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19)悄悄 #佐樱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七班

生日快乐啊,我(•̀ᴗ•́)و ̑̑

嗑疯了嗑疯了今天,过生日跟着沾光

 

“这什么,天然气泄露?”卡卡西拿着粉笔板书的手一顿,转过身面对着学生们拉下口罩朝空中嗅嗅。有一股闷闷的臭味浮在空气里。

 

“不对啊……食堂离我们这栋教学楼很远啊……”卡卡西眯起眼低声嘟囔。

 

“不是啦老师!是鸣人在吃榴莲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牙指着鸣人嬉笑着告状。

 

“牙你!”鸣人本来鬼鬼祟祟躲在堆起的小山状的书后偷吃,被告发后腾地站起来向前扑去锤前桌的牙。

 

班上的同学都笑得乐呵。

 

「小兔崽子……」卡卡西抽抽嘴角心想。

 

“鸣人,下课跟我来办公室哦”卡卡西淡淡道。

 

这边鸣人身形一颤,立马焉了,耷拉着脑袋坐回去有气无力应了声:“是……”

 

樱捂嘴在鸣人右后方偷笑,佐助喉间轻轻挤出一声我就知道的“哼……”。

 

数学课下课后刚好是午休 ,鸣人跟着卡卡西去了办公室而后去了小卖部最后又去了办公室才回教室。

 

电子白板上正放着最近大势女团的新歌mv,大家三五成群打堆坐着叽叽喳喳。

 

鸣人走到自己座位转过去面对樱胯坐好,他给办公室老师一人买了一块巧克力也给樱带了一条,还买了三盒牛奶。

 

“偷吃被逮住了吧,你为什么要吃味道那么大的啊”樱接过牛奶和巧克力。

 

“我不知道那个糖味道那么大嘛…”鸣人委屈地骨朵了嘴挠挠后脑勺把另一盒牛奶递给佐助。

 

“啊对了樱酱,我今天不跟你们一起回去,我要跟老爸去布置ktv的房间,你们先回去吧,记得今天晚上在我家吃饭哦!”鸣人歪头枕在手臂上懒懒地喝牛奶,一只手玩着樱的笔袋。

 

“知道啦,干爹好浪漫呀~不过二十年周年了耶,好快!你弄完要快点回来哦,我们还要去超市买材料做蛋糕。”樱一边感叹一边从书桌旁挂的挎包里拿出便当。

 

“嗯嗯!我很快的!”鸣人笑眯眯。

———————

今天周五,学校临时接到通知本市教师素质考核的考场改在了樱他们学校,因为要抓紧时间布置考场,所以午休之后学校便给学生们放了学。

 

鸣人跟水门联系好,跟樱和佐助说了拜拜之后一溜烟就没了影。

 

佐助拿过樱准备挎肩上的挎包和自己的一起挎肩上,推推她背一前一后出了教室。

 

两人跟往常一样并行着唠家常,只是樱觉得大家今天投向他们的目光尤其热烈,遇到的学姐学妹们眼底毫不掩饰的精光让樱心底不断有问号浮上来。

 

“佐助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樱拉拉佐助的衬衫袖口微微偏头。

 

佐助顿住脚步稍稍俯身认真看了一会儿,与他对视的釉绿眸子机灵地眨巴了下,随后佐助说:“没有。”

 

奇怪……那大家怎么一直盯着我们。

 

“咔嚓咔嚓”不远处快门声四起。

这样暧昧的一幕当然不能错过!手机的快门键不断被按下,生害怕错过了哪一个细节动作。

 

这组【佐助俯身探樱图】很快霸占了学校“佐樱论坛”的头条,佐樱人今天过年了。

 

手机顶部弹出消息:「你关注的佐樱论坛有新的精华帖了,快来看看吧!(图)」

 

鼬眸光一闪,赶紧点开。这位拍照的同学手机像素是真的好,拍出来跟写真照片一样。

 

