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将军居然那样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私设有|古风

试试新的

 

“公子!!使不得啊!你抱的这位姑,公子她......”

那妈妈擦满胭脂白粉的脸蹙眉拧成一团,急得不行又似惧于眼前这白袍少年,相拦的手倒举不举。

 

佐助眉目之间有掩不住的锋芒,英朗明亮。男子的硬气气势之下,却是一张胜了女子的脸,俊美非凡,但两相合并也并不矛盾,更显脱俗清逸。

 

“既是这里的公子了又有什么使不得的说法。妈妈,你家公子和姑娘不就是做这事的吗。”佐助薄唇微张微合,淡淡吐出这话。

 

他怀里的樱一听这话吓得登时一抖,险些从佐助怀里滚出去,绯色淹了耳根。佐助察觉到怀里动静环她膝弯的手紧了紧。佐助噙一丝笑,凉薄淡色的唇上泛有柔柔水光。

 

刹那间楼里响起此起彼伏的讶异惊呼,到这里的谁不是哪家哪家的名门富贵公子,也都是偷偷地来,遇到熟人连照面都不敢打。哪有这样明目张胆破门而入直接抱公子的。诶等等,这个人,好像,是御前大将军来着。

 

紧接着楼里又响起此起彼伏的屏息抽气声。原来,大将军,这方面还是和大家一样一样嘛……

 

只是不曾想,大将军原来好这口。

 

有淡淡月色洒在这栋脂粉香楼的牌匾上:平步青云。

 

扶摇城一等一的,男女都可点陪的———青楼。樱什么也听不见,只是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

 

春野家夫人春野芽吹生辰,春野家大设家宴,函请了帝都各大家族名门。

 

但是本家千金春野小姐和寄宿在春野家好一起学读玩乐的漩涡公子跟山中小姐伙同着齐齐不见了。府邸上下找不着人,佐助哪里都没见她,便跟伺候他们的下人探听了情况这才出来寻。

 

倒也不是啥武侠小说剧情给恶人挟持去了,只是春野樱今日非要画出个美人图给母上,奈何这丫头啥都会画独独那美人画得老是像森森女鬼。

 

她死活不照着自己和府里的丫鬟画,说是,想要艳一点的,好取样。

 

春野樱觉得母亲年轻时就是那种艳压群芳,一朵俏丽独坐枝头,其他美人在母亲面前皆会失了颜色。她想要这样的明丽,其实通俗一点讲,就是,青楼里花魁那样的。

 

但是对于大家闺秀来讲,那样的烟柳之地哪是想去就去,生怕以后嫁出去了还是怎么。而且“平步青云”里不仅有娇美姑娘,还有好看的公子可以点,闺中千金就更是去不得了。

 

但春野樱蓄谋已久,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今日刚好,被逮了也好拿是给母亲生辰贺礼取样的借口搪塞。她心下欢喜,扮个朗朗少年便翻过府邸围墙去香楼找姑娘了。

 

那公子漩涡鸣人和小姐山中井野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两人早晓得她的幺蛾子,不拦她,只是因为……懒。

 

可日色将尽也不见她回来。

 

鸣人从府东翻墙出去时对井野说:"井野,这种大场面我没你稳得住。我且先去逮樱酱回来。"

 

在漫天的墙灰里,井野喃喃道:"鸣人你早想去青楼就直说……"鸣人喜好剑术的同时也颇爱音律,早闻平步青云那未开苞的花魁会的杂趣小曲之多,奈何碍于身份一直没机会听一听民间小曲是个什么样。

 

春野家一向是不许沾染什么低俗的娱乐方式的,人人不是抚琴就是斗诗,有忍不住的也只是托人捎两本春宫画册,将兵法书本掏空藏进去偷偷瞄。

 

当然樱、鸣人和井野三人都不好这口。但也是,试想一下,天天被拘在那一方听高山流水跟天天背家规有什么区别。你不让我听,我还就非要听听了。

 

然而日色尽了,天边晕散开烧红的余晖,黄昏压下来了也不见两人回来,井野无奈只得也翻墙出去找。

 

平日里家里散善粥都是樱去,这么俏丽一个小姐大家来来回回注意注意着当然就记住了,所以大半个扶摇城都知道春野家有个貌胜西施的春野樱,人美心善,高洁不沾世俗。

 

所以樱是万万不能被认出来的。无奈之下樱只能照平时井野教给她两人伙着伪装好悄悄溜出府游玩那样,扮俊公子。她给了那妈妈金叶子道是来找人的,嘱咐妈妈就说她是这里的一个公子。

