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电锯人】恶魔猎人会梦见咒术师吗?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电锯人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脑洞来了就是无论如何都想写啊

*mappa剧组梦幻联动

*私设超多且设定超级随意,考据党慎入

*ooc、ooc、ooc

 

 【1】

 

“我感觉,我就快要死了。”

 

我仰头看着天花板,咬着筷子如是说道。

 

彼时早川秋正将牛肉丸倒进锅里,小心翼翼地防止汤汁溅起,电次因为吃得太着急被烫得嘶哈嘶哈直吸凉气,帕瓦将西兰花挑进我的碗里:“本大爷才不要吃蔬菜。”早川秋闻言皱起眉:“不要挑食啊。”

 

总而言之没有人在听我说话。

 

“那个啊,我刚刚说,我感觉我就要死了哦。”

 

我又重申了一遍。

 

早川秋看了我一眼,微微叹气:“前辈,做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就很容易没命,你现在才感觉到会不会有点迟?”电次和帕瓦“对啊对啊”地附和着。

 

“不,我一直都很清楚恶魔猎人是份高危职业,但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缓慢地摇头,眼神坚毅,“我啊,真的就快要死了,预感很强烈呢。”

 

早川秋夹起一块牛肉放倒我空空如也的碗里,委婉地暗示我闭嘴,但我依然锲而不舍地用坚毅的眼神望着他,最终他妥协地问:“怎么说?”

 

我屈膝,环住双腿,认真地说:“我的膝盖,还有小腿,简直是像快要死掉了一样疼啊。”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前辈的风湿骨又犯了吧?”

 

“不,区区风湿骨,怎么可能到这种程度,”我低下头,用双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掉落,砸在榻榻米上,“啊,好痛啊,眼泪根本止不住,这就是人类对死亡的恐惧吗?”

 

我张开双手从背后箍住他们三人的脖子,将他们紧紧圈在怀里:“秋君、电次、小帕瓦,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要说永别,前辈我真的好舍不得你们啊。”

 

早川秋露出一脸很想吐槽我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的表情:“……前辈,虽然我同意让你偶尔来家里蹭饭,但你每次都像这样搞得气氛变得让人吃不下饭,我真的很想撵你走。”

 

“就是啊,人类真是没用,因为那个风什么骨的就打扰本大爷吃饭,你自己一个人去旁边哭不行吗?”帕瓦满脸嫌弃。

 

我闻言深受打击,将电次的脑袋紧紧拥在胸前(电次:?!nice),看着帕瓦声泪俱下道:“小帕瓦,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每周都有帮你喂猫和清理猫砂哎!”

 

帕瓦瞪圆双眼,恍然大悟:“对啊,本大爷的猫!秋,怎么办啊!”

 

早川秋:“……搞什么啊,风湿骨又不是绝症!”

 

“都说了不是风湿骨的问题!”

 

 【2】

 

“哟,我叫藤野莉香,是负责带你熟悉工作的前辈。现在我要告诉你我们公安恶魔猎人内部的一个隐藏规矩——入行前一周前辈说的话就是天,后辈没有拒绝的权利。所以现在请我吃饭,我想吃咖喱,拒绝的话就揍你。”

 

早川秋很早以前就觉得了,藤野前辈她啊,是个傻X吧?

 

后来他的搭档姬野前辈偶然跟他聊起藤野莉香时,她笑着评价:“那家伙啊,是个奇怪的人,但是意外地不讨人嫌呢。而且她还挺厉害的,跟她一起出任务基本只要划水就好。”

 

“是玛奇玛把她从民间恶魔猎人组织里挖过来的,说是她很特别。”

 

“据说她叫出来战斗的东西并不是恶魔,而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另一种存在哦。”

 

“是咒灵啦咒灵,”某次庆功宴上喝得醉醺醺地藤野莉香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大概和恶魔也差不了多少?反正梦里的那家伙是这样称呼他们的。”

 

难怪每次她叫出来的家伙都不一样,毕竟人怎么能同时和那么多的恶魔立下契约。

 

“那前辈是怎么和它们立下契约的?”有人问道。

 

“唔,记不清了,好像是在梦里?我本来是要和一个叫做诅咒恶魔的家伙立下契约的,谁知道它突然钻进我的身体里不见了。反正一觉醒来就那样了。”

 

