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21)盛夏 #佐樱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七班

乡下小朋友们愉快玩耍的小故事

听着稻香在奶奶家写的

会开一个剧情车的新坑,注意在wb和q站查收哦。

 

三小只很意外今天家里有人来接他们,而且更意外居然是玖辛奈。那抹热烈的红色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干妈!!”樱哒哒哒就跑到玖辛奈面前一个急刹,天气浑热,樱身上粘腻,不然就伸手抱住玖辛奈了。

 

“诶!乖宝!”玖辛奈大大咧咧扬了扬唇角,抬手把粘连在樱脸颊和额头的粉色碎发给她整理好。

 

“玖辛奈阿姨”佐助照常问好。

 

“老妈??怎么你来接我们啊”一旁的小狐狸眯了眯眼。

 

“明天老爷生日,忘啦?其他人都先回去帮忙准备了,我负责等你们放学接你们回去呀”玖辛奈说着还煞有其事地拍拍车门。

 

三小只同时咽了下口水。

玖辛奈的车技那可是———相,当,的,野,啊。

 

三人陪着玖辛奈去超市买东买西,顺便买些零食。买完后回家收拾行李,等到所有东西准备完毕出发时,也已经晚上八点多钟了。

 

车里没开空调,四面车窗都降了下来,夜风不学白日的浮躁,拂荡得轻盈利落,在耳廓边卷曲舒展,带起发丝飘动。只是这风多少还是带着点城市里颗粒感的浊。

 

车载的蓝牙连的是樱的手机,音乐开得很大声,是些节奏明快欢脱的英文歌,演唱者落音咬字干净清爽,给燥动的心浇下丝丝凉意,起到心理降温的作用。

 

樱和鸣人跟着音乐摇头晃脑,就连玖辛奈,也左摇右晃的,碰到会唱的还跟着哇啦哇啦两句,虽然三个人不是一个调,但嘴角的弧度很是一样。佐助只跟着节奏小幅度点点头,修长骨感的手搭在腿上轻点,眉目之间也有笑意。

 

车渐渐驶离繁目灯火,往黑暗里去,像在演绎逃离钢筋水泥的浪漫。

 

越是往郊区走,裹挟着夜色的风就越是清,车上四人不由自主深吸深吐,鼻尖萦绕一丝草木的腥甜。

 

晚上拉货的大车多,一个接一个的。因为大车动力没有小车好,惯性又大,所以车速平均比较慢。回老家的公路来去一共两个车道,玖辛奈一路油门轰鸣超大车,三小只在后座前耸后仰的。

 

“呜呼!!”鸣人跟着“轰轰”的油门声起劲地吹了声口哨。

 

“爽吗!!”玖辛奈把着方向盘爽朗地哈哈哈哈,而后左转向灯啪嗒一打,又一脚油门接着超下一辆大车,带着擦过窗边的风猎猎。

 

“爽!”樱和鸣人齐齐答到,因为惯性他们三人身形一歪齐齐往鸣人在的左半边倒去,佐助非常自然甚至可以说是主动地把脑袋搁樱颈窝里,发尖刺挠得樱痒痒,她下意识肩膀往上夹反而像主动在蹭佐助。

 

超车的过程也就那么十几秒,过后玖辛奈又驶回右侧道。

 

老天爷挑了个浓稠的黑,一股脑就浇在山间,前照灯看不了多远,而且每每过弯,那林木灌丛中的黑暗会跳出来,吞掉人造灯的散光,等你过了这弯,才不舍地把那星点光亮还你。

 

越往山里走,急弯就越多,玖辛奈的弯都压得十分漂亮,贴着公路边沿碾过,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车轮扭转的弧度和急弯的弧度相契合,使人能准确感受到这一路的曲折。

 

不过玖辛奈进弯也基本不带减速的,三小只在后面被摇得东倒西歪,不过兴致倒还高。过右弯往佐助那边倒的时候,佐助就顺势揽上樱的肩,樱和鸣人沉浸在塞车式高速的刺激中,只在佐助怀里嘻嘻嘻。

 

“喂老爸!”鸣人在轻微的颠簸中摁了接听键。

 

“喂鸣人,到哪里了呀,要跟你妈妈说开车慢一点小心一点哦”水门的声音柔静,跟这边呼呼的风声和时不时油门轰鸣声中间隔着一道手机的界限。

 

“还有两个山头!知道啦知道啦我开得很慢的了,对吧!”玖辛奈嘴上这么说着脚下使力又是“轰”的一声。

 

水门:“哈哈……”

 

“没什么事我就挂啦老爸,我们快到了!”

