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贺】胧雾 #春野樱 #写给春野樱的情话 #佐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cp:佐樱

——【写给春野樱的情话】

我永远向你承诺在这斗争岁月里只有在吻你的时候我才会低头

——七声号角《尖锐沉默》

 

正文:

“春野部长,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请跟我们走吧。”

为首的白底蓝纹鸟面具的暗部成员一半身形隐匿在黑暗之中,不对,这些人,是根。

 

春野樱握紧拳头摆出战斗姿态,莹绿色的查克拉在阴暗之下更显诡异,她额角不住冒出冷汗,换作平时这些人一起上都不是问题,可现在……

 

春野樱紧紧皱着眉一瞬不瞬狠狠盯着其中白底绿纹熊面具人手里拎着的昏过去的小男孩。

 

她记得那是今天来医院打疫苗的藤原小朋友,苦无直逼小男孩细瘦的颈脖,她看到苦无尖端刺出了一两滴血珠。

 

“卑鄙。”春野樱咬咬牙收回了拳头,她豪不示弱地走到为首根成员的面前,碧眸中尽是逼人的狠戾。

 

“感谢春野部长的配合,这也是,为了村子。”

 

“那就更不应该伤害村子里的无辜村民。”

 

“必要的牺牲可以换来村子更大的利益,这是团藏大人贯彻到底的理念,我们只是秉承团藏大人的遗嘱保护村子。”

 

春野樱就这样跟着他们消失于黑暗之中。

 

直到她被顺利关进一个专门为她准备的特殊结界,根的人才当着她的面把昏睡的小男孩放到地上,结界外根本看不到这个结界,也看不到结界里面的情况。

 

她站在结界内静静盯着小男孩,没过一会儿他就醒了,懵懵懂懂站起来,他看起来没有不该有的记忆。

 

这时有根的人伪装成普通村民的模样佯装无意间发现了他,提议带他回去。

 

她看到小男孩犹豫了一会儿,但在看到熟悉的木叶护额时便乖巧地把手放到了向他伸出的那只大手里。

 

春野樱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缓缓舒了一口气。她闭了闭眼,吸气将查克拉凝炼团聚在拳头上,然后快速出拳往结界壁砸去。

 

果然,结界完好无损,除此之外,这结界还吸收了她的查克拉仿佛变得更坚固了,春野樱快速抽回手,她觉得腿有些发软,刚刚被吸走太多查克拉了,可恶……

 

———————

三天前,佐助自出村后第一次回村。

 

卡卡西、鸣人和樱在村口接他。

 

鸣人双手交叉在后脑勺,现在的他早是利落的寸头了,他用余光一直瞟着旁边踌躇不安的少女,这家伙,有这么紧张吗……

 

只见她一只手紧紧揪着衣襟一只手紧紧揪着上衣衣摆,无暇翡翠般的碧绿瞳仁不停地左右转动,她紧张地踢着脚边的小石头,她站的那一方都快要被她用脚凿出个坑了。

 

“喂樱酱,你不会是在紧张吧,你现在见佐助还会紧张啊”鸣人盯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粉毛笑嘻嘻打趣她。

 

“不要你管!就你话多是吧!”春野樱恼羞成怒气鼓鼓地踮脚去锤他。

 

“我不就是说了一句嘛还有你本来就看起来很紧张嘛啊啊啊啊痛痛痛痛樱酱,要死了要死了”金毛狐狸也不躲,倒是叫唤得起劲,他装着副快哭的模样面目间却全是笑意。

 

卡卡西从书中挪开眼神面无表情慵懒地瞟了一眼旁边吵吵闹闹的两人,真是一点没变呢……

 

“樱酱快住手不然还没接到佐助我就先阵亡了的说”他委屈地努努嘴,但是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了樱两只细瘦白皙的手腕让她无法动弹。

 

“我…”

 

“哼…吊车尾就是吊车尾。”清冽沉稳如泉的熟悉嗓音传进三人耳朵里。

 

“哟佐助,辛苦了”卡卡西抬手跟面前黑发少年打招呼。

 

鸣人和樱闻声微微一愣,随后齐齐转头,鸣人还握着樱的双手,佐助瞟了他们一眼,眼底有一丝转瞬即逝的复杂情绪。

 

“佐助你这家伙,走路还是没有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鸣人放开樱自然地勾过佐助的肩膀跟他勾肩搭背。

 

“啧”被鸣人勾得一踉跄的佐助不满得皱皱眉。

 

