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德里克x你】我只能陪你到天亮 #hp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27

by/ 在杳。

 

涅斐勒小姐,你比他大两届。五年级担任赫奇帕奇女级长。

私设很多,见谅,我觉得能当做阅读理解吧。

ooc

 

我只能陪你到天亮。

1999年5月13日

是夜,未眠。

伏地魔倒台后食死徒皆化作过街老鼠四处流窜,这是他没有回家的第七天。

忙是借口,避着你才是实话,没人点破你们还可以装作伉俪情深。

月明星稀,树动影斜,月光穿过窗户洒在地板上,空气中流动的是槲寄生的味道。

你无事可做只能重复着这几天来每天重复的事情,等他回家。

古语有云皇天不负有心人,大概是梅林都在感叹你的遭遇。

他裹着露水和泥土出现,鼻尖挂了彩,胡茬也冒了尖。

“别告诉我你和别人打架去了?”你接过他手中的大衣,自然而然像练习的几十遍那样挂到衣架上。

“有几个人比较难搞”塞德里克松开领口的扣子,找到归宿般的瘫坐在沙发上,眉眼间竟显疲惫。

“要不要洗个澡然后睡一觉”你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默默倒了杯水。

“好”

他起身向浴室走去,留给你微驼的背影,一直都是以完美人设的塞德里克也有会累,被形容谦和温润所有褒义词相加而不过及的他也终究是凡人,凡人皆有一死。

 

思绪回到多年前,少年的无畏会在球场上被体现,在少女的唇间被提起。

青春的荷尔蒙随着少年进入青春期一触即发,随着汗液没入心尖 。

一触就是好些年。

霍奇教授的飞行课是少年们的最爱,会兴奋到提前一天都不肯睡去。

少年提灯夜游在霍格沃茨的长廊,见四下无人更是明目张胆。

“不怕费尔奇先生抓住吗?”你打断了他摸梨子的动作。少年被吓得不轻 ,差点把手灯甩出去。

“Lumos”你挥了挥手中魔杖,杖尖被点亮,荧光闪烁于黑暗间,照亮少年青涩的脸。

“Lumos?”他惊叹于杖尖的荧光,伸手触碰杖尖,显然作为低年级学生的塞德里克第一次接触这个咒语。

“Lumos,稍微挥一挥手”

熄灭的魔杖再一次闪烁起来,柔光拂过你们的脸,映在墙上壁画。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不怕被扣分吗迪戈里”你言语间并无太多责怪的意思,也是这个年纪过来的也曾对所有都充满好奇。

塞德里克察觉到了你的善意,仍肉眼可见的红了脸,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学姐不会扣我的分”

笃定而自信。

“好吧迪戈里先生,没错的,但是现在你的学姐要送你回去了”十三岁的少年身量未显腼腆又害羞,像极了你家不成器的弟弟,心里顿时软的一塌糊涂,像是烤箱里发酵过头的面包,一发不可收拾。

塞德里克笑眼弯弯,眸眼清敛“明天有霍奇夫人的课,学姐要来看吗”

“看你怎么从扫把上摔下来?嗯?”你牵着小朋友的手,他的第一节飞行课是你上的,霍奇夫人因为风湿在医疗翼待着,作为她得意门生的你被委任为新生上第一堂课。

那时候的你也才三年级,没什么威严 ,更别提小豆丁们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尤其是他。

“那天我太兴奋了也没反应过来会跟其他人撞上,我还在医疗翼躺了三天呢”塞德里克也记得,心软的学姐被他眼泪唬的给他买了一堆巧克力蛙,现在想起来他还有点良心不安。

 

“因为被人很温柔的对待过所以也想很温柔的对待别人”五年级的塞德里克牵着小学弟的手穿过长廊送到格兰芬多休息室的门口。

“进去吧小豆丁,夜游要是被别人抓住要扣分的。”这么多年夜游人数只增不减,塞德当上级长第一天就抓到了一个。

“学长你真好,你都不扣分,还教我咒语”格兰芬多小豆丁眼泪汪汪的瞅着塞德里克,感叹于赫奇帕奇学长的温和。

塞德里克被小豆丁盯得没有办法,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再见了小朋友”

小朋友依依不舍的念出“火龙”走进了格兰芬多的休息室。

夜晚的霍格沃茨比白天安静的多,轻微的呼噜声从壁画中传来,连画中的小猪都眯上了眼,塞德里克终于如愿可以正大光明夜游了。

“哦,赫奇帕奇的新级长真是位温柔的绅士”画像中的胖夫人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你们的那位七年级女级长也是个温柔的人,她刚刚还送回了格兰芬多的三个夜游的学生”

“她回去了吗”

“是的,就在刚刚”

塔楼钟声“铛铛...”敲响十二下,塞德里克顾不得道谢,借着杖尖的光匆匆向楼下赫奇帕奇的休息室跑去。

你倚在木桶旁等他,十五六岁少年的身高窜的很快,很早之前就比你高出半个脑袋。

明明已经是级长临走前还装模作样的说:学姐我要去夜游了,学姐不要扣我的分。

他现在已经能熟练使用“荧光闪烁”,杖尖光芒足以照亮面前的路 。

“怎么了,涅斐勒你不放心我?”温润的是皮,而皮下骨里总有些小性子。

你耸了耸肩“不喊学姐了?”

