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泥潭里的大小姐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少爷小姐|有私设|ooc都是我的错!

突如其来的脑洞就,当个小练笔!

———————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就是我们。

———————

“樱小姐……”栗发女仆友娜端着银质餐盘在佐助房间门口踌躇不安,她可怜兮兮盯着走廊尽头刚刚梳洗完走出房门的春野樱,向她求助。

 

春野樱将袖口褶皱细细整理好,随后利落地把坠在胸前的樱色长发拂直身后,她认命地叹口气走过去。

 

“好啦我知道了,给我吧,友娜还是这么怕佐助君啊…”春野樱走过去熟稔地端过餐盘。

 

栗发少女如释重负一般双手合十对她鞠个躬:“呜呜谢谢小姐,小姐最好了!小少爷明明很凶嘛,而且他经常不吃早餐就溜去学校,所以老爷特别叮嘱要盯着他吃完,”

 

“知道啦,你去忙其他事吧我守着他吃”春野樱抬手敲敲门。

 

“那我去把小姐的早餐一起端过来!”友娜提着裙子哒哒哒跑下了楼。

 

春野樱盯着她一溜烟跑走的背影轻轻耸耸肩抬手打开了佐助的房门。

 

“是,樱啊……”清澈淡淡如泉的声音传来,春野樱闻声抬头。

 

“喂,你认真的吗,佐助君……”春野樱端着餐盘挑眉抽动了下嘴角看着窗边正准备翻窗的某人,他手还扒拉在窗户边上。

 

某人战略性咳了一声然后慢腾腾从窗边上下来,再慢腾腾把窗户关上,最后像个没事人一样好整以暇地扯扯自己制服的衣摆。

 

“真是的,不要为难友娜嘛,吃个早饭怎么了又”春野樱把餐盘上精致的三明治和牛奶摆到他房间里的木桌上。

 

这时响起笃笃的敲门声,友娜端着一份一模一样的早餐进来恭敬地在桌上摆整齐,在春野樱朝她点头示意说了声谢谢之后友娜便退了出去。

 

佐助坐在樱对面,他吃相非常优雅,还有一丝丝的,乖巧?

 

春野樱一边吃自己的早餐一边默默盯着他,没一会儿对面的佐助就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他也抬眼与她对视。

 

他那双狭长的凤眼当真是生得十分漂亮,明明是个男孩子,睫毛却很长,睫尖微翘,在那之下是一双锐利多于温润的黑眸,好像一潭沉寂的黑泉。

 

“她盯着我看,我吃不下…我想早点去学校看阿曜…”他解释着,声音听起来还有些糯糯的撒娇意味。

 

阿曜是前几天他和春野樱一起在学校草丛捡到的一只小黑奶猫,他们把它藏到了废弃天文室的阁楼间里。

 

“那也不能不吃早饭啊,那我盯着你你怎么就吃得下。”樱一边喝牛奶一边嗔他。

 

“你不一样”佐助耳尖红红避开了她的视线拿过纸巾给她擦擦嘴角的“白胡子”。

 

“就你事多。”春野樱朝他吐吐舌头,屈起食指站起身敲敲他的头,他不怒反笑,笑得温柔。

 

———————

他们跟管家道了别后便下了车,周身依旧是熟悉的议论纷纷,还有些故意说得很大声生怕他们听不见一样,不过众矢之的的对象只有一个——春野樱。

 

“真的很不要脸诶,还贴着佐二少呢。”

 

“是啊,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瞧她那样”

 

“听说她以前连垃圾都吃过呢”

 

“哎呀呀真脏,这种人怎么进的我们学校,不对,让她站在小少爷旁边也太恶心了吧”

 

每个人的恶意都直白带刺,恨不得把她扎成窟窿,可她就是不当回事。

 

佐助微微皱眉抬手捂住她的耳朵,这一亲昵举动又引得周围一阵惊呼。春野樱拍拍他的手把他的双手拿下笑着轻轻摇摇头表示没事。

 

