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樱】诱笑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鸣樱|原著向

尝试了下写鸣樱,         

看了很多视频也是有些意难平˚(*꒦ິ⌓꒦ີ)  

台词做了些改动

 

很多时候鸣人会笑得很过,而往往事情本身没有那么好笑,他笑得搞怪那只是想逗她,勾她跟他一起笑。

 

他贪她笑里的甜,贪那一双带梦、含春的碧眸。

 

———————

“鸣人!是鸣人吗!”樱仰头双手围在嘴前做扩音喇叭状,她声音有些不稳。

 

少年迎风立于电线杆顶,衣摆和护额系带在空中飘飞浮动,长高好多呀……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鸣人———!”她尾音习惯性地稍稍拉长,是他一贯熟悉的,他擅自悄悄在心里把那当做撒娇,于是心尖时时泛滥甜蜜。

 

“刚刚回来的!好久不见啊樱酱!”足尖一点纵身一跃就来到樱身边,带起一阵风。

 

当真的再跟那双每日顾念的碧眸对视时,他倒有些恍然走神,好像在对她的惦念里走了许久,才到家。

 

“你这家伙,居然比我还高了!”樱惊呼。

 

“好像是哦!”他不着痕迹地用憨直话语掩藏下刚刚那一瞬的失神。

 

手伸向她头顶的时候他本能地缩了下,比比两人身高,然后把快要挨到她樱发的手背到身后悄悄攥紧。

 

呼……差点,就伸手抱她了……

 

因为少年气中具有颗粒感的青涩,暧昧与悸动尚且混沌未成形,他也不是很懂,只是单方面觉得要给樱酱留些空间,不能跟以前一样随便贴贴。

 

而且本质上他是男生她是女生,越长大中间的界限越明显。再说,他一直都清楚她的心意所向。

 

她眉目间已有些柔和的媚气,连唇线也分明微翘,少女的清甜仿佛在周身毫不掩藏地荡漾,朦胧又美好。

 

笑闹间鸣人还是挨了熟悉的拳头,虽然她有留手但鸣人依旧痛得圈圈眼。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还是这么不正经!亏我还在心里期待你有成长有学到厉害的忍术!”她双手拎起他衣领捏紧了拳头,咬牙恨恨地盯着他,额角青筋暴跳。

 

樱酱,跟以前一样啊……可我怎么感觉她比以前还要暴力了呢……

 

不过看她怒得可爱,鸣人心里渐渐涌上归属感,锁在感思深处藏着的不安焦虑被捺下安抚。

 

他流着宽面条泪依顺地向她讨扰:“樱酱,痛痛痛痛痛”

 

“我一定要成为火影!”

 

樱在他身旁不语只微微笑着,她看着他就连指着火影岩的指尖,都是坚定不移的。

———————

这一场酣战从云聚的下午一直持续到了月出的子夜,到后面远处天与山相接之处都晕散开了一点点天光的白。

 

许久未见,但配合不见得生疏,相反,因为刻苦修行体术与忍术得到的进步提升加上虽然不多的实战经验,两人战术与行动配合默契,相接互补,自然得恍如一个人。

 

心潮澎湃地并肩作战的同时,两人心下为对方的成长感到惊喜与欣慰。

 

不愧是你啊樱酱。

 

鸣人,不愧是你。

 

鸣人神秘兮兮地跟樱咬耳朵分析卡卡西的弱点,说到激动的时候便眯眼捂嘴嘻嘻嘻笑了起来,樱也笑:“真行啊鸣人!这下就有办法接近卡卡西老师也有办法防备写轮眼了!”