早就不喊了,上了四年级就开始直呼大名,越发无法无天。

 

他从浴室出来时你已在床上躺下,翻阅着最新的报纸。

塞德里克身上散发着热气,熟悉的柠檬味入侵大半个卧室。

发梢还未干,黏在额前眼间,顺着颧骨淌过颌角隐入衣襟。

喜欢一个人就是怎么样都会有欲望吗?

此刻你觉得是的。

正如多年前仲夏黄昏不眠之夜,刚洗完澡的他就被喊到大厅,所有级长被要求值班看护其他学生安睡,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的他就敞着衣领撞入你眼,或许是那时候才意识到这个小家伙长大了。

“你别怕,我在的”塞德里克替你裹好被子,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跟你一起蜷在门口要多别扭就多别扭。

可偏偏塞德里克生的好看,眼间只有认真没有尴尬。

扬言不喜年下都是假,是他的话怎样都行。

自此你的枕头听惯了他的名字,断断续续都是关于他,好的也罢坏的也罢,撕心裂肺的话自然囊括其中,那时你整日以泪洗面,幸好找到了那本禁书。

遗憾都是有的,谁没有遗憾呢。

“塞德,你要不要陪我跳支舞”

塞德里克还没上床,正擦试着自己的头发,显然对你突如其来的“刁难”措手不及,脸上难得的呆滞了几秒。

塞德里克放下手中的毛巾向你缓缓走来,挑眉“这么突然的吗?”

怎么会是突然,很多年前你就在酝酿。你大他两届,他参加舞会的时候你已经毕业,自然无缘做他的舞伴。

虽说塞德里克也不一定会邀请你,奈何执念太深终成遗憾。

你把手搭在他的手上,手掌的温度骗不了人,就那么一瞬间你突然释然了,释然他的舞伴和珍宝都不是你。

没有礼服没有舞会也无所谓,纵使夜深无人知晓,纵使只有天亮。

“我一直觉得说什么情情爱爱太矫情了”你仰头对上他的眸,他眼中情绪清晰可见。

“怎么哭了”塞德里克慌忙拭去你眼角的斑驳,粗糙的拇指却越擦越红,他大概没有哄女孩子的经验,只能干巴巴呆着,手指的动作却也慢慢放轻。

你一直觉得总说情情爱爱太矫情“我太矫情了”

“是有点”

 

你容易哭也容易笑,泪点奇奇怪怪。

那年临近毕业,时间越发闲暇。你无事便喜欢待在球场上,即使你不用再比赛了。

新的找球手做的比你更为出色。

“涅斐勒!走,我带你飞一圈”塞德里克刚训练完便过来堵你,他穿着赫奇帕奇的队服踏着骄阳而来,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眼光。

盛夏总归是晒得很,出于避嫌你连连摇头妄图打消他不该有的念头。

塞德里克思索片刻,直接上手,总归男女体力差距他轻而易举就把你拉上了他的扫把。

“放我下去!”你不肯轻易就烦,试图再未升入高空之前跳下去。

哪成想塞德里克越环越近,塞德里克握紧扫把极速转弯“学姐,害怕吗?”

“你都是汗!离我远点...啊!!!”话音未落他报复性的加速升空,眼下的一切慢慢变小,往日里熟悉的观望台一点点在你面前呈现全貌

高空的风吹得你眼生疼,莫名其妙泪水失禁。

他察觉到了你的眼泪,迅速停下了正在冲刺的扫把,细碎的头发蹭过你的耳朵,塞德里克把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你脸旁,试图从侧面看清你的表情。

“你怎么了阿”小心翼翼试探的开口。“是不是我太快了。”

许是他的语气让你想起了一年级时那个腼腆的小豆丁,你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我刚刚在想以后我就打不了魁地奇了,所以啊新的找球手先生要勇敢的冲呀”

听到你这么说他松了口气,塞德里克的声音从你耳后传来“放心吧”

他重新握紧了扫把,扬声道“所以现在,由迪戈里先生带你领略高空”

你喜欢他,不同于别人堂而皇之的明恋暗恋,悄无声息到你自己都来不及察觉。

 

关了床头的灯,皎月被云遮了眼,窗外深夜起的风把槲寄生吹的沙沙作响,室内一片安静,相对无言。

依然是你先开的口。

“我想了想,我不喜欢你我们分开吧”绝情的话比想象中要容易说得出口,控制好鼻音却不容易。

塞德里克被突如其来的话从睡意中扯了出来,他翻过身撑在床上,你能感觉到身侧的床猛的一陷,他的躯体凑到你旁边,你能感受到他的炙热,塞德里克发问“你疯了?”

