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22)青 #佐樱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七班

文就是要,悄咪咪发

新坑剧情车那个我再磨磨笔( ˃̶̤́ ꒳ ˂̶̤̀ )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老师出差这两天不要打架哦,要照顾好我们小樱哦”隔着电话卡卡西慵靡、微微上扬的嗓音渡上了一层模糊,那双同样慵懒的死鱼眼立马浮现在脑海。

 

“…嗯。”佐助冷漠。

 

又不是小孩子……

 

“哦对了,家长们又又又组团出门玩咯!是说着什么“孩子们长大了真好都不用管了”出发的来着”卡卡西那边有呼呼的风声,估计又把车窗全降下了在吹风。

 

「说得好像平时管过一样……有的时候还得他们回去做饭……」佐助腹诽。

 

“总之,就拜托你啦佐助~”卡卡西轻快地说。

 

“我知道了。”佐助拿着扫把淡淡。

 

“至少叫声老师嘛—”卡卡西鼻音拈得重些,特意将尾音拉得老长。

 

佐助眸光一暗,直接挂了电话。

 

“佐助!樱酱呢?”金毛狐狸汗涔涔跑进教室,今天全校大扫除,鸣人刚帮忙布置完二栋学术报告厅回来,怕樱等久了一路小跑回一栋,还有些微喘,他大大咧咧掀起衣摆抹了把额上的汗,露出紧致、麦色的小腹。

 

“和女生组扫公区去了”佐助边答边俯身清扫。

 

公区要比教室轻松很多,只用简单扫扫就好,男生们主动让给女生们的。

 

“对哦!她们今天是一栋楼下小花园来着,我去找樱酱”鸣人仰头咕咚灌了几口矿泉水擦擦嘴准备离开。

 

“不用了。”佐助直起身板下巴往后门方向轻微扬了扬。

 

鸣人顺着佐助指示看去,果然看到井野提着工具进来,樱跟在后面。

 

不过气氛好像有点不对。

 

女生们都低垂着脑袋,眉梢也吊着,平时亮亮的眼睛里此刻一点光都没有,樱和井野眼眶淡红,应该是刚哭过。

 

佐助和鸣人短暂对视一秒———

「她们怎么了?」

「不知道。」

无声的眼神交流完毕后两人又将目光移回到樱身上。

 

男生们再迟钝,也都渐渐注意到了女生这边的不对劲,但又不敢轻易开口,只得无措地面面相觑。因为,怎么看都是一副要哭的样子啊……

 

教室里顿时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樱—”

神经稍稍粗那么一点的鸣人抬脚要上前询问,被佐助一把拉了回来,鸣人看到佐助摇摇头,便也生生把话咽了回去,目光定定粘在樱身上,眼神中尽是担忧。

 

回家的时候樱靡靡开口说不想走路,两个男生连忙答应打车回家。一路上樱都十分沉默,佐助和鸣人只得一个劲悄悄用余光瞟,她整个人都被沮丧和难过笼罩,两个男生的心像放在火上烤还一边被针扎,焦灼又心疼。

 

樱今天连鸣人和佐助的手都没有牵,放在双腿上的拳头捏得很紧。

 

到家换了鞋之后樱也是整个失魂落魄坐在客厅地板上。鸣人拿着三人的书包去楼上放。

 

佐助走过来坐在樱斜后方,小心翼翼看她一眼。

 

她像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是软的、耷拉着的,好像稍一碰,那身子就会禁不住歪斜,莹润的釉绿眸子里顷刻就滴出水珠来,含混着双眼的黯淡。

 

但佐助没碰她她也哭了,大滴大滴的泪啪嗒啪嗒直掉,单薄的肩膀在微微耸动。

 

佐助心下一沉,这才挪到她身侧。他一手轻轻抚过她头顶扫到耳边,指腹安慰地点触她瓷白脸颊的同时脑袋凑过去亲亲她眼角,樱条件反射闭了闭眼,又有泪珠滚落。佐助薄唇上泛着水光,那是樱的眼泪珠子。

 

樱抖得更厉害些,全然像丢了心爱宝物难过到不行的小朋友,她转身一只手抱住佐助的腰把下巴搁他颈窝里,想从紧紧的拥抱和温热的体温里汲取一点安慰。

 

佐助由她抱,一手揽着她腰一手抚上她后脑勺轻轻揉揉。

 

他不问,他等她自己说。

 

鸣人这时候下楼来,看到这副景象也赶紧走过去挨着佐助坐下。

 

“没事没事樱酱”金毛狐狸特意把声音放得又轻又柔。

 

鸣人俯身一手环过去轻握住她纤细手臂的同时翘起拇指用指腹试去她眼角的泪,一手摸摸她头顶,他的金毛脑袋挨着她蹭蹭,贴着的那一处两人的发丝都凌乱地翘起来。

 