“那…那个,”樱嗫嚅着开口。

 

佐助抬眼看她,她也正好下定决心抬眼好好看看他,但是两人对视时她心下一惊,好容易才与他对视一眼,她慌忙着要接住他的目光,他却已淡然瞑敛。

 

刹那间浑身僵硬,绵密的疼扎上心尖,有酸楚不断从破损的那一处溢出来,在心间泛滥。喉咙处像被粗糙的纸团堵住一样,只能勉勉强强挤出一句破碎的“欢迎回来”,热意不断涌上眼眶,她快哭了……

 

不等佐助回应,春野樱说了一句“抱歉医院还有事”就跑走了,尽管她转头只一瞬时间,其他三人还是看到了她眼角晶莹的泪花。

 

啊啊……果然他还是不会接受她的吧,因为那样冷漠冰凉的眼神,一如从前呀……

 

佐助微微张了张口,他直直地望住那跑远的粉色纤长背影,眼底涌动着不知名的情绪。

 

鸣人把搭在佐助肩上的手收了回来,他默默攥紧了拳头。

“我说,没必要这样对樱酱吧,你也很清楚樱酱的心意的吧,佐助。”鸣人此刻眼里是少有的温怒,就连旁边的卡卡西眉目间也多了几分严肃。

 

而回答鸣人的只有一阵沉默,佐助垂着眸子半张脸藏在阴影里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毕竟,这个女孩子是他们的底线,谁都不可以伤害她,就算是佐助…

 

此后春野樱便没再给他跟她搭话的机会,好不容易创造的“偶遇”,她远远地就转头改变了本来要相交的路线,他明明是想跟她打招呼的,明明是想跟她说说话的。

 

她不似从前那样热情主动了,也许久不对他大胆诉说爱意了,但是这不正是他所期盼的那样吗,可为什么,心口堵得发疼呢。

 

隐在树枝间的他紧紧盯着远处跟鸣人正常笑闹跟同期自然寒暄的她。那样才是她,和鸣人在一起会比选择他好很多,鸣人也只会在她面前一如少年意气风发笑得灿烂。

 

但是佐助不知道,他和鸣人追根究底,其实是一样的,那不一样的一面只有对着她才会显现出来。

 

春野樱无措又难过,她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到现在究竟是不是对的,他们都长大了,她也学会了女孩子的矜持,不再把喜欢随意挂在嘴边,她强咽下了那么多那么多几近喷涌而出的爱意,狠心地给自己的心套上层层枷锁。

 

他不在村里的时候她什么都想过,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她最后想,她不能做牵绊住他自由的绳索。

 

想是这样想,做起来却很难啊……

 

纠结与失落构成一副重担一直压在她心上。

 

———————

漩涡鸣人推门而入一眼就看见桌上突兀的卷轴。他眉头一皱隐隐感觉不对。

 

鸣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桌前拿起卷轴查看,佐助跟在他身后进了火影办公室。

 

“混蛋。”鸣人单是简单扫了一眼卷轴的内容就怒不可遏地捏紧了拳头。

 

佐助快步走过去从鸣人手里拿过卷轴查看,不多时他右眼倏地转出猩红的杀意,三勾玉瞬间连接变换成万花筒。

 

“等等佐助,这是,挟持木叶高层的重要证据…”鸣人一只手拦在卷轴上,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强忍住想把那卷轴撕得稀碎的怒意。

 

「春野部长和宇智波佐助,七代目大人选一个,今日午夜在xxx」

 

团藏留下的根的残党杂鱼吗……

 

没时间清理,倒是会自己带着地雷找上门。

 

团藏是爱着木叶的,但是爱得暴戾恣睢,这样的爱会反噬木叶,这一点毋庸置疑。

 

———————

是夜,两道身影在高低相间的房顶上往出村方向飞速跳跃穿梭。

 

他们把这事压下来了,除二人外只有卡卡西知晓,卡卡西现在在火影办公室坐镇代理,对同期说的是樱和别国医疗部有紧急会议。

 

“拜托了,鸣人,佐助。”卡卡西把下巴搁在握成拳撑着桌子的双手上,眯着眼,他的目光投在面前那张七班合影上,一瞬也不曾离开。

 

二人一路眉头紧皱,沉默无言,身上散发着少见的阴暗。

 

他们赶到卷轴上写的地点时,结界早已被破坏,地上、树干上满是四溅的血迹,都还未干,现场凌乱不堪,看得出来经过了好一番打斗。四处横七竖八躺着根的人和一些陌生的面孔,还有些尚在虚弱地呻吟,空气中弥漫着温热的腥甜。

 

但是哪里都不见那抹粉色的身影。

 

正当鸣人佐助准备各自散开寻找时,四面八方突然出现许许多多黑影将他们重重包围。

 

仔细一看,这些都是音隐的人,现在的音隐村早已成为各国叛忍的巢穴。

 

“佐助!这里交给我!你快去找樱酱!”鸣人结印召出数个影分身

 

“啊…不用你说。”佐助还没等他说完就瞬身射了出去,他感应到了,她打斗时残留的查克拉,在东北方向!