水门“好”字还没说完鸣人就把电话给他挂了,跟樱酱聊游戏正聊得起劲呢。

 

深山里修公路不容易,都是一车道,碰到对面来车,还要往一旁草坡上开一点才能错开。

 

玖辛奈动作麻利,不一会儿又跟一辆拉土石的大车错开,车头平行的时候玖辛奈按了声喇叭,对面也回了一声。

 

“诶~老妈你们很懂嘛”鸣人觉得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十分帅气,特别是黑夜之中也各自看不见对方驾驶员,互相知悉的默契暗语,心下会涌上一股莫名的愉悦,暗夜之中为孤独的跑车司机心里亮几簇星火。

 

“那可不,这可是我们司机的暗号”玖辛奈自豪地笑笑,还扬了扬下巴。

 

途中有路边农户的小狗跑出来,追着车灯跑。

 

“狗狗不来,危险危险,让我过去哦”自言自语式教小朋友的语调把后座的三小只逗得乐呵。

 

“来来,佐助君,鸣人,说茄子~”樱把手机向上举,拍拍旁边两人,两个男孩子听话地凑过来。

 

“笑一个~要露牙齿”樱特意说。

 

三人咧嘴灿烂一笑,樱眼疾手快把焦聚在三人灿白的牙齿上便咔嚓按下了快门,两个男生猝不及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鸣人你好黑,我和佐助君还能看到一点点脸你差不多只能看到眼睛和牙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樱捧着手机笑得发抖。

 

“我,我是小麦色我才不黑!樱酱—……”某金毛狐狸委委屈屈。

 

照片上三个人暗夜里牙齿锃光瓦亮,还因为快绷不住了嘴角抽搐笑得很诡异,看起来十分好笑,樱抬手就设置成了朋友圈背景相册封面。

 

嬉闹的笑声外是黑山,灰云。车灯流转在路旁杂树杂草上那一刹那它们跳脱出来,尔后又缩进黑夜自然的影里。抬头就见满天星光,夜在草丛里撒了零星蝉鸣,往黑幕上抹了月牙弯弯。

 

不一会儿就到家了,捣鼓收拾一阵子后便被赶去洗漱。他们来之前在家里洗好了澡,夜风微冷没出汗,所以就漱口洗脸洗脚。

 

三个人在树影稀疏中就着河对岸的星火点点刷牙,头一仰就是用满天星子漱口,哇啦哇啦——tui。

 

晚上他们仨并排着一起睡,扫堂风撩拂穿过,一齐看一梳清新刻露的明月,听小虫窸窸窣窣,蛙声沸号,但像隔了一层纱似的,不吵,游在耳边倒丝丝缕缕地绵柔,牵你去黑甜乡。

 

三个人舒心入眠的模样和小时候如出一辙。

 

———————

他们还小的时候有一次小小樱起夜回来,天光仍黑朦,她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一晃一晃往房间走。

 

“丫头,丫头来”斑悄声唤她,惊了早起到地面捡食的麻雀,扑棱棱翅膀“叽叽”两声回到树上,机灵地歪歪脑袋理理翅下羽毛。

 

“唔……”小小樱勉强地撑开一点点眼皮,朝斑走去。

 

蝉声明柔朗润,是一天的伊始。

 

“走,跟老爷去捡蘑菇去不啦”斑拉住她两只小手,大手上的硬茧摩挲得她清醒了两分。

 

