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乙女向】我只会心疼姐姐 #咒术回战 #梦女 #男神×我

sodasinei 2021-07-26

by/ 金さん
 

*骨科

*神经质和神经质

*五条单人向

*由短打写长的

*原文 我只会心疼姐姐 

 

00

 

或许对方对我乖戾的脾气有所耳闻,把画呈上来时手指微微颤抖

 

我半阖眼,只觉得他惶恐的表情无趣。画纸上的女人神情冷漠,沾雪般的睫毛下那双蓝眼睛昏昏欲睡,宛如冬夜深处飞舞的妖艳的萤火虫

 

拂过走廊的风吹得轻薄的纸张细响,我仍未开口说话

 

“这不挺好的吗。”刚醒的五条只用将靠在我膝头的脑袋微微抬起,便可以看清画上我的面容

 

“是吗。”沉默半晌,我将画纸放下,终于下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光鲜亮丽的画家额头已经满是汗,摇晃着起身向我鞠躬

 

“在名家里备受推崇的画家,结果还是入不了你的眼。”五条瞥了一眼对方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拨弄起松垮到他脖子上的眼罩

 

我伸手要帮他重新戴好,指尖划过他的眼帘"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他没接话,捉住我的手

 

”什么。“我耐心停下动作发问

 

”他画不出来,所以让我多看看你。“

 

习惯了甜言蜜语,我任五条乱亲我的手,腾出另一只手把画搁在桌上

 

他咬了我一下”怎么把它留下了。“

 

我理所当然答”你喜欢。“

 

01

 

我们从小一同在幽深寒冷的五条宅长大,两个不允许随意和外面的世界接触的,傲慢无礼的孩子,只有彼此

 

尽管他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天赋,但五条家仍然是个封建古板的家族的事实并没改变,父亲不喜欢幼子极其反叛的个性,通常是我顶替才得以让他免于长辈教训的毒打

 

棍棒的敲打并不轻松,有时或在五条家的灵堂罚跪,那时我只有看着无数矗立的灵牌发呆,想到终有一日我们的灵位会在这里于烛光中紧挨着相守,一个人轻笑出声这种事也是有过的

 

五条不喜欢我替他受罚

 

”你很享受啊。”他扯住我满是淤青的手臂,引得我眉头一皱 “就那么想为了我去弄坏你自己吗。”

 

比我更加纯粹的晶莹眼睛泛着冷冷的光,他不管不顾地加大力度,最终顺着我的挣扎一同倒在冰凉地板上

 

五条放开我的手“你最怕的就是痛,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悟,“ 我撑起身时宽松的里衣滑下肩头”我比你想象中更乐在其中。“

 

偷食禁果时他的吻开了头

 

02

 

五条拿走了那幅画,我并没有什么意见

 

从书房出来已经是晚上了,我们穿着繁重华丽的服饰站在大厅时,来客来来往往却未有一人主动靠近我们交谈

 

我记得从前同为名门家所养的一位文人曾言,见我们雪白肤色如同被云洗涤一尘不染的月亮,恍若神明的珍宝,现在看来或许只是我们高傲而不近生人的掩饰之辞

 

我礼节性地微微鞠躬,身旁五条一动不动,我能感到他令人心惊的六眼划过面前无数虚伪的笑容,而后停留在我盘起头发露出的脖子上,衣领上缠绕的花纹似乎就要攀爬而上

 

”我饿了。“他伏在我耳旁说

 

我笑容不变

 

03

 

他偏爱在五条宅深处的一面屏风后,影子摇曳生姿,凡是路过的人就能窥到分毫

 

”悟。“ 我推了推想要彻底褪去我衣衫的人,对方不满地应了一声停下了不安分的手,声音哑得像刚醒

 

一阵细碎声响,怀揣烛光的侍女慌忙收回往门缝里望的眼睛,我半睁开眼,轻声说了声过来

 

对方低头小步走来,颤抖着把身子垂到地面,不敢言语,也不敢再看我们一眼

 

”他从来没有过贴身侍女。“我的声音飘渺轻柔,五条还在用嘴唇摩挲我洁白的颈

 

“但其实是有的,

 

去后庭的树下就可以找到她们。”

 

她们的嘴巴填满了泥土

 

04

 

五条快满十五的时候,我开始接手管理五条家的事务,既定了我困在牢笼的下半生

 

管家为他选了位贴身侍女,弥补我不在的空缺

 

那是个眉眼见了五条会稍有上扬的孩子,怕水又怕黑,叫着少爷的口吻轻柔而欣喜,在我看来实在天真得过头

 

五条破过的衣服上精巧的花纹,图案显眼到刺眼,还有他越来越多被缝上名字的手帕

 

他随我拿去,而我每次都要用手指细细描摹半天,再耐心用剪刀细细剪碎

 

“小姐。” 有日她竟然面对我没有半分害怕

 

我让她抬起头来,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笑意未完全褪去,耳垂上的银质耳坠泛光

 

我移开视线,继续沿着后庭的湖水踱步

 

“谁送的。”我听见自己问

 

她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她在湖面上的倒影被游弋的金鱼搅的粉碎

 

“是,是悟少爷送的。”

 

我笑出了声

 

“……你居然叫他的名字。”

 

我看见湖面上我扭曲的脸,耸动着肩膀,先是从嗓子眼里发出不明的哼哼声,最后再也压抑不住,放声大笑出来

 

她被我吓退两步,我上前狠狠抓住她的肩

 

“你很高兴对吗?”我几乎是挤出来的这句话,捻起耳坠的指尖用力到泛白

“以为自己低到尘埃的令人可悲的爱得到了回应。”

 

“我们的母亲早逝,父亲从来没给予我们一丝一毫的关爱。是我和他一起出生,是我抓住他的手让他入睡,是我替他受了惩罚的毒打,你做了什么?你不过是做了些自以为别出心裁的小玩意,就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只不过是一只得到了食物残渣就欣喜若狂的老鼠而已——”

 

“可你们是姐弟!”

