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德里克x我】The summer #哈利波特 #hp

sodasinei 2021-07-27

by/ 在杳。

 

The summer

 

撞梗致歉

德拉科友情向。

 

灵感来自很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已经离开的友人站在海边朝我笑,他的身后有光,梦醒的时候大概是半夜两三点我突然就哭的不像话,至今我都再也没有梦到过他了。

 

他做着一场不愿醒来的梦,至死方休。

 

各种管子插进身体里的感觉并不好受,一堆不属于自己的液体争先恐后刺破血管溶于血液在四肢游走,得益于这些液体手脚愈发冰凉,手脚皆是大大小小针眼留下的扎痕,每一处皆为红肿格外扎眼。

好友坐在床前缄默寡言,不复昔日张扬。

“不是你不好,是我不愿意”我如年少在球场上安慰错失比赛的少年一样,宽慰着自责的德拉科,他本该准备着结婚不应该耽误在我这。

他本就惨白的脸并没有因为我的安慰好起来,灰色的眼眸更加内疚“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啊,就像以前一样啊”

带着愧疚与渴求,那双眼蒙上了水雾,让人拒绝的话哽在喉,可有的东西终究是难以启齿,再亲近的人也有不愿意说出口的话。

“是我自己不愿意”

天作不美,众生皆苦,唯有自渡。

 

我做了一个梦,是1994年的夏天。

“你也是来面试找球手的吗”是我先开的口,蓄了一百次的意装作不经意的开口。

“你也是吗?”塞德里克拿着扫把,一直在深呼吸,但显然他并不能放松,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让人忍不住想要抚平。

我深知想要吸引一个人自然要多费些心思“冒犯啦”语罢我抬起手,伸出食指轻轻点上他的眉心“不要老皱着眉啊”

随即抬头扬起笑容,镜中练习过无数次找到的最佳角度,也是我频频把其他男孩子搞得面红耳赤总结的经验。

1994年闷热的夏风吹红了他的脸,塞德里克就在那愣愣的站着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夏风来的有些及时,闷热而舒缓的风扬起发梢,我装模作样的扩大嘴角的笑让脸看起来不那么僵硬。

正逢入夏蝉声未歇此起彼伏,少年握紧了手中的扫把,汗液顺着搏动的青筋流下,这个夏天才刚开始。

我装作懵懂“很热吗?”

塞德里克讪讪开口“还好”

额间被打湿的碎发出卖了他,我从口袋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手绢“擦擦吧”

 

这个夏天还未结束。

事实证明是我眼光独到,在少年的肌肉还未成型身量还未修长,在大多数人都没发现之前率先心动。

“我有点紧张”塞德里克在赫奇帕奇的更衣室里不停的深呼吸,扫把被放到了一边,他手有点抖。

他领口扣子还未扣上,塞德里克也无暇顾及“万一我没有找到金色飞贼,万一我从扫把上摔下去...”

“放轻松,我们的塞德里克怎么会不行呢”我调笑着开口,话说的似是而非,我抬手扣上他的扣子,有意无意触碰他的锁骨,他怕痒。

“艾斯特...痒”塞德里克缩了缩脖子,他被锁骨的异样吸引了注意。

“找到的第一个金色飞贼要不要送给我做礼物”我拍了拍他不算厚实的肩膀。

“万一我抓不到呢”塞德里克没有直接答应,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蓬松的刘海遮住了我和他的视线。

我拿起一旁属于他的扫把,往他胸前一塞,随即弯了弯膝自下而上凑到他脸前抬头看着那张不安的脸“那我会在哨声吹响前拿到150分,我是你可以完完全全相信的击球手”

四眼相对,我在他眼睛里找到了自己,笑容无懈可击,虚假而真诚。

“艾斯特,谢谢”塞德里克接过我手中的扫把真诚的看着我。

我同他一起走向出更衣室,通往球场的路并不宽敞,我们俩贴的很近,头顶的木板被踩得吱嘎作响。

在出门口的一刹那我捏了捏他的手“加油啊塞德”

