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平安夜,睡在纸壳箱里的女人 #咒术回战乙女向 #伏黑惠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伏黑惠的场合

*极其我流,ooc预警

*激情脑洞不需要逻辑

*BGM披头士的《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

 

也许是圣诞节害得他今晚这么容易做傻事。

 

-

 

伏黑惠走到斑马线前,那正好是一个红灯。

 

东京真是一个好城市,永远那么拥挤,每个人的脸都像是一封未命名的文件,待拆封又被遗忘的样子,七十秒的绿灯,只要十秒钟就能走完。但他不一样。没有任务要做的时候时间对他来说显得十分散泛而空旷,他可以慢悠悠地,黑,白,黑,白地走上整整七十秒。咒术师的生命是一个不定数,可他还有那么多个七十秒等着去浪费。

 

但也许,也许节日里还是有所不同的。空气是轻盈而欢快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节日彩灯、礼盒、圣诞树,一百、一千、甚至一万个人的笑声织在一起,送进他的耳朵里。去年的圣诞节是什么样子的?想不起来,但大概也就是这样的,节日气氛,虽然也不是他们的节日。

 

他穿过人的海洋走到马路的对岸去,路过一家装潢精美的礼品店,店门口站着一排身穿改良版圣诞裙的年轻女孩,露着大腿发传单。他走过去的时候最右边的那个女大学生对他露出笑容,嘴角从左边咧到右边,唇上的口红铺展开来,笑出一排白牙齿。他不禁想,圣诞节还要兼职都能笑得出来吗?脚步跟着迟疑了,女孩们立刻就围了上来,传单和糖果塞了他一个满怀。

 

她们于是真正开怀地笑了,哈字一个个蹦出来,砸到他身上。那笑声又滑又甜,伏黑惠也忍不住跟着笑了笑,怀里的糖果抖起来,却也一颗不曾落到地上。这是他今晚做的第一件傻事,不会是最后一件。

 

他走进一个桥洞里,背靠着墙,挑出一个彩虹色的拐杖糖咬了一口。说实话,不好吃。伏黑惠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升起一点小小的懊悔,也许他该回去,圣诞节也没什么不同。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脚踝处一凉,旁边的纸壳箱里伸出一只凉白的手圈住了他的脚。他立刻警觉起来,身体比大脑快一步做出反应,抬脚向后踢去,在拉开距离的一瞬间被他踢中的地方传来一阵痛呼。

 

“嘶——疼啊!”

 

纸壳箱晃动起来,那只手攀上来,想象中的咒灵并没有出现,一个长发女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她放下捂住鼻子的左手,两道血痕在她的下巴处合流,凝结成一粒血珠,滴在她胸前的衣服上。

 

“我说这位小哥——至于打脸吗?破相了怎么办啊?”

 

伏黑惠慌张起来,忙掏出纸巾递上去,“十分抱歉误伤了您,您没事吧?”

 

她仰起头来止血,不再流了之后才直视他,指着那团被他一脚踢得塌陷下去的纸壳箱说:“我是不要紧,但你把我家踹烂了。”

 

“……很抱歉,该怎么才能赔偿您?”就一堆纸壳箱她总不至于能讹他多少。

 

“你不用跟我说敬语啦,怪不习惯的。”女人摆摆手,看起来很好相与的样子。她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展颜一笑说:“……唔,请我吃点热乎乎的东西的话就原谅你。”

 

-

 

好搞定的家伙。伏黑惠看着她因为塞满章鱼小丸子而鼓起来的脸颊想道。所以现在他能走了吗,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但在他开口前,女人用脸颊贴着罐装热饮,笑眯眯地望他,拍了拍旁边的纸箱:“来,坐吧。”

 

伏黑惠:“……”

 

她吸了一下鼻子:“怎么了?来坐啊。”也许是因为刚才挨了他一下,也是单纯就是冻的,总之她的鼻尖微微泛红,衬得一双眼睛也仿佛汪汪有泪,泪下面是不容拒绝的期待。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她的身边。看,又一件傻事。

 

女人点点头,很满意的样子,遂不再说话,低头去小口小口地嘬咖啡。很难不去注意她,伏黑惠微偏过头去看,她的左半张脸被垂下来的头发盖住了,没在阴影里,右半张脸在灯光下则显得格外异艳,隐约透光。桥洞里的灯光是香槟色的,四处一片融融洽洽黄,她看起来像一只灯芯。

 

她开口了:“咳,这位小哥啊——”

 

“伏黑惠。”他简短地说。

 

“啊?哦,那你叫我美咲吧,我在银座做陪酒时用的名字。”她翻一翻眼皮,好像在回忆刚刚要说的话。

 

想到了。她转过头来,睫毛眨得像电影里玛丽二世的扇子,她说:“我长得是不是很漂亮?”