 

谁知,美人还没找着,自家将军倒是找来了。佐助一进门就瞅到那欣长的淡青色背影四处不知找着什么。

 

佐助两三步跨上前逮着就将人打横抱起,稳稳当当迈步掠过周遭的莺莺燕燕朝楼上内室走去。还不忘低头调笑道:“公子若是累了,我抱你回榻上歇会儿。”

 

樱哪敢吭声,红着双颊抬手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颈脖间的长命锁亮银流转,细小锁链碰撞时清脆的叮叮声与头上那人平稳的呼吸绵密交织在一起。

 

佐助挑眉勾唇一笑,眼底的玩笑意味将佐助轮廓明朗清晰的脸也衬出些与他坏笑不合的稚气。

 

佐助将人轻放于软榻上,双手支在樱身侧两旁,俯身轻轻吮吻她莹润耳珠,舌尖若有似无地撩过。

 

“你穿戴打扮成这样,是要来干什么,嗯?”他呼出的热气全洒在她颈侧,像是他手一一抚过,激起她一阵阵的酥麻腿软。

 

樱没曾想这人就这样欺身上来,拍一拍他肩头故作镇定道:“将军,真巧啊,啊哈哈……”

 

佐助细细地嗅她身上清淡的樱花香,眯眼看呼出的气撩动她白皙颈脖上的樱丝。

 

听她这样来一句,佐助握拳抵在唇边闷笑一声,刻意将声线压低了:“嗯……是巧,那,再碰巧圆个房?”

 

樱哆哆嗦嗦躲闪着道:“不用了不用了。”

她觉得有些痒又往里缩了缩与人拉开些距离,有点后怕补地了一句:“你毕竟……嗯…不举对吧。”

 

这是前几天鸣人跟她瞎说的,因为大将军从来不近女色,伺候更衣沐浴的都是男近侍,属下们私自揣测,传来传去,就变成了这个“不举”的版本。

 

佐助看着身边人侧颜怔愣片刻,一时有些气结。

 

同时不免被激起几分好胜心,笑容僵硬地将手探至樱胸前,毫不费力扯开她衣襟,低沉嗓音里带上几分咬牙切齿:“那倒想让樱看看,我到底能不能人道了。”

 

樱心下暗暗叫声不好,悔恨自己嘴欠,但还是努力佯装神色平静。

 

她一挑眉:“将军,不妥不妥,你进来可是连门都不带关的,喏,会全叫别人看去诶。”她郑重其事地抬手指指门口。

 

憋笑真辛苦,唉……佐助手肘撑于身下樱的两侧,笑意盈盈轻咬她颈侧:“不碍事,待会樱叫得大声些,那些人就不敢进来了。”

 

樱一看稳不住了又被人摸得颤了颤,暗暗咬了咬唇一翻身一趴埋头在他胸口赖他身上。哆哆嗦嗦又不敢让人看到脸,只道:“不…不了。咳,你举,你举。”

 

怎么反倒还害了自己,唉……

 

佐助瞧她模样着实可怜可爱,忍不住侧过脸以拳抵唇轻笑出声。笑声清冽如泉,十分动听。

 

“别,别笑了……”樱耳根子通红气鼓鼓伸手去捂他嘴,有晶莹在眼角一闪,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佐助见她是真的快哭了便收起玩味心思抬手抚上她脊背,微微挪动身子叫她趴得更舒服些。

 

“今日,姑且饶了樱。下次,樱会在我府里,下不来床。……你说呢,准宇智波夫人。”

暗哑嗓音中是无比的认真,薄唇若有似无地在她额角蹭过。

 

樱听到这吓得一抖,只得顺从地抿唇懵愣着轻轻点点头,也不细想他说了什么。

 

“我是来给母亲生贺的画取样的……”她趴在他胸口,葱白指尖圈绕着他长长的黑发红着脸糯糯地讨饶。

 

“我知道。”佐助淡淡道。

 

樱一双碧眸蓦地睁圆一脸不可置信……

知道你还!!存心捉弄我呢这是!!!

