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桃花打鬼 #咒术回战乙女向 #夏油杰 #男神×你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夏油杰单人向短打

*女主天朝人,沙雕ooc文学

*设定是随便写的,不要当真

我就是要喂这个把我刀得不行的男人吃糖:)

 

  _

 

咔嗒。

 

“啊。”

 

夏油杰在你头发和头纱之间细细拉扯的手停了下来。

 

你看着手中珠翠滚落的金步摇,抬起没有神采的眼,喃喃道:“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今天不用和五条悟一起出任务,终于可以不被他气的血压飙升,没想到这个任务还要让我扮个什么什么教的圣女,更没想到居然弄坏了我姥姥留给我的唯一遗物……”

 

夏油杰:“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应该说这个珠玉上胶水的痕迹很明显吗?”

 

“……啊这,”你噎了一下,擦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看错了,我姥姥的遗物不是这个,这个是我从二手店里淘的高仿来着。不过就算真的是,我也不会让你赔的啦,放心吧,杰。”

 

他把你纠在一起的头发从头纱里挑出来,觉得此刻要是五条悟在这里,你说不定就已经一哭二闹三上吊,说什么也得讹他一笔了。

 

“嘶、好疼……!”

 

“没事,就快好了。”

 

夏油杰终于成功把你的头纱取了下来。你看着那些被扯断的发丝,立刻露出了心痛到不能呼吸的表情,比刚才看起来要真实得多。由于你这个圣女是临时抓壮丁抓来的,拟态而非求真,就随便盘了个发型了事,刚才祓除咒灵的时候早就搞得乱七八糟了。为什么圣女要戴头纱?因为圣女根本不会扎头发。

 

“这样走路有些勉强吧?”夏油杰指指你腿上的伤,“我来背你出去。”

 

是个祈使句。其实腿上的伤倒不是多严重,虽然穿着一身玲珑累赘的行头打架的确搞得人浑身不得劲,况且你现在没有穿鞋子,赤着脚走到外面的滋味不会好受。于是你毫不矫情地趴到他的背上去,脚上系着的铃铛叮铃响,爽朗地道谢:“谢啦,杰。偶尔和我一起出一次任务还难为你这么照顾,你回去可千万别告诉五条悟,他肯定会说我拖你后腿的。”

 

五条悟,一个你每次念出他名字都会在心里判他凌迟的男人。两人不对付的原因大概能追溯到第一次见面时,你很天然地问了一句“盲人?”,被他瞪了一眼后托着下巴稍加思索,随即恍然大悟地拱手作揖:“失敬失敬,没想到异国他乡还能碰见同行,不知道这位算命先生修的是阴阳术还是道家?”

 

你寻思着这怎么也不至于让他追着你打啊,你好歹还是国际友人呢。不过你当时初来乍到,全当技术交流了,真正结仇还得是他烧掉了你好几张辛辛苦苦画的符,捏死了你若干蛊虫,还嘲讽你的咒具是一根桃花枝,看起来就弱爆了,而且总背个挂着破布条的竹篓,走起路来一阵乒乓乱响,活像要饭的。真是笑死人了,往五条悟手里塞个二胡和破碗,怕是你老家一条街的乞丐加起来都没他要的多。还有,他懂个屁,你随身带着的可都是你吃饭的家伙。

 

想到这里你就恨得牙痒痒。机会难得,你伏下头,对夏油杰说:“对了,其实我叫了硝子出来,待会儿我们一起偷偷去吃烤肉,不要告诉五条悟。我们要悄悄地孤立他——”

 

“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孤立我吗?”

