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MAMA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算在奶爸系列里吧

想描绘樱多一点,因为今天又看了一遍狼之子,母亲的温柔真的很强大啊……

 

床畔惊颤颤、歇斯底里的啼哭划破绵软黑夜,樱自梦中惊醒,面目间还尽是疲累,但行动早已先于思考。

 

她几乎是手忙脚乱、跌跌撞撞地下了床,但抱起佐良娜时,动作放得无比轻柔。

 

她没管自己头发与衣衫的凌乱,只一手托住小团子的屁股抱着她,一手托着她肉肉的颈脖把她小小的脑袋放在自己肩上,偏头挨着她的小脑袋顺着小团子的背轻轻哄抚。

 

樱不时会边拍着她背边抱着她左右小幅度晃动,然后怜爱地亲亲她哭红的小耳朵,粉唇微张,樱哼出舒缓柔软的小调。

 

但是小团子没有要消停的意思,呜呜哇哇哭得小肚子都在剧烈收缩,整个人一抽一抽的泪水都把双眼给黏住了。

 

听到宝贝哭得那样伤心,一分异样的孤独感捂热了她的眼眶,不久也有晶莹团在眼角。

 

宝贝, 你在想爸爸吗……

 

不过樱没给那晶莹有流下来的机会,她熟稔地抱着佐良娜在床边坐下,把小团子横放着揽在怀里的同时拉开衣襟,等她慢慢找过来条件反射地吮吸。

 

樱另一只空出的手轻轻试去佐良娜眼角的泪珠,整理好黏在她额头上的稀疏碎发,拧拧她的小鼻子把鼻涕擦掉,然后拿过一边的纸巾随意擦擦。

 

小家伙一边吃奶还会一边发出奶兮兮、带有鼻音的哼哼,小肉手一晃一晃的,樱拿食指去勾勾她的小指头,她便一把握住,抓得紧紧的,小家伙整个过程都没睁眼,全靠着本能在大哭、在找寻。

 

这样的情形一晚上会有个三四次,而且每晚如此,反正樱已经很久很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前段时间佐良娜白天睡的多,樱休假的时候也能有机会白天跟着睡会儿,但越长大小朋友精神头就越好,睡眠的时间也短了,相对的,樱的睡眠时间也更短了。

 

就算是母乳,老喝冻过再温热的也不好,樱便拒绝了富岳和美琴说把佐良娜接过去照顾让她好安心工作的好意。只是白天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会托爸爸妈妈照看一下,大多时候她都把佐良娜放在医院的育婴室,让小护士帮忙看着。

 

井野每每看到她眼下的青黑都会嗔她:“你啊,太拼了啦,也注意下自己的身体啊宽额头,你把自己搞垮了谁来照顾佐良娜啊,再说至少也把佐助叫回来吧,生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切……”她实在看不得樱这样辛苦,皱着眉语气恨恨的。

 

是嘛,她整天累死累活的,一个人框揽下许多,自己最大限度内能承受的绝不麻烦别人,她就是这样,倔得很。

 

“哎呀这个项目是两国的大事嘛,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随便离岗休息啊,怎么也要借此展现下我们木叶的医疗实力吧,很好的炫耀机会耶!”她孩子气地嘻嘻笑着,但眉目间的疲惫依旧十分明显惹眼。

 

“我才懒得管你!你小心哪天猝死!”井野朝樱吐吐舌头。

但她对樱一向是嘴毒心软,每天都针对她身体情况给她做好特质午餐便当放在她桌上,会偷偷把很多病人往自己办公室揽,会抢过她凌乱的笔记和报告给她整理好装订成册,不给她熬夜一边工作一边带娃的机会。

 

樱老是说井野大题小做,不过心里面暖暖的,她确实会轻松许多。

 

笨蛋井野……

———————

“鼬,怎么巡逻还带个小跟班啊”止水打趣着朝鼬身后扬了扬下巴。

 

鼬疑惑地转过身,一低头就瞧见了自己可爱的小侄女,她眨巴眨巴了下湿漉漉的墨瞳朝他咧嘴嘻嘻一笑,似乎已经跟了有一段距离了。

 

“还学你不好好穿衣服呢哈哈哈哈哈哈哈”止水看着一大一小都把手从外套袖子里抽出来一只手从领口伸出来搭挂在胸前,十分好笑。

 