 

“……什么?”伏黑惠没反应过来。

 

“圣诞节还一个人,没有女朋友吧,”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正好我也一个人,一起过个平安夜吧?”

 

伏黑惠想拒绝,但他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像是寂寞惯了的人渴望交流但又被语言落在后头的样子。也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个人的时候最好说“好”。

 

她走出桥洞,整个人的色调都冷了一号,轮廓坚硬起来,从水粉画变成素描。他跟在她身后,踏出灯光明暗分界线的一瞬间像走出童话故事,走出糖果屋。

 

他盯着她的背影思维开始发散,目光流遍她全身上下。她穿得很奇怪,上半身的针织毛衣是挪威的森林,有雪有鹿,眼睛在其中迷路;下半身波西米亚风拼接,糖果色的菱形拉出彩虹的流苏。以腰际为分界线,上下对折,就是一南一北,南辕北辙,在她的身体上上演南北战争。总之纷繁冗杂,元素堆砌。他似乎曾在钉崎野蔷薇的某本时尚杂志上看到类似的穿搭,钉崎还吐槽说“这种东西只有模特穿了才会好看吧”。

 

他们看起来都是在圣诞节没事可做的人,一路上都缺少语言交流,口袋里却不知不觉被装满水果硬糖,她剥开一颗草莓糖塞进嘴里,说:“哇,吃起来就和小时候的草莓味牙膏一样啊。”而后又是沉默,沉默中他竟不觉得尴尬,反而放松起来,这个时候他可以名正言顺地什么也不想。

 

走到偏离市中心的地方时她猛然站定了,转身看向伏黑惠,后者回以她一个询问的眼神。她伸出一根食指抵在嘴前,嘴唇圈成一个“o”,欲吻的样子,噤声的意思:“嘘,你听,这首歌。”

 

他侧耳,听出空气中流动的乐曲是披头士的某一首歌。她变换口型,喉间发出的旋律和背景里的音乐重叠: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那一瞬间,满天的彩条和缤纷的碎花纸自上倾泻而下,落在她的发间和眉毛上。这一幕被伏黑惠在心里截取,自动放慢,时间被拉长成空间,像电影里面女主角的脸被大大的堵在镜头前,旋转旋转,背景被摔成血肉模糊的一片。周围的人欢声笑语,日语的“圣诞快乐”夹杂着英文的“Merry Christmas”。这艺术的运镜,对比的蒙太奇。

 

她在这样纷杂拥挤的色彩的簇拥下笑了,整个人比灯火流离的都市显得更流光溢彩。披头士在唱:“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他脚踩着厚实的地,却感到下沉。他望进她的眼,大海一样的眼,好想用手圈住嘴朝着里面大喊。从未如此深刻的觉得海平面确实在上升,他被淹没,像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为这个语境而沉沦。

 

他突然理解了。浪漫,这就是人们说的浪漫。他跟她认识多久?一小时?还是四十五分钟?他甚至都不知道她的本名,但这有什么关系?这就是浪漫啊,浪漫本身不需要任何的解释和意义。

 

又一轮彩纸雨洒下来。一两片锡铝纸落到他的眼皮处,他痒的飞快眨眼,忍不住想抬手去揉,眼皮处吹上一阵凉凉的风。他睁开眼睛,发现她站在自己跟前,抬着下巴,仰望的样子。对上他的眼神也不露怯,她的眼睛弯成天边没人需要的月牙:“睫毛,还挺长的……”

 

雪花自他们的头顶飘落,点缀在她的发间,她整个地开始变白,像是褪色,或者蒙尘。她笑得眉毛上的雪晶直发抖,伸手抹开他眉心雪融化成水珠,说:“你老了。你老了也好看,我呢,我还好不好看?”

