,来,一人一个不要抢”卡卡西摸出了三把苦无递给他们。

 

“这是老师亲手做的哦”因为忍者不能轻易暴露有关自己身份的信息,卡卡西只刻了他觉得能够代表他们的图案,小樱当然是樱花,鸣人是鸣人卷,佐助就是,嗯,一只猫。

 

佐助拿到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在手里把玩了一圈,在凛冽的刀光中把苦无收到了自己腿上的忍包里倒也没说什么。其他两小只耶耶地叫起来不停抚摸手上的新武器十分开心。

 

“新年快乐,七班”卡卡西温柔地说着

 

“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也有准备礼物哦”小樱咋咋呼呼放好苦无从自己的手袋里摸出四根手绳

 

“这是什么呀樱酱我要我要我第一个!!”鸣人扑闪着星星眼大叫着,旁边的佐助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哼哼~这些也是我自己编的哦!”她说着跪坐着挺起上身低头小心把手绳摆好

 

"好了,都把手伸出来吧!"小樱笑嘻嘻说着

 

其他三人都乖乖地把手伸出来,尤其是鸣人,把袖子卷得老高

 

“豆绿色的是卡卡西老师的”小樱说着拿起手绳给卡卡西戴上

 

“谢谢哦”卡卡笑着揉揉她的小脑袋

 

佐助握拳的手紧了紧,一动不动盯着卡卡西的手

 

[呃…真是的…]卡卡西心里无奈

 

“樱酱樱酱为什么第一个是卡卡西老师啊我呢我呢!”鸣人闹腾起来了

 

“你闭嘴,下一个是佐助君,这个天青蓝的是佐助君的”她小心翼翼给佐助戴上,两人相触的那一小片肌肤似要烧起来,佐助的耳根又红了起来,他低头盯着自己手上的手绳:“谢谢。”

 

在鸣人鼓起腮帮子不停的抱怨中她把明黄色的那条给他戴上,还故意扯了一下栓得很紧

 

“哎呀痛痛痛!轻一点嘛樱酱!诶嘿嘿不过,真好看啊,樱酱手真巧,谢谢樱酱嘻嘻”他一贯灿烂地笑着

 

“新年快乐,七班”小樱最后给自己带上了柔粉色那条,爽朗地祝福着

 

佐助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缓缓开口

 

“那…那个。”

 

“嗯?”其他三人齐齐歪头盯着他,他的脸一下烧起来

 

佐助别过脸拿出那个鼬给他的木盒子递到四人中间

 

“鼬叫我给你们的”他撇撇嘴说到

 

“诶?鼬大哥?是什么是什么我看看”鸣人二话不说一把抢过来直接打开了木盒。

 

只见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四枚御守,上面都印着宇智波红白相见团扇的家徽,御守的颜色素净淡雅,其他三枚都是一样的白灰相见纹样,只有一枚是浅粉色的。

 

“哇,秀得好丑,这才不会是鼬大哥做的呢,佐助,这不会是你亲手做的吧”鸣人拿起一个把玩起来

 

“不要就放回来。”佐助狠狠剜了鸣人一眼。

 

“鸣人,这也是佐助的心意嘛,啊,这个应该是小樱的吧。”卡卡西眼尖,拿了一枚自己的,然后直接拿起那枚粉色的递给小樱。

 

少女小心翼翼接了过来,好像那是什么不得了的珍宝。

 

“真的吗!佐助君怎么什么都会啊!不愧是佐助君!”小樱一脸崇拜又惊喜地看着佐助,碧眸晶莹

 

佐助轻轻哼了一声,拿起剩下的最后一个御守然后把盒子收了起来。

 

五天前,在鼬怀疑的眼神中他僵硬地摆出自己买的材料支支吾吾让鼬教他做,当鼬询问他为什么有一个不一样是浅粉色的时候他只是说:“不要你管。”

 

绚烂的夜幕里,与烟火一齐绽放的,还有屋顶上四个人的“新年快乐,七班!”只不过佐助的声音只有他自己听得见罢了。

 

“啊!糖都化掉了…”庆典最后的烟花结束后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小樱满脸失落地看着旁边纸袋上化掉的苹果糖,心疼地把里面的坠子一一捡起来擦干净

 

