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乙女】Young and beautiful #哈利波特 #伏地魔 #汤姆·里德尔

sodasinei 2021-07-27

by/ 在杳。

 

汤姆·里德尔

麻瓜少女×巫师先生

 

关于我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霍格莫德的坩埚店门前,我陪着妹妹第一次进入巫师的世界,彼时他正年少如雨后月光清冷薄凉又散发着渴望,少年特有的意气让他站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他像是匹孤独的蟒披着人的皮囊在人群中找着归属感,他与人群格格不入,于是一瞬间的故事被拉开了帷幕。

四目相对中得益与他的好皮囊,一眼我就相中他,感觉他是最特别的,也奢望在他眼里我也是无二的,纵使那时我也年少没办法窥探出他的想法,偏偏少年的勇气在不该有的时候一览无余。

他渴望权利名誉那些所有他年少时本该拥有却从未得到的东西,刻意的把野心敛在眸里,表面温顺着妥协着,他是匿在暗里的蟒,窥伺着属于他的名利战场。

他讨厌麻瓜,显而易见的厌恶让我不知道从哪来打动他,也还好在他想隐匿于人群,在我装作乖巧的询问他也装作不厌其烦的回答我的问题。

出乎意料的没人点破。

“我们会学习很多的咒语,虽然很麻烦但我觉得很有意义”

意料之中的客套话,却因为他分外好看的眉眼让人忍不住去相信。

“我听说你们巫师活的时间都很久很久”

汤姆·里德尔思索片刻“和麻瓜的生命相比,确实是很久”

盯着他那副堪称完美的皮相“那你们衰老的也很慢吗”

“是的,会比麻瓜保持年轻更久一些,就像再过十几年你满脸皱纹而我依然如此”他翻动着手里不知名的书,总归年轻就算刻意低着头嘴角依然上扬着,半饷装模作样带着歉意开口“对不起 我忘了你们女生比较介意这些”

“哦,没关系的,毕竟就算衰老得慢有天你也会牙齿掉光,脱发秃头真希望那天不要太早到来”年少的喜欢藏在虚张声势里“到时候我会喊你老秃子”

他闻言并未恼,反是轻笑。

那天的书店并不拥挤,他的发被烧透的阳渡的彻底,半张脸向着阳半张脸匿在阴影里,那天我悄悄许愿,希望自己老的再慢些吧配得上年轻的里德尔先生的时间再久点吧。

 

时间总不尽如人愿,虽然出现一些纹路在我这个年纪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再娇艳的少女也会有法令纹或者鱼尾纹,但是这似乎成了里德尔先生取笑我的地方。

“法令纹吗?长得不错”他没有放下手中的高级魔药课本,却还是抬头抽空取笑我。

里德尔手里不停比划着什么,书的扉页是我不曾看到过得东西。

驻颜

“你也在意自己的脸了吗里德尔先生”

他抬眼轻笑了一声,像经过漫长隆冬破冰而下的第一滴泉水“是啊,在意法令纹”

比起热恋更撩人的是暧昧期的若有若无,我没办法猜透他的意思,只能别过脸假装生气,鼓着腮帮子借着余光偷瞄他难得放松的笑颜。

我喜欢故作蠢事即使我没那么蠢,但是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会短暂的愉悦,这样想的话也是值了的。

他装作很喜欢我的样子,装作很喜欢麻瓜的样子,不留余力的向众人展示着自己的亲和力。

他会在霍格沃茨的假期带我到魔法世界的小镇参观,会向他的同学和校长介绍我作为一个麻瓜 是他的好友。

“你想要什么呢”我这么问道。

“我想要自己永远年轻” 他沐在夕阳的光里眺望着远方鳞次栉比的小镇。

他在说假话,但夕阳太美我不忍心也不敢把它毁掉,余晖把我们的影子拉的老长,我们的影子在余晖下缠绕着。

小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远处传来孩童的笑声,连绵起伏的山隐在袅袅炊烟中,无言。

半饷,在我都要放弃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突然开口,汤姆·里德尔指向远处“我想要这个”

我顺着他的指尖看向远方。

 

那是人间。

 

我劝过他的,很多次,我觉得他不对劲,所以想拉他一把。

那时候他已经有不少拥护者了,人群好像把我与他的距离远远的拉开,哪怕他近在咫尺。

他没有松开我的手,他还需要我,需要我做什么呢,他到底又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青春永驻,如果你愿意追随我,那我也可以让你青春永驻长生不老”那时候他临近毕业,勃勃野心仿佛再也按耐不住。

他比谁都懂得利用人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年轻的貌美的汤姆·里德尔俯身盯着我的鼻尖,把我整个人笼在他的阴影下,我能看清楚他的瞳孔泛着欲望,我的脖颈被他轻轻扣住,不断摸索着。