“嗯?”小小樱像这才开放耳朵打开了听觉一样,碧眸又睁得大些。

 

“跟老爷一起捡蘑菇,去不?”斑怜爱地看着她耐心又问一遍。

 

“哦……要!去叫佐助君和鸣人!”小小樱转身就哒哒哒开跑,因为刚醒,小奶音粘腻得不行,发尾被颠得一翘一翘的,小萝卜腿白白嫩嫩晃晃悠悠。

 

“起nai,起nai”小小樱蹲下去拍拍小小鸣和小小助的脸。

 

两个小朋友眉头皱起不情不愿“嗯嗯”着哼唧两声,小小助被小小樱艰难拉起来,整个人跟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一样挂小小樱身上,紧紧抱住小小樱的脖子。鸣人也迷迷糊糊蹭过来抱住小小樱的小肚子把头靠在她背上。

 

小小樱整个被他们夹在中间抱着。

 

过了好一会儿睡眼惺忪上下眼皮还黏在一起的小小助和小小鸣才被小小樱牵着出来,大概是小小樱给他们穿的衣服,三小只衣襟歪斜,头发都炸成鸡窝。

 

“走吧哈哈!”斑给他们简单洗漱了下,帮他们穿好鞋把他们一个个抱下长廊。

 

踏着熹微的晨光和润湿的薄雾,斑身后的三个小跟班被清晨凉爽的风灌醒,已经开始一蹦一蹦地嬉闹了。斑在前面背个竹篓一悠一悠,跟着鸟鸣哼哼不知名的小调。

 

小小鸣在路上捡了根木棍,立马扮演起了武士,“嘿!哈!”的就学着电视里那样开始乱挥。

 

“笨蛋。”小小助不屑地瞥了小小鸣一眼,牵着小小樱的手紧了紧,不过余光还是不住往小小鸣手里那根木棍上瞟。

 

到底是小孩子嘛。

 

“呐佐助君~”小小樱弯腰捡了两根木枝,把长一点的那根递给了小小助。

 

小小助缩了缩脖子,因为是樱给的,所以还是红着脸接住了。

 

三个人以木枝为剑,打闹了一路,斑时不时顿住脚步转过身提醒他们跟上,三小只便拖着树枝哒哒哒又跑过来。

 

沿着崎岖小径到密林深处,到难走的地方,斑就揪住他们衣服后领一个一个拎过去。

 

一仰头,层叠的黑色树影间有柔光透下来,被错落地筛滤过,印在脸上是淡淡的光斑,草木的浑腥和树干的陈厚郁郁交杂,更显树林的静谧幽幽。

 

应了那句话,向上看,心里就会长出一片森林。

 

斑从竹篓里拿出一只手电和一个装了探照灯的黄色施工帽,本来想给他们其中一个戴上的发现施工帽太大了都戴不了,干脆就让小小助抱着当电筒用了。

 

林中潮湿,所以蘑菇冒得很快,过不了两天就有很多。

 

在这里讲话会有回声,就像天地之间只有他们和老爷四人一样。

 

“佐助君这边,往这边照照”小小樱的奶音清甜,跟这林间的鸟鸣一样的婉转。

 

小小助听话地把探照灯的方向往小小樱指的方向挪,果然看到好几个骨朵,小小樱和小小鸣乐坏了,赶紧动手采。

 

他们三个轮流着抱灯轮流着捡蘑菇,搞得十分起劲。差不多了就抱到老爷那边去一股脑丢进竹篓,然后被老爷夸夸摸摸头,虽然脸都被摸得灰扑扑还沾了泥。

 

最后装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竹篓的蘑菇回去,这已经算很多了。

 

四个人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泥点,脏兮兮的。还有草粘在裤腿衣摆处,小小鸣好动,被不知名植物的果子黏了一屁股。

 

回来的时候也尚早,是朝旭将出未出的天容。

 

一到家三小只就被早起的妈妈们拎去洗澡了,洗完出来听到“咯咯咯咯”的鸡叫。

 

