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15)晴天 #春野樱 #佐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七班

大概是回乡下的快乐时光

怕忘了这个脑洞就赶紧写下来了,写完这个就会写点的梗(。・ω・。)ノ♡

设定当然经不起细究,这整个系列都很架空很多私设啦,只是希望你们能看得开心!!

———————

一下车,一股被太阳烘烤得发闷的草木香扑面而来,眯眼慢慢适应刺目的阳光,经过层叠绿叶的筛滤,日头倒也没有那么毒辣了,只化作斑驳的、深深浅浅的树荫,随风变换形状。

 

“呜哇!”鸣人深深吸了口气,把胸腔里的浊气都净化了个干净。

 

“还是回爷爷奶奶家最舒服嘿嘿”鸣人双手交叉在脑后一悠一悠地踱着步,菊黄宽大的沙滩裤随着他动作不住摆荡。

 

“要在吃晚饭之前回来哦小朋友们,路上碰到认识的爷爷奶奶要好好打招呼,能帮忙的帮帮爷爷奶奶背下柴火蔬菜干干农活也可以,爸爸妈妈们就先回去帮忙做饭啦!”玖辛奈趴在副驾驶车窗边探出头一个劲儿跟他们叮嘱。

 

每次到村口小朋友们都会要求三家家长把自己放下,三个人看着风景慢慢嬉笑玩闹着走回去,这么多年来这个习惯依旧,鼬和卡卡西则是跟着家长们坐车回去帮忙。

 

“知道啦干妈!”樱甜笑着跟家长们挥挥手,她今天扎了两个小辫带顶草帽,跟这大片大片的油菜地极其相称。

 

漩涡家、春野家、宇智波家三辆车渐行渐远,到视野尽头便藏进远处的翠樾千重,一下不见了踪影。

 

天光清明蓝得水灵,团絮飘动的云也怠情。

 

“啊啦啊啦,小朋友们放暑假啦?”老人眼角的层层褶皱里溢满了慈爱,脊背被岁月压弯微微躬着,脚边一只米褐色的柴犬,它被养得十分干净,尾巴摇得热烈。

 

“寺岛奶奶!豆子!”樱先开口,两个男孩也纷纷跟奶奶打招呼。

 

豆子听到樱叫它名字,眯眯着眼嘴巴咧得更开,像在笑一样。它后腿一蹬就扑到樱这边来撒欢。

 

“哈哈哈哈哈哈好久不见呀豆子”樱蹲下来抱抱它摸摸它,轻轻抓住它耳朵揉揉它软软的狗脸。

 

“回来玩多久呀”寺岛奶奶背着手,声音仿佛也覆了茧,有沙沙的颗粒感。

 

“半个月”佐助答,他也跟着蹲在樱旁边捏捏豆子搭在樱臂弯处的爪子。

 

“呐,一人一个不要像小时候一样抢,奶奶每天身上都揣着糖,就是等你们哪天回来哈哈,小樱丫头待会儿再来奶奶家抱糖罐哦,奶奶做了可多呢”寺岛奶奶摸向自己挎着的酒红色线织小包的手有些不受控地微微颤抖,但这并不能影响她的好心情。

 

寺岛奶奶摸出包好的琥珀糖,三小只乖乖站一排把手摊开在身前,奶奶一人发了两颗,发完后怜爱地拍拍他们的肩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着他们。

 

“都长大啦,是帅小伙和大姑娘啦哈哈,丫头以后准备要嫁给谁啊”寺岛奶奶笑眯眯。

 

“啊啊???”已经剥开糖纸准备把糖往嘴里塞的樱吓得一抖,糖差点没拿稳。

 

两个男孩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悄悄红了脸。

 

正当樱要开口说还早的时候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由远及近,震得脚下踩的路都有些颤动。

 

烟尘在离地不高的空气里四散,倒也可爱,拖拉机稳稳当当停在三小只身旁,发动机仍“哒哒哒”地轴转工作,把汽油烧开,飘出闷闷的油味来。

 

“当然是嫁给我们宇智波家的小孩,这还用说吗!宇智波樱,多好听!”斑坐在拖拉机驾驶位上把着方向盘哈哈大笑,气魄爽朗,和这广阔晴朗的天地尤其相称。他身上一件云山蓝的浴衣松松垮垮束在身上,看起来很是洒脱悠闲。

 

