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电锯人】恶魔猎人会梦到咒术师吗?2.0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电锯人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咒术回战》和《电锯人》的梦幻联动

 

【6】

 

——“前辈有家人吗?”

——“血缘关系意义上的家人没有哦。”

——“朋友呢?”

——“唔,我有一个灵魂挚友,他陪我度过了最开始的那段难熬的时光。不过我没有他的电话、邮箱和ins,也不知道他的家庭住址。”

——“那你们怎么联系?”

——“做梦。”

 

“我每天晚上都能梦见他。”

 

【7】

 

夏油杰知道从他选择成为咒术师那一天开始,他就注定要和平静的人生背道而驰了。哪怕这个咒术师他当的也算是顺风顺水,但他也时刻保持着要被这个怪力乱神的世界来上当头一棒的觉悟。

 

但是像今天这种又生草又扯淡的事,确实是他没想到的。

 

会想到才离谱吧。

 

事情要从他的挚友五条悟说起。

 

五条悟在和夏油杰变熟了之后就告诉了他这样一件事。他说自己刚进入高专那一年起就开始反复梦到同一个人。最开始他没有在意,后来他怀疑这是什么诅咒,最终他欣然接受了自己在梦里和另一个世界的人交上了朋友。

 

“毕竟那家伙长得也算是不错吧。”五条悟最后这样总结。

 

说实话,夏油杰完全不相信。

 

他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五条悟编出来唬他的。但是后来他发现五条悟真的去找了很多类似“弗洛伊德解梦”这样的资料,还调查了和梦境有关的诅咒。

 

嗯,行叭。

 

毕竟,像五条悟这种得天独厚的天才有一些类似于这种情况的臆想症,他觉得尚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

 

再后来,五条悟就渐渐地不再提起这件事。夏油杰觉得他大概是中二期过了。

 

但是,最近,又有新情况出现。

 

五条悟变得莫名烦躁,看谁都不大顺眼,虽说他平时就拽得跟人人都欠他五百万一样,但是这几天更加难伺候了。他自称是因为睡眠不足引起的,让家入硝子给他开了点安眠药,在宿舍里一睡大半天,醒来之后脸色却更加阴郁,后来他就常常大半夜不睡觉跑楼顶上吹风。

 

夏油杰没办法,自费了一周的啤酒,拉着硝子一起大半夜陪他在天台上借酒消愁。

 

看着一地的易拉罐,夏油杰觉得气氛上来了,问他这些天到底是怎么了,什么事还能把你“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五条大少爷烦成这样。

 

五条悟酒过三巡,喃喃自语:“从那次以后梦里就见不到她了,老子不想睡觉。”

 

夏油杰:……?搞什么,癔症复发?

 

专业不对口,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家入硝子。硝子抽着烟,表情是无语混杂着嫌弃:“这种症状已经持续小两年了,没救了。”

 

夏油杰有点想让五条悟报销一下他的酒钱。

 

没办法,这种方面他可是一点都开解不了五条悟,但是日子还得过,任务还得做。这一次任务里的咒灵大概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在五条悟手下死得异常惨烈,他想吃都吃不到几个。

 

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后,他叫住正猫抓耗子一样折磨咒灵的五条悟,准备走人。但是五条悟指指不远处那个桥洞:“急什么,里面还有不少呢,看老子去把它们都宰了。”

 

但是我想回去睡觉啊。

夏油杰舔舔后牙槽,无奈地跟了上去。

 

然后那件震撼他一整年的事就发生了。

 

一个穿着白衬衫和西装裤的陌生女人靠着墙壁坐下,她身边围着大大小小的咒灵,看起来都不超过二级的样子。尽管她一边用中指弹着一只蝇头,一边说着“走开啦离我远一点”,但是并不妨碍这一幕落到夏油杰眼里,她就像身边簇拥着各色小动物的迪士尼公主(?)一样。

 

旁边的五条悟也是一脸的见了鬼的表情。

 

但是五条悟震惊的点显然和他不一样。

 

她身边的咒灵像潮水般褪去,感觉到奇怪的她下意识向他们走来的方向望去。

 

“你……”,那素未谋面的女人缓缓抬起手,“你是……五条悟?”

 

“你这家伙是……藤野莉香?!”

 

这什么,诅咒师?还是五条悟的仇家?

 

夏油杰刚想问问五条悟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看见那女人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好像蹒跚学步的婴儿,五条悟还怕她重心不稳似的扶了一把。

 

“我现在,不是在做梦吧?”她喃喃道。

 

五条悟笑了,“要不要老子给你一拳让你确认一下?”

 

被叫做藤野莉香的女人在下一秒紧紧抱住了五条悟:“真的是你啊!我的挚友五条悟!!”