“蛋!”小小鸣聪明,知道老爷教过他母鸡一直咯咯叫多半是下了蛋,连忙拉着玖辛奈去鸡棚。

 

小小樱和小小助好奇靠过来,玖辛奈一把拦住他们。

 

“打住,就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捡”不然澡就白洗了,虽然他们一天至少洗三次不过能少一次是一次。

 

果不其然,玖辛奈捡了两个鸡蛋跨出来,一个白净一点一个黄扑扑的,她在围裙上把那两个鸡蛋揩两下,擦去污秽,把干净的蛋放到小小樱的围兜里。

 

“给老爷放着去吧”玖辛奈笑着说。

 

“嗯嗯!”小小樱连忙答应。

 

小小樱牵着小小助和小小鸣进屋把围兜里的鸡蛋小心翼翼放进装鸡蛋的篮子里。

 

这时小小鸣的奶奶拿了一包东西出来。

 

“来,拿这个去玩”奶奶笑得和乐。

 

三小只扒住奶奶的手一瞧,看到是鞭炮,应该是过年的时候没放完的,奶奶小心放着,没有潮。

 

三小只眼睛一亮,连忙说:“谢谢奶奶!!”,随后抱着鞭炮就跑出去玩了。

 

没一会儿听到一声“咚”的闷响,水花溅起,而后“咔啦”一声,奶奶蓄水的缸被炸裂了。

 

小小鸣前一秒还嘻嘻嘻,看到缸裂了拉着小小樱和小小助拔腿就跑。出来查看情况的玖辛奈火冒三丈,连忙进屋拿鸡毛掸子要去追,奶奶赶紧过来拦住:“哎呀小孩子嘛,缸没了奶奶再修”

 

虽然免了一顿打,不过今天三小只的冰淇淋都没有了。

 

炮放完了他们就在田间路上你追我赶,期间小小鸣看到路边的狗尾巴草小小樱看到狗尾巴草旁的蒲公英,两小只赶紧跑去摘。

 

没注意速度两个小朋友不小心撞了一下,脚下一飘就往田坎下扑,小小助反应快要去拉他们,结果力气不够大反倒被他们拉下去了。三小只骨碌碌一路沿着田坎滚进泥田里,溅起泥花。

 

这个季节田里都是水秧,里面的泥又湿又软又黏。

 

“tui,呸呸”三小只坐在泥田里tui着嘴里的泥,小小鸣滚下来的时候脸埋进田里了,此刻正拿手抹脸,越抹越花。

 

“噗……”小小樱和小小助指着小小鸣欢脱地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不是去买盐回来的鼬和卡卡西眼尖瞧见了他们,这三只小泥球估计一下午都不能从泥田里脱身。被卡卡西和鼬废好大一番劲拎出来后三小只跟在他们身后,一边走,身上的泥水还在沿着衣摆往下滴,圈点了一路。

 

“警告你,不要摸我哦”卡卡西往左边一闪避开了小小鸣的小泥手。虽说手和裤子脏了,但他不想白体恤也被搞脏。

 

小小鸣偷袭不成功愣了一下,随即嘿嘿嘿嘿着更起劲往卡卡西那边扑。

 

“就要!”小小鸣叫着。

 

于是卡卡西开始跑,于是小小鸣开始撒丫子追。嘻嘻哈哈的笑声回荡在田间。

 

“佐助,好玩吗”鼬垂眸看看就算脏兮兮也牵一起的两小只。

 

小小助仰头看看哥哥随后点点头。

 

“哥哥”小小助把空着的小手握拳往鼬那伸,奶奶地叫他。

 

“嗯?”鼬朝他摊手,以为小小助要给他什么东西。

 

哪知,小小助沿着哥哥白净的手一路从手心到小臂揩过去,画了一条长长的泥痕,顺便在哥哥衣摆处又印两个泥手印。

 

此刻爱干净的哥哥虽然在笑,但是额角青筋在暴跳,小小助拉着小小樱拔腿就跑。

 

“佐助……”鼬眯了眯眼迈开步子去追。

 