 

樱气不打一出来,想起自己在楼下的糗样和佐助还被大家误会成了有断袖之癖,鼓起腮帮子抬手就要反抗。

 

佐助手疾眼快一只手扼住她两手手腕以此锢住她双手,另一只手往她后背伸正准备把她捞到怀里起身带着她一起回去,谁知这时门外传来有少年嗓音如泉:“井野这个房没人,话说你怎么也来了,快进去我带你从窗户出去,下面……熟人太多了。”

 

紧接着有一少女英气澄澈道:“都怪鸣人你好不好,樱没找到不说,还非要那花魁把她会的都唱一遍,要不是本小姐制止,你岂不是要明儿个早晨才回去?再说,人家不得累死?”井野说完撇嘴朝他翻了个白眼。

 

眼见着那两人声音越来越近,樱和佐助躺的这方榻是一进门就能看见的。

 

思索间,那两人已踱步进来,樱想也没想蓦地把头埋佐助胸口,咚的一声撞得佐助轻轻皱了皱眉,樱丝粉粉滑下挡住脸,她慌乱极了。

 

佐助知道进来的是谁,只淡淡笑着,悠悠然满不在意撩起身下人一两缕樱丝细细把玩。

 

樱内心:“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然而———“咦,樱酱,你跟佐助一起在这里干什么啊”鸣人看着衣衫不整的两人疑惑歪头。

 

“宽…额…头??你不是来找美人的吗?”

怎么跟自家将军好上了好像情状还很激烈的样子,原来你们喜欢这样的玩法,还专门跑到青楼里来??———不过井野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完了……

 

佐助像是身上没趴个人,在自家一样。

“好久不见,两位。”

 

“啊……樱只是好奇,房事是怎么个行法。”

 

宇智波佐助你是不是浪疯了……

】殉情 # #
节日快乐   12岁宇智波助第一次挡在面前替她抵挡危险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他居然愿意为她去死。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么清晰的想法,不过是认为自己还有团队精神或者说多多少少带点身为男性没来由的...
贺】我是这样喜欢你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收录于吧第10期吧刊中 神明为你种下这世界上的樱花海,因为他和我一样,深爱着你恣意爽朗的笑颜。 每个人都会喜欢,但是每个人的喜欢又不尽相同。   对于宇智波助来说...
】去看烟花吗? # # #宇智波
,你休假居然不告诉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不是不打扰你和井嘛。”“哼。”井扭过头,突然想起来什么,开口说道:“我有做纸衣,要不要?你没时间给良娜做吧。”双手合十,低着头说:“万分感谢...
贺】胧雾 # #写给的情话 #
by/ 阿琛琛琛琛琛   cp: ——【写给的情话】 我永远向你承诺在这斗争岁月里只有在吻你的时候我才会低头 ——七声号角《尖锐沉默》   正文: “部长,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请跟我们走...
】重读(4) #
角都那么熟悉。他想也没想摁了“0723”的密码,木盒应声而开。   里面是摞得十分整齐的拍立得照片,助一张张翻开,眼稍蜷着温柔。   照片里是他们去海边、去看演唱会、去、去赏樱花、去烟火大会、去...
】重读(1) #
,愣是聊到凌晨六点有了一点点睡意才肯回房间休息。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助浑身僵硬了下,心尖泛起一阵酸。他想着可能不是她,但在听到鸣人那样描述她的发与碧眸,那样讲她的开心笑颜,他又知道...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宇智波
了我们,但井的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的是,宇智波助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回神,“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SSN—(14)每天都要开开心心 # #
第一次用”她抱着杯子慢慢吮饮,恨恨地咬了咬不锈钢的吸管。   “酱!我已经跟卡卡西老师说啦,他让你好好休息,叔叔和芽吹阿姨不在家我和助陪你,嘻嘻,你好好睡吧”鸣人靠在门口朝她晃了晃手机...
/短篇】婚归 # #火影忍者同人
的很满意。   今天是她越界了。     01   宇智波助对于这个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喜欢她,可也不讨厌她。   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不喜欢他的外貌,身材,金钱。这些,本身就...
】宇智波 #
笑得灿烂,大手一抬把助肩上的花瓣尽数拂去,他站到助身后轻轻推他一把。 “快去吧!这种时候可不能叫新娘子再等你啊!”   助看着手里的粉嫩樱花笑得温煦。     宇智波助在看到身穿白无垢的...
SSN—(11)运动会【2】 # #
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拉拉队用的手花,带着班上的女同学整齐地给两位参赛选手大气。   愣愣地看着她们这阵势嘴角一抽一抽的。   到鸣人和助跳的时候有大胆的学妹喊叫着:“学长加油!”,引得周围一阵起...
】燥热 # # #宇智波
通烧,这让意识到助不是在夸大其词。   即使是这样,痊愈以后她依然黏着助睡觉。很多时候,宇智波助都觉得自己是个冷酷的人,毕竟成长经历实在与众不同。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抵挡不住的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