 

“杂碎不要挡道。”紧皱的眉头间万花筒也蒙上一层雾霭,黑色火焰与蓝色电流交窜,一瞬间,拦在佐助面前的数十道身影落下树枝纷纷化为灰烬。

 

“哼……明明那么在意樱酱……那么,接下来,该专注这边了!螺旋丸!”

刹那间打斗声四起,在诡秘的森林中显得格外突兀。

 

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路过之处都有新鲜的血迹,佐助的眉头越皱越深,余光倏地捕捉到一瞬奇异的反光,他连忙刹住脚跃下树枝。

 

他指尖微微有些颤抖,他捡起那只沾染着绯红血迹的白玉镯小心地放入怀中,想也不想足尖一点继续飞速前进,写轮眼似要滴出血来。

 

旅途中每因写轮眼遭袭一次,他就会把对她的喜欢藏得更深一分,他只敢寂寞地幻想一下带她同游与她共度余生的生活。他不愿意用她的安危来做幸福的赌注。

 

他从不相信天命鬼神的,但他会为这个女孩子偷偷向神明祈祷,祈祷她的平安喜乐,祈祷她的幸福美满,祈祷她依旧笑颜明媚。

 

他每天都有温习从前和她度过的点点滴滴,不让过去成为过去。

 

只有变成神明的哥哥听到过,他说他爱她,很爱很爱。

 

一次次把她推开是爱她中最疼的部分,好比一刀刀剜心窝肉。结果为什么还是变成了这样,所有所有一切的意义不就,混沌了吗……

 

他要见她,马上就要见她,一刻也等不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见到她就会知道了……

“你在哪里…樱…”

 

这个男孩子是否在自己的黑暗中误读了他的感情,她的感情呢。

 

月夜之中,黎明晨曦到来之时,用直白的爱意去框扶吧。

 

———————

 

春野樱的查克拉在结界内就被消耗去大半了,即使不运炼查克拉单用体术,还是会被被动地吸走筋脉内储存的查克拉。加上乱斗的时候跟实力强劲的音忍缠斗了那么久,她现在有些体力不支了。

 

这个带着白色头巾的音忍拎着手脚被结实绑住的春野樱在树枝间快速穿梭。

 

本来打算解决掉根的人就把她也就地解决了,没想到那两人居然来了,不愧是他们吗。白头巾音忍邪崇一笑。

 

不过,能让他们两个当今最强忍者和整个木叶动摇的人,也只有她了,那两个人的羁绊加上木叶医疗主力再加上 木叶高层吗……

 

他们故意向根的人透露计划,没想到他们还真把她给挟持出来困住了。眼下的她无法使出怪力了,真是个完美又值得解决的人质。

 

“不要乱动哦,我们可是在很努力地赶路中,放心吧,很快就会杀了你。”

 

“不要想那两个人会来救你哦,我们所有的人都留在那里对付他们,别想全身而退呵呵,那些可都是些精英的疯子呢”白头巾音忍十分得意,想着进攻木叶的计划竟然进行得如此顺利。

 

“呵……”春野樱眼底一亮闪过一丝精明。

 

“也就是说…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额间的菱形印记蓦地被点亮,黑色纹条自阴封印中释放,瞬息之间延伸舒展爬满全身。

 

“什……”

 

“还有,不准小瞧他们!!”

