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你在英雄的墓前祷告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原著向一点架空|是尼桑的视角

练笔

 

混沌空疏之中,有清明被一丝丝简涤出来,编成现世影像,仿若承载着生前记忆又诞生一次。

 

只是这次,身边没有围聚着对他祝福期许的人了。

 

宇智波鼬无奈地伸手垂眸探看,自己此刻浑然是个半透明体的魂灵,而此地也明显是木叶的墓园。

 

在这里安眠的都是木叶的英雄们。

 

英雄,吗……

 

———————

其实没多在意,因为从混沌之中剥离出来欣赏了会儿木叶璨然的星空后我又困了,好像又蜷回了一副柔软的躯壳之中。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活人的困倦感。

 

神明大人,差唤我回来依恋在此,是还要我见证什么呢?

 

……

 

想您也不会回答我,那等我再醒过来,用这双不再濡染红芒的眼睛仔细看看吧。

 

———————

“樱…?”

 

「啊……好像是佐助的声音。在叫谁呢」

 

刚醒过来眼底就铺满了带有柔光的粉色,心底蓦地冒出“温柔”一词。

 

我现在有心吗?算了不去纠结这个。

 

我是坐在自个儿的墓碑上醒来的,脚下放有新鲜的花束,配色素净明润,有心了。

 

「咦,我记得这好像是……」

我眯起眼稍作思考。

 

是了,是那个小时候总在一旁喊着佐助的名字给他加油的小姑娘。我记得佐助跑步赢过鸣人时,小姑娘在一旁又蹦又跳一脸骄傲的,那抹粉色跳脱又鲜活。

 

视线被小姑娘的背影挡得过于严实,所以干脆跃下墓碑走到两人身旁。

 

我这才看到,小姑娘长大了,那一双水灵碧眸生得尤其好看,小鹿一样,漾着细碎流光。

 

「叫樱啊,姓好像是春野来着,真好听」

 

“佐,佐助君?你,你不不是在准备外出的手续吗”

 

「哈哈,现在见到佐助还会这样慌张吗,脸都红透了哟」

 

“啊…差不多弄完了,过来看看。……花…是樱买的吗?”

 

「哦呀,很少见呢,佐助这种飘忽的表情」

 

看得出来,佐助在小樱面前会无措,表情会放得柔和。

 

嘛,毕竟还都是少年少女呀。

 

小樱抿唇点点头,眼神左右飘忽不敢看佐助,双手紧张地绞在一起。

 

「佐助,说点什么嘛,男孩子不主动一点怎么行呢」

 

我倒是在一旁看得乐呵,两个人忸怩又可爱。明明差一步就能一齐站到恋爱这条线上来,两个人却偏偏同时不甚坦诚,定定站在线前望住对方揣测不安,不过这也算一种,默契?

 

“樱……”

 

哎呀,我眉梢一跳,这就直接牵住人家了?

 

“谢谢你……”

 

噗,小樱惊得嘴都合不拢啦,釉绿眸子圆睁颤动,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佐助,不错嘛。嗯…不过耳尖的红晕还是挺明显的」

 

看到紧紧拥住彼此的两个人,我肯定是欣慰的,但高兴多一点啦。

 

「真好,我不在的时候也会有人陪着你,一直爱你,这些我看小樱的眼睛就知道哦」

 

“佐助君不用谢谢我,我,不是因为佐助君才来的。我只是打心底尊敬佐助君的哥哥,佐助君的哥哥…是真正的英雄。”

 

我是没有料到小樱的这番话,显然佐助也没有想到,我看到他整个人僵了下。看来大家都知道了啊。

 

对哦,不然我的墓碑也不会在木叶。

 

“樱可以直接叫哥哥。”

 

这下轮到小樱浑身僵住了,脸腾地像颗熟透的番茄,憋了半天从喉间闷闷挤出一声:“嗯…”

 

咳,不要拿哥哥当求婚的挡箭牌啦,虽然我无所谓。不过要好好补上一次正式的求婚哦,佐助。

 

