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乙女向/all你】今天也是被卡米亚环绕的一天 #男神×你 #神谷浩史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看了齐灾始动篇里那个“让所有人的声音都变的像神谷浩史”后的脑洞

*内含赤司/夏目/乱步/临也/糸色望/齐木

*谁能不喜欢神谷浩史呢?

 

_

 

“在写什么?”

 

也许是你持续咬笔头一分多钟样子实在引人注目,让赤司征十郎怀疑你是不是在学生会的相关事务上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他出声问道。

 

你下意识地转头,却发现他已经站在了你身后,一手撑着椅子的后靠背,目光堪堪落在桌上的信纸上。

 

“啊,”你回答,“是写给朋友的回信。”

 

赤司微微点头,得知是信件之后就礼貌地瞥开目光,想起你似乎有些犯难的样子,又问:“对方是拜托了你什么事吗?”

 

“诶?不是哦,”你摇摇头,“事实上是我有事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才好呢。”

 

“他是我去年暑假回乡下外婆家认识的,意外的很谈得来。上周试着写了封信给他,结果没多久就回信了,”你微微笑,“我很想邀请他过来,一起去看烟花大会,只是……稍微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呢。”

 

烟花大会吗。赤司征十郎有点冷淡地垂下眼帘,仿佛是无意般地随口一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啊……你回忆起夏日的那个夜晚,不知为何被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吸引,直向着密林深处走去。萤火虫早已是不见踪迹了,脚步却无法停止,明知道这样下去说不定会迷路,但却依然控制不住地继续前行。

 

“那个……请您等一下!”

 

你愣愣地回头,一个穿着白衬衫,戴着狐狸面具的少年站在你身后,声音听起来有些慌张和局促。

 

“请不要再继续往前走了,那样的话会很危险的……拜托。”

 

你看了看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森冷的树林,愈发觉得眼前漆黑一片的羊肠小路像是要将人卷入腹中的舌头。到底通向什么地方呢?总觉得,要是继续走下去,就算看到森林的那一头有妖怪在集会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你朝那个少年点了点头。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走到你的跟前来,取下面具,戴在了你的脸上。

 

“失礼了,”他说,“接下来请跟在我身后,我会带你出去,不管发生什么都请不要离开我身边,好吗?”

 

你望着他小鹿斑比的眼,顺从地点了点头。

 

月光是冷的,星星像鬼火,森林一片闷绿。明明刚才还觉得美丽和浪漫的东西在此刻却透出诡异来,危机感在空气中悄无声息的蔓延,像是小腿肚上趴着的丝袜裂缝,无知无觉,凉意向上攀爬,直窜上脊梁骨。

 

你攥紧他的衬衫衣袖。

 

“害怕吗?不用担心,没事的,”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左手牵上你的右手,“就快到了。”

 

少年掌心传来的温度使人安心不少,但你也注意到他掌心微微的薄汗。原来他并非一点也不害怕啊。你后知后觉地这样想。

 

但即便如此,为了不让你担心,他还是强装镇定地握住了你的手,不是吗?

 

你把发丝拂到耳后,抬头望向他:“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看起来有些诧异,但还是回答说:“夏目,我的名字是夏目贵志。”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你对赤司征十郎说:“夏目他,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但也许就是因为这份温柔,我才会害怕冒犯到他吧。”

 

赤司对此不置可否的样子,只是淡笑着客套了几句,寻了个由头想离开。

 

“对了,会长,您有空吗?”你叫住他。

 

“什么?”赤司转头。

 

“烟花大会呀,”你朝他眨眨眼睛,“我也想邀请会长一起去。”

 

“……对着我倒是完全不会犯难地直接就问出来了啊。”

 

“这是当然的啊,因为是会长嘛。”你理所应当应当地说。

 

赤司征十郎先是一愣,然后迅速仰起头去看天花板,用手里的文件夹挡住了脸。

 

“真是不得了啊……”你听见他轻轻的这样说。

 

_

 

尽管及时挤着人潮赶上了电车,在十分钟内购买齐了需要的零食,但赶到江户川乱步面前的时候,这位名侦探大人还是不高兴地鼓起脸颊:“太慢了,笨蛋千叶!”