“没事没事樱酱我明天再给你买一个,这个玻璃不会化的!”鸣人拍拍小樱

 

“笨蛋鸣人”小樱擦干净后把坠子摊在手上,卡卡西和鸣人拿走了自己的坠子跃下了屋顶

 

“佐助君?那个是我的…它,它是粉色的…”小樱看着佐助手里粉色细线穿起的坠子小声提醒

 

“我说了,我的给你。”说完又把她打横抱起跃下屋顶,寂静的夜里只留下少女一声细小的惊呼。

 

佐助把小樱送回家后回到宇智波大宅没想到鼬还抱手靠墙站在玄关等他

 

“什么事”佐助换好鞋就越过鼬往楼梯走去,他知道鼬没什么事,但出于礼貌还是问一下

 

“怎么回来这么晚?”鼬明知故问

 

“…”佐助梗着脖子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真是个粘人精呢,佐助”鼬轻笑一声直接抛出了这句杀伤力巨大的话,他看到佐助腾一下红了的耳朵和微微颤了下僵硬停住的背影又笑出了声。

 

佐助就差烧得头上冒白烟了。

 

“不要你管。”宇智波佐助以这句话结束了他的旧年。

/短篇』我喜欢你(上) # # # #
语气。   “那你认识我吗?”   摇摇头,笑容可掬,看得她心头一滞。   “但我知道我喜欢你。”   “请别开这种玩笑——”对上一旁漩涡鸣和旗木卡卡西略带调侃和探究的目光,有些慌乱...
/短篇』梦醒时分 # # #
生命,一个冠的姓氏,结合了的生命。   这是人生中第一次,感谢着自己拥有未来。   第二天,六代目旗木卡卡西收到了来自主动请缨担任暗部部长的卷轴...
/短篇』我爱你爱你 # # #
说的每一句晚安,都是表白。     01   距离回到木叶还有三十分钟。   距离看见她的初恋还有三十分钟。   小姐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漩涡鸣敲了敲她...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 #
——她消失了。   没有玄幻小说里必备的金光闪闪,我们的女主角直接消失,迅速便捷且无知晓。     01   八岁的一脸好奇且戒备地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女人。   他好奇...
/短篇』我喜欢你(下) # # # #
原作者:渺渺   依旧是摸鱼短打系列 人物可能ooc,不喜慎入,失忆梗   发现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嘲讽自己,无时无刻。   比如现在。   她看着躺在床上,面容安详的,没住,咽...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 # #
——她长得很像美琴。   就在全木叶都轰轰烈烈讨论和千岛立美恋爱并且居的时候,一个过生日的也依旧微笑着写下我们应该在一起。   她用了整个少女时代追上他,眼里自始至终,只有他一...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 # #
决心了。”   “你已经很棒了,不比我和鸣差。”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真是难为了,“应该说,比我们两个更好。”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小姐。”   那是第一次这么叫...
<乙>六月寒 ●乙女 # #赤砂之蝎
原作者:衣上云   ooc预警   /蝎 一点点点的刀 因为我喜欢每个人物所以不会把他们写成渣男   你家住在木叶村的近郊,紧邻一族,尤其是富岳一家。因为一组受到村子的...
】Trampoline(下) # # #
跺了几下脚就算缓过来了。平常面对镜头已经习惯了,一个也能好好的在大街上自言自语。只是这一会儿旁边站的是,况且他还算得上是自己的粉丝,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刚刚在飞机上用手机录像都是...
】《想成为和爸爸一样的》 # # #
。   良娜小朋友那时候也相当自豪,直到再长大一点,正式步入学校,她才开始真正思考自己与爸爸的关系。小时候那种毫无理由的憧憬在这时候的她看来已经没有任何诱惑力了,爸爸在她心里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
】疼 # # #
条毯子的边缘线都有些崩开,于是提议买条新的来替换,摇摇头,“都差不多,没必要。”   她的父亲今年七十岁,算是里的高寿,同期的伙伴都差不多成了一抔黄土,她的母亲更是在五十岁的时候早早因为...
】去看烟花吗? # # #
可以送给君。”在连续破了五个网之后,放弃了,毕竟偷偷开了写轮眼也没捞上,是因为太着急所以用劲太大了吗?   记得很清楚,握住她的手,唇角上扬,轻声说:“喜欢。”就因为这个,差点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