我见过他的身影在高空穿梭,避开层层障碍跨越人群奔我而来,在我眼前紧紧握住了镀金的飞贼。

“我抓到他了!”塞德里克扬起右手带着明媚的笑环顾着四周为之呐喊的人群,他手中是他的第一个飞贼。解说的学生发出刺耳而热烈的欢呼。

塞德里克一脸兴奋的看着我笑的见牙不见眼,队友随即而来高声喊着他的名字。

我的少年要被发现了。

 

这个夏天又要40℃了。

我喜欢在天将黑的傍晚和他提着火箭弩穿过长廊,任凭周围人的调侃心中却暗自窃喜。

“你别理他们,他们总爱起哄”他容易脸红,此刻更是双颊发烫。

“这个夏天40℃了吧”闷热的季风不解风情,吝啬凉爽,鬓间粘着湿透的刘海藏着显而易见的喜欢。

塞德里克皱了皱眉一脸困惑“没吧?”

我只笑不语,任他不解也不愿开口点破。

他的优秀显而易见,温和儒雅是少女心中遐想,无论是课堂又或是操场,越来越多思春期掩不住欣喜的少女趋之若鹜,争相追逐。

明明是正午的太阳,排队的人却占满小半个操场,不乏有胆大的少女伸手挡住光线踮起脚,窥探着他的目光放肆而羞怯。

欲拒还迎,欲语还休。

“怎么了,艾斯特?”许是察觉到我心不在焉,塞德里克收回注视着面试击球手学弟飞行的视线。

“好热”找着烂大街的借口脸不红心不跳的掩饰着,为了让效果更让人信服也为了我的虚荣心更为彰显主权,我踮起脚凑近他的脸,指了指自己的湿透的刘海 “你看呀”

显然他也好不到哪去,在阳光下的长时间运动让他此刻像是从水里爬上来的,塞德里克一脸愧疚“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

他伸手笼在我的额前遮住了有些刺眼的光。

盛满水色的眸子亮的惊人,他俯身低了低头小声道“你先去阴凉的地方吧,我在这就好”

我听到我的心脏在跳动,这个夏天真的40℃了。

 

这个夏天快要结束了。

我始终难以习惯伦敦的夏末余热未消而凉意乍起,忽晴忽雨时缓时急总能浇透热情,我的心糟的彻底正如窗外被雨打湿碾在泥里的雏菊根。

这份坏心情来自我对面的迪戈里先生,显然他察觉不到我此刻内心的想法,他仍然替不知名小姐讲解着魔法史。

“1916年,狼人。。。”少年翻开第二页,讲解着宾斯教授讲过千万遍的考试重点。

他身侧坐着的少女系着蓝色的领带,刻意的挂着得体的微笑时不时地附和着“天呐,塞德你讲的太棒了”

聒噪的与匿在树荫的蝉有的一拼。

从图书馆出来时已临近傍晚,细密的雨还未歇,远处与地平线相交的天却晕染了大片的橘色连带着云都沾染上了。

得益于美景,也加上我自己安慰自己,我的气消了大半,剩下的小半我打算靠焦糖布丁来解决。

“你是不是不高兴啊。。。”塞德里克像是做了很久的心理斗争,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他的发被染上了与天空相近的橘色,在我眼前耀眼的有些不真切,片刻失神后我意识到我好像失控了。

“你每次给别人讲题都会忘了我,我一个人在旁边特别尴尬你知道吗”

委屈淹没了我所有理智,明明没有身份去说什么还是会去作茧自缚,迫切的想要证明点什么,就像小孩子自己摔倒了不会哭,一旦大人在旁边安慰就会变本加厉。

“对啊,你人那么好,大家都想找你讲题。”不用蓄意便挤出的泪水在眼眶整装待发 。

“你跟我说啊,我下次不会了,真的”塞德里克右连忙翻找着袍子的口袋,终于摸出一张手绢。

他抱着课本半蹲下,把手绢递到我面前,只要他再向前些就能触到我的脸,少年轻叹“别哭呀”

因为太过了解他,所以比谁都清楚他的软肋,我的眼蒙了层水雾看不清他的眼神却也能看出他的愧疚,并非第一次为了我打着喜欢的旗号却自私的行为我感到羞愧。

 

