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也无风雨 #春野樱

sodasinei 2021-07-26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樱|奶爸系列

但是每一天都是晴天

 

终于还是来到这一天———断奶的第一天,但是实际情况看起来并没有夫妇俩想的那样顺利呢。

 

佐助挨个收拾奶瓶的时候,佐良娜一路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紧紧盯住爸爸,以为爸爸要给她冲奶了。

 

而佐助这边则是眼神有意在闪避,左右飘动着试图躲开那亮晶晶的满怀期待的目光。

 

把奶瓶放进储物柜那一刻佐助心里还十分稀奇地忐忑了下,缓缓关上柜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细细的,带着鼻音裹着奶味的极其委屈的:“嗯!?”,佐助心底咯噔一下紧张起来。

 

小家伙知道,把东西放进那个柜子里,就会消失。———因为樱做大扫除时会把用不着的旧物都暂时收起来放进这个柜子里,再找个时间把它们丢掉或者做回收处理。而在小朋友心里,这个柜子就是个会吃掉所有东西的奇怪的柜子。

 

佐助不自然地抿了抿唇,随即转身蹲下,将宽厚的手掌覆在小家伙绒绒的脑袋上:“樱…咳,mama说过吧,佐良娜长大了,要跟大人一样吃饭,奶瓶……”

看着宝贝软糯天真的表情他实在是狠不下心……

 

“就没有呐?”小团子问得轻轻的,她紧张地揪住爸爸的衣袖,墨瞳眨巴了下,不住颤动着。

 

佐助心一紧,对着怔了半晌,只得小幅度点点头。

 

就这一刹那,细弱颤抖的一声“嗯…”之后,小家伙眼眶里便蓄起了晶莹,眉尖十分难过地耸起,软糯的双颊憋涨得通红,但是紧抿住嘴忍住不哭。

 

妈妈说过她已经长大了,像爸爸和七代目他们那样的大人是不会哭的,但是…但是不可名状的难过汹涌着,就像亲眼看着一段属于她的羁绊就此终结了,失落和不安渐渐聚拢过来。

 

“你还好吗,佐良娜。”佐助柔声问,安抚似的轻轻捏了下她小小的耳垂,拇指指腹在小家伙通红的眼眶边点触,凑过去跟她脸磨着脸。

 

“佐良娜没si…呜…”本来是泫然欲泣,对上爸爸温柔的眼神后说什么也绷不住了,哽在喉咙处的难过迸发而出,化作哭声得以倾泻。

 

“呜呜…papa……没…咯啾,没si……呜呜…”小家伙扑到爸爸怀里呜呜哇哇起来,因为哭得急气没换顺,还打了个奶兮兮的哭嗝。不知道她这“没si”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他爸爸。

 

宝贝虽然哭得伤心,但没撒娇没无理取闹,只抖抖抖抖抖边哭边说着“没si没si没si呜哇啊啊啊啊”,佐助拍着她背给她顺气时有些不合时宜地觉得好笑。

 

不过小团子算很乖了,倒不如说,有点过分地超乎年龄地懂事了。这一下哭够了之后,就又有了精神。

 

虽然佐助喂她辅食的时候还是强装坚强地边掉眼泪珠子边大口吃掉,抹泪珠的倔强豪爽八分学到了她妈妈。

 

———————

 

“mama!纸尿裤,佐良娜换!”小家伙哒哒哒地拿着新纸尿裤自她爸面前飞奔而过,冲到阳台上,另一只空着的小手指指纸尿裤又指指自己,胸有成竹仰头对正在晾衣服的妈妈说道。

 

“嗯?啊呀?佐良娜要自己换纸尿裤吗,完全没问题哦,我们佐良娜真能干呢!!”樱回应得温柔又夸张,可以说是十分配合了。

 

“嗯嗯!”小家伙用力点点头,咧嘴嘿嘿笑得灿烂。

 

在客厅地上盘腿坐着收拾积木的佐助余光瞥见自家崽子又拿着新纸尿裤从阳台风风火火跑回来,pia叽一屁股面对着坐他面前。

 

佐助一边捡一块三角形积木在手里抛掷把玩,一边抬眼略带疑惑地盯住崽崽,看她又搞什么花样。小朋友年岁渐长,最近又能蹦又能跳的,她爸没一天是清静的。

 

只见小家伙一坐下就开始脱纸尿裤,因为手太小了力气也不大,费劲脱到萝卜脚踝的地方结果卡住了,就连软糯的脸颊都在跟着使劲,可就不见缠住的小脚出来。

 

佐助勾勾唇角,放了积木伸手要帮她。意料之外———小朋友一句:“不要!”之后就背转过去很是干脆地拒绝了她爸爸。佐助疑惑,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收回手歪了头看她。

 

小家伙嘿咻嘿咻终于把纸尿裤脱了下来,光着屁股哒哒哒跑去厕所把用过的纸尿裤扔进垃圾桶,又哒哒哒跑回来。

 

不过途中好像想喝水,在矮几前刹车停住抱过水瓶就咕咚咕咚喝起来,光屁股蛋子十分显眼,佐助“噗”的轻笑出声。

 

她喝够了才回来开始穿纸尿裤,脱费劲,穿也费劲。好不容易捣鼓着穿好了,结果粘的是歪的。不过小家伙一点没在意,在爸爸逮住她之前爬起来就跑到妈妈面前跟妈妈炫耀。

 

后来得意洋洋背着手转回来的时候,佐助朝她伸手,没想到这小家伙径直“哼”着歪歪屁股绕开了。

 

快速思考过后,佐助决定装作无事发生,继续低头玩积木,这个时候去追她,小家伙会跟受惊兔子一样,逮都逮不住。

 