“母亲,您看。”鼬下楼快步走到正在阳台浇花的美琴身边,把手机递给她,屏幕上正是论坛头条那组图。

 

“哎呀,这俩孩子还真是配。”美琴放下洒水壶歪头接过手机点开图片,一张张划过去,越看越喜欢,眉眼也不自觉弯了。

 

“母亲什么时候知道的?”鼬笑盈盈。

 

“佐助还是小宝宝的时候就知道了呀,把他们三个小朋友放在一起他就会抓着人家小樱的小手手不放。还把他那个小脑袋偏转过去一直盯着人家,小樱笑,那孩子也会跟着笑呢”美琴一边说一边又划回去再看一遍。

 

“你看幼儿园的时候,你弟弟除了小樱准哪个女孩子牵他抱他呀,小樱不牵他他还生气。说起来,也只会因为小樱脸红呢…”美琴把手机还给鼬。

 

“哈哈,母亲也看得这么仔细吗”鼬接过手机帮美琴把水壶收好。

 

“我可是你们的妈妈~哎呀,什么时候成真就好了,虽然在妈妈心里鸣人跟你们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不是小樱的话,佐助说不定会这辈子都不会结婚!所以不行不行,这一点妈妈还是偏袒弟弟一点吧!”美琴吧啦吧啦阐释着。

 

鼬无奈笑笑。

 

已经想到那么远了吗……

 

“美琴阿姨!我们回来啦!”谈话间玄关处传来脆生生的喊声。

 

美琴在围裙上揩揩手忙迎出去。

 

“我们小樱回来了呀~”美琴怜爱地捏捏樱白净的小脸。

 

对于只要跟樱一起就会被自家母上自动忽略这件事,佐助表示已经习惯了。

 

“鼬哥哥!你也回来了呀!”樱小兔子一样蹦到鼬面前,好久没看到他了。

 

“今天没课,周末也没有事,就回来看看,正巧赶上玖辛奈阿姨和水门叔叔的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鼬摸摸她的粉发脑袋笑得温煦。

 

对于只要跟樱一起也会被自家哥哥自动忽略这件事,佐助也表示已经习惯了。

 

“这样啊,哦哦对了,那我就不用去隔壁找卡卡西老师了,这两天数学测试卷上后面有两道大题鼬哥哥帮我看下吧!我和佐助君老是觉得有更简单的方法但是一直想不出来”她说的软软糯糯的,全然是个跟哥哥撒娇的妹妹,不过鼬也是从小把她当亲妹妹就是了。

 

“好啊”鼬欣然同意。

 

客厅地桌上,鼬不疾不徐给他们讲思路,时不时圈圈点点勾画一下。不一会儿就听见小樱恍然大悟的惊呼:“鼬哥哥,好厉害!”

 

“小樱,来~”美琴抱个雕刻精致的小木盒坐到了地桌空的那一方座位上。

 

“嗯?”樱跪坐起来双手撑住桌子上半身向前探。

 

“这个是给小樱的”语毕美琴打开木盒,里面放有一双莹白玉镯,泛有明润甜柔的浅淡光晕,樱简直看呆了。

 

“美琴阿姨这个是?”樱歪头。

 

“是上个星期出去旅游给小樱带的礼物,阿姨忘记给小樱啦今天才想起来”美琴语调放得无比温柔。

 

美琴和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美琴给大儿子使了个眼神,鼬微微颔首表示了解,只抿嘴轻笑没说什么。

 

刚刚结束最后一遍演算的佐助放下笔正在喝水,抬眼寻声看过来,噗嗤一下口中含的水差点喷出来,他以拳抵唇被呛得猛烈咳嗽着。

 

那对玉镯明明是妈妈的嫁妆……

 

“佐助君?你怎么啦?”樱关切地拍拍佐助的背。

 

“我,咳咳,没事……”佐助抬眼便撞入哥哥那双带有笑意的、如墨的黑眸,里面泛溢出———慈祥?

