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宿醉不是好文明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你 #五条悟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撞梗致歉

*大概会很ooc

*高专悟的场合

 

-

 

电视剧里常有的剧情。

 

主人公喝酒喝到断片,一觉起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躺在陌生的床上,旁边是素未谋面的异性,两个人面红耳赤地开始争论,却谁也说不出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由此引发的恋爱轻喜剧。

 

——以上这些统统没有。

 

你睁开眼,天花板像海浪起伏。

 

好端端的躺在宿舍里,衣服没换过,只是衬衫开了几粒扣子,领口处惨不忍睹的皱褶看起来能让你熨上一整个下午。维持同一个姿势好几个小时导致的腰酸背痛,坐起来的时候你仿佛听到了自己脖子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像没上润滑油的机器。

 

几乎是在双脚沾地的那一刻,你就被随之而来的眩晕感推回到了床上去,头重得像灌了铅,炸开来一样的疼。胃部一阵收缩,你连滚带爬地跑去卫生间干呕,吐完过后又涌上了难以忽视的饥饿感。这倒提醒你去看了一下时间,正好下午一点整。

 

宿醉,不是好文明。

 

你看着镜子里自己饱受摧残的脸这样想。

 

没办法,吃饭大过天。即使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你也还是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先去填饱肚子。换衣服的时候你感到左肩头传来一阵钝痛,偏过头看,发现那里趴着一弯浅浅的牙印。怎么搞得?你试了一下,发现光凭自己咬不到那里。嘛,算了。

 

推开门出去,硝子正靠在墙上,顶着一头乱发和一对黑眼圈,看起来精神状态比你好不了多少。

 

你向她打招呼:“早上好啊,硝子……啊,虽然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早上好。”她打了一个哈欠,似乎准备来根烟。

 

“宿醉完就抽烟对身体不好,”你拿走她手里的打火机,“对了,你肚子不饿吗,要不要一起去吃碗拉面什么的?”

 

被你打断施法的硝子兴致缺缺:“不了,我再去睡一会儿。啊,要不你还是帮打包一份荞麦面吧,要是回来的时候我还没睡就吃。”

 

你应下了。想着昨晚应该就是麻烦硝子送你回来的,于是在她转身回房的前一刻问道:“话说回来我昨晚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啊?我不知道啊,”硝子说,“昨晚送你回来的人是五条悟。”

 

你:“?哈?”

 

“有没有做奇怪的事情不好说,但你喝醉的时候倒是蛮好说话的,指哪打哪,听话的不可思议。”

 

你:“……”淦,我的酷盖形象。

 

 -

 

时间拨回十几个小时前。

 

五条悟又开了一罐啤酒,仰头一饮而尽的时候他的余光瞥到一旁的你。你从十分钟前开始就没再怎么说过话,用手托着下巴,脸色酡红地咬着吸管。他把食指弯曲,弹了一下你的脑袋:“行不行啊你?”

 

你迟缓地转动眼珠,好似没能听懂他的话,而后突然舒展眉眼,朝他傻里傻气地一笑。

 

五条悟的表情像是看到你变成了特级咒灵。

 

随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扬高眉毛,用食指抵着你的脑袋,问:“我是谁?”

 

“……唔,”你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五条悟!你是五条悟!”

 

“bingo!咒术界最强的咒术师是谁?”

 

“是你!”

 

“长得最帅的咒术师是谁!”

 

“是你!”

 

“我是谁!”

 

“五条悟!五条悟天下第一!”

 

五条悟趴在桌子上笑到狂拍大腿:“噗哈哈哈,这家伙变得坦率了啊,不错不错,你早说你这么崇拜我嘛。”

 

“喂,差不多行了吧,悟。”夏油杰出声道。

 

“她喝醉了呢。”家入硝子一锤定音。

 

你脸上还是无知觉的笑,就像是为了验证她的话一样,下一秒你就一头栽倒在桌上。

 

-

 

头晕,口渴,难受,想吐,热。

 

你像提线木偶一样晃晃悠悠地走着,紧紧抱着不知道谁的手臂,身体的大半重量都压在了身旁的人身上。

 

啊,好凉快。你把那条胳膊环得更紧了些。

 

五条悟嫌弃地想把你推远一点:“敢吐在老子身上就宰了你。”

 

你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感觉四周的景象都扭曲起来,像走在海里,却从心底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燥热。

 

他推开房门将你放到床上去,起身欲走,你却顺势环住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一阵乱蹭,头发蹭得他发痒。他眨了眨眼睛,愣住了。

 

趁着这个空档,你翻身跨坐在他身上,他的背抵上雪白的墙。你伸手捧住他的脸,凑过去用脸颊贴上他的脸颊,鼻尖碰上他的鼻尖,嘴唇一路描摹着下颌线,含住他冰凉的耳垂。他像是被吓着了,微微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要推开你。

 

“别乱动。”你皱起眉,攻气十足地压下他的手,专心致志地继续蹭来蹭去。

 

五条悟挑起眉,反倒没了动作,表情微妙地看着你,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你喝醉了都这样?”

 

你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挠乱自己的头发,在纠结怎么样才能变得更凉快些。

 

“跟你说话呢,能不能听见?”