我想延长这个夏天。

刚入秋的英国雨倒少了些,比起前阵子连绵的阴雨要好太多,夏季的余热还融在空气里作祟。

周末的霍格莫德人满人患,尤其是塞德里克身边。

我盯着他的手,他左手扯着我的袖口以防我走散,周围喋喋不休的学生打散了所有我想说的话。

余热作祟撺掇着我本就不平静的心更加暴躁,我往后轻轻一扯手,塞德里克的手从我的袖口滑落。

塞德里克片刻诧异后没有多想又往后一捞捞住了我的手腕,他突然转头“你是不是冷,手好凉”

他给了我借题发挥的机会我自然不能放过“有点”

塞德里克皱了皱眉头,向我靠近了些,片刻他手臂的温度隔着校袍源源不断传递到我身上,其实我不冷的,但我开始不由自主的贴近了些。

“好点了吗”

我想延长这个夏天的温度。

烟花相继绽于浓郁的夜幕,随之而来的人海窜动着雀跃着,烟火的余晖点燃了少年双眸的的星辰,我无暇顾及漫天的烟火与人海的热闹。

“我喜欢你”没有刻意的放大声音,就那么平静的开口,我的声音淹没在万人涌动声响。

显然他也没有听到,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庆幸,塞德里克的温度我依然能感受的到,就像夏天的温度灼热躁动。

我在等风先出手,又恐它比我先吻到你。是我自己不争气,一想到你就面红耳赤,于是我斗胆借着漫天烟火与晚风,我顺势踮起脚装作不经意的回头“塞德,你看特别漂亮”

有贼心没贼胆,在快要如愿的瞬间堪堪止住脚。

他好似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眼中有光且澄明映着美景“我看到啦”

 

我有一封还未寄出的信。

这封信此刻在我手中,它写自1996年的夏末,而后便被搁置在回忆中与他无缘,我隐约记得其中内容却又不敢翻看,那时才疏学浅学着书中文豪写着蹩脚的情话,要是寄给他那实在不够看。

在他最后一次乘霍格沃茨特快的时候我是想给他的。

那时正值盛夏绿皮火车在崇山峻岭间穿梭,我看着沿途熟悉的风景,手里的汗晕湿了信封上的署名。

我在车厢内等了半天都未等到去买巧克力蛙的塞德里克,我把信往宽大的袖口里收了收起身去寻找塞德里克。

刚出车厢就撞上了快要炸毛的德拉科“你怎么气成这样”

“你别提了,那个疤头就是傻x”德拉科气的面红耳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春心荡漾。

“等等!你袖子里藏了啥!?”德拉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他眼一向尖,直接伸手撤走了我手中的信。

“德拉科,你快还给我!”强忍着脸上的灼热我试图够着他手中的信。

“Cedric Diggory?”他的声音都变了调“你是个纯血你进赫奇帕奇就算了还要喜欢一只獾?”

“艾斯?”塞德里克一脸错愕的走旁边的车厢走出来,他身后伸出的那个脑袋正是不久前拉文克劳新上任的找球手,和他志趣相投并多次赢得他的夸奖。

联想到他这几天的反常,我脸上的温度一点一点降了下去。

塞德里克可能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脸泛着红晕让人浮想联翩,而此刻那个少女脸上的羞怯的笑容着实让人觉得碍眼。

“塞德里克?这信”

德拉科话音未落便被我扯着领带拖走,全然不顾身后人的惊讶,德拉科踉踉跄跄的似乎还想挣扎一下。

“信啊。。”

我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我的夏天好像结束了。

我盯着手中早已泛黄的信件,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年少情深再次缠绕住了我的心脏,像是哽在喉咙里快要吐出来的薄荷糖连带着灼热了心脏,最终我也只能一个人消化。

至死大梦一场,天将亮。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感动了我自己的梦。”

 

十月的伦敦阴晴不定,突如其来的暴雨将他困在一家花店,他们在花店相遇,虽不是多相熟但都略有耳闻。

“买给艾斯特的吗”塞德里克尽量用最正常的情绪,让自己像是普通的寒暄一样还是控制不住偷瞄他手里的花,像那些年自己没有送出手的一样好看。

德拉科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玫瑰,他又看了看无名指的戒指确实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是”他不愿多言。

窗外雨小了很多,积水描摹着道路的纹路,德拉科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正准备起身。