樱干脆一手抱住佐助肩膀一手穿过鸣人腋下揪住他后背衣服,揪出几道褶皱。

 

这样看就是两个男生把她夹在中间,她把粉毛脑袋埋到两个男生紧挨的肩膀上,佐助和鸣人没一会儿感觉到肩膀那里温温热热的,衣服被她的眼泪打湿了。

 

佐助空着的那只手摸上她头顶,同时把脸贴在她绒绒的脑袋上,小幅度蹭蹭。鸣人歪歪头也把脑袋跟樱贴着,她细碎柔软的粉发不住扫过他耳廓,鸣人空着的那只手抚上樱单薄的背,轻轻拍着。

 

“白白小,死掉了…”她声音细弱破碎,闷闷的,鼻音很重,但像牵引线一样,拉出了庞然汹涌的难过,心脏被不断压缩揪紧,能吸入的空气都变得更加稀薄了。

 

佐助和鸣人身体僵硬了下,她在他们怀里抖得更加厉害了,唇边漏出的哭声也响了起来。

 

怪不得。

 

白白小是七班之前发现的一只白猫“白白大”的孩子,白白大经常带着她的复刻版小白猫来学校串门,七班阳台边支出来的墙沿是她生产前做窝的地方,所以她后来也经常来七班晃悠。

 

其实佐助和鸣人心里也泛酸,两只猫是七班共同的朋友,算来想处的日子也有很久很久了。

 

两只猫很有灵气,而且很干净。从不在他们上课的时候进来玩,有时还会趴在窗边紧紧盯着讲台上的老师,一大一小像在认真听课一样。七班的老师们也很喜欢她们。

 

当时白白大生产的时候三个孩子只保下了一个,在遇到七班之前它就一直营养不良,怎么吃也不见长。

 

“是被……野狗,咬死的…当时她叼着白白小在小花园等我们,呜呜……”樱嘤咛着话都说不清楚,抽动中有尖细的呜咽传出来。

 

佐助和鸣人紧抿着唇,她抱得很紧,他们也是。

 

当时白白小身上很干净,双眼紧紧闭着。应该是妈妈给她清理过了,但是长长的伤口依旧触目惊心。就像是带着孩子来跟他们道别,白白大泛着水光的兽瞳不住在孩子和女孩子们身上流转。

 

女生们最后把白白小埋在了小花园里,后来都抽抽搭搭地在扫着地,陪着她们扫完地,白白大才离开。

 

鸣人觉得眼眶泛酸,泪意涌了上来,佐助心里也不好受。

 

樱渐渐呜呜哇哇大哭起来,胸口大幅度起伏,哭到缺氧了会咳嗽一阵,然后嘤呜着又将难过放出来。佐助和鸣人只静静摸摸她的头拍拍她的背,好像她也将他们都难过一起哭了。

 

这样断断续续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樱才渐渐平复,抽泣的声音像猫儿一样,细弱绵软。

 

佐助看差不多了,轻轻揽着她肩把她扶正,鸣人拿过一旁矮几上的纸巾给她擦擦脸。

 

“吃咖喱?”佐助问。

 

樱微愣了下,接着微喘着点点头,还是忍不住一抽一抽的,她眼睛已经肿了,头发也乱糟糟,此刻就是个小哭包。

 

发泄出来就好了,事已至此其实安慰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大家都很难过,但生活哪能倒退呢。只要大家心底记住了,白白小就还活着。

 

佐助抬手轻柔地给她整理了下头发,随后起身去厨房。

 

“樱酱,我手麻了˚(*꒦ິ⌓꒦ີ)”鸣人耷拉着眉眼委委屈屈捏捏自己的小臂,一副撒娇的模样。

 

不知怎的就是戳到了樱的笑点,她噗嗤一下笑出来捏着拳头抿嘴嗔怪地捶捶鸣人肩。

 

“哎哟哎哟小哭包打人好痛!”鸣人一惊一乍叫唤着,还煞有其事揉揉被锤的地方。

 

“谁哭包了!??”这下樱不干了抡起拳头就要锤他 。

 

鸣人机灵地偏偏头握住樱的拳头,轻轻捏了下便放开,随后起身。

 

“樱酱哭包!哈哈哈哈哈哈—我去拿冰袋,眼睛肿了要难受,樱酱在这里等我哦,对了,我给樱酱点外卖,我们吃蛋糕和红豆丸子汤吧!”他一如既往笑得灿烂。

 

“不过,我们要偷偷的——”鸣人遮着嘴巴悄声说。

 

樱微微一笑,算是同意了。

 