 

“是吧是吧!”金毛小狐狸嘿嘿着。

 

卡卡西高兴欣慰的同时暗暗叫苦,真是一点都不心疼他这个老师啊,招招掐着他命来的,鸣人源源不断的查克拉加上小樱要命的拳头。

嘛,虽然手下一点都不留情这点,卡卡西自己也是……

 

红线上的波动触及小巧银铃,“叮叮”的清脆声响宣告胜利。

 

小樱嘻嘻着比了个耶,鸣人得意叉腰,手里的银铃晃得不亦乐乎。

 

三人爽朗的笑声随着穿林的风飘散开来,迎接天光的乍现。

 

鸣人看着樱熟练运渡出莹绿色的查克拉,仔细为他处理伤口,一丝不苟。

 

他才是那个一直得到她额外温柔的人。

 

但这对于她来说不是额外是专属。

 

————————

“就送到这里吧,鸣人你也快点回去休息,保不准什么时候任务就下来了呢,还有,不准吃杯面!醒了就来我家吃饭,听到没有”樱一手叉腰,一边说教一边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戳戳他胸口。

 

“知道啦知道啦,樱酱快上楼吧!我看着你上楼嘻嘻”鸣人双手交叉在脑后眯眼笑得灿烂。

 

“那我上去了!晚安,啊不对,早安安”樱朝他吐吐舌头,轻快地转过身很快就消失在楼道里。

 

“嗯嗯,安安!”他连忙点着头对着她背影说道。

 

直到看到她房间的灯亮起,鸣人才转身迈步往自己家走,一路上哼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期间不知道想到什么,时不时会哼哧地傻笑几声,怕笑得大声了又赶紧拿手捂住,但那笑声还是要漏出来,给清晨的雾气也印染上几分青春。

 

背后楼上的窗沿边,一个粉色身影默默注视着鸣人远去的背影,樱嘴角扬了温柔的笑。

 

“欢迎回来,鸣人。”

 

———————

“啊捞金鱼!章鱼小丸子!鱿鱼!……”少女娇俏灵动,在人群中不断穿梭。

 

“给,给,刚刚那个女孩子的章鱼小丸子……喂!等等我啊樱酱,呜呜……”鸣人一副要哭的模样看看自己越来越扁的青蛙钱包再看看前方那个欢脱的带有稚气的背影。

 

“鸣人快点!!!”

 

“啊啊来啦!!!”

 

随着烟火一同升空的,还有少年少女的青涩与悸动。

 

“我说樱酱,来年也在这里看烟花吧!”

 

“谁要跟你一起看啊”樱白他一眼。

 

“呜呜,樱酱,陪我陪我嘛!”他说着就要向樱贴过去。

 

越过青春期刚开头那一段对男女之情的无措无知与误解之后,他觉得樱酱就是樱酱,他们还是如儿时一样,他还喜欢着她,就够了。毕竟很多鸣人做的事是只有鸣人才能做的。

 

“离我远一点啊!!”

 

“啊!樱酱……为什么我又会被打,呜呜”他委屈地捂着头哭诉。

 

“哼!”

 

———————

我们同生死,但我们的心意似乎并不等同,你老是在爱我的时候偏离我,鸣人。

 

“樱酱,我…讨厌会对自己说谎的家伙”他眉目间的认真与苦涩刺得她的心生疼。

 

她失神地滑跪到雪地里,连披风也忘了笼紧,寒风裹挟着雪粒强势灌入,同时也穿过千疮百孔的心,留下刺骨的冷。

 

眼睛早已哭红哭肿,泪痕里尽是迷蒙。

 

他们三人的羁绊这辈子都无法斩断,或许她爱佐助,在这追逐他的前半生里,她想要拯救他。

 

可是数次互相搀扶与互相救赎之间,她把心偏向了鸣人,那是偏爱,不是滥情。

 

只是你不信我。

 

她只是“告诉”自己,去爱佐助,可这种爱是细划到哪里,爱情?显而易见,并不是。

 

与长门一战之后,她颤巍巍的心全然被那个灿烂依旧的明媚笑容融化,她小心翼翼拥住他挨着他的头时,声音都在颤。

 

他们都想要救赎佐助,选择黑暗的他身上背负的沉重并不亚于鸣人,甚至更甚。她对佐助的爱意,蔓延生长到后来超越友谊,归属于羁绊。

 

我们是同期,是队友,是朋友,也是家人。

 

樱想这样也好,大家也都觉得,她是对恋人一样爱佐助,比起看着他们俩互相残杀,由她来了结或许还更好。

 

