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杀】杀人鬼是一种鬼吗? #全员恶玉 #欺诈师 #杀人鬼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万圣节脑洞

*私设很多,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

 

杀人鬼其实并不讨厌太阳。

 

每当阳光倾洒在他身上时,他会都有一种被炙烤的感觉,仿佛马上就要神形俱灭,而正是这种感觉提醒他,他还活着。

 

但关西似乎是一座永夜的城市,大多数时候他只能享受残酷的人造紫外线。

 

“我说,你们杀了我吧。既然那么大费周章的把我抓起来,就负起责任好好杀掉我啊。”他呈大字形躺在床上,对着墙角的监视器说道。

 

没有人回应他。房间里是空旷的白。

 

他从床上跳起来,把身体贴在落地窗冰凉的玻璃上,霓虹灯在他脸上反着光,四下亮起红彤彤的一片,真漂亮。

 

在距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摩天大楼的电梯缓缓升起,一个少女站在透明的电梯厢里,像是待拆封的洋娃娃。她齐肩的黑发(在光照下偏蓝),夹着一些粉红色的挑染,个子不算高,纤细笔直的双腿,比同龄人稍出挑一些的长相,表情淡漠。

 

一种说不出违和感。

 

他正稍微有些神游,那少女的眼神不期与他相遇了。他看见她淡粉色的瞳孔像是摄像机的镜头一样旋开,富有机械感,然而脸上的表情却变得生动起来,显然她注意到他的目光,朝他抿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她说不定还会说一句“晚上好”。

 

那种违和感消失了。

 

杀人鬼眯起眼睛,久违地有了一种在阳光下睁不开眼的感觉。他喃喃道:“真漂亮啊。”

 

他伸手摸上脖颈处的项圈,忽然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了。

 

-

 

“骗、骗人的吧,这种事情……今天真的是万圣节而不是愚人节吗?”一般人瞪着眼睛,拿出高中时期检查给暗恋对象情书的劲儿,把占了将近二分之一面报纸的“刑期967年的杀人鬼越狱被击杀”的头条看了一遍又一遍。

 

“所以说,我现在死啦。”和报纸上刊登出的照片一模一样的男子说道。

 

“不、不,这位……杀人鬼先生……?事实上您是在潜逃中对吧?您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怎么可能已经死了呢??”

 

“你不相信我吗?”他不满地鼓起脸颊,“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我,也摸不到我,现在知道我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所以就算你报警没用哦。”

 

一般人默默关掉了手机。

 

“但、但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只有我能……?”

 

杀人鬼上前握住她的手,那冰凉的温度让她打了一个寒战。

 

“因为我是因为你才会死掉的嘛。”

 

“……诶?”

 

“是我对你的爱杀死了我。”

 

“诶诶??”

 

“所以,你可千万不能抛弃我哦。”杀人鬼把她的双手贴上自己的脸颊。一般人咽下一口唾沫。

 

-

 

同居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事吗?

 

这位臭名昭著的杀人鬼绝大多数时候都很听话的不可思议,像一只黏人的猫,喜欢圈住她的腰枕在腿上,一般人常常忍不住要去摸他的头。对红色有着近乎迷恋的执着,只要看见红色的东西就会变得很兴奋,甚至有一次,当她在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手,他凑过来帮她舔了个干净。

 

被勒令不许再那样做的时候,他还觉得十分委屈。

 

“伤口不处理的话会很难办哎。”

 

“我才不想因为这个就被人舔呢!”

