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太宰治】 Two strangers fall in love #文豪野犬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第一人称,ooc预警,极限我流

*summary:过去的我和现在的你约会

 

两个陌生人坠入爱河,

只有一个知道,那绝非偶然

 

  _

 

【15岁&22岁】

 

那是一个秋末的夜晚——也许是冬初,我记不清了——当整个横滨在风中微微摇晃的时候,我第一次遇见她。这么想来也许是很浪漫的初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浪漫的部分模糊了,清晰的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比如那天我穿了一件很不合身的风衣,松垮垮的披在肩上,看上去单薄而孱弱;再比如风灌进我的衣领,我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感冒的前兆。

 

但是这些细节也没有一个细到她身上去,我甚至说不出她那天穿着什么颜色的外套,裙子是什么款式的(也许她穿的根本就不是裙子),脸上的表情如何,说话的语调怎样,这一切全都笼统的化为一个模糊的印象,像是白纸上将要干去的水渍。

 

总之,她出现了。

 

她从一个巷子的拐角口拐出来,手里提着一塑料袋的罐装啤酒,口袋里揣着盒开了封的百奇,连带露出发票的一角,像是刚从超市里走出来。她立住在那里,立在我面前,这百分百的是一个偶然,如果不是我在走到那个巷口前,像每个普通人那样突然生出了一种“我要在这里站上一会儿”的想法,我就会和她擦肩而过,什么也不会发生。

 

但是,她看向我,我看向她,这一切就突然间变得像是有预谋的了。

 

“啊,”她脸上的表情恍惚了一瞬,然后变得清明,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罐啤酒,“要喝吗?”

 

在这种天气喝陌生女人递过来的啤酒,是什么样的傻瓜才会——诶,谁知道呢?也许我那天实在无聊。

 

我们蹲在路边各自喝起了一罐啤酒。我感觉到那女人在打量着我,并非是用她的瞳孔,而是用眼球边缘死白的部分,仿佛她不用正眼就能把我看透。我应该开口说话了,先“小姐的名字是?”,再“真是个如本人一样美丽的好名字”,然后直接快进到能不能殉情的环节。但是我没有那么做,也许我对她还有更多兴趣,和期待。

 

于是就一直沉默着,在沉默中我把喝空了的罐子踩扁,扔向斜对面的垃圾桶,没中。真是的,再不说话我就要走了。

 

但是她先一步站起身,把我扔的罐子捡起来放进垃圾桶。然后,谢天谢地她终于说话了:“你几岁?”

 

“十五岁。”

 

她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神情。

 

哎呀,我心想,搞不好她不和未成年约会。

 

“你呢?”我反问。

 

“二十二岁。”她说。

 

“啊,是可靠的成年人啊。大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下次你会知道的。”

 

不用留悬念到下一次了,就让我称赞一下你的名字,然后赶紧殉情吧,我知道你会答应的,你一定会的。

 

“不要这样嘛,知道了名字才算是认识了不是吗?我叫做太宰治,做为交换也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她脸上还带着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微微点头:“知道了。”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总觉得她的“知道了”是指更深层次的东西。

 

殉情计划暂时搁浅了,她说要请我喝咖啡,咖啡厅里有暖气,我答应了。一边用勺子将拉花搅的看不出形状,我再一次问她:“真的不告诉我名字吗?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话,不就是陌生人而已吗?”

 

她抿了一口咖啡:“我不介意和陌生人坠入爱河。”

 

老实说,我很诧异。

 

不单单是因为这句话,更因为她说出这句话的态度。她好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状态,完全放松了下来,向后仰倒在靠背上,双腿叠交坐着,悬空的右脚无意识的轻轻晃动。这种放松感,更类似于一个走夜路迷路的人在一番摸索之后,发现周围的街景变成了自己所熟悉的,遂松了一口气,脚步都轻快起来。我搞不懂她态度转变的原因,她看起来像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诶~”我向后靠,拉长声调,“大姐姐这么说,其实是有男朋友的吧?”