这有什么呢,她现在光是能活成这样,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不再受到物理上的损伤,精神上的又算什么呢,一两句尖酸刻薄的话,就企图从她身上掠夺什么吗,好笑。

 

从前,她只是个在城市角落的泥泞里想要活下去的孩子。母亲病危父亲不得不借高利贷,母亲去世之后债主不停找上门,父亲每次被狠狠殴打后又不肯去医院,一个人挨着,但某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他还是没有挨过去,带着心上与身上的痛苦不舍地离去了。

 

那之后才六岁的春野樱便开始了四处奔逃的生活,她也可以不用逃,但是一个粉发碧眸的小孩,一个长得这样好看又独特的小孩,落入债主手中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但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靠自己也走不了多远,不过半月她就被捉住了,是趁她太困靠着垃圾桶睡着了的时候。

 

眼睛被蒙住所见是无止境的黑暗,因为没有开灯所以也没有光投过,手脚都被绑了起来。她醒了之后在原地安静躺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人之后摸出了袖子里绑在小臂上的小匕首,是爸爸给她防身用的。

 

所幸他们看起来很匆忙没有搜她身,绳结也系得很粗糙。她摘下蒙在眼睛上的布,绝对的黑暗还是刺得她眼睛疼,生死攸关的时候她反而平静得可怕。

 

“小樱,活成你认为正确的方式,要记得,我们很爱你……”

 

她转动门把手那一刻,心惊胆跳的继续键仿佛才被按下,她颤抖着咬咬牙,尽管本能地害怕到腿软迈不开步子,她也不服输,永远都不会。

 

好不容易小心翼翼避开插科打诨的巡视人员藏到一个房间里,好巧不巧她关了门抬眼就跟债主藤野和宇智波富岳面对面。

 

这好像,是两人交易的房间……因为两人很熟所以门口也没有设守卫。

 

宇智波家族是全国首屈一指的财阀大亨,黑白两道多少会在不触犯原则的基础上有所接触,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春野樱紧紧靠着大门,从喉咙里挤出咕噜咕噜的的威胁声看起来像一只龇牙咧嘴示威的猫儿。坐在皮质沙发上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

 

在宇智波富岳的示意下,富岳的手下拦住了藤野的手下正准备伸手抓住春野樱的手。

 

在拿货的时候宇智波富岳付了双倍的价钱,虽然他知道这个小姑娘是不能用物质来衡量的,但是没办法。

 

于是,她就这样成了宇智波的三小姐。

 

看上她什么?她的眼神,和身上的骨气,这是他富岳需要的,也是鼬或者佐助会需要的,甚至整个宇智波都会需要。

 

宇智波富岳是白手起家一步步打造了属于宇智波的半边天,其中的种种,是铸就这个帝国的根基,但是后代的宇智波没有经历过富岳所经历的,他们身上总是缺了什么。

 

在今天看到这个小心翼翼又冒冒失失的小姑娘时,他就知道,她身上有他要的东西。

 

———————

 

“哟樱酱,佐助,这是又到哪里幽会才回来呢”跟佐助和樱穿同样制服的金发少年在座位上笑眯眯看着一前一后进来的二人。

 

春野樱竖起食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两手五指并拢放在头上像猫耳一样歪歪头。

 

“啊,那家伙啊,今天很精神呢!”

鸣人一下就知道她在说小阿曜,确实不好让人知道,为了讨好这些少爷的烦人精知道了的话可能会给小家伙带来不小的麻烦。

 

班上的其他女生看到春野樱跟鸣人和佐助亲昵暧昧的样子表情变得更加不爽,刺向粉发少女的眼神里满是鄙夷和嫌恶。

 

漩涡家与宇智波家一直交好合作,所以三人也是一起长大。漩涡鸣人并不在意什么大小姐不大小姐少爷不少爷的,他只知道他们是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不过对外是宇智波樱和宇智波佐助罢了。

 