“谢谢你。”

 

「谢谢你。」

我和佐助同时出声。

 

谢谢你,毫无保留地选择宇智波。

———————

“哥哥,你要叮嘱佐助君,让他按时吃饭,好好休息哦”

 

小樱一早就来了,替我将焉枯的花束替换掉,顺便把我的墓碑擦得锃亮。

 

「佐助出远门了呀」

 

我想小樱真的是坚强又善良,她经常来墓园,我这一方的鲜花也从没断过。看些明丽颜色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能充实心境,使人可爱。

 

小樱不曾在我面前哭过,最多只是担心佐助,每次都会给我带来快乐的笑脸,受她感染,我也常笑。

 

这个孩子真的是一直在等佐助啊,跟我讲话也基本是佐助长佐助短的。收到佐助的信就会一蹦一蹦来墓园告诉我,把信的内容念给我听,嘴角一翘一翘的好不开心。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只能在这墓园里转悠,此外无法涉足。但是有小樱时常来跟我说说话,我也不至于那么无聊。

 

期间鸣人跟着小樱一起来过,两个人小孩子气地吵吵闹闹,倒是让我也跟着添了一分活泼的生气。

 

我没有看错鸣人。

 

他们俩最爱跟我说,村子很好,谢谢我。

 

———————

 

不知道上次是怎么睡过去的,反正这次醒来,面前赫然就是佐助和小樱。

 

「佐助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不过他们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褪去了一些青涩,两只手紧紧牵在一起,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不好意思。两人眼底多一分坚定与憧憬。就连佐助眼睛里,也有了我以前不曾见过的光亮。

 

“哥哥,我和佐助君要出远门去旅行啦!”

小樱嗓音脆生生的,清甜软糯,迫不及待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笑颜比洒在他们身上的太阳光束还明媚。

 

「好哦,祝你们一路顺风~」我很开心她能这么叫我。

 

恍惚间微风送来佐助的心声:「哥哥,我会和樱结婚。」

 

我心里涌上一股暖涨感,突然想摸摸他们的脑袋,下一秒我也这么做了。

 

两人惊觉抬头,只见微风盘旋落叶自头顶滑过。

 

“佐助君!刚刚,是哥哥吧!”

小樱抓住佐助空荡荡的袖子笃定到,眼睛机灵地眨巴了两下。

 

“啊……”

我看到佐助唇角坦然地浮起微笑,伸手把小樱的披风拢紧一点。

 

要保持这样温柔的微笑,要好好珍惜小樱。还有我爱着你们。

 

好了,来想想是要侄女还是侄子还是双胞胎吧,好久没有了,期待的感觉。

 

———————

我是闻到一股奶香味醒来的,春景烂漫,但让我心动的是眼前景象,是在生前的梦里企羡过很多遍的景象。

 

心房里源源不断溢出暖流,捂热了双眼,温热的泪珠自然而然从眼角滑落,但我是笑着的。

 

「啊…是小侄女啊。」

 

原来幸福是轻轻的,奶味四溢的。

 

当爸爸的更加成熟,脸上总是依恋着笑意。当妈妈的借着小宝宝添一分温婉明丽,晕染得背后的宇智波家纹也温柔异常。

 

我想,红白团扇印在红色的衣服上,原来这样的好看吗。

 

小孩子咿咿呀呀,话多得很。我凑到小家伙面前,她好像看得到我一样,咧嘴咯咯笑起来朝我伸手。一双墨瞳纯净澄澈,宇智波家小孩的眼睛,真好看。

 

“哥哥,这孩子叫佐良娜哦~”小樱抱着小团子柔柔地跟我说,眉眼弯弯的。

 

佐助低头伸手去捏捏小朋友的小肉手,被小家伙一把抓住食指,朝爸爸笑得可甜。

 

「佐良娜吗……这个名字取得很好。」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困意,我知道佐助长年在外做调查在家时间很少,一般是小樱一个人在带佐良娜。

 

