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审神者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西幻浓度高|私设有

听花谱的「毕生啊」产出的脑洞

算个楔子,不知道会不会生出来,也是因为无论如何都从脑海里挥不去反而越想越完整,干脆写了

丢完就跑

———————

也许这是一个,媚俗的,天使与魔鬼的故事。

———————

旧教堂,晕散的月光透过玻璃彩窗,有五光十色活了,浮动起来,流连起来。神的彩灯,见证了膜拜、教唆、臣服,与信仰。

 

她是坐在佐助平时讲演的圣台上,双腿晃荡,一只手伸向虚无的空中,像在亲吻黑夜。

 

“啊…晚上好,神父。”

 

樱笑起来。那笑看起来毫无保留。

 

“……”

 

佐助稳步向她迈去,皮鞋的硬底踩过石阶,叩出这里的空旷灵濛。

 

“还是应该叫您,尊敬的大天使长—米迦勒吗……”

 

樱笑声极轻,织进这斑驳陆离的夜里。她仰头朝踱步而来在她面前站定的佐助伸手,动静之间有一丝俏皮意味,佐助顺应她的动作沉默俯下身。

 

她的手葱白修长,指尖泛红,流连在佐助瓷白的脸上,把他当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描摹着。点触之间视线相接,两相平静,却并不像在对视,只错落开,逼视着对方的灵魂。

 

樱很自然地攀上佐助双肩,缠住他给了他一个绵长冰冷的吻。佐助垂眸,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这个吻的后半段,有温热诡艳的血从佐助嘴角流下。

 

樱离开他凉薄的唇,抬手用指腹将佐助唇角的鲜血擦开,让他皓白的脸染上大片绯红,显得妖异,尽管此刻他修长有骨感的手正狠狠掐着她的颈脖。

 

尖利的牙,邪崇弯曲的角,额间的菱形印记在淡淡紫光中舒展出可怖的黑色纹条,瞬息之间如荆藤缠满全身,黑色羽翼昭示着不详与灾难。

 

“路西法…”

 

佐助淡淡开口,眼底的情绪晦暗不明。他身后的石阶早已裂开,大地被撕扯出一条黑暗的缝隙,碎裂的石块滚进地狱的熔岩里,瞬息之间被吞噬殆尽,火红的熔岩沸腾着邪恶与欲望。

 

低低的吟唱从地底爬出,那来自地狱罪恶丑陋的亡灵。

 

“多么令人作呕的名字啊。”她皱了眉。

 

“我更喜欢,你叫我——撒旦。呵……”

 

黑色纹条顺着佐助掐着樱脖子的手蜿蜒攀爬,似要将他一同拖入深渊。

 

“或者说,那个让大天使长大人也执着的名字,春,野,樱。”

 

一字一句之间樱抬手往空中轻轻一点,钝感的一声闷响过后,佐助被弹开数十米,高立的彩窗应声而碎。

 

洁白的羽翼展开,上面铺镀了一层圣光,他扇动双翅稳稳停在空中。小腹处赫然的血洞汩汩淌出红流,不过以手覆上,治愈也是一瞬的事情。一双腥红的眼睛,放在作为大天使长的他身上,也并不违和。

 

聚拢而来的黑暗与血雾,迎接着魔鬼的又一次重生。

 

樱在自己癫狂的笑声中闭目舒展双翅,缓缓睁眼之际,釉绿眸子里流光四溢,亮得令人心惊。

 

世人看到了魔鬼与天使的真容估计要说,上帝肯定将他们的眼睛调换了。

 

“好久不见啊佐助君,宇智波,还在玩虚伪的信仰游戏吗”

 

樱漫不经心地打理着自己的羽翼,一具白骨挂在地上的裂缝边缘正徐缓向上爬,樱略微垂了眸子睨一眼,白骨便害怕地瑟缩了下,僵硬地又退回岩溶里。

 

“堕天使路西法,我代表上帝,在此降下审判与制裁。”

 

佐助眼角红光闪动,胸口的银十字架轻微晃动。

 

“我可听厌了。那个自大的老头……区区一个近上帝者,有什么资格,审判地狱的主人?”

 

她说得温吞,但字字有森然的寒气。

 

“狂妄,也是罪孽。”

佐助身后转动的光轮,告示他灵魂的圣洁与强大。

 

“你们那虚伪可笑的爱,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罪孽。”

 

宇智波—沿承天使一脉的族系,役属于上帝的秩序者,信仰绝对的爱。

 

宇智波的爱盛大而专裁,所以神让他们爱世人。

 

“樱。”

这是他跨越无数个世纪迎接她时总会说的情话,至少对佐助来说,这是。

 

“啊…米迦勒大人,是我的爱人呢,用现世的说法的话。”

 

“消灭魂体和肉体又怎么样呢,几百年,几千年,几个世纪,无论多久,我都会在人类的罪恶与欲望之中重生。”

 