而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大小姐,宇智波宅邸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反而喜欢得不得了,他们的小姐特别能干不说而且一点架子也没有,很会说话到哪里都能跟人打成一片。她也不会自卑,那样的气质好像生来就是被精细照料着的小姐。

 

而且宇智波美琴也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宇智波富岳也是如此。当美琴牵着洗漱完换好衣服的粉发团子下楼的时候,众人看得心都要化了,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

 

像盛着一捧清泉的碧眸里撒满细碎的光,看起来水汽氤氲波光粼粼,双眸中的纯真并没有被她所经历过的现实扼杀,在被人轻柔地擦拭过后,反而更加流光溢彩,那细软的樱发恬适美好,是治愈人心的樱花,惹人怜爱。

 

而偏是这样柔软灵气的脸上,还有一丝少见的英气,和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势。

 

见过春野樱的人都打荤趣说把这样精致好看的小孩养在家里指不定哪天就被富岳的两个儿子吃干抹净了。

 

富岳老爷倒是不在意,他反倒说:“那有什么,反正都姓宇智波,当童养媳呗”众人笑他开放,但他是真的这么想。

 

那些柔柔弱弱知书达礼的端庄大小姐,他才不要,相信鼬和佐助也不需要那样的女人。他从来不曾怀疑,春野樱的能力和她的绝对忠诚。

 

身世算个屁啊,说白了就是那群笨蛋在不愿意清醒的游戏中玩耍的筹码罢了,宇智波不需要。

 

———————

下课后,学生会长来他们班找到佐助和鸣人,领着他们去隔壁学生会的办公室谈论换届的事宜。

 

村上麻里看到佐助和鸣人都不在春野樱一个人落了单,她勾勾唇角领着两人朝春野樱座位走去。

 

“啊啦啦,春野樱?对吧,这个难听的名字”村上麻里假笑着居高临下盯着春野樱。

 

春野樱没理她,她头也不抬继续做着自己的习题。

 

“在跟你讲话呢!这么没礼貌?一点教养都没有”村上麻里一把抽出她正在写的练习册丢到旁边地上。

 

春野樱这才抬头狠戾地扫了她一眼,村上麻里不自觉打了个寒战。

 

“看什么,摸你东西我还嫌脏呢”村上麻里虚张声势地给了她一个白眼还做作地拿出帕子擦擦手。

 

旁边的两人嬉笑起哄,难听的话翻来覆去挂在嘴边。

 

春野樱懒得理她们起身要往教室外走,手腕却一把被人紧紧抓住。她眉心突突直跳,这群人真的很喜欢把自己当回事诶……

 

“哟,说你两句这就受不住啦大小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你也不配吧,不知道靠的什么进的宇智波家呢,早就被人那个过了吧,我警告你,你还是离佐助少爷远一点,自己这么脏都没有点自知之明吗”村上麻里越说越起劲,她眉目之间全是狰狞的得意。

 

「呵……谣言已经传成这样了吗……」

怎么说她都无所谓,但是宇智波是她的底线,也是那位父亲亲自赐予她的名字,她不允许任何人为其冠上污名。

 

春野樱轻轻舒了一口气,抬手就是响亮的一巴掌,村上麻里脑子翁的一声跌坐到地上,她不可置信地捂着自己被打的左脸,旁边两人也被吓了一跳各自不自觉往后缩了缩,教室里也瞬间鸦雀无声。

 

“你!”村上麻里指着春野樱紧紧咬着下唇气得浑身不住抖动。

 

此时人人都抱手一副看热闹的模样观望着,等着好戏上场。

 

春野樱不给村上麻里反应的机会一只手揪住她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拎起来,另一只手强行扳过村上麻里的脸与自己对视。春野樱冷笑一声淡淡开口。

 

“我清不清白这件事,麻里小姐要来亲自检查一下吗。看着端庄优雅的小姐又从哪里知道这么多荤词荤句呢?你干净到哪里去?嗯?”

