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崽崽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奶爸系列

好久不见(中间我还忘记了账号密码来着)

岁月多少会起些褶子,不过幸好你的可爱可以把它们熨平。

———————

 

“嗯呐呐…呐呐…pa—啊pa—papa…呐呐呐呐”黑发小团子趴在自家爸爸胸口小嘴一蠕一蠕小声地念叨着,因为盯爸爸盯得太专注了小嘴一直张着,两小滴口水啪嗒落在佐助瓷白的脸颊上。

 

佐良娜和樱差不多时间醒的,樱起床洗漱收拾准备去医院,结果刚下床就被小团子一把揪住了袖口,佐良娜揪住妈妈睡衣袖口小萝卜腿晃荡着站起来就要往妈妈身上爬。

 

“啊啊!mama!”小团子爬得睫毛都在颤动着使劲。

 

“去找papa”樱单手把小团子从身上拎下来,顺手轻轻放在佐助胸口,佐助只皱皱眉轻轻闷哼了声,大手覆上小团子背把她固定好,便又睡了过去。

 

佐良娜也不吵,仔仔细细盯着昨晚半夜才到家的爸爸。好久没见了。

 

最近樱在教佐良娜一些简单字词,“爸爸妈妈”是上个月刚会说话时学会的,当时大家都在猜想小团子第一个会的词是什么,其实追根到底依旧是那个先叫妈还是先叫爸的问题。

 

可谁知道小团子开口第一句:“ma!pa!”一下爸妈全叫了呢,这事还被宇智波家的人们津津乐道了好久。

 

当时是佐助抱着佐良娜在客厅玩,他学樱拿着绘本教小团子念,小团子眨巴眼睛认真听了一阵,突然就蹦出一句:“ma!pa!papa!”。

 

路过的樱手里抱的衣篓“啪嗒”一声掉下骨碌碌滚了好远而她还保持着抱的姿势,同一时间当事人佐助手一抖,绘本“刷啦”一下就掉地上了。

 

佐助缓缓、机械地抬头,还下意识喉结滚动咽了下,对上妻子同样震愕的眼神时他确信自己刚刚没有听错。

 

小团子仿佛读出他们的怀疑心思一样,开始爸爸妈妈一个劲儿叫起来了,这两个词念起来很顺,又好听,小团子下意识跟妈妈哼歌一样就这样挂在嘴边。

 

三十秒后,木叶街上赫然出现女着围裙男拿奶瓶的宇智波夫妻俩,哦,奶爸怀里还有只黑发小团子,两人风风火火酿酿跄跄,一路不知道往哪儿去。

 

当然是奔去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一路上碰到同期熟人匆忙打招呼时,小团子嘴里依旧念叨着“papamama”,众人欣喜程度跟宇智波夫妇俩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跟对自家孩子一样。

 

“呀!佐良娜会叫爸爸妈妈啦!!”

 

“呜哇!叫得真清楚,真乖~”

 

“什么?第一句叫得“ma,p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爸爸妈妈都一把子叫了吗,这好,你们俩公公平平”

 

“来佐良娜,叫句七代目,我教你”—————“…滚。”

 

“樱酱,佐助凶我”

 

“哎呀鸣人快让开快让开”樱赶紧拨开鸣人拽着佐助的衣摆快步离开,只留给金毛狐狸两个风风火火的背影。

 

“宇智波夫妇!!所以以后不准班里内部消化!你看樱酱和佐助,他们俩成一家人了,好了,这下就晾我在旁边咯!哼……”——来自某金毛火影的碎碎念。

 

宇智波夫妇路过警署的时候正巧碰到鼬,哥哥先是愣怔着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随后接过佐良娜眼睛一眯一眯的有晶莹团在眼角,“哎哟哎哟”着低头怜爱地一个劲蹭黑发小团子,小朋友笑嘻嘻的。

 

刚刚结束日常巡逻的带土和止水看这边热闹就好奇凑过来,带土一惊一乍的恭喜又吸引了路过的卡卡西和斑,结果就是这一方的宇智波越聚越多,到后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

 

正在买菜的美琴和富岳从鸣人那里得知消息后,菜都不要了往这边赶,拨开里三层外三层吵吵嚷嚷的宇智波这才见到会叫爸爸妈妈的小公主。

 

不知道的还以为宇智波是要聚众组织起义,可谁知道一大群人仅仅是因为一个小生命的成长而欣喜着呢。

 

宇智波啊,是爱的一族,人们常这样说。

 

———————

宇智波家最近有个令人困扰的问题———佐良娜小朋友最近喝水和吃饭都极其不配合,她现在又能跑能跳的,佐助往往要满屋子追着她喂,小团子还会一路奶兮兮地“不要不要!”。

 

“你要不,换个印着她喜欢的图案的杯子?”井野一边低头快速扫过手里的资料时不时勾画两笔一边抛出建议。

 

“诶—这个可以诶,可是佐良娜最近喜欢什么呢,唔……”樱托腮望着窗外清澈的蓝天发呆。

 