 

你整理着被风吹乱的刘海:“啊,抱歉啊乱步先生,但我已经很努力的在赶时间了,今天还是特意向会长请假才能早退,最近的事务明明那么多我却还是……”

 

“我——不——要——听——”孩子气的乱步大人捂住耳朵,“明明是你这家伙来找我的吧,居然还敢抱怨,果然是笨蛋,那下次干脆就不要来找名侦探大人算了!”

 

上周因为我没赶上电车晚了一小时到达就气得满地打滚的人到底是谁啊?

 

“是是,乱步大人。”

 

你微微叹了一口气,抿出一个笑容,帮他拆开薯片袋子递了上去。江户川乱步掀起眼皮看了你一眼,接过薯片像是接受了你的示好。

 

在他“咔咔咔”地咬起薯片的时候,你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江户川乱步的动作一顿。他睁开眼睛,露出那双总能让你联想到挪威森林的翠绿色眼眸,脸上的表情不知为何有些松怔,直直地看向你。

 

“?乱步先生?”你不明所以。

 

不知是不是错觉,有一瞬间你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委屈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但是很快他就咬住下嘴唇,几乎快要从椅子上跳起来,咬牙切齿地再次大喊:“笨蛋千叶!”

 

“待在名侦探身边的时候居然还想着要去见别人,不对,你根本就不是特意来找我的!笨蛋笨蛋笨蛋!千叶是笨蛋!你太过分了!”

 

“诶?乱步先生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啊?”你歪头,“我来见乱步先生也是真的啊,只是等等还约了一些朋友而已啊。”

 

乱步不高兴:“什么朋友啊,那种太宰一样的家伙有什么好让你在意的啊?”(太宰:我听到了哦)

 

你顿了一下,严肃道:“请不要这样说,他和乱步先生一样都是我重要的朋友。而且糸色先生好歹为人师表,对自己学生也很负责,和太宰先生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太宰:喂)

 

“嘁,”乱步地下头,连翘起的发尖都蔫了下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踌躇了一下,正准备说些什么安慰他,乱步却先主动开口了:“……要名侦探大人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

 

你连忙接上话茬:“那么世界第一等名侦探大人,请问我该怎么做才能换来您的谅解呢?”

 

“咳咳,”乱步将拳头抵在下巴处咳嗽了两下,“就是那个……”

 

“苹果糖……还挺好吃的,”他睁开一只眼看着你,“明白了吗?”

 

你点点头:“但是现在要买到的话有点难啊。”

 

“笨蛋千叶!”

 

_

 

总之一起去看烟花大会的人又多了一个。

 

已经下午四点钟,太阳不似中午那样炙热,阳光洒向河面折出一片波光粼粼,你的目光缓缓移动,掩映的枝节间垂下两条腿。

 

你走到那位选择在河边上吊的先生面前,开始在心中倒数,数到五的时候,绳子“啪”的一下断裂了。

 

趴在地上的和服男子睁开眼,隔着镜片和你对视。你半跪在地上打招呼:“下午好呀,糸色老师。”

 

“你明明告诉过我在河边自杀成功率比较高的,”他谴责道,“绝望了,对这个连看起来是校园女神一样的完美女高中生都会说谎的世界绝望了。”

 

你不好意思地捂脸:“诶??糸色老师不要开玩笑了,我哪有像你说的一样那么好……”

 

他面无表情:“绝望了,对这个充满凡尔赛文学的世界绝望了。”

 

你:???

 

你:“咳,不过老师,我说在河边自杀成功率比较高的意思不是让你在河边上吊啊。根据太宰先生说的,入水既不用担心什么像是绳子断掉之类的突发状况,还能在死前欣赏一下风景,只要不被爱管闲事的人救上来,就是最完美的自杀方式。”

 

他噌地从地上坐直了:“那样的话要是真的死了要怎么办啊?!”