鼬轻笑出声,同时也很疑惑,现在不是正午吗,小家伙应该在幼稚园准备午睡了才对,这小家伙怎么跑出来的……

 

还没等鼬想明白一道粉色的身影就急匆匆往这边奔来。

 

樱几乎是滑跪着冲到佐良娜面前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眼角挂着晶莹的泪。

 

“你吓死妈妈了!为什么要自己偷偷跑出来”樱的声音明显在气虚地颤抖,到最后只能发出带哭腔的气音。

 

“唔……mama疼…”佐良娜被樱抱得很紧,快喘不过气来了。

 

她接到幼稚园老师的消息说佐良娜不见了的时候饭也没顾得上吃就急急忙忙从医院跑了出来。

 

樱闻言松开了她蹲在她面前仔仔细细检查着她全身上下。

 

“bo,bobo”佐良娜转身指指鼬。

 

“嗯?”樱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哥哥?”樱一瞬间懂了。

 

“怎么啦小樱,我也是才看到佐良娜跟在我后面,她好像跟了有一会儿了,今天没去幼儿园吗?”鼬柔声询问。

 

“去了的,应该是今天中午博人发烧,鸣人去接的时候老师没来得及关好门她看到哥哥你就溜出来跟着你了,老师差人来医院找我听到她不见了我才出来找,唉……”樱捏捏自己的眉心。

 

“这么小就会越狱了啊佐良娜”止水蹲在佐良娜身侧伸手捏捏她小脸打趣道。

 

“你大伯以前也经常干哦,你大伯他经常把影分身放学校然后溜出来跟我一起修炼哦”

 

“分森?”佐良娜歪头,她说话依旧糯糯地说不清楚。

 

“止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把你大伯当自己的弟弟的哦”

 

“春野部长春野部长!太好了你在这里!有个紧急手术需要您主刀您快回医院看看吧病人的情况很紧急,现在井野医生她们在做急救”一位小护士匆匆往这边跑来。

 

“去吧小樱,我来送佐良娜回幼儿园”鼬拍拍樱的肩膀。

 

“麻烦你了哥哥,佐良娜要听大伯的话哦你放学妈妈就来接你”她亲亲女儿起身便火急火燎往医院赶。

 

“妈妈真是辛苦呢……”鼬把小团子抱起来看着那抹纤瘦的粉色背影喃喃道。

 

在千山之外的森林里,佐助五指不住在卷轴上摩挲,是鼬的字迹。

 

垂下的异眸里满是心疼,心脏仿佛被一下一下揪紧。

 

樱传来的书信里对这些只字不提,她只说佐良娜又会了什么又因为什么笑了,只说爸爸妈妈身体健康硬朗,她会好好照顾他们的让他放心。

 

但她没有说好好照顾自己。

 

披风一扬,他决定回家看看。

 

———————

“对不起……”黑发团子眉眼耷拉地低头看着被打湿了的睡衣和床单奶奶道,轻轻的尾音里满是抱歉。

 

今天下午跟其他小朋友玩得太过开心她就忘记了找妈妈要吃的,到了晚上饿得不行,樱特意给她多冲了一百毫升的奶。

 

但是她喝得太急,对饱也没什么概念,于是就吐奶了。

 

“佐良娜还是个小朋友,这种事很正常的哦,小朋友不需要说对不起。床单和衣服脏了妈妈马上就可以换,而且佐良娜自己勇敢地说出来了,很棒哦!”樱戳戳她的额头。

 

小家伙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只是嗯嗯点了点头。

 

樱把她教的很好,她自己也很聪明很乖,妈妈教的都有好好记住,会乖乖叫人,妈妈凌晨突然有手术时会乖乖自己睡觉不找妈妈,虽然这个时候大伯会过来陪她睡觉,但她不会哭着找妈妈。可以自己吃饭穿鞋,只是偶尔穿反一下……

 

她已经可以自己做到很多事了……

 

———————

“危险!”还穿着围裙的樱把木汤勺一丢眼疾手快扑过去趟到地上一把把佐良娜捞怀里护住她的头,同时用脚撑住要倒下来的小书柜,书柜倾斜,里面的书一本本掉出来砸在樱身上。

 