慵靡的余光中一个小黑点由远及近乘着风悠悠滑来,最后扑棱了两下翅膀稳稳停在窗边,它歪头眨巴了两下琥珀色的兽眼乖乖盯着女主人。

 

“加尔达?怎么啦~”樱的声音放得柔而轻。被念到名字的加尔达跟幼鹰一样撒娇地蹭蹭樱的手,喉间发出咕噜噜的惬意声音,樱怜爱地挠挠它的脖子,它便欢喜地轻叫一声展展双翅抖动一下,整只鹰软乎乎的快粘在樱手上了。

 

井野往这边瞥一眼,好笑地开口:“这家伙,怎么跟佐助一样……”

 

随后井野便获得了樱的一记白眼。

 

整洁的白纸上佐助简明扼要,他找到一个方法可以让佐良娜好好吃饭了。

 

“哦?不懂就问这是求夸吗”井野脑袋凑到樱旁边扫了一眼纸上内容,尾音明显在颤,她在憋笑。

 

“让开让开快去交你的资料井野猪”樱连忙做个“去”的手势赶井野。

 

噗嗤,就随便逗逗耳尖这就红了,啧啧。

 

樱提笔回过去,说自己也发现一个可以让佐良娜好好喝水的方法。

 

傍晚时候爸爸抱着小朋友来接妈妈,一家三口走出医院的时候还被依旧灿烂的晚霞晃了下眼睛,佐助及时抬手给小团子遮了遮,让强光不至于刺她眼。

 

约定好一样,小团子每天这个时候准会抬头往斜上方医院外围的墙头上看,而这时顺着小朋友的目光看去,视野里准会出现一只黑猫。它蹲坐在墙头,也看向这边。

 

樱和佐助相视一眼会意停了脚步,小团子趴在爸爸的肩头定定看着黑猫猫,笑得干净灿烂。不过一会儿他们就会互相道别,黑猫细细叫一声,等佐良娜朝它挥挥手说了拜拜之后,它才会转身跃下墙头。

 

平时樱只会觉得他们可爱,但是今天她想到了其他的东西,眼睛一亮,拉着佐助绕了绕,去商店给黑发小团子挑了个新杯子。

 

是个带软吸管的杯子,杯身上印满了黑猫的卡通图案,仔细看看跟医院墙头那只黑猫十分地像,小朋友眼睛都看直了,一路上宝贝极了紧紧抱在怀里。

 

“喜欢吗。”佐助垂眸看她。

 

“嗯!”小团子点头的幅度极大,看来是十分喜欢,佐助翘了翘嘴角,把她抱得更紧一些。

 

果然,换了杯子之后,佐良娜小朋友开始不停地跑来要水喝。往往佐助给她装个半杯,她拿到后就会欢欢喜喜哒哒哒抱着杯子跑开,先是举起来对光仔细看好一会儿,爱惜地摸摸,摸完喝两口,然后又看,又喝,如此反复。

 

佐助看她肯乖乖喝水了,心下也高兴,放心地把她放在客厅玩后便去厨房黏樱了。

 

“佐助君,这样,我没法好好做饭嘛,而且很容易摔”樱糯糯地开口,低头尝尝小碟里的味增汤,颈窝处的佐助蹭得她痒痒。

 

“不会,我接住樱。”某人反正是结婚后脸皮变得愈加得厚。

 

真是的,不是说婴幼儿才需要更多的接触安慰所以要妈妈一直抱着吗……

 

到最后佐助基本是粘在樱身上陪她做完了晚饭。

 

“先别跑。”佐助化出紫色的须佐左臂端住佐良娜的小碗,右手拎住小团子。

 

小团子还是喊着不要不要挣扎要跑。

 

“我们今天就吃三口。”佐助把她放下比了个“三”。

 

“这个星期每次吃饭吃完三口,周末可以去买黑猫玩偶。”佐助追加到。

 

刚抬腿要跑的小团子定住,看看蹲着的爸爸又看看爸爸手里的碗,沉思了两秒果断走回来到爸爸面前乖乖张嘴—“啊——”

 

佐助笑笑,从餐桌上摸了一把新勺子,这是他专门买的,比平时佐良娜用的要大一倍。

 

“一。”佐助数着喂给她,小朋友嗷呜乖乖接住。

 

“好,下一口,一。”佐助接着喂她,小团子还是乖乖吃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很好,一。”佐助面不改色。

 

“si二!”佐良娜反应过来揪住爸爸袖口大声道。

 

“抱歉,数错了。二。”佐助也不跟她纠缠继续喂她。

 

“下一口,二。”佐助给她擦擦嘴接着喂。黑发小团子指着爸爸啊啊呜呜。

 

“没有数错不信你自己数,刚刚你自己说的二,来,二。”佐助动作利落地喂她,小团子扳着手指数反而懵了,努力回想到底到几了。

 

一旁的樱笑得发抖。

 

