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重读(5)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现代|私设有

下一章写车车,车车写完这个故事也会差不多完,算第一个填完的坑耶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佐助等得心燥,把她紧紧锢在怀里了但还是感觉什么也没抓住。

 

“做了又怎么样呢。”她说得轻飘飘的,如一片絮散的淡云。

 

佐助墨瞳蓦地剧烈缩小,浑身僵硬了下。他皱皱眉,心挤紧作痛很不是滋味,薄唇微张微合了一阵却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泄了气似地把头放至她肩窝处。

 

“没做又怎么样呢……”樱觉得好奇怪,眼前像突然蒙了一层湿雾一样。

 

佐助身形一滞,侧头去嗅闻她颈窝,眉尖还是没精神地拧着,熟悉的樱花香此刻只刺得他心窝疼。

 

“樱……”

 

“和以前一样的话,我不要。佐助君,那样,好累……”她两年来沉淀下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了要拒绝他。

 

“如果我说不一样呢。”他声音沙沙沉沉的,尾音还有些不稳地发抖。

 

回答他的是一阵静默。

 

“我有话要对樱说。”他轻轻屏息着一口气。

 

“我下午来接樱吃晚饭,如果樱不愿意,那不用等我来,我来的时候会知道。”

他也学会给她留白,想她所想。

 

话说完了,但他舍不得放开。强压下吮吻她馨香颈脖的冲动,只用唇面轻轻摩挲。他薄唇有些干,细浅的唇纹和微微皱起的纹路磨得她一阵酥麻,全身像电流窜过。

 

“又不喜欢喝水。”关切的话不小心从心里漏了出来。语毕樱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顿时红云浮上双颊。

 

佐助不喜欢喝水也不擦唇膏,天气干燥的时候嘴唇会微微起皮,以前亲她的时候老是磨得她不舒服,所以樱会时常监督他喝水,现在倒是形成了条件反射。

 

在她颈侧流连的佐助微微一愣,随后唇角扬了淡淡弧度。心尖化开一颗糖块,一股甜涌进来。好久没有听过了。

 

“话,话说完了,快出去”她忸怩地将双手抵在他胸膛,隔开一点点两人的距离,以疏通这亲密得快令她窒息的空气。

 

“可这是我的房间。”佐助站定垂眸看她。

 

……

“那我出去”语毕樱抓着行李箱就要溜,被他拦下。

 

“樱就用这间房,我要回公司开会,下午不在这里。”

 

“哦…那那你走吧”樱眼神左右飘忽就是不看他。

 

佐助笑笑,不再逗她,握了握她手腕这才离开。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樱像脱力一样滑到地上坐着,双手捂住自己红扑扑的脸。

“噗哈……”好像现在才能大口呼吸。

 

救命……

 

———————

樱打开门看到有些怏怏的鸣人,心里电光照过似的亮了下。

 

“卡卡西老师告诉你的?”她问。

 

“嗯…诶诶?樱酱怎么知道?”鸣人满眼惊讶。

 

“鸣人,你想的什么都写脸上啦”樱戳戳他脸颊。

 

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嘿嘿笑了声。

 

“进来坐吧”

 

———————

“所以,樱酱要和佐助复婚吗。”鸣人望住她,眼底平静,甚至含着笑意。

 

“看他表现。不过我还是好没用呀,感觉这辈子都过不了佐助君这关”她轻咬下唇盯着自己的足尖。

 

“不是哦,樱酱很优秀,也…很幸福”鸣人的笑头一次不那么大大咧咧,是水一样的温柔。

 

樱闻声抬头,撞入一双澄澈、温暖的蓝眸。鸣人伸手穿过她耳边樱发,拇指摩挲她嫩滑的脸颊。

 

“樱酱,我喜欢你。差一点点,就爱你了。”鸣人这句话说得极淡、极轻,倒像是在对着自己喃喃。

 

“对不起…”樱眼眶热热的,她移不开眼,好像那抹蔚蓝马上会消失一样。

 

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贪心了。鸣人会离开她吧。

 