 

春野樱的双眸晶亮,但寒意不断从里面漾出来,她直直逼视着眼前的少女,村上麻里双腿不住有些颤抖,喂……这杀意是认真的啊混蛋。

 

“正好大家都在,我就再说一遍。我,宇智波樱,比谁都活得干净,我靠着我父亲的喜欢进的宇智波家。本大小姐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游戏,说我可以,说宇智波,不,可,以。”最后一句话她一字一句慢慢吐出来,没有很大声,但是却有一股骇人的威慑力。

 

春野樱松开村上麻里把她推开,村上麻里余光瞥到什么一样自己直直向后栽去跌坐在地上。

“哎呦!”她叫得何止是夸张。

 

春野樱正在纳闷自己下手有那么重吗,一道黑色身影突然闪到她面前。

 

“闹够了吗。”是佐助的声音,其中夹杂的怒意尤其明显。

 

村上麻里心下一喜张嘴正准备告状,又被佐助下一句话噎得愣在原地。

 

“很闲想了解宇智波的随时欢迎。欺负宇智波樱,就是在欺负宇智波,想试试的话我奉陪。再招惹我女……妹妹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佐助凛冽的眼神在教室扫了一周,众人都低头避开他的眼神不敢看他。

 

春野樱还在歪头疑惑的时候手就被人紧紧牵住,然后她就被拉出了教室。

 

———————

 

“佐助君…佐助君?佐助君!”宇智波樱抬手在佐助眼前晃晃,佐助这才会过神,阿曜趴在他脚边的小窝里睡得正香。

 

他看到她跪立在他面前双手放在他腿上撑着倾身靠近他,她俏丽的面容近在咫尺,她的呼吸也在他唇边萦绕,带有浅浅的樱花香。

 

“真是的,佐助君最近老是在走神诶”她撅撅小嘴嗔他,可爱极了。

 

佐助想也没想拉过她的手把她紧紧揽在怀里,

“都是因为你。”他淡淡开口推卸,好像说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日常杂事。

 

“关我屁事”她不吃他这一套,双手抵在他的胸膛轻轻蹭蹭他,嗅汲着他身上能令人安神的清冽薄荷味。

 

佐助不自觉咽了咽,喉结上下耸动,他觉得有些口感舌燥。

“樱,以前说过的,会嫁给我。”

他声音有些暗哑,低沉性感,但又有一丝糯糯的撒娇意味,二者在他身上却一点也不违和。

 

“你最近在焦虑这个?是因为每天听到的那些?”樱一针见血,毕竟,她最了解他了。

 

佐助轻轻点头,然后有点泄气一样把头埋至她的颈窝。

 

他只是害怕她会因为那些所谓的“现实”去疏远他,虽然他知道她不会离开,他不允许她擅自把她的心和他隔开在中间筑起城墙,他要她身心都是他的。

 

樱沉默了半晌,她外头去贴他,二人的耳朵蹭到一起,所触碰的地方都烧了起来,大概,是他们炙热滚烫的爱意。

 

“嫁就嫁呗,谁怕谁啊。……”她笑嘻嘻。

……

 

“笨蛋佐助君,明明你心里明镜一样,我下定决心坚持到底的脊背有因为什么折弯过吗。我不在意的,我现在所拥有的幸福能够抵挡所有恶意的中伤,不要擅自在心里小看我啊!”