樱慢慢把小书柜扶好,确认无误后这才松了口气。

 

“mama……呜哇啊啊啊”黑发团子显然被吓到了,她开始一抽一抽地在樱怀里哭了起来,小手紧紧抱住妈妈的颈脖。

 

“没事,没事,妈妈不痛,所以佐良娜下次知道书柜不能随便爬了哦”樱温柔地拍拍宝贝的背安慰她。

 

一股焦香飘过来溜进鼻子里。

 

“遭了!汤糊了!”樱抱起佐良娜就往厨房冲。

 

“哎呀,这下汤汤没了,都成黑糊糊了”樱关了火拿筷子搅了搅,汤里明显漂浮着黑色的片状物体,她们两人份的汤很少,煮久了自然就糊了。

 

佐良娜闻声离开妈妈的颈脖处揉揉眼睛,她探出身子瞧瞧锅里,又仰头看看妈妈。

 

跟妈妈对视的时候看到妈妈笑了,她也咯咯笑了起来:“黑fufu!!”

 

———————

 

又是一台大手术,七个小时后凌晨四点樱才脚步虚浮地回到家,走的时候幸好佐良娜已经睡熟了。

 

她换好鞋抬脚过玄关的时候被低坎绊了一下,整个人像失去中心的机器人直直栽下去跟地板面对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嘶……”她捂着额头痛得整个人蜷成一团。

 

“亲亲,mama亲亲,亲亲不痛”佐良娜蹲下趴在她身旁凑过去一个劲儿亲她,还拿小手摸摸她。

 

“佐良娜?你怎么醒着?”樱半睁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可爱面容惊呼。

 

“佐良娜,听到…mama!”佐良娜激动地指指门。

 

“来接!”她奶声奶气地跟妈妈解释。

 

“不用啦宝贝,你乖乖睡觉觉就好”樱怜爱地揉揉她的小脑袋。

 

“papa!”佐良娜双眸晶亮,她指指主卧。

 

“嗯?”樱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佐助穿着一身黑的居家睡衣,他睡眼惺忪地挠挠后脑勺。

“佐良娜,不要乱跑,回……樱?怎么躺在地上…”

 

佐助一下醒了以为妻子哪里不舒服连忙走过去把她扶起来。

 

“佐助君?!!”这俩一个比一个惊讶。

“啊啊,我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嘿嘿”

 

“家门口也摔?”佐助皱眉。

 

“咳……”

 

佐助揽着她腰往主卧走,小团子哒哒哒跟着跑过去抱住爸爸的右腿像只小树懒一样挂在爸爸腿上,让爸爸就这样把她“运”到房间。

 

———————

因为凉快,佐助帮樱晾完衣服干脆直接躺在沙发前的地板上看书,黑发团子则是一个人在沙发上蹦得起劲,还一边高昂地咿呀呜哇不知道唱着什么,搞得上气不接下气嘿咻嘿咻猛喘还是兴冲冲一直蹦。

 

樱在拖地,时不时直起腰叮嘱佐良娜小心一点。

 

“哎呀”黑发团子因为撞到沙发靠背了一下弹回来骨碌碌滚滚滚下了沙发,“啪嗒”地就砸佐助身上。

 

佐助闷哼一声有些吃痛地皱了皱眉,迅速丢了书伸手拦住她怕她再滚一会儿磕到桌角了。

 

“嘿嘿”佐良娜趴在爸爸身上不好意思地笑笑,小腿还在一蹬一蹬的。

 

“还嘿嘿”佐助戳戳她额头。

 

“让一让让一让,这位帅气的先生和这位可爱的小姐请让一让,妈妈要拖地啦,挡路了挡路了”樱把拖把放一边用脚尖点点佐助的腰。

 

佐助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樱,就连佐良娜也是。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都拖走”樱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父女俩义正言辞道。

 

佐助起了玩味心思,抬手把佐良娜抱紧在怀里。

“不走。”

 

樱不知道他抽哪根筋,但还是配合地跪伏在他面前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佐助君拜托拜托,小公主怎么可以趴地上呢你说是吧”

 

佐助唇畔勾起一抹浅笑:“就不。”

 

“!!我不干了,你们两个自己商量谁拖,哼!”樱说着起身就要走结果被佐助一把拉过跌入他怀中。

 

黑发团子抱着爸爸的颈脖看着妈妈咯咯咯笑了起来。

 

樱气鼓鼓地伸手戳戳佐助的脸。

 

“佐良娜拖。”佐助一副理所当然。

 

“papa拖”黑发团子撅嘴拍拍他的脸。

 

“你拖。”

 

“你拖!”小团子在他身上坐起来恨恨地捶捶他胸口。

 

“你。”

 

“你!”佐良娜几乎要尖叫,震得樱耳朵生疼。

 

樱一手捂一人嘴:“都闭嘴,一人拖一遍,我监督!”

