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当你衣服湿透了在他们面前换衣服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26

by/ 是张三月不是张三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人、虎杖悠仁、伏黑惠、伏黑甚尔、狗卷棘、两面宿傩

 

ooc注意

 

五条悟

“五条老师,您能回避一下吗?”突如其来的大雨大的你措手不及,被淋湿的白色裙子透着深色的内衣。你紧紧裹住自己被淋湿的身体。

“诶,老师看一下都不行吗?还是说你身材太糟糕了不敢让人看啊。”五条悟看着你问。

少女被淋湿的样子活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让人想欺负。五条悟暗自咽了口口水。

“五条老师!”你生气的吼出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老师不看,绝—对不看。”你看着五条悟回过身,才放心的脱掉自己被淋湿的衣服。

不过五条悟这种人怎么可能遵守诺言呢?

“腰好瘦啊,x的时候会不会掐断啊…”

 

夏油杰

“先换一下衣服吧,不然会感冒的。”夏油杰把自己的衣服递给你。

这次出任务刚好赶上下雨,你们还没带伞。夏油杰为了给你挡雨自己也湿了不少,但却还是先关心你。

“谢谢杰,不过杰你也淋湿了没事吗?”你关切的问夏油杰。

“没事。”

你点了点头,把自己湿透的衣服脱了下来。湿透的衬衫紧紧贴在白皙的肌肤上,像一颗放软的糖。

“咳.....”夏油杰猛的咳嗽一声。

“杰你冷吗?是感冒了吗?”你脱衣服的动作停在一半,诱人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

“没有。”夏油杰的声音染上一层沙哑。

“我现在热的快要疯掉了。”

 

七海建人

“小孩,把头发擦一下吧,会感冒的。”七海建人把毛巾递给你。

“谢谢娜娜明。”你接过他的毛巾,微微弯下腰表示感谢。

湿透的衣服贴在胸口,从领子口可以隐约看到那道沟壑。你脱掉外套,白色的吊带裙被撑起一点,这似有似无的勾引对七海建人来说才最为致命。

“娜娜明?您没事吧?”你靠近七海建人,少女身上散发出来果香让七海建人呼吸一滞。

“小孩,别靠我这么近,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七海建人看着你有些疑惑的眼神继续解释。

“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啊,看到自己喜欢的小孩这么可爱样子难免会做一些出格的事。”说着把自己的衣服披到你的身上。

“还是说,你想让我对你做一些出格的事?”

 

虎杖悠仁

“诶!你....你要换衣服吗?抱歉抱歉,我回避一下。”虎杖悠仁看见你要脱衣服的动作连忙身子转过去,那紧张的双手不安的放在自己裆部像个认错的小孩子。

“没关系的悠仁,我里面还穿了一个吊带。”你说着要把虎杖悠仁拉回来,但少年可爱又决绝的态度让你徒劳。

“不可以的,就算你里面穿了衣服我也不可以看。这是对女孩子的保护和尊重。”虎杖悠仁背对着你和你解释道。

“那好吧。”你脱掉自己的外套,告诉虎杖悠仁自己换好了可以转过来了。

黑色的吊带挂在你身上,圆润的肩头让人想一口咬上去。虎杖悠仁本就红的不像话的脸更是红上加红。

“这样会感冒的,我、我去给你找一下我的外套吧。”说着落荒而逃。

“啊.....她刚刚也太可爱了吧,好想吃掉她。”

 

伏黑惠

“你这是要做什么!”伏黑惠看着你要脱衣服的动作大声训斥。

“我换一下衣服,惠你不用这么大反应。”你漫不经心的解释说。

伏黑惠看着你,浅黄色的吊带披了件黑色的外套。可爱的锁骨被挡了一半,隐隐透露的纤细的腰肢让伏黑惠眼神暗了暗。

“不要随便在男人面前换衣服啊,白痴!”伏黑惠心虚的扭过脸去。

“你不要凶我嘛…”你低下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伏黑惠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好,但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在别人面前这样的无防备是个人都会生气好吧。

“抱歉,我不该凶你的。”伏黑惠把你揽到怀里,揉着你的头安慰。

“以后别在其他男人面前换衣服,我帮你脱下来吧。”

 

伏黑甚尔

“想做了?”伏黑甚尔看着你脱衣服的动作问。

你把脱下的外套丢在伏黑甚尔的脸上,“你脑子里怎么都是黄色废料啊。”

略短的上衣漏出你的细腰,堪堪到大腿根的短裙和包着美腿的黑丝让伏黑甚尔喉头发紧。

“我要去洗一下澡,你不许偷看啊。”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你半信半疑的走到浴室里面,温暖的浴水包裹着少女的身体,你微微仰起脖子像只美丽的天鹅一般。忽然浴室的门被猛的打开,你慌乱的护住自己的身体。