“天使和上帝普罗的爱会被消磨,只有我,不死,也只有我,会越来越强大。因为—人类的邪恶是永无止境的—”

 

她又笑起来,舒畅地挑衅着。

 

“宇智波爱世人。”

 

“所以就连我,天使长大人也爱啊。”

樱这句话话尾音调上扬,弥漫诱惑的暧昧。

 

“当然。”佐助淡淡。

 

“那可真是矛盾呢,你来接我,说爱我,却要审判我仲裁我,让我在光明之中归于尘埃。骗子。”

 

佐助少见地笑了,虽然只是轻轻扬了扬唇角。

 

启示录记载,在久远的圣战之中,创世神为了维持天使与反叛的众堕天使之间的平衡,几乎耗尽了神力将他们的因果轮回转化到了几大家族的命运刻轮之上,和他们的历史一同绵延、纠缠。

 

而经此一战,神也隐匿在了天堂的光明深处长眠。

 

路西法作为堕天使之首,显然是天使们的众矢之的,几个世纪内,围绕着她的重生与泯灭,天上天下,混战不休。

 

“樱不会,只会,再睡一觉。”

佐助很有自信。游离世界寻找她,封印她,这是圣战以来他做过无数次的事。

 

还是人类的时候他们相爱,被神一同选作天使,那之后,发生了许多事,包括诅咒,包括堕落,包括圣战……

 

“那可不一定,你听,杀戮天使,要来了。”

樱笑得诡异又得意。

 

佐助眉尖轻蹙,意识到了什么。

 

“你在打算什么,樱。”

 

“鸣人好不容易苏醒,让他来叙叙旧。”

她舌尖舔过尖利的牙,泛过一层寒光。

 

“你在打算什么。”

佐助逼问。

 

“哈哈—那当然是……”

 

“向上帝宣战,审判众天使—”

 

“期待吧……”

 

“圣战,要重启了。”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同人 #宇智波
你爱你。”   宇智波助握住她的手。   ,泪盈于睫。   “晚安。。”   “晚安……”她哽咽着扑上去抱住他环住他的脖子,“助君。”     咳咳,孩子有个获奖感言(假的):请大家...
/短篇』我喜欢你(上) # #宇智波助 #同人 #火影忍
原作者:渺渺   人物略ooc,摸鱼短打,不喜慎入 是失忆梗     “,对不起。”   宇智波助的面容在泪眼朦胧中模糊起来,渐渐淡去。   你在为什么而道歉?   站在终结之谷里,内心...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 #宇智波助 #同人
。   她是不一样的吗?   所有有关于她的细节在宇智波助的脑海里都一清二楚。   大概因为是同伴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依旧将当作同伴。   青春期真是别扭。     16岁的宇智波助...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同人 #宇智波
嗅到的浓郁的带有沉香的宇智波助的信息素,实在是心疼的紧。   “小,你还好吧?”   “我还好,师姐不用——担心我。”接过病历表,打了个哈欠。   “对了师姐,你是beta吧。”   “嗯...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 #宇智波
了我们,但井的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的是,宇智波助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短篇】婚归 # #火影忍同人
的很满意。   今天是她越界了。     01   宇智波助对于这个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喜欢她,可也不讨厌她。   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不喜欢他的外貌,身材,金钱。这些,本身就...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宇智波助 #火影忍 #同人
原作者:渺渺   又是一个ooc之作,不喜慎入。 是来自高三党的考前狂欢     00   众多周知,是个极度固执的女人。   比如在修行这件事上。   比如在喜欢宇智波助这件事上...
/短篇』我喜欢你(下) # #宇智波助 #火影忍 #同人
原作者:渺渺   依旧是摸鱼短打系列 人物可能ooc,不喜慎入,失忆梗   发现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嘲讽自己,无时无刻。   比如现在。   她看着躺在床上,面容安详的宇智波助,没忍住,咽...
文】肆 # #晓 #all
原作者:敇   #火影忍 #同人 #助 #   木葉使终都没有想到,一直用真心来供奉木葉的会跟晓狼狈为奸 就在前一个晚上,守卫在重型资料室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动静 打开门一看,黑暗的房间...
】殉情 # #
节日快乐   12岁宇智波助第一次挡在面前替她抵挡危险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他居然愿意为她去死。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么清晰的想法,不过是认为自己还有团队精神或者说多多少少带点身为男性没来由的...
贺】我是这样喜欢你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收录于吧第10期吧刊中 神明为你种下这世界上的樱花海,因为他和我一样,深爱着你恣意爽朗的笑颜。 每个人都会喜欢,但是每个人的喜欢又不尽相同。   对于宇智波助来说...
贺】胧雾 # #写给的情话 #
by/ 阿琛琛琛琛琛   cp: ——【写给的情话】 我永远向你承诺在这斗争岁月里只有在吻你的时候我才会低头 ——七声号角《尖锐沉默》   正文: “部长,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请跟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