“我没想到你们会在麻瓜世界定居”塞德里克也站了起来,晦涩难明的盯着德拉科手中娇艳欲滴的玫瑰。

“不是我,是她”。

塞德里克松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德拉科在走出门的一刹那却停住了脚步,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年前少女红着脸想要抢到的信件,在病床上也久久不愿松开信件的手,莫名就红了眼。

借着眼角的余光看向多年未见的人“你要不要跟我去看她”

她在那里长眠。

 

暮色抚过他鬓间的白发,吻过眉间刻上的疤,子孙辈的啼哭吵的不像话,他们叽叽喳喳的话在他耳边渐渐化为耳鸣。

他听到了夏末未亡的蝉声,他就这样一点一点阖上了双眼。

待最后一点光亮消逝前,恍惚间他看到1996年夏天的那个不眠之夜。

星星点点的光自天花板撒下,四周均匀的呼吸声响起。

星空映照着她的发,她站在画像前轻声问他“你做噩梦了吗”

“我做了个梦”

【CDOW】青史无他 # #德里 #伍德 #hp同人文
,“说起来,还认识另外一个非常优秀的找球手。” 学生们用眼神催促他快点公布答案。 “他的名字是德里·迪戈里。” 不同于提到时的热闹,球场上渐渐安静下来,孩子们交换着迷惑不解的目光,低声私语...
hp乙女】当你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 恋与hp● 德拉科● 里德尔● 德里● 斯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西弗勒斯     你在好姐妹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这个大冒险,虽然内心是极不情愿但还是被一巴掌推了...
x原女】关于你 #德里 # #hp
位比游走球还猛的小姐。 就在下一秒乔伊认为缪斯要暴走的时候,缪斯突然平静了,果然乔伊看到了獾院风云人物迪戈里先生。   德里和缪斯的交集源于洛那个愚蠢的情人节,那天阳光不错看起来岁月静好,前提...
hp乙女】当在各种情况下突然停电● ●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小天狼星● 伍德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伍德  西里斯     今天你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了非要拉着看鬼片...
德里x你】只能陪你到天亮 #hp #
被扣分吗迪戈里”你言语间并无太多责怪的意思,也是这个年纪过来的也曾对所有都充满好奇。 德里察觉到了你的善意,仍肉眼可见的红了脸,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学姐不会扣的分” 笃定而自信。 “好吧迪戈里先生...
hp众人×你」当你分院时 #hp乙女 #恋与hp #德拉科马尔福 #德里 #斯内普 #
等待分院时,德里从赫奇帕奇长桌那边向你投来的期待的目光。   你茫然无措地抬眸,但德里的眼神一直温润如暖阳,澄澈如泉流。   直到长桌上的琳琅佳肴随着邓布多校长的咒语而出现,你趁着众人专注于...
[恋与hp]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众人×你)● hp乙女● 德里迪戈里
。   “赛德?”   “嗯?”   你转身回到他的怀抱中,理了理他有点乱的棕发,“你最近怎么这么粘人?”   “因为你就像磁铁的另一极,不断的吸引向你靠近。”德里用朗读情诗般的口吻对你说...
hp乙女】第一次的他们● ●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小天狼星● 斯内普● 伍德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伍德 /西里斯 /莱姆斯 /西弗勒斯 /西奥多 /双子 /卢修斯 ▪心血来潮搞个群像...
hp乙女】他们在kiss时的小习惯●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小天狼星● 卢平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西里斯  莱姆斯  里德尔  德里    他很喜欢吻你的眼睛   在魁地奇上场前,他总是要捧起你的...
hp乙女】当他对你说情话● 恋与hp● 德拉科● 斯内普● 德里● 里德尔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里德尔  斯内普  德里 ▪巨甜放心食用     正当你享受甜蜜梦乡之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微微响起...
hp乙女】他偷看你被抓包●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斯内普● 卢修斯● 西里斯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西弗勒斯 /西里斯 /莱姆斯 /伍德 /双子 /卢修斯     “没有,...
hp乙女】当你们doi时你不小心睡着了● 恋与hp●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斯内普● 小天狼星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德里 /里德尔 /西弗勒斯 /西里斯 /莱姆斯 /卢修斯 /伍德 /双子 ▪孩子被屏傻了发个清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