 

你:这就是我觉得您和太宰先生不同的原因。

 

“啊,对了,”你将手里的包装袋递过去,“这个,是送给你的。”

 

糸色望将包装拆开,发现是一件灰蓝色的亚麻质和服,“干什么?”

 

“是用来贿赂老师和我一起去烟花大会的礼物,”你用棉花糖的笑容说,“所以在烟花大会到来之前,请老师努力活下来吧。”

 

糸色望藏在镜片后的睫毛忽闪了两下。

 

你伸手取下他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微微责怪道:“真是的,老师的眼镜为何总是这么脏呢。”

 

你站直身,拉起裙摆的一角,轻柔地替他把眼镜擦干净,再架回到他的鼻梁上去:“现在有感觉这个世界明亮一点了吗,老师?”

 

糸色望回望着你。风把你裙子吹胖,裙摆跟着头发被一齐向后掀去,风停之后由于气流的惯性又紧紧的贴回你的腿上去,连裙摆也不愿离开你的样子。

 

他像是脱力一样的又躺回到地面上去:“被贿赂了啊,真绝望……”

 

_

 

对于赶上了去池袋的末班车这件事其实你并不感到十分高兴。

 

折原临也坐在咖啡店里边敲键盘边分给你一个眼神,说:“真慢,来的路上被车撞了?”

 

“我有告诉过平和岛先生万一我在池袋遭遇什么不测就请他立刻将你暴打一顿来替我报仇。”

 

“真薄情啊,这就是所谓友谊?”

 

你正色道:“不,再怎么说临也你也是我的朋友,你要是死了的话我也会感到很难过的。”

 

“说得好像我一定会死在你面前一样。”

 

“说实话,每次看到临也你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稍加思索,“——居然还活着啊,这种感觉。”

 

“好过分呐。”

 

你低头看了一下表,询问道:“所以临也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折原临也不答,却抛出另一个问题:“你是在涉谷读的国中没错吧?”

 

“是啊,怎么了?”

 

他露出一个笑容,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调换方向,正对向你的屏幕上一个染着一头金发,戴着耳钉,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香烟,美甲精致的狂野系辣妹。

 

你的右手缓缓的捂上嘴唇,不可思议道:“啊啦……那个时候我发型看起来原来是这样的吗?”

 

“我要是把这张照片放进你们学校的论坛会怎么样?”

 

你眨眼:“唔,会怎么样?”

 

“不担心会有麻烦吗?——品学兼优的副会长以前是涉谷辣妹什么的。”

 

“咦,这样就会引起麻烦吗?”你思考了一下,然后双手合十笑道:“没关系的啦,因为我朋友很多啊,大家都是我的朋友嘛,朋友之间怎么会介怀那么多呢?临也你不也是我的朋友吗?”

 

折原临也沉默两秒,然后笑出了声,同时眉头也跟着皱起来,很嫌恶的样子:“……什么啊,听起来真是恶心。”

 

该说是思维方式的差异吗?在折原临也观察的所有人类中,你也算得上是极为特别的了。明明看起来十分正常,却有着极为模糊的善恶观,对被划进“朋友”这个范围的人都宽容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他以“甘乐”这个身份和你成为线上好友,第一次见面就被要求独自去池袋赴约也没有丝毫犹豫,被莫名其妙的绑架之后毫不慌张的独自脱身,满身狼狈的样子走到他面前,居然十分自然地问:“你才是真正的甘乐酱吧,现在你能带我去你说的那家咖啡果冻超好吃甜品店了吗?”

 

真有意思,观察人类真是太有趣了。

 

“啊,对了,今天不能陪你吃火锅了,我希望能在六点钟回去。”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折原临也双手交叠撑着下巴,熟悉他的人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他肯定没憋什么好屁,“但是作为补偿,烟花大会那天我要去找你。”

 

你感到意外:“?临也也要来?”