他问我,愿不愿意陪他一起下地狱。

虽然我想连夜扛着火车跑,但我在心里已是答应了一万遍。

 

毋庸置疑我是麻瓜,巫师们审问我的原因是汤姆·里德尔。

我站在环形座位的中心,看着一众穿着长袍的巫师。

“怀特小姐,我听说你和他曾是好友”戴着高帽的老人率先开口,整个大厅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我不知如何作答,形形色色的巫师审视着我,我甚至不敢与他们视线相碰,只能强忍着自己的不安开口“是的,先生,我们曾经关系很友好”

“可据我所知伏地魔他厌恶所有麻瓜,而你,怀特小姐虽然你的妹妹是巫师,而你是不折不扣的麻瓜”不知名的女巫端着让人作呕的腔调开了口,仿佛我是麻瓜我有罪一般。

“麻瓜又怎么样巫师又怎么样,他不喜欢麻瓜所以我们闹掰了”

我看向坐在顶端的长者。

“那他有向你透露过什么吗或者你们达成过什么协议吗”那个不知名女巫打断了正要开口的长者,神色里透露着对我的不屑。

“并没有女士”

“我认为审问一个麻瓜根本没有必要,伏地魔最厌烦麻瓜”长者身边坐着的另一位巫师开口,他对他口中的麻瓜透露出一种鄙夷,明明都是人为什么还有高低贵贱呢。

人与人之间总存在着莫名的歧视,就像我在中学里白人看不上黑人,而黑人又有些瞧不上黄种人,此刻我作为他们口中的麻瓜,也被他们鄙夷 。

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

汤姆·里德尔是这样回答的“活该”

我不懂他是怎样顶着一副体贴和善到不似凡人的皮囊,说着这样狠毒的话。

“他们弱小,就活该被毁掉”

那时候的我似乎已经发现了端疑,我不知道怎样诉说这种难过“我也是麻瓜,我也要被毁掉吗”

汤姆·里德尔从钻研了很久的笔记本里抬起头,就那样看着我,他的眼神似乎穿过了我的躯体直视我的灵魂,他皱着眉头沉默着。

我不是很想听到答案了。

 

“怀特小姐,伏地魔是否有交给你过什么东西”

我想起那个笔记本。

那时候他刚毕业。

那天是圣诞,他裹漫天的风雪敲了敲我的窗户,他就那样出现在我的窗前。

他从大衣里掏出那个笔记递给我,笔记是温热的带着他的温度,灼着我的手。

“你是不是要跟我说再见了”

他轻轻嗯了一声,跳下窗台。

我突然想到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私会,虽然没有那么像,但他转身朝我挥手的样子还是让我甘心去骗自己我们只是普通的情人。

若干年后,我回想起来那一天,我想,他也犹豫过要不要过正常人的生活,他曾提到过自己想毕业后留校任职,但是他的老师拒绝了他。

平心而论我也认为他不适合做一个老师,因为他有的时候很暴躁,冷漠又怪异,对很多事都有着莫名的执着。

可我还是喜欢他。

 

我在喜欢与正义之间做了很久的挣扎。

“没有,汤姆·里德尔没有给过我任何的东西”

我这样回答巫师们的审问,我不知道他会做些什么,但我也能猜到他想要干什么。

可我就是有私心,就让我逃避一下下吧。

 

我报名了一个实验,在我妹妹的鼓励下去做的。

“巫师的寿命都很久很久,你放心,你醒过来的时候我一定活给你一个Good morning kiss,我保证”

冷冻一个身患绝症的人,等到科技发达的时候解冻再进行治疗,报纸上大肆宣传着。

冷冻期限是四十年,四十年后如果有幸我会再次看到人间,我没有别的方法了。

实验的前天我辗转反侧,楼下父母争吵的声音没有断过,爸爸反悔了他想要把我留在身边,而妈妈说她不想让我什么都没有经历就闭上眼。

我还想再活的久一点,陪我爱的人多一点,可是如果我一睁眼的话,我爱的人不在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也还想陪他久一点。

远处的天已泛起了白,也许我的故事也会停在这天,我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去做,此刻我对他的思念已经溢出了我能掌控的范围。

我也想青春永驻长命百岁,也想仗着年少不惧岁月漫长,可是啊,来不及了。

我食言了,我摸索着那个黑色的笔记本。

在笔记本的扉页,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名字旁边。

我写道“再见”

天亮了。

 

“我爱你”

 

人死之前脑海里真的会回荡着走马灯吧,汤姆·里德尔在火焰的尽头看到了你,那是仲夏未眠的十七岁,年少不识爱恨,白头方觉情深。

他的永生失败了,但是不要紧,他把自己当成了试验品,你现在应该已经是个小老太太,是个最漂亮的小老太太,不会没有头发没有鼻子。

把笔记本做出魂器也是私心,把笔记本留给你也是私心,让一个年轻的汤姆·马沃罗·里德尔陪那个孩子久一点,青春永驻也好长生不老也罢,也是有除了自己以外的私心。你会平安顺遂的过一生,其实有一点点后悔,后悔在结束前没有偷偷看一眼。