但樱知道,她根本接受不了他的离开。大概是人类劣根性里名为“贪婪”的通病。她蜷缩在他的天真率直里汲取了许多的勇气,和鸣人在美国那两年充满了阳光的味道,她发现了很多生活中细小的美好。可她没有理由要抓住他,两相矛盾,眼睛酸得要流泪。

 

鸣人轻轻摇摇头。

“樱酱,别哭。我现在爱你了,像井野那样作为樱酱的朋友爱你哦,樱酱才别想甩开我”鸣人脸上是一贯的灿烂笑容。

 

是啊,你不用对不起,你并没有给我暧昧的讯息与偏爱,我们之间一直相处得很坦诚,很真实。是我擅自要喜欢你,爱上你的啦。

 

鸣人这一说,她本来快憋回去的泪呜呜哇哇哭了出来,鸣人顿时手忙脚乱。

 

笨蛋,是我要谢谢你留在我身边。

 

———————

“宽!额!头!你说你是不是欠!谁当时嗨呀那个头也不回一脸决绝的?他一句话你就被勾走魂了??啊?!”井野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

 

樱把手机拿远按了免提,她要被震聋了。

 

“唉,井野猪你不知道,当时……”

 

“所以你们做了?”井野才懒得听她狡辩一下打断她。

 

“草,你跟我想得一模一样!!可是佐助君说他忍住了,我觉得可信的因为我腰没感觉。”樱老老实实。

 

“得了吧,要真做了你早连滚带爬飞回美国了,就你那德行。”井野在电话这头白她一眼。

 

“其实我也没多惊讶,鼬昨天打电话来问过你。”

 

“哥哥?呸,鼬先生?他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樱眨巴下眼睛。

 

“怪佐井那个大嘴巴啊,一问他什么都说了”

 

“啊……”樱想哪有这么说自己老公的。

 

“总之,我还是那句话,我只希望你开心听到没有,情况不对你就马上给我滚回来,一分钟也不许多待!给我…幸福啊笨蛋。”

 

———————

井野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樱崩溃的样子。

 

婚姻是需要两个人一同经营的,天平上的爱长此以往不平衡的话,天平就会全然坍碎。

 

并不是说宇智波佐助不爱春野樱,相反,他很爱,只是爱得保守又独占。

 

他不懂得因为她偶尔去改变下自己的思考方式,想着自己只会对她好,而她都会很欣然接受的。

 

也许是单亲家庭标示疼痛的刺一直被他埋在心里,不让人触碰。所以当她说想要小孩的时候,他只戳戳她额头,说着“下次再说吧。”以此来做遮掩。

 

佐助所谓的深思熟虑就是把自己关起来,自己暗暗考虑,要是想通了把情况都考虑好了,就直接让两个人一起实施。以至于很多次都会跳过跟樱好好商量这一阶段。

 

就像两人一起买装的房子,你偏独自留着一间,无论如何都不让妻子开门进去探看,你只说不要打开那扇房门。

 

他不愿把自己的痛苦抛给她让她知道,佐助觉得自己很多事情一个人承受就够了,而且自己还没有做过要当父亲的心理准备,童年里“父亲”这一角色的缺失让他没有模板可以参考,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做一位父亲。

 

他不知道痛苦掰开成两瓣,是可以变成糖的。

 

所以对于樱提出的想法,他是十分慌张无措的,匆匆拒绝了妻子之后便转身兀自扎进了思索的深渊。

 

“佐助君,给我一个明确的原因。好吗……”樱眼里有明显的痛色,心里有什么一点点坍塌崩碎。

 

“樱…不用知道。我不想让樱辛苦。”他那时候是这样说的,虽然已经是极力解释,但还是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佐助君你知道吗,你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觉得什么都可以自己考量好,要把自己关到什么时候呢!?”她几近哽咽,发出来的声音都是颤抖破碎的气音。

 

“佐助君,我对你来说,是什么,是什么啊……只是需要的时候会抱我,亲我,和我做吗…”眼前全是迷蒙的湿雾,心像被人用手使劲掐成各种形状,连指尖都是冷的。

 