“你干嘛!”你对门外的不速之客吼道。

伏黑甚尔到一脸自然,男人精瘦的身体上只挂了一条浴巾,你看着那美妙的肉体不自觉的咽口水。

“不是说洗澡吗?”伏黑甚尔坐到浴缸里面,把你整个人抱在他的怀里。

“不对,应当说是鸳、鸯、浴。”

 

狗卷棘

“蛋黄酱。”狗卷棘看着你脱衣服的动作说。

狗卷棘指了指你被淋湿的校服,“木鱼花。”

“没关系的,只有我和棘在的。”你说着脱掉自己的外套,校服里面是可爱的印花短袖。

你脱掉自己的袜子,白皙又富有肉欲的大腿让狗卷棘眼皮跳了跳。

这对青春期的少年来说无疑是一根导火索,似乎不需要点燃,狗卷棘脑子里的火药就会炸开花。

“鲣鱼干。”

“穿上。”看你还没有反应,狗卷棘拉开领子命令你。

“可是我的衣服是湿的....”你委屈巴巴的像狗卷棘解释。

“穿我的。”

看着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你,狗卷棘满意的拉上自己的领子。

“腌鱼子。”

 

两面宿傩

“呵,女人。你这是在勾引我吗?”两面宿傩看着你脱衣服的动作问。

“小的不敢。”你停下脱衣服的动作,再这样下去你恐怕会被他拉到领域里面x的哭都哭不出来。

但你这副被雨淋湿的样子似乎更加可爱,黑色的头发被淋成一绺一绺的。深色的内衣隐隐透出来一点,两条大白腿晃的人眼睛疼。

“我先回自己房间换一下衣服,大爷您先等一会。”你说完就往自己房间里跑,结果被人堵在半路。

“想跑?”面前的男人把你压在墙上,强大的气息让你身体发软。

“去我领域里面等着。”

【禅院直哉x】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一起吗?(后篇) #
客厅,他还是懒散地叠着腿,从头到尾摆着那张臭脸,直到听到说,“三层准备要把禅院家御三家中除名。”他的表情才稍稍有些变动。   细细给他解释故事的来龙去脉,还有关于这本漫画的事...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是谁装B #骨忧太x
消磨时间的娱乐方式,意识清醒和模糊之间转变,不知道过多久,因为饥饿无法入眠时,骨忧太终于回来。   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步履平稳且缓慢,走近的瞬间突然倒。   骨的身材清瘦,但男性该...
【五条悟X的世界 (反穿) # #X
?不愧是我。”他一脸骄傲中又带着点理所应当。     “请不要做渣。”冷漠的提醒他。     毕竟是他自己叨叨的说一个月后就会回去,所以让收留他一个月。报酬是保镖,力没可他体还挺好的...
】中奇怪的诅咒之后 #X #五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狗卷棘
但是,这样的棘真的好可爱!         本来平时就已经很可爱,这样简直就是超级无敌可爱加倍。          所以拿着无数套10cm棉花娃娃的衣服给他装,没有力和武力的棘君面前只能乖乖...
哭着干翻他们 #五条悟 #夏油杰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
。      结果没死就是。        灰原和七海一直以为是个内安静的前辈。   直到那次灰原差点死变异升级的灵口中时,姗姗来迟。   表情真恐怖啊,但那时他们前所未有的安心。      然后灵...
【五条悟】金丝雀 # #×
不堪,蝉鸣声声使人厌烦。我说,夏油君,的苦夏,也是我的酷夏。 他看我,抿抿嘴。 我被浸没恶意里长大。我所有的运气都用来遇见他们夏油叛逃后我避开五条悟到五条家,我跪下来求家主想办法放过他...
】世界上有圣诞老人吗? #骨忧太x
‘我喜欢’吗?”气若游丝,随时有可能昏迷。   式是能让任何力都无法对产生作用,这很好,意味着哪怕五条悟用茈轰也能面前毫发无损倒立蹦迪,但这也很糟,意味着骨的反转式对不起...
【五条悟×】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是谁啊!!! # #×
叫做偷吃呢?”   这人是不是读过孔己。   我俩为这事儿吵吵起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这人每次都这样没脸皮。我理论不过他气呼呼的去找维奇控诉,她反手就给我推一个视频。   “男朋友面前故意喊...
他们以为恋爱 #
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我……不喜欢任何人……”的声音被淹没他们七嘴八舌的争论里。 所以他们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毫无意义的胜负欲啊?是灵不够多还是烂橘子收拾完了,怎么都这么闲啊? “说,...
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夏油杰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撕开我的衣服吗,亲爱的     100%     五条决没有和骨说过照顾的话,被他的学生压身下时总心里嘲讽他     但没想过他让骨保护的话是真的     师砍伤的腿所以只得...
洗完澡要他们拿睡衣
原作者:虎子虎子大虎子   #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人、虎杖悠仁、伏黑惠、伏黑甚尔、狗卷棘、两面宿傩 我正经,我真的很正经 中考暂退   五条悟 “悟,能帮我拿拿一下睡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