沾着毒的苦无往佐助颈脖处扎的时候她恍惚了,她仿佛看到跟着三代目在暖黄夕晖之下钓鱼的鸣人,他笑得开心笑得童真稚嫩,她还看到偷偷在湖边练习豪火球的佐助,汗浸湿了衣衫,还是咬牙对自己说着再来一次。

 

所以她失手了,她本来想着就这样被佐助杀掉或许也可以……

 

刹那间她被鸣人身上的草木香包裹。

 

原来鸣人还有这种眼神,狠戾暴怒,冰锥一样尖锐而冷。

 

鸣人发现七班意外重见之后,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坦率,那么能把自己的感情分得清明干净。

 

他其实很小气,他一点一点一点都不希望樱酱离开他身边,鸣人爱得很诚挚,也很笨拙。

 

矛盾之下很多东西郁结在心,找不到倾泻的出口。

 

我舍不得你,真的舍不得。

 

“我可以让你幸福吗。我再试试吧…”朝旭未出将出的天容之下,一夜未眠的他坐在窗边对自己喃喃道。

 

———————

这一方小湖隐匿静谧,四周都是半人高的灌丛。樱和鸣人今晚负责守夜。

 

两人之间隔了半臂的距离,无言看着镶在湖里的月亮。

 

他蓝眸不自然地左右转动,借着余光一个劲儿瞟她。

 

过了好一会儿鸣人才稍稍别过脸斜仰一点点头,他腮帮子扁下去吹着口哨一步步磨着往樱那边挪。

 

嗯?樱酱没动,注意湖面去了吧。

 

没多久他就挪到了离她一个指节的距离。左手不自然地挠挠后脑勺低头用右手小拇指颤抖着去勾她的手。

 

顺利勾住她的小拇指时鸣人还很愕然,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相勾的手。

 

“你这样叫牵吗”她盯着湖面突然开口。

 

“呜哇啊啊啊!”鸣人吓一跳,本能地就要松手,却不想被人紧紧抓住。

 

“要这样。”樱将五指挤入鸣人五指指缝,紧紧与他十指相扣,她看着鸣人,碧眸澄澈胜清泉。

 

鸣人双眼蓦地睁圆,唇微张,但什么也说不出来,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

 

“樱,酱……”

 

反倒是他慌乱扭捏地别过了脸不敢看她。

 

“干嘛,这就反悔啦,喂!我都还没哭呢!”樱侧身往他面前凑,看他重重地吸气,整个人一抽一抽的。

 

“樱酱……”他语气糯糯的带着哭腔,虽说接住了樱的目光,眼底还是不免有疑惧。

 

当期待的结果真的降临的时候,惧怕却比雀跃多一点点。

 

“鸣人是笨蛋。”她说。

 

“樱酱——”他叫的这一声倒有些撒娇意味。

 

“是真的哦。只是我的告白故事老长了,你要不要听啊”她眉眼弯弯。

 

鸣人好像被她美好的笑颜钉在了原地,愣愣的脑子“嗡”地被放空。

 

“问你话呢!”她气鼓鼓用手肘戳戳他。

 

“要……要!”他答得十分响亮,终于回握住她,把她的手全数包牢。

 

“嘘——嘘!你想吵醒佐井和卡卡西老师他们啊!”樱竖起食指抵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哦哦!”鸣人连忙捂嘴。

 

“真是的……”樱努嘴嗔他。

 

两人静静对视一番,忽地噗嗤齐齐笑出声。

 

少年少女朗朗的笑脆生生的,是风铃那样好听的声音。

 

———————

今天是他正式继位火影的日子,也是他们订婚的日子,他可以向所有人宣告,樱酱是他的,是七代目火影的夫人。

 

“樱酱!”他笑嘻嘻唤她。

 

“嗯?”正在给他整理检查衣着的樱微微歪头。

 

“樱酱樱酱樱酱!”他低头一个劲儿唤着,叫得可欢。

 

“干什么啊,正经一点,幼稚鬼”樱轻笑出声,伸手拍拍他脸颊。

 