早川秋问:“那,前辈你将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啊……”藤野莉香托着腮想了一会儿,“代价大概是我的灵魂?等我死了以后就把灵魂献祭给它什么的。”

 

“哈?意思是你活着的时候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吗?”电次嚷嚷起来,“这样的话不就约等于没有代价,死了以后的事情谁管它啊。”

 

“哦哦哦有道理!这么一看我赚大发了啊,毕竟那些咒灵除了长的丑了一些以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缺点了哎。”

 

何止啊。像你这样特别的怕是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早川秋想。代价是要等死了以后再支付什么的,这么看来你不简直就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了吗。

 

但是全世界最幸运的藤野莉香死掉了。

 

就死在她说“我感觉我就快要死了”的那个晚上。

 

  【3】

 

前略,我死了。

 

虽然说死亡来得有些突然,但我的确是有过预感的。我这个人啊,脑子算不上灵光,也不是很会读空气,但是只要遇上有关玛奇玛小姐的事情,就会变得特别敏锐。

 

譬如我十六岁那年第一次可以叫出咒灵和恶魔战斗的时候,她让我离开一直庇佑我的组织和伙伴。尽管很不情愿,我也还是同意了。因为我感觉到,如果我拒绝她的话,一定会发生什么超级恐怖的事情。

 

还有那天我离开秋君家,接到玛奇玛的电话,她说想见我的时候,我的心中立刻警铃大作。绝对绝对要死了。但是我无法拒绝玛奇玛,这对我来说已经变成了比死还要吓人的事。

 

所以任由她比出手枪的姿势,将我的脑袋打成一朵盛放的血花。

 

那一刻我在想什么来着?

 

嗯,好像是……

 

“好想喝珍珠奶茶啊……”

 

我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抬手摸向脑门,本该被开出一个洞的位置却一片光洁平整。在我说出那句话的一瞬间,周围的环境就发生了变化。我完好无损地坐在一家奶茶店的卡座上,桌对面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白发青年。

 

咦,奇怪,我在做梦吗?

 

“哟,五条悟,”我抬手向他打招呼,“好久不见了,说起来最近因为睡眠不足一直没能梦见你呢。”

 

五条悟没有回答,用中指勾下墨镜,凑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望。他伸出食指抵住我的脑壳:“你这里怎么回事……好大一个血窟窿。”

 

我现在对这个动作略微有一些阴影,向后闪了闪:“这个啊,可能是因为我已经死了吧。”

 

“哈?”五条悟一脸的你在放屁,“你现在不就在老子的梦里吗?”

 

“是真的啦,被我的上司一枪爆头了,玛奇玛小姐真可怕。”

 

“你都死了我怎么还能见到你?”

 

“唔,是因为你梦到了我的缘故吧,你把我灵魂的一部分留在了梦境里——之类的?”

 

五条悟皱着眉,看起来一副很想打人的表情,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没有五官的服务员的小姐姐就端上了一杯珍珠奶茶。我心满意足地吸着珍珠,完全无视对面的五条悟。

 

“……不对劲,这不是我的梦,”五条悟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这是你的梦。”

 

“哈?开什么玩笑,我已经死了哦。”

 

“不对,这个梦境是按照你的意愿运作的。而且,”他指了指那些没有五官的NPC,“老子的梦怎么可能这么粗制滥造?”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眼前的景象开始坍塌崩陷。

 

地板向下陷落,我不断下沉,五条悟的身影很快缩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我感到一阵溺水般的窒息。向下、向下、向下,黑暗中什么东西张开它的嘴,长舌将我卷入口中。我的四肢开始扭曲,它的牙齿碾过来,从头部开始啃咬,我被它嚼碎。

 

我想骂脏话。

 

什么赚大发了,早知道“献祭灵魂”这种听起来中二到引人发笑的说法会疼成这个样子,老子才不和什么诅咒恶魔立下契约,我宁可去当玛奇玛的狗为她工作到死!

 

【5】

 

收回前言。诅咒恶魔还是很爱我的。

 

尽管浑身一百零八块骨头都像是移了位,四肢僵硬程度堪比僵尸,但是我的确又活了。

 

好耶。

 

玛奇玛应该没发现我居然大难不死,趁这个机会我要改头换面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你的公安恶魔猎人!