佐助给他说来耳根子跟烧开了一样通红,他悄悄抬手准备用指尖给耳朵降降温,却不想指尖也被太阳烘晒得温温热热的,这让他更不好意思了。

 

“但鸣人这孩子也顶乖的咧,要我说,两个都嫁才最好哩!”寺岛奶奶乐呵着。

 

鸣人打着哈哈,少见地害羞了。

 

“也行啊,阿婆上车,跟我们一起回去吃饭”斑朝奶奶招招手。

 

“我就不去啦,你们好好玩,我还要带着豆子去找栗山婆讲讲话呢”寺岛奶奶摆摆手。

 

“哦呀,你们真是一天到晚有得聊哦,那我们就不管你啦,小子们,扶着丫头上车,老爷带你们兜风去”斑大大咧咧地说。

 

“老爷?”樱缩了缩脖子好奇打量他一人一车这奇葩的行头。

 

“诶樱丫头,又长个了哈哈,这俩小辫不错”斑朝她笑。

 

恭敬不如从命,两个男孩子在拖拉机后面退了几步助跑,一口气单手翻上了拖拉机,樱在最后被佐助和鸣人一人拉一只手给拽上去了,他们跟寺岛奶奶和豆子挥挥手便跟着斑颠着回去了。

 

发动机的轰鸣声中三人都撑在车头把杆上站在斑身后,四人的身形随着拖拉机的震动上下一颠一颠的,颠的频率都一模一样,活像吉祥四宝。樱的草帽放在一边的小兜兜里,四人的头发都被风吹得向后飘动。

 

“哈哈!老爷再开快点!!”鸣人一只手握拳向前举做了个“冲”的手势,好不兴奋。

 

“你小子,真当这是兰博基尼啊”斑没回头反手拍拍鸣人脑袋,引得旁边两人一阵轻快笑声。

 

樱又剥开一颗糖塞嘴里,甜味瞬间荡漾开来,她眯起眼开心地哼哼着晴天的曲调,佐助从手心里捡出一颗糖放她手里。

 

他不喜欢吃甜,但奶奶的心意多少还是要自己感受,所以他分了一颗给樱自己留一颗。

 

她歪头冲他笑,嘴角的甜直夺阳光的明媚,投射到他心上。

 

一路上斑走走停停,看见了地里的熟人就在田坎边停一下打个招呼。

 

“木村老头,还不回去吃饭啊”

 

“哟野口,腿好全啦这就急着出来干活”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孙女孙子乖吧,小姑娘俏着呢”

 

“哼,我孙女乖得多好不啦”

 

三小只一路跟着他这里打招呼那里帮帮忙,回到老宅时已经时近黄昏了,云团溶解于天空准备入眠,夕晖烧了半边天,落日一点点地熄灭。

 

傍晚风大,三人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换了长袖长裤。

 

农村里虽然也通了天然气,但大锅也一直没拆,柴火烧的饭菜,是更有烟火气息一点。

 

妈妈们都忙碌在厨房,爷爷奶奶还在地里干活,爸爸和哥哥们围在百年大榕树下的石桌边打牌。

 

“鼬哥哥,你看得懂啊”几个小孩在吃饭前无所事事樱双手攀着鼬的双肩往石桌上探看,卡卡西一副沉稳老练的模样,一看就是老油条了。

 

“还行,看他们打几次就会了,只不过打得不是很好,所以我买马”鼬温煦地笑了笑抬手揉揉她的脑袋。

 

“看不懂,不好玩,我去铺床”樱哒哒哒往宅子里跑去,碰到抱着新鲜白菜回来的奶奶。

 

“丫头,后院的小番茄和西瓜鲜着呢,吃完饭去摘来给大家吃”

 

“知道啦奶奶,我先去铺床!”

