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6)平淡倒也不怎么平凡 #春野樱 #佐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七班

我今天会打字了

———————

春野夫妇一个在外出差,一个回山里老宅照顾在田里把腿摔了的爷爷,加上漩涡夫妇也是一个出差一个跟着回春野老宅帮忙了,所以春野樱和漩涡鸣人就又被寄养到了隔壁宇智波家。

 

樱今天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佐助托腮用余光瞥了一眼邻座趴在桌上睡觉的粉发脑袋。很少见……

 

去小卖部回来的金发狐狸从怀里拿出一盒牛奶递给佐助准备递一盒给樱的时候才看到她这时是趴在桌上的,他拿着唯一一盒热的牛奶贴在她耳朵边。

 

“樱酱别睡啦,在教室里睡会着凉的哦,还有一节课就可以吃午饭了我们今天去吃拉面吧!”鸣人嘻嘻一笑。

 

粉发少女慢慢撑起来双眼迷蒙:“好,哎呀我只是太困了”她捋了捋有点乱的粉发。

 

“啊你是真的樱酱吗??!”喂她平时可是第一个不会同意吃拉面的人,说什么一点营养都没有,今天怎么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鸣人给她拆吸管的手突然顿住一脸不可置信盯着她。

 

佐助啧了一声拿过热牛奶把吸管拆开插上放到樱手里,樱嘟囔了一句谢谢就乖乖喝了起来。

 

鸣人一把拉过佐助到教室后面说悄悄话。

 

“喂佐助,樱酱她怎么了啊,是不是失恋了”鸣人悄咪咪。

 

佐助听得额头青筋暴跳了下。

“我怎么知道。不过…她没有谈恋爱。”佐助果断否定他后面那句话。

 

鸣人若有所思地摸着自己的下巴:“是吼,樱酱谈恋爱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那”

 

这时上课铃叮叮响了起来,想起是数学课的金发狐狸逃也似地奔回了座位,卡卡西最有办法治他了,而且怎么都奏效。

 

佐助坐回座位上的同时还伸手揉了揉粉发团子的脑袋,她还是呆呆的。周围一阵窃窃私语,佐助抬眼一扫,那些说悄悄话的女生便一激灵识相地闭了嘴 

 

卡卡西也注意到了樱的不对劲,她一整节课都盯着他双眼无神,他走到讲台左边她的目光也移到左边,他走到讲台右边她的目光也移到右边,他让做习题的时候全班都开始很久了她还盯着自己的练习册一动不动。

 

下课后卡卡西走下讲台敲敲她的课桌她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啊,卡卡西老师”。

 

两个男生一左一右抱手靠着她邻座两边的课桌,跟两尊门神一样。

 

卡卡西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去摸她额头,没发烧呀……

 

“你不舒服吗小樱”卡卡西直接问她。

 

“啊?没有哦”樱摇摇头摆摆手。

 

“啊,那就好,但是下午上课不可以像那样走神哦”卡卡西笑着提醒她。

 

“好”她笑眯眯答应。

 

卡卡西愣了下,但还是没说什么懒散踱步出了教室。

 

可疑…超级可疑!两个男生想,平时怎么她都会气呼呼回两句嘴来着……

 

放学玲响后金毛狐狸抱着篮球跟佐助和樱道了再见就拉着鹿丸和佐井冲出了教室,他今天要跟隔壁镇上的对打,兴冲冲想要快点去打败他们。

 

佐助对这种热血的事一向没兴趣,他收拾好书包转身等樱收拾好一起回家,但是在他转过身看到空空的课桌椅时他傻住了。

 

佐助赶紧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结果下一秒他就听到邻座的桌子一震一震的,佐助满脸黑线从春野樱课桌里摸出她的手机。

 

「这个笨蛋………」

 

佐助把她的手机一起放进衣服口袋里走出了教室。

 

这边春野樱迷迷糊糊就被同班的由理香同学拉来联谊了,她看着面前的冰镇果汁发呆,有人来搭讪也跟听不到一样。

 