 

夏油杰:????

 

“滚开,你闻起来就好像被中年酒鬼秃头大叔咽下去过一样!”

 

“诶?真的假的?”

 

那么嫌弃就不要因为怕人家摔倒就一直扶着人家啊。夏油杰感觉自己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8】

 

“所以那居然是真的吗”“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有了一个挚友”“来自另一个世界什么的听起来也太中二了吧”“就这样把那种来路不明的女人带回来真的好吗”

 

真是槽多无口。

 

最后还是硝子一针见血:“噗,所以她就是你那个真·梦中情人本人是吗?”

 

“闭嘴。”五条悟咬牙切齿。

 

夏油杰决定严肃一下话题:“悟,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也应该明显能感觉出她的不对劲吧?”

 

一路上藤野莉香都像嘲讽技能点满,所经之处必有咒灵探头,怎么看都不正常。

 

拥有六眼的五条悟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在她胸膛之左跳动着的那个器官……

 

“呵,有什么不好?”五条悟向后仰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以后出任务带上她,不愁找不到目标。反正那些咒灵看起来对她一点杀意都没有。”

 

这个疯子。夏油杰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突跳个不停:“你太乱来了,悟。先不说学校那边怎么处理,光是她自己的意愿你就没有询问过……”

 

“那个——”

一道略显沙哑的女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藤野莉香撩开白色的布帘,眼泛泪光的样子看起来气若悬丝。

 

五条悟皱起眉:“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风、风湿骨,实在太痛了,受不了了,请给我两贴膏药。”

 

硝子:“……你等一下。”

 

【9】

 

我有时候真觉幸运女神是个玩弄我感情的渣女。

 

家人全部死在枪之恶魔登陆日本的那一天,不幸。但我却活了下来,幸运。没有东西吃在公园的长椅上饿晕了过去,不幸。醒来的时候被一个巡回剧团收养,幸运。剧团其实是一个民间恶魔猎人组织,不幸。但是他们都对我很好,幸运。后来大家接了一单,死了很多人,不幸。希望能够帮上忙的我去和诅咒恶魔立下契约,成功了,幸运。玛奇玛叫我离开组织去公安工作,不幸。工作五险一金,还是国家公务员,同事们也很可爱,幸运。我被玛奇玛小姐杀掉了,不幸。

 

现在本该死掉的我又在另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世界复活了,是幸运还是不幸?

 

应该还是幸运的吧?

毕竟我有一个靠谱的挚友五条悟。

 

他臭着一张脸问我愿不愿意做咒术高专的学生,身份的问题他能帮我解决,并向我简单讲述了一下什么叫咒术师。我用我原来的世界观等量代换了一下,表示接受良好。最后他问了一句:“你该不会下不去手袯除咒灵吧?”

 

我愣了一下,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夏油杰就劝五条悟说“看吧,人家不愿意,你还是算了吧”,家入硝子递给我一张纸巾,看着五条悟的眼神中透着“叫你逼良为女昌”的意味。

 

五条悟显然没料到我这一出,“老子又没逼你就范,你哭什么??”

 

我一手捂着嘴抽噎,一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两下:

 

“五条悟,你好温柔。”

 

五条悟:?

夏油杰和硝子:???

 

下不去手什么的是不可能存在的,不要小看公安恶魔猎人啊,我们好歹公民纳税养着的。

 

于是我就去见了那位外形酷似黑社会的校长夜蛾先生。他虽然长得凶,但却是个会做毛毡公仔的手艺人呢。

 

“这是我的咒骸,我在它身上施加了诅咒。”他抬起手,一个玩偶就灵活的飘起来,猝不及防给了我一拳。

 

我偏头舔了舔松动的牙齿,侧身躲过一拳,抓住时机快速地将那个玩偶擒住了。它力气很大,反应敏捷,但尚在我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战斗经验很丰富啊。”夜蛾说。

 

我将玩偶扔给他,笑了笑:“多谢夸奖。”

 

“那么,你为何来到这里,又为何选择成为咒术师?”

 

嘶,这流程我熟。

 

刚进入公安那会儿我还很菜,玛奇玛把我扔给岸边训练,第一次见面时他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成为公安恶魔猎人?”

 

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因为包吃包住,工资也高啊。”

 

“同伴要是死了会怎么样?”

 

“去吃席。”

 

“会想向敌人复仇吗?”

 

“犯不着吧。”

 

“恶魔和人类你站哪边?”