“樱酱樱酱樱酱樱酱樱酱!嘻嘻嘻嘻咯”他欢喜地覆上樱的双手,晃动脑袋蹭她手心。

 

“什么笑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一双碧眸绵软,含着脉脉爱意,眼里倒映的漩涡鸣人,火影帽带得有点斜。

文】苹果皮与告白 #
姑娘。   闭上了嘴,放下刀,把苹果放在案头,弯腰拾起一条长长的、奇迹般没有断掉的苹果皮。她冲漩涡了,开口便是道别。   “老实呆着吧,我走了,苹果...你还吃吗”她一顿,“药汤更有营养...
【all】七班/我/蝎 #漩涡人 # # #卡 #佐
的手跑向一乐拉面店 “笨蛋人跑慢一点啊,”​小人说 “哟,人带女朋友来吃拉面啊”一乐大叔着调侃着人 “当然了,酱可是我漩涡人的女朋友呢”人骄傲的说着 听到人说着小的脸一下子红了...
【火影乙女向】假如他/她是老师●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鼬● 飞段● 大蛇丸● 井● 千手柱间● 漩涡人● 迪达拉
原作者:是小枫啊   ooc预警 卡卡西、鼬、飞段、迪达拉、柱间、大蛇丸、人、井 祝各位老师教师节快乐        卡卡西——语文      在课堂上一本正经,拿着教科书给学生们讲文言文...
【火影佐】自卑 # #穿越 #重生 #HE
? “呼——” 小将脸深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忍住哭意,双手握拳:那么,我该如何追逐…… 第二天,小就回家了,因为她觉得以她的情况实在必须要浪费医院的床位,即使芽吹不同意。 “啊,真舒服啊。” 小...
【佐】审神者 #
。”她皱了眉。   “我更喜欢,你叫我——撒旦。呵……”   黑色纹条顺着佐助掐着脖子的手蜿蜒攀爬,似要将他一同拖入深渊。   “或者说,那个让大天使长大人也执着的名字,。”   一字一句...
『佐/短篇』我喜欢你(上) # #宇智波佐助 #同人 #火影忍者
干涩的眼角和脸上未干的痕迹。   “哪位?”   她打开门,看见一双熟悉的,透着万分焦急的湛蓝色眸子。   “人?”   漩涡人此时已经无暇顾及的衣着——“小!出事了!”   “发生什么了...
【佐】重读(1) #
,愣是聊到凌晨六点有了一点点睡意才肯回房间休息。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佐助浑身僵硬了下,心尖泛起一阵酸。他想着可能不是她,但在听到人那样描述她的发与碧眸,那样讲她的开心笑颜,他又知道...
SSN—(17)YOUTH #佐 #
哈哈哈”人捂着肚子趴在课桌上得直跺脚。   脸腾地像个熟透了的番茄,恨不得马上缩进课桌里,她又尴尬又想,把四指放唇上轻轻咬着指甲盖不住耸动着肩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噗嗤……对不起...
『佐/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宇智波佐助 #同人
鼬的恨意,现在他怀着对木叶的恨意,负重前行。   再者,宇智波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山中井,漩涡香菱,还有……。   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泛起涟漪。   她是不一样的吗?他不知道。   他记得她长发...
『佐/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宇智波佐助
上面的卡片。   “请说出你感触最深的事。”   众人齐刷刷看向,心想总算能听到小刺杀佐助的真实版本了。   “感触最深的事啊……”小,“那大概是大战的时候,收到了一封情书吧...
SSN—(13)青稚岁月 # #佐
钱给钱,也不收你多的,五百一个,怎么样”人精明地嘻嘻一。   “哈哈哈少了少了,至少五百往上加吧,卡卡西老师名字那么长”说。   “有道理”佐助淡淡到。   全班你一言我一句叽叽喳喳了起来...
SSN—(1)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 #佐
―」看着手机上人发来的消息葱白的手指在键盘快速敲打回复   「要!(•̀ᴗ•́)و ̑̑」摸摸手机上漩涡卷和黑白团扇的手机挂件   「好哦!」看了眼人的回复就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