春野樱喝了一大口果汁之后,突然觉得包厢里闷得厉害,小腹隐隐作痛,她凑过去在旁边的由理香耳边说了一句抱歉之后拿上自己的挎包就离开了。包厢里气氛正好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她的离开。

 

她走到宇智波家门口的时候小腹疼得厉害,她咬着下唇捂紧小腹靠着大门慢慢滑下去蹲在地上。她刚刚敲门里面没有人,她疼得无法思考只能双手抱膝把头埋进两膝里。

 

此时宇智波家的餐桌上安安静静躺着一张纸条:“佐助,妈妈爸爸有事要回家族那边,晚饭做好了在冰箱,要照顾好小樱和鸣人哦———美琴”

 

小腹一阵阵绞痛,好像有个小人拿着长矛在使劲捅她的子宫………子宫?

 

春野樱猛然想起来早上上厕所的时候内裤上的一点红,她亲戚来了!因为是提前了还是第一天,没什么感觉所以她压根忘得干干净净还不要命地灌了一大口冰镇果汁。

 

怪不得今天异常地累,还很困。

 

她咬着牙追悔莫及,眼泪逼了出来,疼得不住发抖,全身除了痛感感觉不到其他,一点力气都没有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每呼吸一下小腹处的抽痛就多一分,绵密地麻痹着神经。

「佐助君……怎么还不回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低低呜咽了起来,她就是觉得,很委屈……

 

佐助沿着回家的路找她,去她经常去的甜品店,在奶茶店门口找,但都没有看到那一抹熟悉的粉色身影,佐助心里越来越烦躁。

 

他一路找到家门口,才看到蹲在自家门口呜呜哭着的春野樱。

 

佐助皱着眉单膝跪立蹲在她面前去握她的手,这时他才发觉她的手冰得惊人,他眉头皱得更深了。

“怎么了?”他压抑自己的声音让其听起来尽量平稳,但尾音还是不自觉抖了下。

 

难道真的是失恋?……哪个混蛋……

 

春野樱泪眼朦胧抬头看他,原本粉粉嫩嫩的唇被她咬得殷红,还微微有些肿,几缕樱发凌乱地粘连在脸上,她一看到他就吸吸鼻子呜呜哇哇哭出声,零零碎碎的词好容易才拼成一句话。

“亲呜呜亲嘤呜呜亲戚来了呜呜呜呜呜”这孩子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提前了?…」佐助心疼地心下一惊。

 

但佐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莫名舒了一口气,他把书包放到一边,抬手抹掉她眼角到掉不掉的泪珠,把她脸上的水痕擦干净,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遮住她露在外面的白皙长腿把她揽到怀里轻轻拍着她背安抚她。

 

见怀里的人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他才说:“怎么不敲门进去。”

 

“我敲了,叔叔阿姨好像不在家”她因为疼紧紧抓着他的衣襟声音基本上都是破碎的气音,还很不稳。

 

佐助摸摸她的脑袋扶着她站起来让她倒在自己怀里,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摸出钥匙去开门,开了门之后便把她打横抱起走进去。

 

他按她说的把她放到客厅的被炉里然后打开了地暖,樱说楼上房间没有下面暖和,佐助点头。

 

佐助走过餐桌的时候拿起桌上的纸条瞟了一眼然后又放了回去,他上楼给她抱了一床被子拿了一个枕头,把她安置好又去充了暖手袋塞到她被窝里,她这才看起来好受一点。

 

佐助没闲着又去倒了杯热水放到被炉的桌上盘腿在她枕边坐下:“所以你还不要命喝了很多冰镇果汁?”

 

他的语气里夹杂了些许的温怒,樱看他生气了于是小心翼翼握住他的小拇指一副负荆请罪的模样。

“我忘记了嘛…我错了”

 

佐助低头盯了她半晌,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她的手塞回被窝里:“没有下次。”

 

“嗯!哎呦……”她使劲点点头但是因为动作太大腹部又一阵的抽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笨蛋……”佐助捏捏她的脸把水递给她。

 

“咦,鸣人呢?”她好很多了,把水接过来猛喝了一口,暖意包裹口腔,流经之处都传来滚烫的舒爽。

 