“si shan!!shan了!”小团子赶紧咽下提醒爸爸。

 

“那就三。”佐助喂完最后一口顺着小团子数,此刻小碗里已经空了。

 

“很棒。”佐助揉揉宝贝的小脑袋,给她擦擦嘴放她去玩,自己则起身准备吃饭。

 

看到墙边憋笑憋得辛苦的妻子佐助也没忍住,漏了一声轻笑。夫妇俩余光不住瞥着还愣在原地的小团子。

 

黑发小团子还在数,她觉得没有什么不对,但又好像哪里都不对。

 

———————

“佐助君要告诉她怎么去做而不是帮她做哦”

 

“跟佐良娜讲话的时候也要把“不够好”变成“可以再好一点””

 

………

看着眉目温柔不住叮嘱自己的妻子,佐助突然觉得她不是春野樱,也不是宇智波樱,不是他所接触的任何一个樱,她是一个妈妈,一个真正的妈妈。

 

樱是真正站在妈妈的身份上在思考,利用幼儿的泛灵观念引导佐良娜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礼貌、独立、懂得感恩与理解的人格。

 

樱会说:“请佐良娜小朋友帮妈妈把针线盒拿过来好吗?”

 

樱强调“请”字,这把佐良娜当做一个能自己做事情的小朋友,很满足小团子两岁成长需要的独立心理。

 

樱还会说:“那请佐良娜小朋友把自己的碗筷送回去好吗?”

 

说“送”说明樱在承认小朋友的“朋友们”,表示樱也相信桌子椅子等等世间万物都是有生命的。

 

原来做父母是这样。

 

但是佐助自己也没发现,他作为爸爸,思考的时候褪去了许多刚性的一面,为了小家伙变得更柔软,也更加温煦。

 

是——温柔的爸爸妈妈。

】也无风雨 #
by/ 阿琛琛琛琛琛   |奶爸系列 但是每一天都是晴天   终于还是来到这一天———断奶的第一天,但是实际情况看起来并没有夫妇俩想的那样顺利呢。   助挨个收拾奶瓶的时候,良娜一路屁颠屁颠...
SSN—(20)我们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助君,帮我擦一下~”拿着酒精喷雾和棉签走过来,侧躺在客厅地上一手撑着脑袋的助闻声抬头,双眼蓦的被一双大白腿刺了下。   前天才去打了耳洞,刚打完的...
【火影】自卑 # #穿越 #重生 #HE
? “呼——” 小将脸深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忍住哭意,双手握拳:那么,我该如何追逐…… 第二天,小就回家了,因为她觉得以她的情况实在必须要浪费医院的床位,即使芽吹不同意。 “啊,真舒服啊。” 小...
】重读(4) #
角都那么熟悉。他想也没想摁了“0723”的密码,木盒应声而开。   里面是摞得十分整齐的拍立得照片,助一张张翻开,眼稍蜷着温柔。   照片里是他们去海边、去看演唱会、去、去赏樱花、去烟火大会、去...
文】肆 # #晓 #all
原作者:敇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木葉使终都没有想到,一直用真心来供奉木葉的会跟晓狼狈为奸 就在前一个晚上,守卫在重型资料室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动静 打开门一看,黑暗的房间...
【火影】似曾相识故人来 #重生 #穿越 # #HE
在井背后的小,“我好想见过你啊,是叫吧。”   特喵的明知故问吧你!   小凭第六感觉得助一定认出了自己,虽然上辈子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交集,但这一世总感觉发展轨迹会是偏离航道啊……...
【火影】烟花祭上的重逢 #重生 #穿越 # #HE
。”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店老板尴尬的摸摸头,“不好意思啊 就只剩下一份了,你们谁要?” 眨了眨眼睛,转头,然后立马偏过来:卧槽!宇智波鼬?他怎么在这里?那助君会不会…… 鼬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发啥的...
文】花田 #助 #
原作者:敇   #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啊,不太会这样的,适合听周杰伦的花海听!周杰伦的 宇智波助在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花田,很大的面积,有许多漂亮的花 五彩缤纷...
文】扶(ABO文病人x院长) #
原作者:敇   第一次写文,是个菜鸡 ABO文病人x院长 #火影忍者 #同人 #助 #   "A房那个病人又闹脾气了……" "还是乱砸东西和不吃饭么?"把落下的粉发撩至耳边,签完文件...
】审神者 #
。”她皱了眉。   “我更喜欢,你叫我——撒旦。呵……”   黑色纹条顺着助掐着脖子的手蜿蜒攀爬,似要将他一同拖入深渊。   “或者说,那个让大天使长大人也执着的名字,。”   一字一句...
】重读(1)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现代|私设有 也是一个小练笔 ———————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确实没想到会在离婚两年后这样仓促地与宇智波助碰了面。   热烈毒辣...
SSN—(17)YOUTH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依旧是可爱点的梗,不过我也混了很多想写的梗进去 下一章写点好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七班正在上自习,双眸轱辘一转,看了看前面井的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