 

佐助捂嘴别过脸轻咳,耳根染了绯红,掩饰地把自己演算的本子递给樱。

 

“樱看一下,我们结果一不一样。”

 

樱接过去认真看了一会儿。

“一样哦!太好了!这样这两道题就解决啦~”她愉悦地伸个懒腰,像只猫儿。

 

美琴才不给小儿子含混的机会,拉过樱的双手小心把玉镯给樱戴上,而后拉着樱纤长白皙的双手左看右看,看够了之后便把樱的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拍拍她上面那只手的手背,很是满意。

 

“很适合小樱呢,不上学的时候就一直戴着吧”美琴满脸笑容。樱突然觉得美琴阿姨身上发散出一片圣光。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美琴阿姨~嘿嘿”樱笑得乖巧,她也很喜欢这副手镯,抬起手对着灯光欣喜地欣赏。

 

旁边的佐助心里打鼓根本不敢看樱,耳根处的红全都染到脖子上去了。

 

刚好这时鸣人来找他们,三小只收拾了下便出门买做蛋糕的材料去了。

 

———————

今天下午超市很多蔬菜搞特价,人挤人的好不热闹。

 

鸣人趁着人多,吹着口哨小步小步挪到卖碎冰糖那里摸了边上的三小块冰糖,给自己塞一块在嘴里之后风风火火冲回来喂樱。

 

“你去哪里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樱嗷呜一口咬住。

 

“嘘—嘘—,那边卖冰糖那里拿的”鸣人和樱捂着嘴脑袋凑到一齐嘻嘻嘻嘻偷笑。心里有做共犯的机灵和一股异样的愉悦,充斥得全身暖暖涨涨的。

 

樱拿了鸣人手心里剩下的那一块糖两步上前一把挽住推着购物车正在低头看清单的佐助。

 

莹润白玉镯与佐助衬衫袖口的金属扣轻轻相碰,“叮”的一声清列如潺潺流水,复又在佐助心里激起一圈圈涟漪。

 

不知怎的,他心里无厘头冒出“妻子”这一词,反应过来后把自己吓一跳,指尖不好意思地发凉。

 

“佐助君佐助君,下来一点下来一点”樱一手捂嘴一手拿着糖扯扯佐助衣袖悄悄说。

 

佐助听话地微微俯身,薄唇微张正要询问,哪知突然被塞入一颗糖块,沁人的清甜泛滥开来。

 

“嘻嘻嘻鸣人悄悄拿的冰糖哈哈哈哈哈”她古灵精怪笑起来。

 

一向不爱吃甜的佐助此时觉得这糖也不腻人,甜得刚刚好。

 

———————

“诶诶那边的两位帅哥,摆个poss嘛!”樱举着手机对准按着清单正在货架上找食材的两个男孩子。

 

“耶!”鸣人配合地转过头来对镜头比了个剪刀手,樱抓住那一瞬咔嚓一声记录下来。

 

佐助正在认真挑选蛋糕粉,但是唇角浮了一丝笑,樱两指一滑放大,按下快门键将那笑保留下来。

 

樱又打开摄像模式将镜头翻转对着自己,给自己的vlog取材。

 

“现在我们来到了超市,我们来看看佐助同学和鸣人同学在干什么呢~”语毕又把镜头翻转回去对着两个男孩子。

 

“鸣人同学,请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樱手握拳递到鸣人嘴前充当话筒。

 

鸣人配合地拉过她手把嘴凑过去,就像真的有话筒一样。

 

“在帮樱酱买做蛋糕的食材呢,报告完毕”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樱把自己脑袋也凑过去跟鸣人一起入镜。

 

随后她又把小拳头放到佐助嘴前。

 

“那能请佐助君给我们介绍下你手上的产品吗”樱问。

 

“啊…这个蛋糕粉是低筋面粉,一袋总量有500g,可以家用烘培,里面添加得有……”佐助面无表情低头看着包装袋一本正经介绍。

 