】崽崽 #
觉得她不是,也不是宇智波,不是他所接触的任何一个,她是一个妈妈,一个真正的妈妈。   是真正站在妈妈的身份上在思考,利用幼儿的泛灵观念引导良娜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礼貌、独立、懂得感恩与...
】你在英雄的墓前祷告 #
了,那一双水灵碧眸生得尤其好看,小鹿一样,漾着细碎流光。   「叫啊,姓好像是来着,真好听」   “助君?你,你不不是在准备外出的手续吗”   「哈哈,现在见到助还会这样慌张吗,脸都红透...
贺】女主角 # # #生日快乐
,不过,谢啦”一手握着花一手捏捏井的鼻尖。   “小生日快乐哦”井跟在井身后,他是一贯的笑眯眯。   “友谊永恒”井递给她一枝与井无二的淡黄色百合。   “你们夫妇的心意我收到啦,嘿嘿”...
】亲爱的 #
盯着,她擦桌子也盯着,甚至她上厕所他也站厕所门口愣神   “宇,智,波,,助!”   “你挡到我了!”   在在厨房不经意撞到他差点摔倒的时候她终于忍无可忍,她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忙又不理...
】舞会 #
医生的签名!”   “我我我我也要去!”   “还有我还有我找女神签名带我一个!”   被这起哄的气势吓得路都有些走不稳,助和鸣人暗暗使力稳稳才扶住她,她抱歉地冲他们莞尔一笑,但底下的众人以为...
】人间欢愉 #
耳尖却早已点染了绯红,这人看起来心情很不错,还有一丝小得意 ๑乛_乛๑   “mamamama抱”良娜在助怀里扭动着急忙伸手要把自己递出去。   温柔一笑把耳边碎发别至耳后俯身亲亲黑发团子的嫩...
】保持可爱 #
笑了起来。   “良娜画的吧,助君舍不得洗啊”坐到助身旁把头靠在他肩上。   “嗯…”助很坦诚。   “都不给mama画,哼…”鼓腮。   助愣了下,歪头去看。   “我给画”说着就...
】奶爸日记(1) #
盯着她和良娜的助   “有事吗”助开口,清晨的清爽也散不去他声音里那丝低沉暗哑,听得全身一阵酥麻   “今天幼儿园和忍者学校的小朋友们都要来医院打疫苗,所以会很忙,晚上要和井她们一起去温泉...
】奶爸日记(2) #
,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乖孩子”鼬轻声哄她   一股熟悉的温柔暖流自额头进入流经全身,轻轻安抚着她,脉搏心跳都得到了抚慰。就好像此时正把她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柔柔地拍着她的背一样   “mama……”良娜...
】绚烂(上)
少的时候我会找她聊天。“怎样?你和那位助有进展吗?”她红豆丸子汤都喷出来了,呛的一张脸通红,“您……您说什么呢?!”   我归结于害羞。那时候我还以为小姑娘势在必得,毕竟粉粉嫩嫩的小姑娘谁不...
】描摹 #
by/ 阿琛琛琛琛琛   |奶爸系列异卵|双胞胎弟弟   孩童的泛灵观念或许是天真的另一种诠释。所见的一桌一椅在他们眼里都是附着着生命粒子的活物,能对话,能一同玩耍。   助经常看到两个儿子不...
】也无风雨 #
柜子里,再找个时间把它们丢掉或者做回收处理。而在小朋友心里,这个柜子就是个会吃掉所有东西的奇怪的柜子。   助不自然地抿了抿唇,随即转身蹲下,将宽厚的手掌覆在小家伙绒绒的脑袋上:“…咳,mama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