“跟隔壁镇的人对打篮球赛去了。”佐助起身去厨房热晚饭。

 

“好吧,不知道那家伙今天作业做完没有一天到晚只知道玩……”她咂咂嘴,身上暖烘烘的,烘得脑袋也是昏昏的,迷迷糊糊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佐助开门看到面前的鸣人时眉心跳得厉害,金发狐狸满身伤痕,半边脸蛋肿起来,嘴角有还没擦干的血痕,手腕处还有淤青,衣服上全是泥灰,还破了好几处。佐助挑眉。

 

“所以,怎么回事?”佐助看着已经清洗简单包扎处理完的金发狐狸面无表情。

 

“没什么,就是那些家伙手脚不干净然后跟他们吵起来了然后就打起来了。”鸣人撇撇嘴不服气地说着,拿茶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伤口马上疼得龇牙咧嘴把手上的地方放到嘴边一个劲呼呼吹着。

 

“鸣人是笨蛋”春野樱刚刚醒就听到佐助和鸣人的对话,她一双透亮晶莹的碧眸直直盯着鸣人,她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有一点点的疼不过也感觉不到什么。

 

“什么嘛!樱酱也是笨蛋!特殊时期都不知道注意一点”

 

“别吵了你们都是笨蛋…两个笨蛋起来吃饭…。”佐助打断他们。

 

———————

第二天陪鸣人去郊外篮球场找他昨天打架掉下的护腕和钥匙时三人远远就看到井野被一群混混围在中间。

 

“你是昨天那个笑眯眯黑发的女朋友吧,你男朋友昨天可是打了我兄弟啊,所以,我要怎么还回去呢?”看起来像领头的那个染了一头红发的混混紧紧抓着井野一只细瘦的手腕狠狠揉捏着还一脸猥琐凑到井野颈脖边嗅嗅。

 

井野恶心地一个激灵,她死死盯着眼前的猥琐男但是身上还是不住颤抖,眼眶处有热意涌了上来。

 

“我,还,你,妈!!”春野樱看到这一幕暴怒,旁边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丢了挎包拨开人群快步走到那混混身边抬手扇了他一巴掌,啪得一声超级响。

 

她这一掌把众人都打懵了,红发混混捂着被打的半边脸愣愣看着面前恶狠狠盯着他的粉发少女

“你她妈……”

 

“宽额头…?”井野眼睛挂着泪珠看着她十分震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粉发少女抓过他抓住井野的那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他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漂亮过肩摔。地上的混混先是瞳孔急剧缩小,随后眉眼因为疼痛狰狞地挤到一起,春野樱咬牙切齿拉住他的手一脚踩在他手臂和肩膀连接处的骨头上。

“什么你她妈,我她妈杀了你!”她眼底的狠戾震得周围的混混都不自觉往后缩了一小步。

 

人群外的鸣人和佐助嘴巴微张直接看傻了。

 

玖辛奈教的跆拳道还能这么用吗……

 

地上的红发混混骂骂咧咧地胡乱挣扎,混乱中朝着她小腹就来了一脚,春野樱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捂着肚子倒到地上,额角不断冒出冷汗,好看的眉眼皱成一团。

 

佐助和鸣人一瞬间回过神,他们捏紧拳头二话不说冲进了人群,两人眉间尽是要杀人的戾气,佐助抓着地上的红发混混的头发拖着他走到篮球场边缘,然后掐着他脖子就往铁丝网上撞,那一边围着的网都被撞得剧烈颤动,红发混混头一歪昏了过去。

 

旁边其他小混混看到了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一窝蜂冲了过去。

 

这边鸣人抱着樱带着井野走到台阶上把樱放下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盖上,随后又跑回去帮佐助。

 

两个人不说话,双眼血红,暴怒展露无遗,他们不再像以前一样留手,每一拳每一脚都下了杀心。

 

他们一直打到黄昏时分,最后剩下的混混搀扶着他们的红发老大和其他兄弟逃掉了,佐助和鸣人大喘着气擦擦嘴角,他们身上都是小伤,那些混混里面估计有四五个要进医院躺一两个月。

 

他们不敢报警毕竟他们自己平时干的破事也不少。

 

晚上,佐助和鸣人跪着小樱在他们中间跪坐,三个小孩在三家家长加卡卡西面前如实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五分钟之后———众人抱大腿的抱大腿抱手的抱手,尤其波风水门死死抱住妻子的颈脖,他们拖住龇牙咧嘴暴怒着要再出去干一架的玖辛奈。

“放开我!!我要去教训这群小兔崽子,反了还,敢打我宝贝女儿!!!放开我!!!”