 

“去吧去吧”

 

樱走进屋叫了鸣人和佐助一声,两人很自觉地退出未完的游戏跟着她去一间间地铺床。

 

“嘿咻!”鸣人扬起轻薄被褥就把樱盖在里面。

 

“鸣人!!”樱胡乱扒拉着找出口。

 

“哈哈哈哈哈哈樱酱,你好像幽灵哦哈哈哈哈哈”鸣人坏心眼地在她快要出来的时候又把被子扯过来盖住她。

 

佐助也不动声色加入了玩闹的队伍,两手一扬,又在樱身上盖了一床薄被。

 

“干什么!我要去告状!”樱一个劲儿扒拉着,活像一只被装进被套里不住挣扎的猫儿。

 

“樱酱,这就玩不起了哈”鸣人努力憋笑。

 

就连佐助,也以拳抵唇笑得一抖一抖的。

 

等他们铺好所有人的床,饭也刚刚好。

 

三大家人围着坐了三张桌子,好不热闹。

 

喝酒的坐一桌,不喝酒的妈妈们坐一桌,小孩子们坐一桌,当然,卡卡西和鼬也属于小孩子行列。

 

“鸣人,佐助,给老师也剥个虾嘛”卡卡西嘟嘟囔囔一脸委屈地端着碗眼巴巴看着樱碗里快堆成小山的虾。

 

“不给不给,只给樱酱剥”鸣人边剥虾还边朝卡卡西做个鬼脸。

 

樱无奈地盯着自己满碗的虾,佐助和鸣人一左一右一会儿你剥一只放她碗里一会儿我剥一只放她碗里,宛如无情的春野樱专用剥虾机器,鼬在一旁笑眯眯地嚼嚼嚼丸子。

 

“切,小樱才跟你们不一样,小樱会请我吃”卡卡西说着筷子就往樱碗里伸。

 

谁知伸到一半就被两边的两双筷子给拦住了。

 

“卡卡西老师,我请你吃!鼬哥哥也吃!”樱把他们仨的手按下端着自己的碗往卡卡西碗里倒了些,又往鼬碗里倒了些,想了想把剩下的都分给佐助和鸣人了。

 

“反正你俩不把这盘剥完不罢休那就大家一起吃”樱嘻嘻笑着从佐助碗里夹了一只虾在蘸水里过一道最后放进嘴里,鲜味在舌尖炸开,甜辣适中,爽滑弹牙,简直完美,她连忙说好吃好吃。

 

“呜呜,小樱最疼老师了,比你两个没良心的好多了,哼”卡卡西悠悠然夹着虾细细品尝。

 

佐助鸣人一边剥,樱一边喂他们,三个人倒是忙得不亦乐乎。

 

吃了饭大家都围坐在院子里沐浴着月色乘凉,说说现在与从前的闲话,三小只、卡卡西和鼬跟着爷爷奶奶去地里摘新鲜水果。

 

樱眼尖瞧见田坎边的粉红色牵牛花,便随手摘了两朵抽出丝来挂耳朵上充当耳环,晃晃头臭美地问他们好看吗好看吗。

“很适合小樱呀”鼬温柔笑起来。

“好看的哦~”卡卡西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好看!”

“好看。”

两个男孩子齐齐回答。

 

收到满意回答的樱笑得可甜,跟刚刚吃过馅蜜一样。

 

鸣人在摘番茄的时候看到一朵清丽的野花,果断摘下来递给了樱。

 

“就一朵吗”樱打趣道。

 

“加上小樱就是两朵了呀”鼬柔柔笑起来。

 

“鼬你啊,你把这嘴放其他姑娘身上,早给奶奶带个孙媳妇回来了”

 

“奶奶……”鼬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

 

“噗……”三小只和卡卡西头凑到一起低低笑出了声。

 

摘完水果回来洗切好端出来大家一边乘凉扯闲一边吃。

 

“可不是嘛,小时候佐助这孩子就聪明,记得住去他姨那儿的路,带着鸣人和小樱招呼也不跟大人打一声就跑他姨家里去了,她姨以为是我们准的也没打电话问我们,三个小孩还跟人家点菜吃呢哈哈哈哈哈”玖辛奈回忆着以前三小只的趣闻。

 

“就是那次,害得全村人齐齐去找,大家连石头缝里都瞧过了还是没找着,最后傍晚的时候小樱牵着他俩没事人一样出现在村口,浑身玩得脏兮兮的”美琴想起这事也不住在笑。

 

“嗨,最后罚他们仨在村口站一排挨个背家长电话,出去玩也不知道给我们打电话说一下,鸣人这小家伙一急就什么都记不住了半天愣是没记下一个数字,被玖辛奈满村子追着打呢哈哈”芽吹补充道。

 

大家一阵哄笑,笑着说是啊是啊。

 

“嘿嘿……”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樱笑得肚子疼拿手肘戳戳他小臂。

 