小樱经常会带着小家伙来看我,一来二去小家伙地皮也踩熟了,能自己走路之后没事就喜欢往我这跑,小樱来寻总寻一个准。

 

佐良娜和小时候的佐助很像,懂事好学,也很黏人,就连发尾翘的弧度,也很一致。

 

“bo,bobo!”她叫得含含糊糊,笑起来会露出一点点上牙,像一只小奶兔。

 

「诶!真乖」

 

宽大的袖子一带,拂起的微风会替我摸摸她嫩滑的小脸,告诉她我在这里。

 

———————

“哥哥,请你保佑佐助君千万不要受伤,让他好好照顾自己,不用担心我们”

 

佐良娜已经上忍者学校了,小樱还是跟以前一样经常来跟我说话。

 

「别担心」

 

这场景和几年前如出一辙,你还是这样一如既往地为远方的佐助担心着呢,小樱。

 

除了你,不会让其他人来背负宇智波之名这一点,我想我跟佐助是一样的。

 

———————

沉眠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好像。

 

这次我醒来的时候佐良娜正抱着双腿蜷缩在我墓碑前低低抽泣。

 

下午松涛间倾泻的风带有凉意,我第一次为自己死了这件事而伤感难过,不能提醒小家伙回去披一件外套,不能抱着她摸摸她的小脑袋说些话来安慰她。

 

「不要哭。」

可是她听不到呀。

 

“大伯,papa为什么不回来呀……他真的爱我跟mama吗……”

 

我除了兀自叹口气守在小家伙身边,别无其他能做的。

 

虽然无法触碰到,但我极力坐得离佐良娜很近很近,希望她至少能感受到我存在的气息。

 

傍晚天色暗沉樱来抱睡着的小家伙回去的时候,说佐良娜会理解她爸爸的。

 

「小樱,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

“大伯!我来看你啦!”

 

佐良娜一个人抱着一束花兴冲冲跑来,今天的阳光很好,干净清澈,烘得空气中浮动有醇厚的草木香。

 

她跟我讲是怎么和爸爸和好的,爸爸还带她修行,说爸爸叫她“小花生”,还说妈妈见到爸爸还是会脸红,就跟新婚夫妇一样……

 

佐良娜叽叽喳喳着,有时说到好玩的,还要捂嘴嘻嘻笑一下,跟她妈妈一模一样。

 

看着她快乐的笑颜,我突然有了“这样就足够了”的想法。

 

也许神明听到了,下一秒我的意识变得轻盈,四肢也逐渐虚浮,身体四周有光斑破碎飘散。

 

“佐良娜。”

我也有很久,不曾听到我自己的声音了。

 

我看到佐良娜顿住,惊愕地抬头,愣怔了一秒后起身就朝我扑来。

 

“别哭。”我终于能摸摸你了。

 

我看到我半透明的身体逐渐破碎斑驳,反射出钢蓝色的光辉。而我怀里小小的身体在不住颤抖。

 

“大伯很爱你。”

 

“爱你的妈妈,也爱你的爸爸。”

 

“谢谢你的诞生。”

 

像对佐助那样,我抬手戳了戳小家伙的额头。指尖的温度虽然只停留了一瞬,但已经是我最珍贵的永恒了。

「真的是个,温暖的小生命啊。」

 

我想佐良娜是看到了的,我的笑。

 

———————

“pa…pa…?”佐良娜枕在佐助的腿上缓缓睁开眼。

 

“我回来了。”佐助把她脸上的碎发整理好。

 

“papa……”佐良娜突然觉得心脏挤紧作痛,不可抑制地难过起来,喉间的呼唤是破碎又虚弱的哭腔。

 

“嗯?”佐助声音放柔,以为她是做噩梦了。

 

“我看到,大伯了……”佐良娜眯了眯眼,泪珠断线一般不断滚落,她身体一缩一缩的觉得呼吸不过来,最后干脆抱住爸爸的腰大哭起来,就好像她刚降生到这世界上发出的第一声啼哭一般。