 

但是绝对无法接受一般人留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所以工作时也一定要跟着。

 

虽说别人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吧,但是看着他从各种各样的人的身体穿过的样子也实在太惊悚了。

 

“咳,杀人鬼先生,你要是这样一直跟着我,会影响我工作的啊。”一般人小心翼翼斟酌着用词。

 

他不高兴地拉下嘴角。

 

“因、因为,我的注意一直都集中在杀人鬼先生身上,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做其他事嘛。”

 

他表情松动了一些。

 

“明天的工作真的很重要,所以请您务必在家等我,拜托了!!”她双手合十,就差来个士下座。

 

杀人鬼盯着她半晌,最终叹了一口气。

 

“那好吧,你可一定要早点回来哦。”他拉长声调。

 

-

 

唔,怎么说呢,虽然工作是顺利的完成了,也没有加班,路过商场的时候还顺便买了一些新鲜的草莓和樱桃番茄,但是会突然下雨这种事还真是让人始料不及。

 

嘶,好冷。一般人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地从背包里翻找钥匙。

 

今天早上起就阴云密布的,出门前怎么没想起要带伞呢。不过好在还是赶回来了,不然杀人鬼先生他又要……咦,呼吸……有点困难,头也感觉好重啊。

 

她把钥匙插进锁孔,旋开,感觉脸颊发烫。

 

“你回来啦!”熟悉的白色身影扑了过来,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噫??等等,先不要——!”

 

完全没有力气支撑重心,她的后脑勺挨上了地板。好痛啊,她眼里沁出泪来,视线渐渐开始模糊,杀人鬼的声音在耳边忽远忽近。好累,完全不想思考,让我睡一会儿吧。她阖上眼帘。

 

-

 

她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没有开灯,眼前是一片昏暗,浑身上下都酸痛的要命。杀人鬼趴在床边,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黑暗中与她四目相接。

 

他小声地说:“你醒啦。”

 

“你怎么了?”

 

一般人疲惫地把头扭过去,头还是一阵一阵地痛,说“我没事”,声音哑得不可思议,连忙噤住了声。

 

许久都没有人再说话,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声。在她即将再一次睡去的时候,一双手圈住了她的腰,她翻过身去看,鼻尖碰到他的鼻尖。

 

“……杀人鬼先生?”

 

他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问:“你会死吗?”

 

“这种程度的病是不会死的啦。”

 

于是他蹭了一下她的脖颈,似乎已经安心了。头发挠得她痒痒的。

 

她脑子里也还尽是一些混乱的想法,双手先是环住他的肩膀,又本能地捧起他的脸颊,望进他的眼里。

 

她忽然想起,眼前这个人是一个刑期967年的杀人鬼,是不折不扣的恶玉。

 

于是她被他澄澈干净的眼刺痛了。

 

她问他:“杀人鬼先生,你究竟,为什么要杀人呢?” 她猜他会说,因为血喷溅出来的样子很美。

 

但是没有。他并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的回望着她,时不时眨一下眼。她注意到他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出异色。

 

“你害怕我么。”

 

“嗯?”她有些没反应过来。

 

“因为我杀了很多人,所以你害怕我是吗。”

 

她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她并不怎么怕他,但她确实应该感到害怕才对,为什么呢,真奇怪啊。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嗯?第一次见面是指……?”

 

一般人听见他叹了一口气。

 

他又把头埋回她的肩窝里去,声音闷闷的:“你根本就一点都不喜欢我嘛。”

 

“诶?不,其实……那个……我……”

 

“别骗我了,我能感觉到的。”

 

她感到自己的衣领湿了一角。

 

“你好过分啊。我可是为了你死掉了哎,你居然一点都不喜欢我。”

 

“很抱歉。我……”

 

他猝不及防的抬起头,问:“如果我没有杀人的话,你会不会有一点喜欢我?”

 

“……但是,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毕竟杀人鬼先生您已经……”

 

“当然有意义啊!”他的眼中泪涟涟的,向她靠得更紧,他们两人之间本就没有什么距离,这下更是近得能呼吸彼此的呼吸。

 

沉默在此刻是柔情的催化剂。

 

啊,这个距离的话稍微有点……一般人试图让大脑保持清醒,努力的思考着该说什么。

 

但在她张口的前一秒,她丢失了她的初吻。

 

她瞬间无比清醒,推搡、捶打着他,两个完全不会接吻的人就这样完成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嘴唇碰嘴唇。

 