 

他们在彼此眼中白头、变老。

 

他心中升起一股唐突的感激和羞赧。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她的脸颊像平静的湖水被扔进一个石子,泛起无数涟漪。她与他拉开距离,在他眼前打了一个响指:“圣诞快乐,伏黑君。”

 

然后转身,潇洒的朝他挥挥手,“再见啦。还有,谢谢你。”她的身影像一根线织进人群里,很快又被其他的线盖住,再找不到踪迹。

 

现在他不是走出糖果屋,根本就是走出糖果,是灰姑娘离开后在舞会上手足无措的王子,她甚至连水晶鞋都没有留给他。他茫然起来,迟缓地挪动脚步试图寻找她。

 

人群始终在流动,他看着四周,有的人有她的眼睛,有的人有她的鼻子,有的人有她的神色,但没有一个人是她。他张嘴,喉间疑惑的发出两个音节:“美咲……?”像落进太平洋的沙砾。

 

美咲。想起她说是在银座陪酒时用的花名。也许是因为家里人欠了赌债什么的,在心里自动为她构建理由。又觉得很失礼,不能再想下去了。

 

他安静地立在那里,整个人待采撷而走的样子。

 

音乐放到末尾,旋律渐渐小下去,但他依然能听见:“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也许是因为圣诞节的原因。他想。

×你】初中大哥竟是我后辈 #
原作者:Karma   单人 私设主天赋好但心存疑虑 五条老师送助攻主后期疯批 初中大哥高中竟是我后辈文学 喜欢无谓对错  遵从本心就好。 因为世界上太多不对规则了,比如男男是错...
】让他堕落吧 #梦 #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好久,你才月光下看见他暗青眼圈     你笑道     “怎么躲着我,不是说要保护前辈吗?”     骨嘴唇蠕动几下,他不能解释,见你自顾自地走进他房间慌乱了几分,脚踢倒垃圾桶     你没头...
】临近考试叫他来陪你复习的话 #狗卷棘 # #七海建人 #五条悟
原作者:盐舟 # *狗卷棘//七海建人/五条悟   狗卷棘 前一天因为“马上要考试了明天下午想好好待家里复习但是一个人话又太过无聊了所以棘可以来陪我吗”这样理由而被你拜托了...
】如果我变成回忆 #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师,怕死真很丢人吧。”你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首先想到...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骨忧太 #夏油杰 # #虎杖悠仁
单薄身体被制服包裹严严实实,裙子偶尔扬起露出丝包裹下形状优美小腿。   是贫乳呢。你心如止水想着。 突然打了个喷嚏,一时分神被真希撂倒地。   你若无其事地看钉崎野蔷薇,和你身高相仿...
x你】千万不要网上乱买海胆 #
那边家里过都成了常事。   “君,快、快……来这边救我!救命啊!” “……小心一点啊。这里很危险,你操作有问题啊。”   最开始时候,你多少还是有点害,但相处久了以后,你发现他并...
】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 #五条悟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竟然有些感动?呜呜呜哥!不对。呜呜呜!   骨忧太(人国外,不定时消息见谅):   【叔叔最近出差,带了一些国外特产】   【是一点心意,希望下次见面您能喜欢】   【图片...
X你】是前任也是现任 # #男神X你
约会遭遇诅咒后决定。并非是他做错了什么,也并非是你矫情。     如果非要找一个原因,那就是——你不爱他了。     并没有及时回复你消息,他应该是忙。毕竟他是师,本身除了祓除诅咒...
】送礼/被回礼场合 #五条悟 # #七海建人 #狗卷棘 #甚尔
原作者:盐舟   # *五条悟//七海建人/狗卷棘/甚尔   五条悟 ·送礼 列了一份甜品清单。 上面都是之前你去一些日本小城镇出差时抽空替五条悟先一步去探店品尝过甜品...
】当同居后他们知道你恶劣习惯 # #五条悟 #夏油杰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   “嘛嘛,吃了我那么多甜品,总归也是要付出点代价吧~”   “干得好话,有昨天订限定草莓芭菲塔哦。”       习惯死宅   没发现你是个崽种未同居前他来看你,发现你下午睡觉,温柔笑着...
】表白小烦恼 #同人 #狗卷棘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原作者:老二舅咕   【】表白小烦恼 内含\狗卷棘\五条悟\\虎杖悠仁 没什么逻辑,ooc警告       *狗卷棘     自从你和狗卷棘恋爱后生活变得有趣了许多,他会经常捉弄你...
】当你误会他们搞基!# #五条悟 #夏油杰
。   脸更红了,别过海胆头,挠了挠说道:   “现在知道我们两个喜欢谁了?”     骨忧太&狗卷棘   你一直觉得纯爱战神和纹美人两个人虽然是普通同期,但是之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