 

我趴在一个黑不隆冬的桥洞里,第不知道多少次地试图扒着墙壁站起来,未果。突然听见后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沿着地面悄悄靠近。我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我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托了起来。

 

冒着闪到腰的风险我扭过身查看情况,对上那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只眼的时候,我险些心肺骤停。

 

它张开满是小尖牙的嘴,哼哼唧唧地说些什么:“莉香……欢迎……喜欢……在一起……”

 

哦,原来是咒灵。

那没事了。

 

那些被我嫌弃丑的咒灵一向很喜欢我。

 

但是,就算你们再喜欢我也不用一直靠过来吧。看着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越聚越多的长相别致的小东西们,我san值狂掉。

 

虽然我一直依靠咒灵打恶魔和魔人什么的,但我还是对它们喜欢不起来。原因无他,太丑。而且我以前都是一次只叫一只出来,打完就撵回去,现在近距离和它们贴贴,就很想吐。

 

等等,不对。

 

我好像没有叫咒灵出来吧?

 

一个荒谬的想法在我心中升腾而起。

 

不会吧。

 

TBC.

电锯恶魔猎人梦到?2.0 # #电锯
by/ Moonlight   *《》和《电锯》的梦幻联动   【6】   ——“前辈有家?” ——“血缘关系意义上的家没有哦。” ——“朋友呢?” ——“唔,我有一个灵魂挚友,他陪...
电锯恶魔猎人梦到?(完) # #电锯
by/ Moonlight   *还是梦幻联动   【10】   我说不定真的很适合做一个。   四下里走一圈,灵基本就全黏我身上了,虽说祓除什么的我业务还不熟练,大部分都交给五条悟和夏油杰...
电锯恶魔猎人梦到?(番外) #
她的无能狂怒,钉崎野蔷薇寻声望去,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穿风衣的长发女人,长相和气质都让联想到昭和时代的明星。   “往后站一点,小姑娘。”   那女人走到近前,干净利落地朝着自动贩卖机猛踢了一...
电锯】太妃糖与万宝路与学姐 # #早川秋 #伏黑惠
上他的脊梁。   “我是公安特异对魔4课的早川秋,”他伏黑惠出示了皮夹里的证件,“公安恶魔猎人高专联合初次行动中,一级北岛爱理遭受瘟疫恶魔重创,目前未脱离生命危险。”   早川秋停顿了...
】如果我变成回忆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
就谈退休可能言之过早,但他真的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了。 他很累,很想休息。 先是,然后变成普通人,最后还是。七海健短短二十七年经历过太多的事,早就已经让他心力交瘁。 就是狗屎...
】你觉得我不做么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五条悟 #七海建
长记性。 ” “……???”这还玩脱的么?   ps:昨天用这个梗写过海贼。bg战士头一次搞,先让我摸几个段子找找手感(●• ̀ω•́ )✧...
】这位你有毛病
原作者:彻十涯   ★是ooc沙雕段子 #五条悟 #夏油杰 #七海建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伏黑惠 #虎杖悠仁 ★是看 潇潇清秋暮 太太写的阴阳有的灵感 ★已经询问过太太了,就不@打扰了...
】退役杀手梦到jk老婆 #伏黑甚尔x你
原作者:琥珀     伏黑甚尔x你 OOC属于我 婚后文学(?)逃家大小姐不梦到杀手 番外篇     00 “每个女孩都幻想以后自己嫁给什么样的吧,所以十八岁的我在想什么才嫁给一个满脸...
【夏油杰x你】盘星教教主的是肥橘? #
。   【后院里那两只卿卿我我的猫到底是怎么事?每天都在毫!无!意!义的卿卿我我,那只黑猫竟然还灵操,脖子上的“特级猫”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太过分了吧,太过分了。怎么看都不利于青少年的...
】你们禅院家都盛产耙耳朵? #禅院直哉
伏黑惠突然觉得自己不如狗。     05   人均疯批是不争的事实。   你打起架也是根本不要命的类型。   不知道第几次被伏黑惠从灵的肚子里、倒塌的房屋废墟里捞出来,你和一脸血的伏黑惠相顾...
[][夏油杰]这能算是恋爱?●
原作者:苍の鼠   * *ooc *第三称 *夏油杰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夏油杰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叫“夏雨荷...
】矮穷废被喜欢
孔时雨个电话表示任务完成。     “喂——又是你啊,好奇怪,你此刻不应该瑟瑟发抖躲在角落里祈祷五条大人不要报复你?”     头,熟悉的。     六眼和那个黑化。     “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