“佐助君,你不想让我辛苦但我一直都很辛苦,为什么就什么都不跟我说不跟我商量呢,佐助君觉得那是在保护我吗,可我觉得那是佐助君在推开我……我很怕,我一直很怕哦,你迟早,会不要我……”

 

她呼吸有些困难,心脏被挤紧压缩卡在嗓子眼,这个时候倒是哭不出来。小腹急剧缩紧,只能用鼻子吸气然后再大口大口吐出,却还是像离水缺氧的游鱼,能够吸进的氧气只有如缝衣线那样细的一缕。

 

“樱我不会,我…”他连架都跟她吵不起来。

平日里甜腻腻的“佐助君”此刻连珠一样被她念出,倒像一柄柄匕首,刺得他钝痛无比。

 

“我不要听你讲……我们离婚吧,佐助君。我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当时佐助连她什么收拾好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在客厅站到午夜,才发现没开灯,好黑。

 

刚分开的时候,更多的是不真实感,并没有大痛大哭。就像刚得感冒时只觉得浑身有点无力,没有想过会鼻塞,会打喷嚏,会昏沉头痛,会浑身滚烫地发烧做整晚的噩梦。

 

和离的时候一路走程序盖公章两人都默契地两相无言,离得十分平静。

 

樱不说,井野也就不问。

 

樱回到自己买的小公寓里,开始只是下午会失魂落魄地坐在纱窗上看窗外风景,一看就是一个下午,后来在跟井野逛街时也会频频走神。

 

两个星期后天气转寒,要添厚被子。樱去空房搬棉被,柜子里真空袋装的棉被上压了一行李箱的书,要先把行李箱搬下来才行。

 

樱白天出门吹冷风吹到了,头有点昏,怎么使力气那行李箱还是纹丝不动,抠住提边的手指都泛白,不是因为使劲而猛烈地寒颤不休,她就是,毫无征兆地颤抖着哭出声来了。

 

痛苦的水袋像是突然被针扎了一个小口,但由于内外气压差,无以复加的痛苦与难过挣扎着从那里涌出来,最后干脆整个袋子被撕裂开来。

 

泪珠决堤一般不断滚下,心口实在闷得痛,所以她揪着胸前衣襟滑到地上躬身趴着,额头抵在冰凉的地板上,她抽动着呼吸不过来,嘴巴大开大合,在窒息感中挣扎,眼泪混着唾液滴到地上很快汇成一小滩水渍。

 

从低低呜咽到歇斯底里的崩溃,很快。

 

“啊!!!!!”

樱抱着自己的双肩一缩一缩地竭力嘶吼,整个人蜷缩着,越哭,那难过愈发清晰。

 

春野樱,你真没用,离婚的时候都没哭得这么难看,现在搞得像离开他你就活不了了一样,不就是搬不动一个行李箱吗,不就是,不就是……可是好难过好难过我好难过好难过真的好难过啊………

 

要不是井野来找她去吃饭,她不知道要一个人哭到什么时候。井野跪在一旁紧紧抱着樱,听她发疯一样的哭喊,井野也不住眼眶发红鼻尖发酸。

 

什么时候有樱真的离开了的实感的呢,大概是拿冻啤酒的时候,冰箱上满满当当的食谱表和空荡荡的冰箱两相对比,告诉他这个家的女主人真的离开了。

 

佐助颓然地靠着冰箱门坐下,看到玻璃花瓶里从前她打理得娇艳欲滴的各色花朵早已枯萎凋敝,像这个家一样毫无生气,空气中只浮动着沉郁。

 

他把手搭在眼睛上挡住,有泪安安静静淌下来。

 

是我把她弄丢了。

———————

谈及亿的项目时突然出现小插曲,他也不曾这样揣测不安过。

 

“滴”的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但迎接他的只有一片黑暗,她的行李箱也不见了,心咯噔一下坠入冰窖,浑身发寒。

 

佐助坐在床上发呆,余光瞥过床上放得整齐的枕头,她昨晚还喝醉了躺在这里。

 

潮水般的失落将他淹没,她是不是又离他而去了……

 

“不是说接我吗。怎么,还要回房间打扮一下啊。灯也不开”

 