果然,没过一会儿小朋友拿着玩具手里剑,嘴里哼哼唧唧着不知名的调调沉浸在自己的歌声里一摇一摇踏步子走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佐助一把揪住她衣服后领就把她拎到怀里躺着,几秒钟的事情就把纸尿裤给她调整好了又拎着把她放回去站好。

 

小家伙嘴巴张张短促发懵地:“啊”了一声,她还没来得及发作,佐助就完事了。她低头看看自己的纸尿裤,觉得哪里不对,又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对,哎呀反正就是———爸爸碰了她,所以小家伙报复性踩了爸爸一脚。

 

佐助也轻轻踩回去,一大一小宇智波就你一脚我一脚,临近吃午饭两人都没有分出上下,最后还是妈妈一人一脚以示公平结束了场上“焦灼”的战斗,虽然是佐助糯着眉眼先告的状,顺便索了个甜甜的吻。

 

———————

某次木叶高层会议结束后,早注意到什么的卡卡西行至佐助身侧,饶有兴致地打趣道:“哟佐助,小樱这么大了还要人给扎头发啊?”

 

收拾好资料正准备离开的同期闻声停住顺着卡卡西目光看去,只见佐助右手手腕处四五根粉粉蓝蓝的细发圈。众人“哦~哟~”的起哄声此起彼伏,都是小孩子心性。

 

“人家哪里是给我扎呀卡卡西老师,人家是给他小情人扎的~”樱抱着资料走到佐助身前跟卡卡西打招呼。

 

“哟佐助,你这奶爸当得很称职嘛,还管发型啊。”鸣人也过来插一脚。

 

佐助一脸习惯了,忽略掉众人的起哄很自然地牵住樱的右手然后把下巴放在她的粉发脑袋上。

 

「这家伙,又在跟小樱撒娇……」卡卡西、鸣人和佐井不约而同腹诽。

 

“那可不是嘛,半夜起来还能看到佐助君在研究儿童发型书呢,鸣人,这方面你真得跟佐助君学学。”樱左手握拳轻锤了下鸣人胸口,一如既往地玩笑道。

 

“咳…樱……”

 

在场众人一脸讶异,没想到宇智波奶爸竟然为了宝贝女儿做到这种程度,佩服,实在佩服。

 

经此一传——于是佐助先生对妻女的溺爱程度,在木叶众人的心中又加深的一个度。

SSN—(6)平淡倒不怎么平凡 #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七班 我今天会打字了 ——————— 夫妇一个在外出差,一个回山里老宅照顾在田里把腿摔了的爷爷,加上漩涡夫妇是一个出差一个跟着回春老宅帮忙了,所以和漩涡...
】重读(1) #
by/ 阿琛琛琛琛琛   |现代|私设有 是一个小练笔 ———————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确实没想到会在离婚两年后这样仓促地与宇智波助碰了面。   热烈毒辣...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宇智波
了我们,但井的存在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的是,宇智波助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回神,“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SSN—(13)青稚岁月 # #
的论坛主页这还不算夸张的,更甚者有人已经开始写画同人作品了。   去年因为好奇心点进论坛的差一点点就把手机摔了,实在,太恐怖了……   「呀呀我今天看到!学姐下楼梯没踩稳差点摔了助学长一把就...
SSN—(1)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 #
,你们不要玩得太晚哦」   助抬头问聊得正欢的两只:“鼬问今晚要留我家吗,要早点回去叔叔阿姨会来我家聚餐”   “要要要!”扑闪扑闪着眼睛毫不犹豫   “酱去了那我去!”鸣人乐呵...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宇智波助 #同人
。   她是不一样的吗?   所有有关于她的细节在宇智波助的脑海里都一清二楚。   大概因为是同伴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依旧将当作同伴。   青春期真是别扭。     16岁的宇智波助...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宇智波助 #火影忍者 #同人
——她长得很像宇智波美琴。   就在全木叶都轰轰烈烈讨论宇智波助和千岛立美恋爱并且同居的时候,一个人过生日的依旧微笑着写下我们应该在一起。   她用了整个少女时代追上他,眼里自始至终,只有他一...
【all】七班/我/蝎 #漩涡鸣人 # #鸣 #卡 #
罗大人,欢迎来到木叶,这几天我会招待着你,有什么问题找我就可以了”正经的对我爱罗说着 “嗯”我爱罗还是像以前一样冷淡面表情的回答 “砂隐的医疗比较紧张,有些医疗忍者的基本功不是很扎实...
】宇智波 #
笑得灿烂,大手一抬把助肩上的花瓣尽数拂去,他站到助身后轻轻推他一把。 “快去吧!这种时候可不能叫新娘子再等你啊!”   助看着手里的粉嫩樱花笑得温煦。     宇智波助在看到身穿白垢的...
】将军居然那样 #
公子跟山中小姐伙同着齐齐不见了。府邸上下找不着人,助哪里都没见她,便跟伺候他们的下人探听了情况这才出来寻。   倒不是啥武侠小说剧情给恶人挟持去了,只是今日非要画出个美人图给母上,奈何这丫头...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宇智波
女孩,充满活力和对那个人的心动。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喜欢宇智波助的一定不是。   可他们小看了时间,小看了。   他们,是漩涡鸣人,亦是宇智波助。     02   “小...
SSN—(8)琐碎的小日常 # #
。   “哎呀…”看着手上的一大坨白色膏状护手霜有点头大,这只快用完了所以挤的时候不好控制用量,这不,就挤多了。   她灵机一动,胡乱在手上搓了下把护手霜推开在手上糊了厚厚一层。   “助君把手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