 

她顿了一下:“有的。”

 

“呜哇,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我的初恋,我15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她抬看了我一眼,“他长得很好看,女人都会喜欢的长相。总之就是那样的男人。”

 

“但是你现在在和我约会吧?明明都有男朋友了。”

 

她从口袋里又摸出一包烟,熟练地点起来:“没关系,我想他不会介意的。”

 

我又沉默了一会,安静看着她吞云吐雾,“你说下次再告诉我名字,下次我还能在那个巷口遇见你吗?”

 

她停顿了半晌——也许没有那么久,只是我的心理作用——然后开口:“太宰。”

 

她叫我名字时熟稔的口气,仿佛是认识我多年的老朋友。

 

“你不用去调查我,否则就不好玩了。而且‘现在’的我,是不会喜欢你的,喜欢你的只有‘眼前’的这个我。”

 

我在心里拆解着她的字谜,脑海中有涌上几十种可能性。

 

“太宰,你觉得只用三个小时能彻底改变一个人吗?”

 

“不可能。”我说。

 

“当然可能。只是能彻底改变你的那个人不是我而已,等你遇见那个人——那个改变你一生的人,你就会发现,原来一夕之间,你的心可以判若两人。”

 

她仰起头吐烟圈:“你觉得我是什么?一个奇怪女人,一个艳遇,一个说不定是有预谋的巧合?是命运。你觉得很可笑吧?你不是相信命运的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一切都绝非偶然——你可以试着对我发动【人间失格】,看看我会不会就此消失在你眼前?”

 

我抬起眼帘,沉默地瞭了她一眼。

 

她笑了起来,吐出的烟丝也跟着发抖:“不错的眼神。”她把烟头碾灭,与我对视:“从15岁开始就每天一根烟的过日子的话,22岁就会患上肺癌的。下次见面记得叫我戒烟。”

 

然后她站起身,拿上外套,轻快地向我一招手:“走吧,我们去殉情。”

 

嗯——要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我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恰好听到她这句话。那一瞬间,我清楚的感觉到了横滨在微微摇晃,像是地震的前兆。还有,从未如此确信过海平面确实是在上升的,不然我为何仿佛在往下塌陷呢?那呼吸的空气又为何仿佛要将我溺毙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是笑着的。偏过头的那一瞬间恰逢无情的灯光当头照下去,不知怎的更有一种艳光四射,不可逼视的感觉。自惭形秽。自惭形秽。我听到耳边有微弱的炸裂的响声——人们一般笼统的把这种感觉称为初恋。

 

在我们的身体没入横滨海的前一刻,她说:“糟糕,要感冒了。”

 

海水把她吞没时,她消失了,而且我也想不起她的脸来了。

 

【22岁&22岁】

 

“沙耶香病了。”

 

我这么说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国木田沉默了两秒,然后半信半疑的问:“……真的?”

 

他竟然怀疑我,我很生气。

 

“我是那种会用女朋友生病了做借口来逃避工作的人渣吗?”

 

国木田思忖了一下,然后说好吧,下班以后他会来慰问,我觉得大可不必(沙耶香难得有机会让我照顾),果断挂掉了电话。

 

昨晚沙耶香说要去买几罐啤酒,结果回到家的时候浑身湿透,配合着吹了一路的冷风,当天晚上就发了烧。本着好男友的原则我先找出家里的各类备用药,没有追问她搞得满身狼狈的原因——也许外面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下了一场雨,谁知道呢?吃完药之后她看起来恢复了一些精神,但脸色还是苍白得吓人,她微阖着眼看了我半晌,然后突然笑出了声,笑到喉咙中泛起痒意,趴在床沿咳得惊天动地。

 

我倒了一杯温水给她,见她神色如常之后才问她刚才在笑什么。她用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看我,嘴角又爬上暖洋洋的笑意,像一只猫一样——哎呀,她真可爱。她说:“你知道吗,如果15岁的时候我遇见你——我是指我们都15岁——那我肯定不会喜欢你。”

 

我不高兴地鼓起脸颊,缠着她问为什么为什么,她笑着推搡我,说“哎呀,你吵的我头好痛”,又借口说想吃荞麦面打发我快去买。

 

我口中还小声不满的嘟囔着,拉开房门准备走出去。打上门把手的那一刻,我敏锐地感到有哪里不对劲。

 

【22岁&15岁】

 

眼前的景象在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改变了。

 

我站在好像是医院的走廊上,拉开一扇病房的门,似乎正准备走进去。病房里只有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少女,她坐在一把椅子上,手捧一本书,并没有阅读,而是仰面把书扣在了脸上。

 

听到动响之后她将书缓缓地下移,露出一双眼睛。我认得那双眼睛。她说:“谁?”