 

还未来得及反应白头巾音忍便挨了一记重拳,飞出去数百米,直直撞断数十棵枝干粗壮的大树,最后落在地上还凿了个不小的坑,口中一下喷出温热的鲜血。

 

春野樱飞速来到他身边不给他反击的机会,但她还是疏忽了这个音忍的未知忍术。

 

她瞪大双眼,口中有刺眼的鲜血喷出,整个腰部被三根粗壮的血刺贯穿,排山倒海的疼痛瞬间向她的每根神经压迫而来,百豪状态下伤口已经开始迅速愈合了,但那痛感却分毫不减,清晰地刺激、混乱她的大脑,同时她还要承受细胞快速生长时那要将她撕碎研碾的疼痛。

 

那音忍往地上啐了一口血,里面还掺着两颗牙他坐在地上操控着血刺气息不稳地抬头,看着春野樱勾唇得意一笑。

 

这个人,是能操控血液的血继界限忍者,刚刚也是用血液做了盔甲对伤害进行缓冲转移吗……

 

倏地那音忍又消失不见,春野樱此时的动作和感官因为全身的痛感都有些迟缓,等她反应过来反手向身后劈去时两边肩胛处又被两根血刺贯穿深扎入地,她的身形随即也被牢牢钉在地上。

 

她嘴边汩汩地涌出鲜血,全身因为剧烈的疼痛不住痉挛颤抖,汗水混着血水滴入土,在地上浸出深深浅浅的水渍,即使这样,她也咬牙双手撑地把上半身一点点撑起来,肩胛处一片血肉模糊。即使手脚痛到发麻瘫软,她也嘶吼着要把自己的身体从血刺上拔下来。

 

那音忍因先前遭受的那一击失血过多,加上内脏都被震碎了,一下瘫坐在春野樱身旁,他与挣扎着缓缓起身的春野樱平视,抬起手,手上的血液慢慢凝炼聚合,他对准春野樱的头部。

 

“是我小看了你啊,咳…呵呵…不愧是新三忍之一,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在血刺射出的前一秒他看到她笑了,他还在揣测着那笑的意味,下一秒他就被面前的佐助用流窜着蓝色电流的草薙剑贯穿了心脏,音忍在临死时依旧是瞳孔急剧缩小一脸的不可置信。

 

天手力。

 

风扬起他黑色的披风,佐助的脸隐匿在阴影之中不知此时他作何表情,他半跪在地,手腕一动,单手将手里的草薙剑一转,在白头巾音忍的心脏处狠狠剜了一圈抽回,凛冽的刀光中草薙剑回鞘。黑红交替迷惑世间的万花筒狠戾震怒,黑色的火焰将眼前的敌人吞噬殆尽,一点残渣也不剩。

 

她站在他来的那一方大树下,彼时太阳东升而起,天光乍现,万籁俱寂,朝晖洒落人间,给她周身打上一圈彩晕,她笑了,所有的光影、感官混合成一帧定格的画面,美到令人头皮发麻。

 

这个家伙真的好傻,受那么重的伤还能笑得出来,那笑拂荡了所有的污秽与迟疑,涤净了蒙在心上的胧雾。

 

在她腿软身形一歪往地上直直栽去的时候,佐助瞬身坐到地上稳稳接住了她。

 

好像看到他,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清冽薄荷香,这个不要命的女孩才想起来疼痛的感觉,此时百豪慢慢消退收回,她的碧眸里满是揉碎的水光,委屈地拧起眉头那水光便凝成晶莹的泪扑簌簌往下掉。

 

她紧咬着下唇仰头盯着他,颤抖的指尖向他俊俏的脸伸去,在触及那片冰凉肌肤的时候她下意识要把手往回收,但是温热的大手轻柔覆上她的手背,把她的手往他脸上带,他像猫儿一样闭眼安心轻蹭着她掌心。她的泪掉得更厉害了,尽管不言语,他们都知晓此时彼此内心的所有所有了。

 

佐助眼里的暴怒被这撒娇的泪安抚,取而代之漾出了一圈圈温柔的涟漪,他握着她的手虔诚地在她手心印下一个情意绵绵的吻。

 

“我认输。”他如是说,嗓音清澈如泉,但有摄人心魄的力量。

 

佐助从怀里摸出那莹润的白玉镯,小心翼翼给樱戴上,他握着她的手,拇指指腹细细摩挲那玉镯,他亲亲她的发顶。

 

“樱,我可以,把宇智波的姓氏交给你吗。”热意不住涌上眼眶,就好像这是抖落的岁月中他们生命能够真正交叠在一起的伊始。

 

怀里的人身躯一震,她慢慢转过头去看他,她笑眼弯弯,眼角一行清亮的泪流下,长长的粉睫在眼下铺了一层温柔的阴影,樱抬手为他试去的眼角的温热,她撩开他挡在左眼前的细软黑发凑过去轻柔地吻了下那只藏着孤独、悲伤和巨大爱意的轮回眼。

 