 

那个笔记本,是他的魂器,只要是你在上面写字,第一句话就会是“我爱你”

 

也不知道你写了没。

 

因着也是凡人,纵使再阴暗也会有七情六欲。

“你也会老会秃头会长皱纹”你的话仿佛还在耳边 ,也都应验了,长生好像也是个梦,想到这他竟有些想笑。

罢了,结束了。

恍惚间是寒冬未尽长夜,他在你窗前蹲了大半天,就接着轻叩着你的窗,你猛的拉开窗帘眼里有光,蠢兮兮的,是记忆里的艾斯特·怀特永远年轻着,热泪盈眶着。他想。

他想伸手在摸摸你的头。

他的手逐渐散在空里化为尘埃,渐渐没了痕迹,他的耳畔是众人的欢呼。

 

“45号试验品心跳无法正常运作,实验失败。”

×你」共冕 #hp #恋与hp # # #
轻喃,不掺杂任何情欲:“你曾经也是这样讨好我的祖母的?那个老处/的味道怎么样?”    听闻我这番莫须有的调侃,在我的肩头留下血丝迭起的齿痕。“你总是自以为是,卡杰琳娜。”    “我早就...
」猫鼠游戏 #hp # # #恋与hp #
蒂亚抓起身边的女友的手,尖叫着离席。而兰斯正在尽力把五官拧成一团,看起来比吃到了带着老鼠夹心的发霉面包还要令人作呕。 我安静清理好一切,视线顺着安洛娜的目光抵达深邃的黑海——它来自的...
hp向 all你】玫瑰凋谢 #男神×你 #恋与hp # #拉科 # #卢修斯
那个傲慢无礼的马福变成了更加傲慢无礼的马福家主。   纳西莎— 珍藏着她的照片,日子看似平淡,其实灵魂早不在躯壳。   贝拉— 在她死后,成了疯疯癫癫的食死徒,效忠于。   — 他不...
×你」知更鸟与荼蘼花 #hp #恋与hp #
chun,“你可以像从前一样叫我。或者,。”   **关于吸血鬼的设定详见“知更鸟篇Ⅰ” ​   Ⅳ​   西弗勒斯·斯内普带来了劳尼的预卝言,着魔一般搜寻着夫妇的下落,誓要...
[恋与hp]争风吃醋(众人×你)● hp拉科马福● 西奥多诺
他远一点。”他好像有些凶狠狠对你说。   如果他的脸没有那么像西红柿的话。     ver.Tom   (众所周知不是同一个物种…这里自行带入^q^)   well,你在校的...
Young and Beautiful(愿你们永远青春美丽)● 秋元才加● 宫泽佐江● Miyazawa Sae● Akimoto Sayaka
原作者:碧落溪   纠结了一天还是决定发过来。虽然现在看觉得很羞耻,但在表达的那一瞬间总是酣畅淋漓的对不对。   Young and Beautiful   写下标题却不知道怎么起头。前脚刚剪完...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下) #hp #拉科马福 #赛德里克 # #卢修斯 #伍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拉科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卢修斯 斯内普  #门钥匙☞上部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上) #hp #拉科马福 #
。   战后第五天。马福庄园。 不久前被和食死徒们折腾得面目全非的马福庄园,终于更新到了它原本庄严奢华的面貌。 “你是说,你和斯内普教授都是邓布多教授安排在黑魔头身边的间谍?”​ 战后,拉科向你...
如何让HP全剧终● ● 论全剧终的一万种方法
:求求你,放过吧! :好,就这一次 全剧终   12.西弗勒斯:主人,将会有一个七月底出生的孩子打败你! :那一定是纳威隆巴顿! 全剧终   13.多比:伟大的不能去霍格沃兹 ...
HP众人X你】约会二三事 # #hp #恋与hp #马福 #
聊天?   虽然很想继续和拉科聊魁奇,但看到你生气的表情,知道自己又当了电灯泡,赶紧找借口提前离开了。   (甜品店)   你和在甜品店吃甜品   “这是什么?”   指着玻璃柜的...
hp】当你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 恋与hp拉科● ● 塞德里克● 斯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拉科 /塞德里克 / /西弗勒斯     你在好姐妹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这个大冒险,虽然内心是极不情愿但还是被一巴掌推了...
HP】他们那些不走寻常路的表白 #HP同人 #恋与hp #·
  他向你表白 · “那、那个,金色飞贼送给你!” “可、可以跟我在一起吗?” “我…我一定能给你幸福生活的!”   幸福不知道幸不幸福,反正性福倒是挺性福的。   拉科·马福 “喂!过来!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