 

横滨在脚下微微晃动。病房的墙壁白得快要滴下口水。少女下意识背在身后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支香烟。

 

她胸前的名牌上写着“铃木沙耶香”,一切都不言而喻。

 

“太宰,你觉得只用三个小时能彻底改变一个人吗?”

 

当然可以。

 

我还剩三个小时。首先得先回答她的问题,我朝她露出一个笑脸:“是会成为你初恋男友的人。”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国/敦/泉/芥/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他是鬼(篇)● x你● 文豪
原作者:子   *文豪X鬼灭之刃(只是背景) *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   作为你的男朋友挺好的,待你温柔体贴。他完美无暇,就一个问题,比较懒,不愿动。可大冬天,你自己也想缩在被...
文豪x你x中 阴阳怪气怎么 #男神x你 #文豪 # #中原中也 #bg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玩梗产物 切勿较真 *第一次写文豪 人物ooc致歉 *文笔渣 如有错误请不要客气地指出( ˘•ω•˘ ) *毫无恋爱体验        谢邀,人在横滨...
文豪】莫名其妙的情敌 #内含横滨F4/森/陀
。”   “……”   【陀思感觉自己的“正宫”地位岌岌可危。】      第一次写文豪,有什么不足请指出,谢谢。  ...
文豪】你的眼睛很好看啊 ● ● 中原中也● 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 男神×你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入坑文豪啦!!! *哦吼吼吼吼吼以后会产一些文豪粮 *ooc有吧。。。 *芥芥我的,不要抢 *今天的目标依旧是扒了芥芥的衣服扑倒他,完成度:0 *主横滨F4...
文豪】初遇 ● 文豪文豪中原中也● 男神×你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因身体不适又咕咕了那么久<(_ _)>果咩 *文豪恢复更新会和痒痒鼠穿插这更╰(:з╰∠)_ *内含/中 *不喜勿...
】他是鬼(中也篇)● 文豪中也● 中也×你
原作者:子   *文豪×鬼滅之刃(只是背景) *小學生筆 *私設ooc  *感覺無意中插入了少許夏目友人帳的元素     “你到底怎麼了!中原中也!” 好端端的突然却失縱了一段时间,你真...
初遇的时刻()(含/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文豪 #男神×你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你和他的初遇是在河边。 那天你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小说家失格(4) #文豪 #
感到害羞的,先生。”   从书页中抬起头来望书桌旁的少女,后者正用那双眼睛透过镜片直勾勾地望着他,使他愣了一下,原本将要说出口的恭维卡在了喉咙,条件反射性地朝她笑了笑。   和田幽子将手中...
】 Butterflies in my stomach #文豪 #bg # #文学 #BE
醉意上头还是江风吹得人神志不清,她居然就这样说出来了。   她说:“,” “其实,我对你一见钟情。”   没有反应,也许是在等她的下文。但是鹤见理央没有下,她平静地像是仅仅在陈述一个事实...
】和好容易,如初难☆本篇还是专场● 文豪● 同人
想你呀”你掐了下直美的脸。 你和侦探社众人打了个招呼,目光触及时,闪烁了一下随后转开了目光。 “xx,几年不见变好看了啊,真是大十八变啊”与谢晶子打趣的看着你。 “是吧是吧,不过还是没有晶子姐...
)当你围观(?)他工作时(含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我终于下定决心搞了。 ooc预警 含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可能有一点点的(?)车     中原中也   灯光下的他显得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橘色的发丝垂落在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