吃完饭后樱和鸣人在厨房负责洗碗,听到门铃去开门的佐助拎着外卖进来的时候脸都黑了。

 

樱和鸣人眨巴眼睛对视一秒,随后齐齐冲佐助嘻嘻一笑。

 

“好意思嘻嘻。”佐助狠狠瞥他们一眼,但还是把外卖在矮几上摆得整整齐齐。

 

空气静了一阵,不知道谁先漏出的笑,反正到后面大家都嘿嘿哈哈起来。

 

“是鸣人点的。”樱指指旁边的鸣人分分钟卖队友。

 

“樱酱!怎么这样!”金毛狐狸愕然。

 

“等她胃吃出问题你就不惯她了。”佐助冷冷道。

 

“就一次嘛!”樱扑通一声坐到佐助旁边。

 

佐助喉间轻哼了一声,随后面不改色地拿起了一个泡芙。

 

“什么啊佐助,明明你自己也想吃好不好”鸣人一脸“瞧你那样”啧啧道。

 

“管的多。”佐助白他一眼。

 

“今晚铺地铺一起睡吧!”樱也拿了一个泡芙嗷呜一口,甜腻绵软顿时在舌尖泛滥。

 

“好!”

“好。”

SSN(5)Young # #
,果然看到金发狐狸笑眯眯给她比了一个“耶”。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还wink了一下示意安全接收,助托腮白了他俩一眼。   熟稔地一边面不改色地盯着黑板一边伸手慢慢把小册子摸到课本与胸部...
SSN—(13)稚岁月 # #
的论坛主页这还不算夸张的,更甚者有人已经开始写画同人作品了。   去年因为好奇心点进论坛的差一点点就把手机摔了,实在,太恐怖了……   「呀呀我今天看到!学姐下楼梯没踩稳差点摔了助学长一把就...
SSN—(11)运动会【2】 # #
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拉拉队用的手花,带着班上的女同学整齐地给两位参赛选手大气。   愣愣地看着她们这阵势嘴角一抽一抽的。   到鸣人和助跳的时候有大胆的学妹喊叫着:“学长加油!”,引得周围一阵起...
SSN—(6)平淡倒也不怎么平凡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我今天会打字了 ——————— 夫妇一个在外出差,一个回山里老宅照顾在田里把腿摔了的爷爷,加上漩涡夫妇也是一个出差一个跟着回春老宅帮忙了,所以和漩涡...
SSN—(17)YOUTH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依旧是可爱点的梗,不过我也混了很多想写的梗进去 下一章写点好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七班正在上自习,双眸轱辘一转,看了看前面井的空位...
SSN—(1)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 #
?”还没搞明白他们俩这幼稚行径另一只手就被助默默拉过去绑了一个猫猫气球   有些好笑地看着绑在两手手腕处的细线   “嘛嘛,先去下奶茶店吧我好渴!”自然地一手牵一个拉着他们往商场里...
SSN—(14)每天都要开开心心 # #
第一次用”她抱着杯子慢慢吮饮,恨恨地咬了咬不锈钢的吸管。   “酱!我已经跟卡卡西老师说啦,他让你好好休息,叔叔和芽吹阿姨不在家我和助陪你,嘻嘻,你好好睡吧”鸣人靠在门口朝她晃了晃手机...
SSN—(8)琐碎的小日常 # #
。   “哎呀…”看着手上的一大坨白色膏状护手霜有点头大,这只快用完了所以挤的时候不好控制用量,这不,就挤多了。   她灵机一动,胡乱在手上搓了下把护手霜推开在手上糊了厚厚一层。   “助君把手伸出...
SSN—(3)一如既往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 在卡卡西家蹭饭蹭床蹭补课的条件就是三小只要负责去买菜。   最近他们家、宇智波家和漩涡家的家长们都相约出门去旅游了,因为刚刚开学所以是淡季...
SSN—(4)幼态的稚子们 # #
智波助小朋友还坐在小凳子上,他双手握成小拳头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看着擅自站起来不叫他还笑得一脸开心的两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牵你起来好不好,助君不要生气哦,摸摸”小朋友连忙把小手挤入宇智...
SSN—(7)我们每一瞬的美好都值得捕捉 # #
只鞋打他,鸣人哎哟哎哟贴着墙躲着。已经穿好鞋的助两手揣在羽绒服兜里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打闹的两人。   穿好鞋后站到门口和助一起等鸣人,她碧眸轱辘一转机灵展颜一笑,只见她伸出冰凉的手踮脚捧...
SSN—(2)理所当然的两情相悦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的日常 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 ——————— 你们俩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呀 ——————— “富岳叔叔美琴阿姨!鼬哥哥!老爸老妈!诶?卡卡西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