“来不及啦,”他脸上小孩子一样的神情,“不喜欢我也没用,我是绝对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欺诈】病名为爱● 全员● 嗑死我了● 杀人欺诈● bg● 一般人● all欺
,最近总觉得这里热热的,”他按着自己的胸口,眼睛亮亮的,副纯良又无辜的样子, “只要看到欺诈小姐,我就更加忍不住杀人的欲望,” “我喜欢她的眼睛,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到想把它们挖出来收藏,我原本...
【阴阳乙女向】和了自己的人一起投胎 ● 男神×你● 藻前● 源赖光● 切● 荒● 八岐大蛇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今天也虐蛇的天呢(≧ڡ≦*) *内含舅/光/切/荒/蛇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藻前(你被他的漫天...
【阴阳乙女向】你个非常难抽到的ssr ● 男神×你● 藻前● 荒● 切● 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 源赖光● 八岐大蛇
到的ssr所以没抱多大希望,直到金光闪。   “你,就唤醒我的主人.....”   你看着愣在那里的他,拽了拽他的袖子。   “以后,请多关照哦。”   你歪头对切笑着,这歪头简直太戳他了...
【阴阳乙女向】难平人心 ● 男神×你● 藻前● 荒● 酒吞童子● 切● 八岐大蛇
,你也行礼之后没有看过酒吞眼,只低垂着眼,眼底里少了名为感情的东西。   ~~~   切   能够再次遇见你他已经觉得很幸运了,只不过看到你和别人走在一起,那人正八岐大蛇。   已晚秋,你...
【阴阳乙女向】你个A ● 男神×你● 藻前● 荒● 目连● 切● 八岐大蛇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你A他们O!!!注意!!!雷者勿进!! *内含舅/荒/连/切/蛇 *乙女向!!!!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藻前...
【阴阳乙女向】不可提 ● 男神×你● 藻前● 荒● 目连● 切● 八岐大蛇
。   ~~~   目连   你护住了他的神格,自己又剩了什么呢。   足够了,至少他还存在。   风神的神社旁总是围着群小妖怪听他讲故事,讲名女子如何护着她心中的神明的。   ~~~   切   在...
【阴阳乙女向】再无温存 ● 男神×你● 酒吞童子● 切● 大岳丸● 藻前
。    再遇见已经多年后的烟火祭了,那时你正同大天狗并排坐在山坡上。    “汝平日里不身上萦绕着酒香味,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记错了吧,我可....很讨厌酒这种东西的啊。”  ~~~    ...
【阴阳乙女向】落雪 ● 男神×你● 藻前● 荒● 目连● 切● 八岐大蛇
树上的雪,轻落在你的肩头,这也引起你的注意,抬眼却雪轻柔飘落的美景。   “大人。” “谢谢你陪我看雪,连。”   树下的妖,十指相扣,不离不弃。   ~~~   切   带他出来看雪你觉得...
【阴阳乙女向】花吹雪 ● 藻前● 切● 匣中少女● 酒吞童子● 男神×你
写tang的声音“甜的”)为什么要虐吞呢,还不这货又队友了!(ノ`⊿´)ノ  ...
【阴阳乙女向】山海皆可平 ● 男神×你● 藻前● 荒● 酒吞童子● 切● 八岐大蛇
多了会更反虐(:3_ヽ)_ *走起↓   藻前   你怎么也没想到你的同僚会对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年小妖动手。   望着羽衣和爱花尸体,他眼中无尽的愤怒与意,而你则他复仇的开始...
【阴阳乙女向】下辈子见 ● 男神×你● 藻前● 荒● 酒吞童子● 切● 八岐大蛇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屏蔽了什么。。 *内含舅/荒/吞/切/蛇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藻前   现在自己什么心情呢?九尾狐沉默的看着你...
【阴阳乙女向】关于戒掉事后烟的事儿 ● GB● 你X男神● 藻前● 茨木童子● 切● 大天狗● 童丸● 八岐大蛇
,你怀疑被窝里迷迷糊糊的狗子干的。    所以,你换了防风打火机,甚至买了个Zippo。  ~~~    童丸    偶尔会和你块抽(窝在你怀里的那)所以你一般会点两根,一边给他揉腰一边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