 

五条悟站在门口,一句话打了你的脸。

 

你语塞,用眼神询问他身旁的硝子这是什么情况,她微微一耸肩表示不关我事。

 

“啊,其实是我之前发简讯让悟来接我们的。”夏油杰把你放了下来,如是说道。

 

“又不是什么特级咒灵就搞成这样,你也太弱了吧,”五条悟走过来,是熟悉的让人血压飙升的语调,他拍拍夏油杰的肩膀,“被这种人拖后腿,你也怪不容易的呢,杰。”

 

你:“……”妈的,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_

 

背后悄悄孤立五条悟的下场就是聚餐的时候被他灌酒。

 

你翻了个身睁开眼,最先看见的就是硝子坐在你床边抽烟的样子。她注意到动响,斜睨了你一眼,然后把桌上的水杯推给你:“醒了?喝点水吧,头痛不痛,我拿点药给你?”

 

宿醉完醒来就能看见靓女的感觉真是太顶了。你双手环住她的腰,不停地蹭啊蹭:“硝子,我的超人。”她掐灭了烟,揉揉你的头:“不要撒娇,快起来。”

 

你艰难地支起身,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愤懑不平地骂道:“可恶的五条悟,我要给他下蛊,蛊虫就下在毛豆奶油大福里面,不成功也要恶心死他……”

 

硝子闻言瞥了你一眼:“说起来,昨晚的事你还记得吗?”

 

你努力回忆了一下,摇摇头:“记不清了,难道我做什么丢人的事了吗?”

 

“……啊,你等一下,”硝子掏出手机一顿操作,然后递到你面前,“你看这个。”

 

视频里的地点是你们昨晚聚餐的地方,人声嘈杂,画面也不是很清晰,但你依然辨认出了里面的主人公。看得出那时候你已经喝得神志不清,摇摇晃晃地用桃枝指着五条悟,不知死活道:“呔!王母娘娘赐我一根桃木棍,来……嗝、来打你这只狐狸精……!”

 

夏油杰体贴地把你拉到一旁,阻止了你的自杀行为。你试图哥俩好地搂住他的肩膀,但完全搂不到,便只能拉住他的一条胳膊,示意他弯下腰来,再靠近点。然后——然后你就看到,视频里的你仰起脸,笑嘻嘻地对他说:“夏油杰,你要老婆不要?”

 

他的表情明显一僵,但很快就又笑了起来,你以为他觉得你在开玩笑,遂用力跺了一下脚:“我说真的!我都算过了,我们俩特别投缘,你就跟我好嘛,我疼你……”你拉着他的手,语气活像在拉良家女子下水:“你别看五条悟气运强,其实他将来快三十了都没有女朋友。啧,你别不信啊,我算卦很准的……”

 

夏油杰笑着拨弄开你额前垂下的刘海,张嘴说了什么,没有录进去,视频最后是在五条悟被呛到的咳嗽声中结束的。

 

“怎么样,想起来了吗?”硝子收起手机。

 

你:“………………”

 

沉默了几秒后你面无表情地拉起被子,缩成一团,然后把脸埋进枕头里羞愤欲绝地喊道:“啊啊啊啊为什么要给我看种东西啊!!如果我没有看过这个视频的话,尴尬的就会是杰而不是我了!这下子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完了,五条悟绝对会用这件事嘲讽我到死。就算毕业了,就算回国了,就算我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妈了,等到很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上他也还是肯定会用这件事狠狠地嘲讽我的!”你抬起无神的眼,扯出一个凄凉的笑,“人生……已经完蛋了。”

 

硝子挑了挑眉:“有那么夸张吗?”

 

你把头埋在她肩窝里悲鸣:“硝子坏女人!为什么你居然会录视频啊!为什么我做出那么丢脸的事,你却只是看着!!”

 

“……这个啊,”她意味深长地看着你,“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暗恋杰很久了,借着这个机会告白不是挺好的吗?”

 

你满脸错愕,目瞪口呆:“??怎么会,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样的错觉?请务必举例说明。”

 

“比如,你第一次见面就很不矜持地握住了杰的手。”

 

你立刻反驳:“那是因为我要看他的手相而已。”

 

硝子托着腮回忆了一下:“唔,上次杰生日的时候你送了他一本《金瓶梅》算吗?”