“还有那次,两个小孩争树枝玩,争着争着打起来了,最后抱着一齐滚田里去了,小樱丫头去找他们的时候都被吓到了,回来直喊救命救命。”玖辛奈拿了颗晶莹饱满的小番茄放嘴里轻轻咬开。

 

“被卡卡西和鼬拎回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两只小泥狗子了,丫头揪着鼬小子的裤腿哭得一抽一抽的,老爷我当时都没认出来这俩泥小孩谁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斑说。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七嘴八舌地补充。

 

佐助和鸣人恨恨地看了对方一眼,樱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

 

晚风清凉舒爽,吹来一段段回忆,仿佛怎么都讲不完。

 

三小只中途觉得无聊,溜走顺着木梯爬到房顶看星星去了。

 

夜幕塌塌的,星辰像马上要坠进眼里,仿佛一伸手,就能托住那皓白月轮。月色在单薄稀疏的云层间游弋,如撒的星子璨然闪烁。

 

三个人也不嫌脏,并肩坐着齐齐仰头观望,用眼睛记下一帧帧的美好,因为有人说过,美好可以治愈一生。

 

木梯的那一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三人低头望去,不一会儿一颗毛绒绒的脑袋探出来。

 

“走,老爷带你们去田里捉泥鳅去”斑神秘兮兮地说。

 

“对对,鸣人小子你后面!”斑站在岸上给他们打着强光手电当“军师”,三小只在泥田里手忙脚乱。

 

“哎呀差一点,佐助往前面去抓你抓它尾巴滑得很!”斑在田边着急跺脚。

 

脚下是柔软冰凉的触感,偶尔有泥鳅贴着脚边溜过,引得浑身上下一阵酥麻。

 

“抓到了!”樱兴奋地举起双手,那泥鳅还在她手里一个劲儿扭动。

 

“还是丫头聪明哈哈!”斑把桶伸过去樱就配合地把泥鳅放进去。

 

只听“砰”的一声鸣人跟佐助撞了个满怀,两人头撞头生生撞出结实的闷响,都痛得跳脚。

 

“佐助,你干什么啊!”鸣人疼得眼泪花打转。

 

“是你瞎好不好。”佐助也不管手脏不脏,紧紧捂着额头,泥浆都沾头发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个笨蛋”樱和斑老爷齐齐笑出声。

 

“诶诶诶啊!!!”樱因为笑得太过没站稳直直往后栽去,扑通一声坐进了泥田里,溅了满脸的泥点子。

“呸呸,tui……”她闭着眼不住甩头。

 

没一会她睁眼,四个人面面相觑,彼时天地大静,有夏虫嘶鸣,四人短暂地互相对视一眼后齐齐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玩闹的笑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洗过澡挨过妈妈们的嗔怪后三小只就回了自己房间,他们三个的床铺紧紧挨在一起,樱睡中间,左边是佐助右边是鸣人。

 

旁边插了一个小夜灯,通上电之后就是可声控的。

 

“打开小夜灯”樱甜甜地说,那颇具设计感的球状小夜灯应声而亮,映了一房间的暖光。

 

三人借着光挨着躺下,纸门没关,借着穿堂风驱散暑热。

 

“让我说我说”樱一手捂一人嘴,两人也没想跟她抢,都乖乖地点点头。

 

“关闭小夜灯~”她又说,那灯又应声而灭,她满足地笑笑。

 

互相闲扯了一会儿倒了晚安之后正当樱准备放空思绪闭上双眼的时候———

 

“打开小夜灯”鸣人嘴欠地说,小灯应声而亮。

 

“!!鸣人!”樱一脚就给他踹过去。

 

“哈哈嘿嘿”鸣人挨了一脚反而更往樱这边贴过来,于是又挨了佐助一脚。

 

“关闭小夜灯!”樱气鼓鼓地说。

 

“打开小夜灯~”鸣人故技重施。

 

“鸣人!!不想睡我就把你踹出去!”樱伸手去捏鸣人的脸颊。

 

“呀咧呀咧,年轻人精神头就是好啊……”

卡卡西和鼬睡在他们隔壁,卡卡西看着忽明忽暗笑笑闹闹的隔壁感叹到。

 

“关闭小夜灯”樱捂住鸣人的嘴巴喊灭了灯,鸣人只能唔唔唔抗议着。

 

“打开小夜灯。”佐助淡淡道。

 

“佐助君你!”樱气极。

 

“嘻嘻嘻嘻嘻嘻嘻”鸣人耸着肩膀一个劲笑着。

 