SSN(5)Young # #
哦!”金发狐狸咻地超过助往前冲去。   “切”这边不甘示弱开始骑得飞快。   望着两人渐远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她开始加速 “喂!骑慢点啊两个笨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SN—(8)琐碎的小日常 # #
厕所去了。   鸣人一脸疑惑跟同样一脸疑惑的助对视。   “助,她们怎么一天到晚奇奇怪怪的”   “…知道。”   她们上完厕所回来井跑到井身旁笑嘻嘻在他身上擦手,井冲她温柔笑笑由她擦。...
SSN—(3)一如既往 # #
……”和鸣人齐齐捂着肚子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助你这家伙讲话还挺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鸣人一下笑开了怀   助被他俩笑得有点好意思耳根红红地别过脸轻轻哼了一声   笑得眼泪...
SSN—(4)幼态的稚子们 # #
智波助小朋友还坐在小凳子上,他双手握成小拳头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看着擅自站起来叫他还笑得一脸开心的两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牵你起来好不好,助君不要生气哦,摸摸”小朋友连忙把小手挤入宇智...
SSN—(2)理所当然的两情相悦 # #
知道他喜欢吗??!   “我…我”助慌乱了起来,脸颊绯红   “没事没事你要说什么哥哥都知道,不过你们俩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吗,助有点笨哦,看出来小喜欢你吗”   “不要你管”助...
SSN—(15)晴天 # #
双筷子给拦住了。   “卡卡西老师,我请你吃!鼬哥哥吃!”把他们仨的手按下端着自己的碗往卡卡西碗里了些,又往鼬碗里了些,想了想把剩下的都分给助和鸣人了。   “反正你俩把这盘剥完罢休那就...
SSN—(12)运动会【3】 # #
,上午是八百米和一年级新生跳绳。   因为高二高三年级课程紧凑平时没有时间练习学校就没有安排他们的跳绳比赛。   就算再迟钝,多少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   “喂井野猪,你有没有觉得,很多人在看...
SSN—(1)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 #
!”爽朗地对店员报着,旁边的鸣人嗯嗯地附和,夏天当然是果茶最解渴啦!她用问身侧的两人要喝什么因为夏天从小到大他们都这样点的   店里的小姐姐不住往他们仨身上瞟,两个男孩子一个阳光爽朗,笑容好...
SSN—(17)YOUTH # #
怎么玩,玩多晚学校都会管,跟“放纵的天堂”完全划等号。   ——————— “蝎??”惊呼。   “啊…家的小姑娘。”红发男孩懒懒地耷拉着双眼瞥她一眼淡淡开口。   “这家伙就是你们今天志工...
SSN—(14)每天都要开开心心 # #
第一次用”她抱着杯子慢慢吮饮,恨恨地咬了咬不锈钢的吸管。   “酱!我已经跟卡卡西老师说啦,他让你好好休息,叔叔和芽吹阿姨在家我和助陪你,嘻嘻,你好好睡吧”鸣人靠在门口朝她晃了晃手机...
SSN—(11)运动会【2】 # #
知道哪里搞来的拉拉队用的手花,带着班上的女同学整齐地给两位参赛选手大气。   愣愣地看着她们这阵势嘴角一抽一抽的。   到鸣人和助跳的时候有大胆的学妹喊叫着:“学长加油!”,引得周围一阵起...
SSN—(7)我们每一瞬的美好都值得捕捉 # #
。” 两个男孩子把她护在身后齐齐道了谢,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要跟人家干架呢,然后他们牵着回地绕开栗发帅哥走了。   莫名其妙看看左边鸣人牵着她的手又看看右边被助握着的手,她无奈叹口气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