“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全数被按开,她站在光亮里,有些不真实。

 

“樱,?”他薄唇微张,怎么也合不上。

 

“干什么,看到我很奇怪吗?好嘛,不欢迎我那我走了”

 

“不可以。”

 

果然会被他一把抱住,樱小得意着自己的小把戏用得很准。

 

此刻佐助心里感激要大过惊喜与激动。

 

谢谢你,还是选择,走向我。

 

“要抱到什么时候啊…我饿了”她的抱怨听在他心里全是撒娇。

 

“现在走。”他牵过她手。

 

“我要吃超级贵超级贵的!吃完我要去买衣服,要去喝奶茶,要去看电影,要去逛夜市,还要去看夜景”她扒拉着手指一个个数。

 

“好”

佐助看着她,笑得温煦,好比暖阳。

 

“不过佐助君说得我不满意我才不和佐助君一起去”她撇撇嘴嘟囔。

 

看她可爱,佐助想也没想弯腰在她唇上偷了一口甜。

 

“!!你,你让开!今天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亲我!”

她咋咋呼呼的样子一如十八岁他们刚刚开始交往的时候。

重读(4) #
角都那么熟悉。他想也没想摁了“0723”的密码,木盒应声而开。   里面是摞得十分整齐的拍立得照片,助一张张翻开,眼稍蜷着温柔。   照片里是他们去海边、去看演唱会、去、去赏樱花、去烟火大会、去...
重读(1)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现代|私设有 也是一个小练笔 ———————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确实没想到会在离婚两年后这样仓促地与宇智波助碰了面。   热烈毒辣...
SSN(5)Young # #
,果然看到金发狐狸笑眯眯给她比了一个“耶”。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还wink了一下示意安全接收,助托腮白了他俩一眼。   熟稔地一边面不改色地盯着黑板一边伸手慢慢把小册子摸到课本与胸部...
重读(2) #
。   “你们见过了?啊对,井井说小听音乐会去了,我就想你们是不是要碰到。”   为什么这人要一天到晚在自己秘书那里打听自己前弟媳的事啊……   “见过。只打了招呼。”   “助,你跟我生气也...
SSN—(18)走吧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接上一章,去二旅啦! 补上昨天的,因为明天想写重读   大巴车上热热闹闹的,61座的车坐了57位学生加上一个卡卡西班主任,嬉闹笑声尽数随着环山公路撒满山间...
文】扶(ABO文病人x院长) #
原作者:敇   第一次写文,是个菜鸡 ABO文病人x院长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A房那个病人又闹脾气了……" "还是乱砸东西和不吃饭么?"把落下的粉发撩至耳边,签完文件...
重读(6)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现代|私设有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他们提了一壶清酒,登上城郊一座被废弃的小神社,去看星火璨然的夜景。   不喝酒,她只是觉得那清酒瓶子好看...
重读(7)完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现代|私设有 这坑填完了耶耶! 我找到你啦。 ——————— 午阳今天依旧热烈。   “唔……”在一片混沌之中含混嗫嚅着醒转过来。   “嘶……”她本来想起身去拿...
重读(3)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现代|私设有 要看车吗(我觉得这种情况再见面很容易擦枪走火)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鸣人!!”极其捧场地把双手拢在嘴前卯足了劲闭眼大喊,她...
【火影】自卑 # #穿越 #重生 #HE
? “呼——” 小将脸深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忍住哭意,双手握拳:那么,我该如何追逐…… 第二天,小就回家了,因为她觉得以她的情况实在必须要浪费医院的床位,即使芽吹不同意。 “啊,真舒服啊。” 小...
文】肆 # #晓 #all
原作者:敇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木葉使终都没有想到,一直用真心来供奉木葉的会跟晓狼狈为奸 就在前一个晚上,守卫在重型资料室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动静 打开门一看,黑暗的房间...
【火影】似曾相识故人来 #重生 #穿越 # #HE
在井背后的小,“我好想见过你啊,是叫吧。”   特喵的明知故问吧你!   小凭第六感觉得助一定认出了自己,虽然上辈子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交集,但这一世总感觉发展轨迹会是偏离航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