“咚咚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瞬间的事便来到他们房门前。

 

“还睡不睡啦!不睡就都起来给我去扫院子,吵醒爷爷奶奶怎么办!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啊!?”门口的玖辛奈暴怒。

 

三小只条件反射打了个冷战。

 

“关闭小夜灯……”三人齐刷刷又弱弱地说。

 

“快睡!”玖辛奈火红长发往身后一甩,又“咚咚咚”离开了。

 

“噗……”三小只齐齐把被子蒙住脸偷偷笑出声。

 

笑够了就把头伸出来喘气。

 

“晚安安……”樱分别偏头看看佐助和鸣人之后牵住了他们的手,带着笑意慢慢阖眼。

 

“安安!”

“晚安。”

两个男孩也紧紧回握住她。

 

夜的第一章,从一个个美梦开始,风也甜润。

SSN(5)Young # #
,果然看到金发狐狸笑眯眯给她比了一个“耶”。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还wink了一下示意安全接收,助托腮白了他俩一眼。   熟稔地一边面不改色地盯着黑板一边伸手慢慢把小册子摸到课本与胸部...
SSN—(17)YOUTH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依旧是可爱点的梗,不过我也混了很多想写的梗进去 下一章写点好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七班正在上自习,双眸轱辘一转,看了看前面井的空位...
SSN—(13)青稚岁月 # #
的论坛主页这还不算夸张的,更甚者有人已经开始写画同人作品了。   去年因为好奇心点进论坛的差一点点就把手机摔了,实在,太恐怖了……   「呀呀我今天看到!学姐下楼梯没踩稳差点摔了助学长一把就...
SSN—(1)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 #
?”还没搞明白他们俩这幼稚行径另一只手就被助默默拉过去绑了一个猫猫气球   有些好笑地看着绑在两手手腕处的细线   “嘛嘛,先去下奶茶店吧我好渴!”自然地一手牵一个拉着他们往商场里...
SSN—(14)每天都要开开心心 # #
第一次用”她抱着杯子慢慢吮饮,恨恨地咬了咬不锈钢的吸管。   “酱!我已经跟卡卡西老师说啦,他让你好好休息,叔叔和芽吹阿姨不在家我和助陪你,嘻嘻,你好好睡吧”鸣人靠在门口朝她晃了晃手机...
SSN—(11)运动会【2】 # #
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拉拉队用的手花,带着班上的女同学整齐地给两位参赛选手大气。   愣愣地看着她们这阵势嘴角一抽一抽的。   到鸣人和助跳的时候有大胆的学妹喊叫着:“学长加油!”,引得周围一阵起...
SSN—(8)琐碎的小日常 # #
。   “哎呀…”看着手上的一大坨白色膏状护手霜有点头大,这只快用完了所以挤的时候不好控制用量,这不,就挤多了。   她灵机一动,胡乱在手上搓了下把护手霜推开在手上糊了厚厚一层。   “助君把手伸出...
SSN—(3)一如既往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 在卡卡西家蹭饭蹭床蹭补课的条件就是三小只要负责去买菜。   最近他们家、宇智波家和漩涡家的家长们都相约出门去旅游了,因为刚刚开学所以是淡季...
SSN—(6)平淡倒也不怎么平凡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我今天会打字了 ——————— 夫妇一个在外出差,一个回山里老宅照顾在田里把腿摔了的爷爷,加上漩涡夫妇也是一个出差一个跟着回春老宅帮忙了,所以和漩涡...
SSN—(4)幼态的稚子们 # #
智波助小朋友还坐在小凳子上,他双手握成小拳头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看着擅自站起来不叫他还笑得一脸开心的两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牵你起来好不好,助君不要生气哦,摸摸”小朋友连忙把小手挤入宇智...
SSN—(7)我们每一瞬的美好都值得捕捉 # #
只鞋打他,鸣人哎哟哎哟贴着墙躲着。已经穿好鞋的助两手揣在羽绒服兜里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打闹的两人。   穿好鞋后站到门口和助一起等鸣人,她碧眸轱辘一转机灵展颜一笑,只见她伸出冰凉的手踮脚捧...
SSN—(2)理所当然的两情相悦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的日常 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 ——————— 你们俩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呀 ——————— “富岳叔叔美琴阿姨!鼬哥哥!老爸老妈!诶?卡卡西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