樱笑得镜头都在晃。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佐助你这么正经干嘛啊哈哈哈哈”鸣人朝佐助背上拍了一掌,获得了某人极不满的一声“啧。”

 

原本以为两个男生给樱打下手会忙得鸡飞狗跳,不过在樱总司令的正确指导下,各项工作倒是进行得十分顺利,井井有条。最后他们得到了一个规规矩矩、可可爱爱的蛋糕。

 

在一个小时后的三家家庭聚餐上,这个蛋糕获得了一致好评。

 

饭桌上眼尖的玖辛奈看到了樱手上的白玉镯,若有所思。当然芽吹也看到了,她没说什么,反正,以后的亲家不是漩涡家,就是宇智波家,她心挺大的,只要是女儿喜欢的就行,而且两个男孩子都很好。

 

这一晚的ktv也很嗨,玖辛奈刚进去看到这阵势眼角还泛了一阵泪光,不过没一会儿大家就热热闹闹唱了起来。

 

樱唱“小情歌”的时候家长们纷纷起哄说是唱给谁的啊,鼬余光瞥见两个男孩子是出奇一致地攒紧了手,眼底隐隐有些期待和紧张的颜色。

 

但当听到樱说:“当然是唱给干妈的啦!”时两人又各自松一口气,眼底却又浮出一丝失落。鼬端起杯子唇贴杯沿慢慢抿了口啤酒了然地笑了。

 

这就是青春啊……暗戳戳的,悄悄的,十分青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

 

“进。”佐助望向门口,他正坐在书桌前整理今天下午那两道题的思路,下午只是草草顺着鼬教的演算了一遍。

 

鼬开门进来,笑得温煦。佐助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

 

“挪,这个。我想你可能会用到”鼬丢个小盒子给佐助。

 

佐助稳稳接住,疑惑地拿起来看那是什么。

 

当看到盒子上赫然的“轻薄劲爆款”“今天,你戴了吗”“要高潮,不要意外”这些词时佐助触电一般吓得手一抖,安全套啪一声掉地上,指尖还在微颤。

 

红云毫不客气爬上了他的双颊,佐助嘴唇微张眼神愣怔瞳孔颤动,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了什么。

 

“给…给我这…这个干什么。”佐助话也说得不利索了。

 

“别担心,我跟父亲母亲都看得很开的,年轻人嘛,反正父亲母亲也喜欢小樱”鼬故意避重就轻地回答佐助,他捡起地上的安全套塞到佐助面前的抽屉里,然后意味深长地拍拍佐助的肩。有时候逗逗自己弟弟还挺开心的吼,看那小脸红的,多可爱。

 

“你哪儿来的。”佐助皱眉,气息有点不稳。

 

“当然是买的咯,我们实验室可不生产这些呀”鼬笑眯眯。

 

佐助接不上话,两兄弟之间一阵诡异的沉默,鼬依旧笑盈盈的,不过在佐助眼里那笑怎么都很———“善解人意”。

 

佐助觉得自己三观都在震颤颠簸。

 

“你先出去。”佐助憋了半天才挤出这一句话。

 

“好哦”鼬立马答应转身就离开。

 

在开门的时候鼬像想起什么一样,回头对佐助说:“佐助,加油~你也清楚母亲送小樱那副玉手镯的含义吧,母亲说在她眼里我们和鸣人是一样的,但是这件事上她会偏袒你,我也是哦。小樱多可爱呀~”他最后一句话显然意有所指。

 

佐助低头不说话,鼬嘿嘿笑笑愉悦地关上门悠悠踱步回自己房间。

 

佐助感到烦闷,偏过头不去看抽屉里的东西,拿了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回来本来对那东西的记忆也跟着被水流冲淡了些,但擦头发时目光不经意地瞥过,他还是被刺了一下,脸又烧起来。

 

“砰”地快速关上抽屉就往床上扑。

 

佐助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红得不像话的脸,就连露在外面的耳朵也像熟透的番茄。他咬得下唇发白,要把那些有的没的思想从脑海里删除,烦躁得很。