 

“我可是大小姐诶,虽然是从泥潭里面爬出来的嘿嘿,但是我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个感到自卑和无措哦,这是现实没错,但是我叫宇智波樱和我喜欢你是比现实更现实的现实”

 

“所以啊…无条件地信任我的坚强吧”

 

佐助把她抱得更紧,闷闷地嗯了一声。

 

“说好了……”他心里暖暖涨涨的,有热意涌上眼眶。

 

“遵命,小少爷”她古灵精怪地吐吐舌头蹭蹭他。

 

“樱……”佐助抬起头有些不满地看着她,紧紧抿着唇腮帮子微微鼓起,都说了不要这样叫他……

 

“不过没有浪漫的求婚我可是不会认账的哦”她展颜一笑,温柔的水光被揉碎在那双碧眸之中,轻轻荡漾。

 

望着那丽得惊人的笑颜,佐助愣了下转而低头就贴上那泛着柔光的粉唇,和想象中一样的清甜。

 

他半阖着眼慢慢与她厮磨,少女的脸上顿时布满红云她身子一软要往后栽,佐助抬手五指张开伸进她的粉发里把她牢牢锢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稳稳按在她的后背上。

 

他一下一下地啄吻,好像这是什么特别珍贵的宝贝一样,虔诚而迷醉。

 

我是你的信徒哦,但我要把“我”和“你”,变成“我们”。

/短篇』真心话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宇智波
了我们,但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是,宇智波助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回神,“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短篇』alpha什么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宇智波
——她消失了。   没有玄幻小说必备金光闪闪,我们女主角直接消失,迅速便捷且无人知晓。     01   八岁宇智波助一脸好奇且戒备地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女人。   他好奇...
【井】Beautiful People Beautiful Problem #井 # #山中井 #写给情话
,那就一定是没事,对此坚信不疑,虽然她也知道这是个相当打击,但她自顾不暇并且盲目相信了井自我调节能力。   失算了,打开门扑鼻而来酒气让不得不冒出这个想法,房间暗得像是一脚踏入了...
】重读(1) #
,愣是聊到凌晨六点有了一点点睡意才肯回房间休息。   ,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候助浑身僵硬了下,心尖泛起一阵酸。他想着可能不是她,但在听到鸣人那样描述她发与碧眸,那样讲她开心笑颜,他又知道...
/短篇】婚归 # #火影忍者同人
很满意。   今天是她越界了。     01   宇智波助对于这个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喜欢她,可也不讨厌她。   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不喜欢他外貌,身材,金钱。这些,本身就...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宇智波助 #火影忍者 #同人
岛立美携手走来还能微笑说早安画面在脑子重播了百遍——愈想愈生气。   到底气什么……宇智波助这个情商怎么可能想得出来。     03   来到医疗部,接受众人眼神洗礼——嘲笑,怜悯...
】将军居然那样 #
,男女都可点陪———青楼。什么也听不见,只是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   家夫人芽吹生辰,设家宴,函请了帝都各大家族名门。   但是本家千金小姐和寄宿在家好一起学读玩乐漩涡...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宇智波
每一句晚安,都是表白。     01   距离宇智波助回到木叶还有三十分钟。   距离看见她初恋还有三十分钟。   小姐结束了一天忙碌工作正准备换衣服时候,漩涡鸣人敲了敲她...
】MAMA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算在奶爸系列吧 想描绘多一点,因为今天又看了一遍狼之子,母亲温柔真很强大啊……   床畔惊颤颤、歇斯底里啼哭划破绵软黑夜,自梦中惊醒,面目间还尽是疲累,但...
】渡 # # #宇智波
很阴郁沉闷,但是今天难得放了晴,在这种情况下恍然看见小姐那头粉色发丝,我都要误以为是阿玛比埃在我面前显灵了。   “你好。”小姐笑着向我打招呼,“请问这里供奉是什么神仙呀?”   “阿玛...
文】关于七班如何帮躲烂桃花这件事 #七班 #
先生还没消化完突如其来心跳失控,就看见对面小姐毫无形象地冲刺过来,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     没错,冲刺,看见了救命稻草先生,头一次如此心无杂念冲宇智波助奔去,然后一把挽住他...
SSN—(1)三个人青梅竹马 # #
?”还没搞明白他们俩这幼稚行径另一只手就被助默默拉过去绑了一个猫猫气球   有些好笑地看着绑在两手手腕处细线   “嘛嘛,先去下奶茶店吧我好渴!”自然地一手牵一个拉着他们往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