黑暗中没人看得清什么,起码他看不清你先前微微颤抖的肩膀和早已满面的泪痕。

你刻意压下鼻音吐字清晰“你不是喜欢秋张吗”

“我们得好好谈谈”塞德里克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伸出手越过你的肩试图打开床灯。

他的味道对你而言一直都是毒品,狠狠侵入你每根神经绞杀理智让你溃不成军。

他的胸膛紧贴你右耳,你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跳在跳动一下一下敲击着你的心门。

你伸出手拉下他的手臂,在他打开床头灯前。

你的手扣在塞德里克的臂膀,正如多年前矫正他一次次练习魁地奇。

你不知道怎么开口。

“没必要了”我只能陪你到天亮 。

hp乙女】当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 恋与hp● 德拉科● 里德尔● 德里● 斯内普
斯莱林休息室的时候,大家的神情仿佛都增添了一丝姨母笑,而称呼也改成了 “嫂子好”   ——“要是说喊错人了信吗” “不信,喊给听,往后还得听一辈子呢”     德里 “哟哟...
x原女】关于 #德里 # #hp
没什么可以留恋的所以视死如归,而后遇到了迪戈里先生她才开始担心如果离开是否再见到德里.迪戈里。 “曾张扬无比妄图引起的注意,喜欢魁地奇是因为泡图书馆亦是因,这样才让感觉自己优秀足以配得上...
【CDOW】青史无他 # #德里 #伍德 #hp同人文
冒险一次,也许这就是魁地奇的魅力!” 那个男孩激动得满脸通红:“谢谢教授!模仿了先生当年比赛时的动作!太帅了!从第一次看到就特别希望亲身体会一次!” “先生?是说·?” 球场上...
德里x】The summer # #hp
想找讲题。”不用蓄意便挤出的泪水在眼眶整装待发 。 “说啊,下次不会了,真的”德里右连忙翻找着袍子的口袋,终于摸出一张手绢。 他抱着课本半蹲下,把手绢递面前,只要他再向前些就...
hp乙女】当他对说情话● 恋与hp● 德拉科● 斯内普● 德里● 里德尔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里德尔  斯内普  德里 ▪巨甜放心食用     正当享受甜蜜梦乡之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微微响起...
hp乙女】当是吸血鬼●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斯内普● 里德尔● 卢修斯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卢修斯  西弗勒斯 ▪脑洞很大,娱乐看文     裹着毛毯翻找着仅存的血浆,可惜...
hp乙女】当在各种情况下突然停电● ●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小天狼星● 伍德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伍德  西里斯     今天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了非要拉着看鬼片...
hp众人×」当分院时 #hp乙女 #恋与hp #德拉科马尔福 #德里 #斯内普 #
林。”   “可想被分拉文劳。”   “绝对不可以去拉文劳!也不许去赫奇帕奇!尤其不可以是格兰芬多!”他不悦地攥紧的手,语气笃定坚决却不刁钻刻薄。他原本打算用绝交作为威胁的说辞,但...
德里×」五月春 #hp乙女 #恋与hp #德里迪戈里 #
德里特意拉开的一道窗帘缝隙中渗入,或许是厨房里油锅的滋滋作响。   从被窝里蹑床边,窗帘外是春阳氤氲的五月,就像德里结婚的那天一样明朗。他曾问为什么偏爱五月,喜欢轻轻媚媚的风...
[恋与hp]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众人×)● hp乙女● 德里迪戈里
。   “赛德?”   “嗯?”   转身回他的怀抱中,理了理他有点乱的棕发,“最近怎么这么粘人?”   “因为就像磁铁的另一极,不断的吸引靠近。”德里用朗读情诗般的口吻对说...
hp乙女】当他们半夜发现不好好睡觉● 恋与hp● 德拉科● 里德尔● 德里● 斯内普● 卢修斯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西弗勒斯 /卢修斯   他是为一阵阵细微的抽泣声而醒来的,朦胧之中看见死死拽着被角,虽是没睁...
hp乙女】他偷看被抓包●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斯内普● 卢修斯● 西里斯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西弗勒斯 /西里斯 /莱姆斯 /伍德 /双子 /卢修斯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