 

鼬心情大好,想着弟弟可能今晚因此睡不好觉,不过没事,自家弟弟聪明着呢,肯定很快就想通了啦。

 

想到这里,他又美滋滋打开“佐樱论坛”去看今天更的文了。

SSN(5)Young # #
,果然看到金发狐狸笑眯眯给她比了一个“耶”。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还wink了一下示意安全接收,助托腮白了他俩一眼。   熟稔地一边面不改色地盯着黑板一边伸手慢慢把小册子摸到课本与胸部...
SSN—(8)琐碎的小日常 # #
。   “哎呀…”看着手上的一大坨白色膏状护手霜有点头大,这只快用完了所以挤的时候不好控制用量,这不,就挤多了。   她灵机一动,胡乱在手上搓了下把护手霜推开在手上糊了厚厚一层。   “助君把手伸出...
SSN—(15)晴天 # #
剥一只放她碗里一会儿我剥一只放她碗里,宛如无情的专用剥虾机器,鼬在一旁笑眯眯地嚼嚼嚼丸子。   “切,小才跟你们不一样,小会请我吃”卡卡西说着筷子就往碗里伸。   谁知伸到一半就被两边的两...
SSN—(17)YOUTH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依旧是可爱点的梗,不过我也混了很多想写的梗进去 下一章写点好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七班正在上自习,双眸轱辘一转,看了看前面井的空位...
SSN—(13)青稚岁月 # #
的论坛主页这还不算夸张的,更甚者有人已经开始写画同人作品了。   去年因为好奇心点进论坛的差一点点就把手机摔了,实在,太恐怖了……   「呀呀我今天看到!学姐下楼梯没踩稳差点摔了助学长一把就...
SSN—(1)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 #
?”还没搞明白他们俩这幼稚行径另一只手就被助默默拉过去绑了一个猫猫气球   有些好笑地看着绑在两手手腕处的细线   “嘛嘛,先去下奶茶店吧我好渴!”自然地一手牵一个拉着他们往商场里...
SSN—(14)每天都要开开心心 # #
第一次用”她抱着杯子慢慢吮饮,恨恨地咬了咬不锈钢的吸管。   “酱!我已经跟卡卡西老师说啦,他让你好好休息,叔叔和芽吹阿姨不在家我和助陪你,嘻嘻,你好好睡吧”鸣人靠在门口朝她晃了晃手机...
SSN—(11)运动会【2】 # #
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拉拉队用的手花,带着班上的女同学整齐地给两位参赛选手大气。   愣愣地看着她们这阵势嘴角一抽一抽的。   到鸣人和助跳的时候有大胆的学妹喊叫着:“学长加油!”,引得周围一阵起...
SSN—(3)一如既往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 在卡卡西家蹭饭蹭床蹭补课的条件就是三小只要负责去买菜。   最近他们家、宇智波家和漩涡家的家长们都相约出门去旅游了,因为刚刚开学所以是淡季...
SSN—(6)平淡倒也不怎么平凡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我今天会打字了 ——————— 夫妇一个在外出差,一个回山里老宅照顾在田里把腿摔了的爷爷,加上漩涡夫妇也是一个出差一个跟着回春老宅帮忙了,所以和漩涡...
SSN—(4)幼态的稚子们 # #
智波助小朋友还坐在小凳子上,他双手握成小拳头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看着擅自站起来不叫他还笑得一脸开心的两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牵你起来好不好,助君不要生气哦,摸摸”小朋友连忙把小手挤入宇智...
SSN—(7)我们每一瞬的美好都值得捕捉 # #
只鞋打他,鸣人哎哟哎哟贴着墙躲着。已经穿好鞋的助两手揣在羽绒服兜里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打闹的两人。   穿好鞋后站到门口和助一起等鸣人,她碧眸轱辘一转机灵展颜一笑,只见她伸出冰凉的手踮脚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