“樱……我不是,要故意推开你,我,我喜欢你。我只是不想因为你跟我在一起就很危险。”他像一个急着要袒露内心的稚子,十分笨拙。

 

“但是我更怕你离开我…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所以,留在我身边…”他糯糯地请求着。

 

樱温柔地笑了,一如三月盛放的粉樱。

 

他们很自然地接了吻,在晨光之中。

 

“不要害怕,也不要推开我,我是那个永远不会离你而去的人,所以,交给我吧,宇智波的姓氏。佐助君,我爱你哦…”

 

他又俯身吻了她。

 

“我知道。”

 

心上的茧被层层剥离脱落,袒露出那耀眼的赤诚之意。原来,我们从来是双向的奔赴。

 

我不会再害怕,也不会再逃避,我已经足够强大,可以以宇智波的姓氏保护你,为你冠上我的姓氏,光明正大地保护你、深爱你。

 

“我也是。”

 

这一辈子,只有俯身拥住你深吻你的时候,我才会低头。

【井】Beautiful People Beautiful Problem #井 # #山中井 #情话
by/ 素桑   CP:井 ——【情话】 朝暮与年岁并往,与你一同行至天光——河唐先生   第一个响得肯定是闹钟,在震动开始第一秒她立马条件反射般关掉了闹钟,然后躺回去...
】女主角 # # #生日快乐
,不过,谢啦”一手握着花一手捏捏井鼻尖。   “小生日快乐哦”井跟在井身后,他是一贯笑眯眯。   “友谊永恒”井递给她一枝与井无二淡黄色百合。   “你们夫妇心意我收到啦,嘿嘿”...
】我是这样喜欢你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收录于吧第10期吧刊中 神明为你种下这世界上樱花海,因为他和我一样,深爱着你恣意爽朗笑颜。 每个人都会喜欢,但是每个人喜欢又不尽相同。   对于宇智波助来说...
】审神者 #
。”她皱了眉。   “我更喜欢,你叫我——撒旦。呵……”   黑色纹条顺着助掐着脖子手蜿蜒攀爬,似要将他一同拖入深渊。   “或者说,那个让大天使长大人也执着名字,。”   一字一句...
】去看烟花吗? # # #宇智波
by/ 素桑   七夕小文 有衔接《助烈传》内容     “我想约会。” “超想!”   听到这种发言,忍不住抿住嘴角忍着笑意。说这话是新来小护士佐藤,跟在她身边实习,也不过才二十出头...
】重读(5) #
需要两个人一同经营,天平上爱长此以往不平衡话,天平就会全然坍碎。   并不是说宇智波助不爱,相反,他很爱,只是爱得保守又独占。   他不懂得因为她偶尔去改变下自己思考方式,想着自己只会...
】宇智波 #
泪痕前半生到此为止,我把自己交你。   天地见证盛大之下,为你冠以宇智波之姓。   还有,   我爱你。   “宽额头……宽额头?喂宽额头!”   眼前有俏丽面容突然凑近,缩了缩脖子眨眨眼...
】将军居然那样 #
公子跟山中小姐伙同着齐齐不见了。府邸上下找不着人,助哪里都没见她,便跟伺候他们下人探听了情况这才出来寻。   倒也不是啥武侠小说剧情恶人挟持去了,只是今日非要画出个美人图母上,奈何这丫头...
SSN—(1)三个人青梅竹马 # #
?”还没搞明白他们俩这幼稚行径另一只手就被助默默拉过去绑了一个猫猫气球   有些好笑地看着绑在两手手腕处细线   “嘛嘛,先去下奶茶店吧我好渴!”自然地一手牵一个拉着他们往商场里...
SSN—(8)琐碎小日常 # #
。   “哎呀…”看着手上一大坨白色膏状护手霜有点头大,这只快用完了所以挤时候不好控制用量,这不,就挤多了。   她灵机一动,胡乱在手上搓了下把护手霜推开在手上糊了厚厚一层。   “助君把手伸出...
/短篇』alpha什么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宇智波
嗅到浓郁带有沉香宇智波信息素,实在是心疼紧。   “小,你还好吧?”   “我还好,师姐不用——担心我。”接过病历表,打了个哈欠。   “对了师姐,你是beta吧。”   “嗯...
】亲爱 #
,而此时助耳尖也红得能滴血   助打开最后一个卷轴时候手指还有些不受控地颤动   “嫁我。宇智波。”   啪叽,泡芙掉到了地上,只有她唇边那些没舔干净奶油幸存了下来,而此时她完全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