 

你一愣,随即羞得满脸通红:“那次真的是我搞错了好吗!我本来是要送他《道德经》的,谁知道为什么会搞成《金瓶梅》啊!而且这种黑历史能看出什么啊?”

 

这件排进你“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top 3”的事情( top1在刚刚刷新了),到底哪里有罗曼蒂克要素了?天知道你当时一看封面写着“金瓶梅”三个字的时候有多想连夜逃离日本,但碍于五条悟就在旁边,你只能强撑面子说:“读《金瓶梅》而心生怜悯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杰,你在我心里,可是菩萨一样的存在啊。”说完还故作深沉地点点头。

 

现在想起当时夏油杰脸上那看破不说破的表情,你还是尬的能用脚趾抠出一座阿房宫。

 

硝子想了想,又问:“那,你还记得去年圣诞节吗?”

 

啊,去年圣诞节。那是你来高专的第一年,毕竟在你的国家,圣诞节连假都不会放,你怎么知道日本人过这个节日是会互送礼物的。五条悟怎么样暂且不提,夏油杰送了你一对翡翠耳环,你不好意思白拿,却什么都没准备,最终急中生智地半跪到课椅上,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彼时他好像愣住了,一动不动地望着你。你怕他觉得你敷衍,又补充道:“我把我的仙缘分一点给你。”

 

硝子幽幽道:“然后你给我和五条悟的圣诞礼物就是一个苹果。”

 

你:“……其实送苹果才是我们那圣诞节的正确打开方式。”

 

“总之你面对现实吧,”硝子拍拍你的肩膀,“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么,勇敢点。”

 

_

 

硝子说的很对。

 

所以你立刻领了任务,祓除完咒灵之后就跑去电玩城打了一下午的小弹珠。

 

开玩笑,我们中国还有一句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呢。

 

你面无表情地移动着眼前的手柄,将钱包里最后三百円投进去之后,还是一无所获。可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一旁那个肩上趴着蝇头的小鬼弹珠都比我多啊!隔壁机子没有感受到你怨气的小男孩苦恼地挠了挠头:“咦,为什么今天运气这么差?说起来肩膀好酸好痛……”

 

你叹了口气,把空掉的皮夹塞回口袋,向外走去,路过那个男孩身边的时候,不轻不重地用桃枝在他的头顶上划过,蝇头在嘶哑的悲鸣中消失了。

 

“啊,我中了!好耶!”男孩兴奋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

 

站在电玩城门口吹了一会儿风,你才反应过来自己输得连今晚的晚饭钱也没有了。啊,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你忍不住开始思考。如果当初没有贪这个留学生的名头跑到高专来就好了,当咒术师好无聊啊,连外快都不能跑,你还指望能在这里发展发展业务呢,结果现在搞得饭钱都没了,而且还经历了那么尴尬的事情……

 

不好,一想到要面对杰你的胃就隐隐作痛,得来根华子。你背风叼着烟,连摁好几下打火机,可火花每次都在迸出的一瞬间就彻底湮灭。怎么这么倒霉?你忍不住从喉间挤出几句国骂,正烦躁的时候,一双手护着风将打火机送到你面前,点着了你的烟。

 

你顺着那双手向上望去,看见夏油杰一双细细长长的眼在将昏的天色中盛满笑意与你对视,一句“谢谢”立刻哽住了。

 

“咳、哈哈,赶巧了么这不是,”你呛出几缕烟丝,讪笑着将头发拂到耳后,“你、你打哪来的呀?”

 

“从高专到电玩城,是唯一一条你不会走岔的路。”

 

“别嘲笑路痴啊你这家伙。”你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不自觉地像往常一样嬉闹起来。

 

他也很自然地问:“肚子饿不饿,一起去吃四川火锅?”

 

不要,东京的中餐完全就是日本风味嘛。本来打算这么拒绝的你突然想起自己比脸还干净的钱包,咽了咽口水:“你请客吗?”