 

“给钱的就是大爷。”

 

彼时岸边看了我一眼,缓缓竖起大拇指:“你这家伙,是100分啊。”

 

唔,怎么说呢,那时候我还是个桀骜难驯的臭小鬼,负责教导我的岸边也有“疯狗”之称。但我现在已经是工作两年多的职场人士了,眼前这位应该也不会满意我那样的回答。

 

于是,我想了想,深沉道:“……像我这样的人, 想要一生不作恶都很难了,然而我却拥有拯救别人的能力。”

 

“既然我有了选择,那么我想从我那本来完全可以预见的,狗屎一样稀烂的人生中,找到另一种可能性。”

 

【9】

 

——“通过了?”

——“嗯。”

——“叫声前辈来听听?”

——“……我可是有工作经验的职业女性。”

 

_

 

*好,下章大概还有个五条悟视角。

 

*藤野莉香这家伙绝对不正常啦,恶魔猎人都是疯子,像秋君那么正常的人很少见。

 

*其实藤野莉香喜欢的类型是早川秋的脸+岸边的性格这种奇妙的搭配,但是你要是直接问她理想型的话只会得到“脸好又有钱的笨蛋”这样的回答。

 

*其实玛奇玛从头到脚都戳暴她的xp,但是由于野兽直觉她不敢对坏女人表现出非分之想。

电锯恶魔猎人?(完) # #电锯
一挥,五条悟不受控制的后倒去,地板变得软绵绵,在他挨上去的那一瞬间又将他弹了回来。   “看吧,像我们这种,如果在里都不能自己做主的话,那不就太可怜了?”   藤野莉香指指后面的床位:“ 快点...
电锯恶魔猎人?(番外) #
她的无能狂怒,钉崎野蔷薇寻声望去,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穿风衣的长发女人,长相和气质都让联想昭和时代的明星。   “往后站一点,小姑娘。”   那女人走近前,干净利落地朝着自动贩卖机猛踢了一...
电锯恶魔猎人梦见? # #电锯
命,你现在才感觉有点迟?”电次和帕瓦“对啊对啊”地附和着。   “不,我一直都很清楚恶魔猎人是份高危职业,但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缓慢地摇头,眼神坚毅,“我啊,真的就快要死了,预感很强烈呢...
电锯】太妃糖与万宝路与学姐 # #早川秋 #伏黑惠
上他的脊梁。   “我是公安特异对魔4课的早川秋,”他伏黑惠出示了皮夹里的证件,“公安恶魔猎人高专联合初次行动中,一级北岛爱理遭受瘟疫恶魔重创,目前未脱离生命危险。”   早川秋停顿了...
】退役杀手jk老婆 #伏黑甚尔x你
原作者:琥珀     伏黑甚尔x你 OOC属于我 婚后文学(?)逃家大小姐不杀手 番外篇     00 “每个女孩都幻想以后自己嫁给什么样的吧,所以十八岁的我在想什么才嫁给一个满脸...
】逃家大小姐不杀手 #伏黑甚尔×你
的孤狼下一秒就能咬断来者的咽喉。   男人扯起嘴角:“小,可真爱多管闲事。”   你一手插在制服的口袋里随意按着切歌键,随身听里的歌一首首切换,最后停留在柔和绵长的声,一遍遍唱着“记得,当...
【夏油杰x你】盘星教教主的是肥橘? #
。   【后院里那两只卿卿我我的猫到底是怎么事?每天都在毫!无!意!义的卿卿我我,那只黑猫竟然还灵操,脖子上的“特级猫”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太过分了吧,太过分了。怎么看都不利于青少年的...
】你觉得我不做么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五条悟 #七海建
长记性。 ” “……???”这还玩脱的么?   ps:昨天用这个梗写过海贼。bg战士头一次搞,先让我摸几个段子找找手感(●• ̀ω•́ )✧...
】如果我变成回忆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
就谈退休可能言之过早,但他真的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了。 他很累,很想休息。 先是,然后变成普通人,最后还是。七海健短短二十七年经历过太多的事,早就已经让他心力交瘁。 就是狗屎...
】让他堕落吧 # #伏黑惠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撕开我的衣服,亲爱的     100%     五条决没有和骨说过照顾你的话,你被他的学生压在身下时总在心里嘲讽他     但你没想过他让骨保护你的话是真的     砍伤了你的腿所以你只得...
双向暗恋(/)五条悟x我●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五条悟x我(没名字) 2./ 3.ooc有   我也不是没幻想过双向暗恋。   只是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就更痛,想得有多美,痛得就有多酸...
【五悠】有人抽五条悟? # #虎杖悠仁 #五条悟
by/ 点点句   ★抽卡游戏梗 ★论坛体 ★当然是策划暗箱操作啦   ——灌水区——//新人问答>>>—— 【现在有五条悟了?】 一楼(楼主) 听说今天五点更的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