 

“啊…”佐助黑眸一颤,抿唇垂眸轻轻拥住女儿,只是顺着她的背安抚她,不多言语。

 

也许是我们对你的思念具象化,任性地把你留住了。

 

道别与否,我们也不得而知。但我们应该,对你好好说一声“再见”的。不是“永别”,因为仍自私地希望你到我梦里来,再见见我。

 

彼时只有天上的云絮散,耳边的风绵鸣。

/短篇』我们理应一起 #宇智波助 #火影忍者 #同人
。”   “我们理应一起。”   她终究是笑了,握住他手,“是。”   是宇智波助,我是。   我们理应一起。     剧情这种东西我没有 又是一个摸鱼短打 这是高考最后一更了,接下来接点...
】疼 # # #宇智波
交代了一些孕妇注意事项,然后说其他事情等他们回来了再说。   助对夫妇很有好感,他们不是忍者,所以对他家族背景以及人生经历既知之甚少也不甚意,第一次把他带回家时候,他们热情招待了他...
[火影] 是个没用孩子(cp卡) #旗木卡卡西 # #卡
名字。 “我、我,还、没,还没有……呜……说,我喜欢。” 啊啊,旗木卡卡西睁开眼睛,他看到卡多雇佣人到了身不远地方,哭声依旧没有停息,他已经能猜到宇智波助胸前布料被濡湿成了...
【火影】烟花祭上重逢 #重生 #穿越 # #HE
冷漠欧豆豆。 …… 烟花祭 “咦?今天是烟花祭?”小芽吹摆布着,先是穿上和服,然后被迫按梳妆台化妆,“哎呀,妈妈,我才五岁,不要化妆了吧。” 对于化妆不是很热衷,上辈子也只有面对...
/短篇』我喜欢(下) # #宇智波助 #火影忍者 #同人
原作者:渺渺   依旧是摸鱼短打系列 人物可能ooc,不喜慎入,失忆梗   发现自己最喜欢做事,就是嘲讽自己,无时无刻。   比如现在。   她看着躺床上,面容安详宇智波助,没忍住,咽...
/短篇』alpha什么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宇智波
盥洗室,留下小助迷惑“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知道浴室哪?”这样问题。   重重拍了拍自己脸——“振作一点!现在不就是穿越到十年嘛,多大点事——啊啊啊啊好大事!为什么偏偏是宇智波助那个...
SSN—(7)我们每一瞬美好都值得捕捉 # #
了想要零食,糖葫芦去地下超市路上就被她消灭了,毕竟她可是个名副其实甜食虫。   助和鸣人一人拎着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满满当当零食。   拿着相机往小跑两步转过身面对他们示意...
SSN—(4)幼态稚子们 # #
智波助小朋友还坐小凳子上,他双手握成小拳头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看着擅自站起来不叫他还笑得一脸开心两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牵起来好不好,助君不要生气哦,摸摸”小朋友连忙把小手挤入宇智...
SSN—(2)理所当然两情相悦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日常 全世界都知道喜欢 ——————— 你们俩一起,是理所当然呀 ——————— “富岳叔叔美琴阿姨!鼬哥哥!老爸老妈!诶?卡卡西老师?”   ...
】亲爱 #
盯着,她擦桌子也盯着,甚至她上厕所他也站厕所门口愣神   “宇,智,波,,助!”   “挡到我了!”   厨房不经意撞到他差点摔倒时候她终于忍无可忍,她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忙又不理...
】泥潭里大小姐 #
打开了房门。   “是,啊……”清澈淡淡如泉声音传来,闻声抬头。   “喂,认真吗,助君……”端着餐盘挑眉抽动了下嘴角看着窗边正准备翻窗某人,他手还扒拉窗户边上...
贺】我是这样喜欢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收录于吧第10期吧刊中 神明为种下这世界上樱花海,因为他和我一样,深爱着恣意爽朗笑颜。 每个人都会喜欢,但是每个人喜欢又不尽相同。   对于宇智波助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