 

“是啊,难得有看你笑话的机会怎么能错过?我已经等不及要看看了,你以为的那些‘朋友’聚在一起,能给你惹出什么乱子来。”

 

  _

 

夕阳。夕阳过后这一天终于就要结束了。

 

你走在回家的路上,没由来的感到一阵疲惫。先回家吧,好好冲个澡,晚饭后再去隔壁齐木家,把伴手礼给他。

 

这么想着的时候你突然感到一阵刺眼的强光,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哦、哦呼……?什、什么东西这么闪……?你仔细一看,发现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蓝发美少女,左顾右盼的样子似乎在找什么人。

 

这个……你记得似乎是楠雄班上的照桥同学,如果美少女也分等级的话她大概就是“超高校级的美少女”吧,是来找楠雄的吗?看起来有什么要紧事的样子。

 

你刚上前想跟她打招呼,却猝不及防被一只手拉到了墙后去。

 

戴着绿色眼镜的粉发少年面无表情的看着你。

 

“?诶,是你啊楠雄,晚上好啊。”

 

【嘘。】

 

你:?

 

你感到有些疑惑,下意识转头微微探身,想看看照桥同学的情况,却被齐木楠雄制止了。

 

【不要动。】

 

你了然,压低声音问:“楠雄是在和照桥同学玩捉迷藏吗?”

 

哪有两个高中生活会在放课后玩捉迷藏的——尽管心里这么吐槽,齐木楠雄还是点了点头。

 

你心领神会。不要看齐木君平时总是面无表情很难相处的样子,但其实还是很有童心的,你还见过他给公园里的小孩子假扮汽水超人逗他开心的样子呢。咦?怎么感觉楠雄的眼神变了一下,是错觉吗?

 

对了,既然都在这里遇到了。你打开书包将包装精美的咖啡果冻呈到他面前:“是和上次同一家店哦。”

 

【多谢。】

 

你不在意地摆摆手:“说起来照桥同学好像已经不在了呢,是找太久找不到赌气回家了吗?”

 

【……我回去会向她说明情况的。总之先一起回家吧。】

 

“好。”

 

你们并肩走在洒满落日余晖的小道上,这样的场景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小学毕业后你去涉谷念了国中,现在转身回来也和楠雄不在一个高中。说起来他的性格也变得不一样了啊……幼儿园的时候明明还会因为不服输而一直赢老师猜拳的说。

 

啊……好想邀请他也一起去烟花大会啊,但是楠雄应该也有自己的朋友吧,说不定和照桥同学已经约好了。

 

走在你身边的齐木楠雄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了吗,楠雄……?”

 

【千叶。】

 

他古井不波地叫着你的名字。

 

【我记得你小时候说过想和全世界的人都交朋友对吧。】

 

“诶?你还记得这件事啊……”被提及小孩子发言的你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

 

【不管过去了多久,我都是你人生中交上的第一个朋友,这一点是永不会改变的。】

 

你忽然想起了小时候,性格孤僻又不善言辞的你被人欺负之后也不敢告诉老师,躲在墙角里一个人悄悄的抹眼泪,是粉色头发的小小少年主动和你交谈。

 

【觉得孤独的话,去多交几个朋友不就可以了?】

 

还扎着双马尾的你拘谨的揪起碎花小裙子的下摆摆:“……那么我想和楠雄做朋友,可以吗?”

 

是呀,你们可是朋友啊,为什么要感到为难呢?

 

“楠雄,”你用手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拂到耳后去,“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去烟花大会,可以吗?”