 

我兀的松开手,看着鼓起勇气反驳我的对方,平静反问道

 

“他难道没告诉你,你在他房间里面找到的东西是跟谁用的吗。”

 

向着毫无防备的对方一推,她瞪大眼睛倒进平静的湖水里

 

我静静的看着她像一只垂死挣扎的动物不断拍打出水花,最后缓慢下沉

 

她不过是一个怕水又怕黑的孩子

 

怎么和我争呢

 

05

 

五条家很妥善的处理好了这件事情,毕竟不过是一个下人失足溺死了

 

但她不是最后一个

 

之后那段时间我忙的几乎整夜都不能睡觉,没有时间去找五条,而当我带着来客匆匆走过五条家的走廊的时候,总会看到他和侍女嬉戏打闹,或是亲密谈话

 

短暂的睡眠梦醒,还是满心浓郁的嫉妒

 

从前笼络的人,帮我处理完了一个又一个,但不久后就会有人重新站在他身边

 

我快疯掉了

 

莽撞地用绳子勒死要给他送茶的新侍女,我几乎是满身凌乱地进了他房间,五条转头见我眼圈通红稍有惊愕,我向来冷静自持从未这样失态

 

”你一定要逼疯我吗,悟。“ 我声音发颤,揪住他的衣领 ”......你只是在演戏给我看,告诉我,对吗?“

 

他看着我,如同不谙世事的孩子

 

无端的恐惧生长使我掐住了他的脖颈,此刻我成了真正歇斯底里的人

 

”你答应过我的!你发过誓!“

 

我是如此地爱他,胜过世间一切的悲喜,所以我不能失去他,然而这时我的恐惧只是愈加猛烈演变至愤怒,手上的银饰在他的下颚划出一道不浅的伤口,鲜血渗出

 

五条还是沉默地看着我,我并不平稳地呼吸片刻,眼泪挂在微微瞪大的眼睛下,迟钝地眨眼

 

我张了张嘴 ”不,我不是故意的。“

 

慌乱抹去流到他颈间的血珠,试图给对方止血,我神志不清般地不停喃喃道

 

”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五条轻柔抓住我沾血的手,打断了我的自言自语,把指尖放在唇边细细舔砥

 

他的眼睛满溢着贪婪和满足,仿佛得到心爱之物的孩童

 

”我发誓,我们只有彼此。“

 

抹掉我眼泪的是他令人战栗不止的亲吻,他扯开我的衣服如同教徒细细翻阅典籍

 

心疼姐姐 #
《猩红山峰》(Crimson Peak)手痒   *的写长了心疼姐姐 ...
】让他堕落吧 # #伏黑惠 #× #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撕开的衣服吗,亲爱的     100%     决没有和骨说过照顾你的话,你被他的学生压在身下时总在心里嘲讽他     但你没想过他让骨保护你的话是真的     师砍伤了你的腿所以你得...
】传说中的隔层纱 # #× # #虎杖悠仁
  03   借口请教打游戏去他宿舍   设想中孤共处一室气氛迷离   然而一推开门踩到垃圾,还有垃圾中半躺着的夏油   “哎呀这么说真是伤人,这些是零食。”   夏油见一脸吃屎拆开一包薯片...
】你觉得做么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长记性。 ” “……???”这还玩脱的么?   ps:昨天用这个梗写过海贼。bg战士头一次搞,先让摸几个段子找找手感(●• ̀ω•́ )✧...
的神明 # #x你
抱有的这样的心思,是不是对明的亵渎呢。好像不得而知,知道他在的神明与少年之间徘徊,一是十四岁时惊艳冷淡的面容,一会又是在教室里大大咧咧的模样。脑海中出现了两个他,便这么笑了,进入了...
双向暗恋(/)x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x(没名字) 2./ 3.ooc有   也不是没幻想过双向暗恋。   是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就更痛,想得有多美,痛得就有多酸...
】金丝雀 # #×
,这个名字的含义。但是他不回应,他的默许已经是对最大的温柔了。从没有自以为是到妄想让这个骄傲的子偏爱于爱。 高专的同学是天赋异禀的灵操使和精通反转式的天才少女。很快和...
××卡卡西】的两个老师同时告白● 旗木卡卡西●X你●火影忍者
力天花板”   “哼”,卡卡西冷笑了一声, “也无论和谁打都不输。”   “是是~” 耸了耸肩, “但你也不赢”   卡卡西脸黑了    “而且长得也不错哦” 把眼罩摘下来,非常...
×你】如果我们是平等的 # #×
?   不是对不对的事情,你解释,第一,这里是寝,大家都休息了,你这么大声把大家都吵醒;第二,你是未来的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你不在意这件事情,也是有别的,,从身上下去...
】关于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夏油杰 #伏黑惠 #虎杖悠仁
早上可是有任务啊!” 好像是有这么事。   来自老师:“这有个孩子想拜托你指导哦~中午过来吧顺便记得保密~wink~” ……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来自熊猫:“骨从国外回来了,她不让告诉你...
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你 #←夏油杰
力道。     黏黏嗒嗒的恶心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手上,恶心的又拿了一瓶洗手液恨不得搓秃噜一层皮。     到卧室内,看到还躺在床上睁着眼看。     “你还不睡?”顿了顿,爬上床后问...
的两个骗子爱人 # # #夏油杰
得到爱人的尸体。   死,他也不死。 是假的。 是骗子。   不在乎了。   想要他们回来。   “您还好吗?”小泽的声音让看见她手中的纸巾,后知后觉感受到脸上的湿意,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