 

你扯开他衬衫第一颗扣子,把手伸进去一通乱摸。五条悟伸长手臂把你的脸推远了,你张开嘴去咬他的食指,舌尖的触感柔软的不可思议。这下他才真的皱起眉。

 

他压住了你胡乱去解自己扣子的手,你不满的挣扎,又揪住衣服的下摆准备直接整件卷着脱下来。他扶正你的肩,掐住你的脸迫使你停下来。

 

他勾下墨镜框,你似懂非懂地看着他的眼。

 

“你给老子看清楚了,我到底是谁。”

 

你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衣服的下摆翻卷上去,露出一截白色的腰身,像一道待写完的填空题。你看看四周,看看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仿佛在疑惑此刻的状况。

 

你打了一个喷嚏,从他身上退了下去。

 

温香软玉没了,五条悟还没来得及感到可惜,就看见你把被子披在身上,缓缓的退到床尾去缩成一团,看起来弱小无助又可怜,似乎避之不及的样子。

 

你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他觉得你应该是清醒了,没好气地瞪了回去。

 

你微微一抖,眨了一下眼,眼里立刻蒙上一层亮晶晶的水雾。

 

五条悟:“?……喂,你该不会是要……”

 

眼泪从小米孵成黄豆,你一撇嘴哭了起来。

 

“搞什么,你哭什么啊?”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

 

“你……嗝、你欺负我!”你环住双膝,把头埋下去哭的直打嗝。

 

“我欺负你??你刚刚把老子推到床上这样那样,好意思说我欺负你??”

 

你哭得更厉害,上气不接下气:“你、你好凶啊……嗝、我讨厌你……!”

 

五条悟:“……你喝醉了怎么是这样的啊?”

 

大约一分钟后你的哭声渐渐小了,呼吸变得平缓而有节奏,五条悟用腿碰了你一下,你倒在了床上。

 

他凑过去看,发现你真的是睡着了。凌乱的发丝和着汗水贴在脸颊和脖子上,双颊嫣红,泪水的痕迹在灯下反着光。

 

五条悟此刻才后知后觉地有点窘迫起来,看着你的睡颜一口气不上不下,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混蛋。”

 

他俯下身在你的左肩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觉得我会做么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了起来,带着去楼上的卧室。“说起来,深夜这么毫无防备的来男性的家里真的么?” “嗯?啊,因为我信任先生,会对我做什么的。” “嘛?”说着,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他猛的转了身,一只手...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我 #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     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夏油只淡淡收回目光,留声色挡住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目标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
】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伏黑惠 #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   这失德教师抽什么风?怎么加上小号的?   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想了想还是敢乱。   往下翻着,接着头像为一黑一白两个狗的人的消息。   伏黑惠:   【我知道把她灌醉了拿她手机发...
×】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谁啊!!! # #×
开始直到刚才的幼稚行为,转过头来和我控诉,“怎么告诉我她的!”   “可我也没说过她的啊。”我耸耸肩,欣赏着脸上的精彩表情。   “介绍一下,”我松开的手走几步向前,“这位就...
】他只关上了窗 # #× #夏油杰× #杰 #×
,告诉你们注意安全。回去的路上夏油杰看着一笑,他比高,自下而上看他,心里想着这人能和玩到一起,果然也什么东西。   宿舍之后看见坐在门口的硝子,她住隔壁,叼着根烟靠在敞开的窗户...
】金丝雀 # #×
原作者:十。编造主。全文1w+ 存在血缘关系。请注意避雷。 在封建世家长大的金丝雀姐姐×年下 - “既然能原谅自由的鸟儿被关进笼子后绝望的赴死,为何能宽恕被放生后茫然四顾...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
原作者:めぐみ⍤⃝   《攻略游戏上线~ 娜娜酱主播手把手带如何攻略心动的他~ 818那个披着游戏皮结果却热血黑泥的游戏 jjxx没有心           “嗯…各位...
×】如果我们平等的 # #×
?   对不对的事情,我解释,第一,这里寝,大家都休息了,这么大声会把大家都吵醒;第二,未来的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在意这件事情,有别的,,从我身上下去...
x 我」《与雪同归》 # #×
记得要说出口什么。只可惜这落幕的电影演出名单中,没了我的姓名。   谁知道会后悔呢?他那样没心没肺的人,甚至都会忘了这件事吧?我站在空旷的马路中央。反正我灵,除了师,没有东西能杀死我...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夏油杰 #伏黑惠 #虎杖悠仁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物成为了两面宿傩的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的少女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力。   过来的原因很简单,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悠仁...
】传说中的隔层纱 #梦 #×我 # #虎杖悠仁
  家入把原先对着夏油的镜头转我   当夜夏油运气爆棚,问我喜欢的人谁   我疑惑   “知道吗?”   正在给我画乌龟的头,一歪,笔尖从额头划到嘴巴。   他表情狰狞地摇着我的肩膀...
】当他们把灌醉后● ● 夏油杰●
。”     *******     *说的喜欢就真的很单纯的喜欢,无关关系的那种,喜欢湖边盛开的的一朵花的那种喜欢     *也要相信对夏油杰说的最喜欢,毕竟在的心里每一个老婆都最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