 

他的回答就和当年一样。

 

【当然可以。】

[圣斗士]喜欢那个瞬间● x● 黄金圣斗士 #童虎 #艾俄洛斯 #艾欧里 #罗 #撒加 #
,哪怕会伤害自己。   痛苦到流泪时声“撒加”唤回理智。   称为“化身”那个人哭着冲过来把抱在怀里。   “知道我有多害怕会伤到吗……” 妙:   不知为啥,妙妙老板着脸...
[圣斗士]对初见印象● 黄金圣斗士● x #童虎#艾俄洛斯#艾欧里#妙#罗#沙加#撒加
  不知为何一点不怕我,平时话比较少,反而在我身边能说会道。    “最最最喜欢妙了!”   “师傅,不妙……”   [我可以等长大]   罗:   妙身边那个小姑娘真可爱紧...
盒oc】恋爱游戏会恋爱 #凹凸世界 #× #
认知。  不讲话,眼神里腔冷静,默不作声地扫视了遍面前脸……生无可恋少女,放弃了开始直接把游戏女方打死然后离开游戏冲动。  这怎么看都真人1v1啊。  “呐,我说……小哥哥...
【电锯人】高中生就应该好好学习 #吉田宽文 #×
,而是其他什么绳状物,要比舌头更加灵活、有弹性,非要类比一下话,就好像……章鱼触手?   猛然高举到空中,我后怕地用手捂住脖子,幸好没有扭到。低头下看去,发现环绕住我竟然真的只章鱼...
】没有女朋友了怎么办 #× #恋与威 #托尼斯塔克 #蒂夫罗杰斯 #蒂芬斯特兰奇
恶语相,把照顾他气得回了国。 他在西藏努力学习魔法,随身却带着块手表。 那他仅剩没有卖掉块。 送给他。 每天护着手表,睡觉不摘下。 Wang已经习以为常,“偷书”时眼就认出...
【排球x】给他一个百分笑容 #x #排球少年 #日翔阳 #影山飞雄 #月岛萤 #西夕 #及川彻
……吧?”   ——今天需要黏合玻璃心呢。     ver.泽村大地   愣住了,回之后笑着挠了挠头。 “今天发生什么好事了吗?怎么这么开心。”   ——今天排球有粮吃哦...
【文野】当偷吃他们喜欢食物发现后●文豪野犬●江户川乱步●中原中●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
丢人啊! 织田作看眼神里多了丝笑意:“这个预见到了。”他从拎着便利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泪眼汪汪地看过去。 “最喜欢桃子汽水,要来一点么?”他说。   宫泽贤治―― 今天午餐有妇...
[圣斗士]要好好学习鸭!● x● 黄金圣斗士 #童虎#艾俄洛斯#艾欧里#妙#罗#撒加#沙加#穆
刺绣,看来回来有会了。   他掏出手机,就这这个姿势照下照片发了条说说   “今天媳妇依旧很可爱~” 音乐 妙:   “妙妙~唱首歌~”拿着手机,和好友开着语音   妙看了眼,又转...
英美all】当他们都喜欢(伪修罗场) #× #恋与hp #恋与威 # #探夏洛克 #x战警
。 “今天怎么了?”Jim眼看出不对劲。 “没什么。” 两人沉默了一会,显然不喜欢这样。 他先开口,“看状态不很好,会在我课上睡觉吧,休息休息。” “啊,好。”确实困了,答应下来...
[圣斗士]当媳妇闹情绪时候● xΩ● 冥王神话● 黄金圣斗士#童虎#路迪#撒加#妙#冰河#玄武#泰坦
抱起撂在床上教育了顿就后话了 【童虎:昂,我们分开段时间吧,我媳妇吃醋了】 【昂:???听着怎么这么奇怪】 路迪:   “嗯?这怎么了?”路迪蹲下身看着坐在角落里抱着腿生闷气...
【普罗修特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x
。   我毫不气馁。都没得到,有什么好放弃? 于是又跑去办公室,说着“老师,我很苦恼”,坐到了普罗修特老师对面。 他笔尖顿,语气平淡:“我对此不感兴趣,这不能在我课上走原因。要谈心不如找乔...
【凹凸世界】那些和奶茶店情愫~ #× #格瑞 #尔 #安迷修 #雷狮 #嘉德罗斯
尔经常会在下午给送来块和他当天同款小蛋糕或者杯奶茶!!! [不,不会长胖,真:)] 然后然后,发现尔没来给送蛋糕。 准确而言雷狮送来,附赠封看起来就甜腻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