 

_

 

居然真的是很正宗的四川火锅。

 

你看着眼前翻滚的火锅底料,菜单上的纯汉字,突然发现满座也皆是乡音盈耳,有些惊讶道:“真不得了啊,我从来都不知道这附近还有这家店啊。”

 

“喜欢的话下次可以再来。”夏油杰将牛肉倒进火锅,他是地道的日本人,吃不了太过辛辣的东西,到现在为止只喝了几口凉茶。你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是人家请客,结果却让他看着你吃。你夹起一块牛肉放在茶杯里涮了涮,放进了他的碟子里。这已经是你做为一个从不点鸳鸯锅的人的最大让步了,尽管很痛心,你也还是斟酌着说道:“明明到了日本还特地来吃中式火锅好像是挺奇怪的哈。”

 

“你高兴就好。”他又倒了一壶凉茶。你更不好意思了,搁下筷子,从背篓里翻找出龟壳和铜钱放在桌上,问他:“要不,我给你算一卦?我六爻卦算的最准了。说吧,祸福凶吉,前程事业,考试成绩……想算哪个?”你咽下了差点因为职业病而脱口的“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他看着你,用食指敲了敲桌面,缓缓道:“姻缘。我要算姻缘。”

 

你动作一顿,不说话了。

 

“算呀。”夏油杰将双手交叠,撑着下巴催促你。

 

暗示到这个份上再怎么样也和不成稀泥了,你索性牙一咬,心一横:“杰,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干我们这一行,求的就是得道升仙,凌驾三生之上,超脱五行之中,万不能被红尘之事所困扰的。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拜托你就当没发生过吧,我成仙以后一定天天给你祈福,保你武运昌隆,前程似锦……”

 

他打断你的长篇大论: “但是你上次和家里人打电话时不是还说想交个像菅田将晖那样的男朋友?”

 

“?你居然偷听我打电话?”你震惊道。

 

“是你自己在楼道里说的那么大声的。”

 

“不对,”你迟钝地抓住重点,“你能听得懂中文啊?”

 

夏油杰不说话了。

 

你狐疑地望向他,用中文叫了一遍他的名字。他没有反应,只是将你夹给他的那块牛肉吃了。

 

“夏油杰?”你又叫了一遍,见他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便踌躇道:“你这个傻——”

 

他抬起头来瞥了你一眼。

 

“没事了。”你立即住了嘴。

 

桌上排着的三枚铜钱还没收起,刚刚的话题依旧抛在半空中,你正打算再跟他说道说道,抬眼的一瞬却有一股阴冷的寒气爬上了你的脊梁骨,你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寒噤。“怎么了?”他好像注意到你的不对劲,而就在这一刹那,你看出了他脸上呈现出了死相,很快,转瞬即逝。

 

“……不,没什么。”你摇摇头,低头继续吃火锅。夏油杰虽然搞不太清楚你态度转变的原因,却也识趣地没再多问。

 

吃完饭之后外面下起了下雨,你站在店门口望着四周,这条街上有不少外国游客和中餐馆,日本的夜市也灯红酒绿的,去掉那些广告牌上的平假名和片假名,繁体汉字竟然让你有一种极类似于就在香港的感觉。

 

夏油杰结完帐从店里出来时,你正把桃枝伸到廊檐外去接那些绵绵细雨。他将外套脱下披在你的身上:“小心着凉了。”你没有拒绝,只是有些怏怏地说:“比起我,你才更让人担心啊。”

 

你扶着墙走在廊檐下,心事重重。没有看错,刚刚那确实是“死相”。但是为什么呢?第一次见面时你就觉得夏油杰的面相很苦,特地看了他的手相,那条生命线真让人在意,从中间断掉了,但后面的部分深浅度也没有改变。

 