好啊,现在会恶作剧搞哥哥了。

 

正要追着卡卡西进屋的小小鸣被门口的玖辛奈一把拎住,提起来跟自己对视,就像一只被提住后颈的小狐狸一样,小小鸣瞥到自家妈妈眼底滔天的怒火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不小心的,妈妈……”这时候妈妈倒叫得乖。

 

玖辛奈看着这只泥球恨不得拿钢刷来刷。

 

僵持之间,肚子先咕噜噜叫了。

SSN(5)Young # #
,果然看到金发狐狸笑眯眯给她比了一个“耶”。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还wink了一下示意安全接收,助托腮白了他俩一眼。   熟稔地一边面不改色地盯着黑板一边伸手慢慢把小册子摸到课本与胸部...
SSN—(17)YOUTH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依旧是可爱点的梗,不过我也混了很多想写的梗进去 下一章写点好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七班正在上自习,双眸轱辘一转,看了看前面井的空位...
SSN—(13)青稚岁月 # #
的论坛主页这还不算夸张的,更甚者有人已经开始写画同人作品了。   去年因为好奇心点进论坛的差一点点就把手机摔了,实在,太恐怖了……   「呀呀我今天看到!学姐下楼梯没踩稳差点摔了助学长一把就...
SSN—(1)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 #
?”还没搞明白他们俩这幼稚行径另一只手就被助默默拉过去绑了一个猫猫气球   有些好笑地看着绑在两手手腕处的细线   “嘛嘛,先去下奶茶店吧我好渴!”自然地一手牵一个拉着他们往商场里...
SSN—(14)每天都要开开心心 # #
第一次用”她抱着杯子慢慢吮饮,恨恨地咬了咬不锈钢的吸管。   “酱!我已经跟卡卡西老师说啦,他让你好好休息,叔叔和芽吹阿姨不在家我和助陪你,嘻嘻,你好好睡吧”鸣人靠在门口朝她晃了晃手机...
SSN—(11)运动会【2】 # #
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拉拉队用的手花,带着班上的女同学整齐地给两位参赛选手大气。   愣愣地看着她们这阵势嘴角一抽一抽的。   到鸣人和助跳的时候有大胆的学妹喊叫着:“学长加油!”,引得周围一阵起...
SSN—(8)琐碎的小日常 # #
。   “哎呀…”看着手上的一大坨白色膏状护手霜有点头大,这只快用完了所以挤的时候不好控制用量,这不,就挤多了。   她灵机一动,胡乱在手上搓了下把护手霜推开在手上糊了厚厚一层。   “助君把手伸出...
SSN—(3)一如既往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 在卡卡西家蹭饭蹭床蹭补课的条件就是三小只要负责去买菜。   最近他们家、宇智波家和漩涡家的家长们都相约出门去旅游了,因为刚刚开学所以是淡季...
SSN—(6)平淡倒也不怎么平凡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我今天会打字了 ——————— 夫妇一个在外出差,一个回山里老宅照顾在田里把腿摔了的爷爷,加上漩涡夫妇也是一个出差一个跟着回春老宅帮忙了,所以和漩涡...
SSN—(4)幼态的稚子们 # #
智波助小朋友还坐在小凳子上,他双手握成小拳头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看着擅自站起来不叫他还笑得一脸开心的两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牵你起来好不好,助君不要生气哦,摸摸”小朋友连忙把小手挤入宇智...
SSN—(7)我们每一瞬的美好都值得捕捉 # #
只鞋打他,鸣人哎哟哎哟贴着墙躲着。已经穿好鞋的助两手揣在羽绒服兜里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打闹的两人。   穿好鞋后站到门口和助一起等鸣人,她碧眸轱辘一转机灵展颜一笑,只见她伸出冰凉的手踮脚捧...
SSN—(2)理所当然的两情相悦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的日常 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 ——————— 你们俩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呀 ——————— “富岳叔叔美琴阿姨!鼬哥哥!老爸老妈!诶?卡卡西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