要怎么办才能救他呢。其实你并不能算是一个十成十的道士,本来嘛,哪有道士还养蛊的?那是你和一个苗疆巫女学的。从小到大大家都夸你有慧根,学什么都特别快,但奇怪的是,你虽然学什么都不费劲,却很难做到精通。明明给人一种还能更进一步的感觉,却往往止步于一个不深不浅的境界。用你第一位师父的话来说就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半吊子”。所以你只能多学一些杂七杂八的,别说养蛊画符,太极八卦,奇门遁甲之类的了,就连赶尸你都会,毕竟技多不压身嘛。

 

不过要破那个死相,你这点道行怕是不大够看的。随意修改他人的命轨,搞不好连自己都得搭进去。

 

可是,可是。

 

不想他死。

 

你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烫了个洞,竟隐隐有些泪意,命运中某些看不见的东西开始在暗中崩毁。

 

_

 

雨渐渐大了,夏油杰和你在公交站台下边躲雨边等末班车。

 

也许是觉得无聊,你拉长腔调哼起了曲儿:“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

 

夏油杰坐在长椅上安静地听着,在心里把你七拐八拐的唱腔译成标准的普通话,再把普通话译成日语,再理解起来总觉得有些隔膜。

 

“随手摘下花一朵,”你从桃枝上捻下一片桃花瓣,用食指抵在他的眉心,“我与娘子戴发间。”

 

他只觉得陡然一阵清凉,从心底荡开层层涟漪。

 

你看着自他眉间消散的桃花瓣,不大满意地皱起眉:“怎么还是一脸苦相啊?”

 

夏油杰突然很想问问你,这个时候还说这种话,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唉,谁叫你的命实在太苦了,我还是给你一点甜尝尝吧。”

 

你捧着他的脸,吻轻轻落下来。

 

 _

 

最后一段唱的是黄梅戏《天仙配》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我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骨忧太
原作者:金を生 *all *顺序惠虎 *5k+       10%     第一次见这位佛面慈眼的青年,把被血染红的手背到身后,扯出满脸虚伪的笑容     “要和姐姐一起玩吗?弟弟...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 #五条悟 #
酸涩:“说五条悟和?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归为弱者,五条悟被...
×】不渡我 # #×
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他抽|烟喝酒|架一样不落,竟然还能得个好学生的名声。高专第一学期他无数次和我们三个一起出去|混,终于有一次被夜蛾逮个正着。当时是半夜十二点,我们四个一身酒气往走,拖着喝...
】他只是关上了窗 # #× #× #悟 #五条悟×
,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结束的时候天色还早,两个老师眼里的优等生相视一笑当即决定开溜。高专的时候天色很晚,已经锁了大门。高专里禁止私自使用灵,于是他蹲下,左手拍拍他肩膀,“来。”   “干嘛?”...
】当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陪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慢性死亡 #
。”       (五)     美美子和菜菜子叽叽喳喳的对说今天她们同大人去的地方,看起来很高兴,她们确实是把当作了同伴。     只想掐死她们。     不止她们,包括所有人,的老的少的普通人...
】总之就是非常无语 # #五条悟 #狗卷棘 # #x
。   “……她真的知道硝子问的‘喜欢’是哪种吗?”倚着墙,细长上挑的眼睛看天空。   五条悟没接话,手指在手机上飞速字。   “好~!发送完成!”   “?发送什么?”   白发的高大男生把脸...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 #骨忧太
原作者:月兔   内含:五条悟          骨忧太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五条悟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家的家主,出生即是六眼的天选之子。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拯救世界...
[][]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雨荷...
X】 再回首 # #x #BG
地大呼小叫。“别闹。”一个熟悉得几乎被我刻在大脑皮层上的声音响起。   这我看清了,就算样子稍有不同,他也绝对是我的人渣前男友。“把话给我说清楚!去哪儿了!还想不想和我好了!”我拔地而起...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啊。   三只灵。   跑遍了整个高专,甚至拜托了悟和硝子才在一个楼梯间里找到了的气其实已经消的差不多了,不过看见他之后还是有点叛逆心理,想要再多任性一些时间。孩子的一点点私心罢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