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电锯人】太妃糖与万宝路与学姐 #咒术回战乙女向 #早川秋 #伏黑惠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伏黑惠×妹×早川秋的奇怪三角

*想要一次性两个好男人并没有什么错,谁不想同时拥有年下+年上呢(×

*ooc预警,纯脑洞不需要逻辑

 

_

 

“我叫北岛爱理,是咒术高专的二年级生。”咒力消耗殆尽的少女捂着右臂的伤口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粘稠的血从她弯起的嘴角挂下。

 

她蹒跚着走近他,笑得无知无觉:“下了班以后和我一起去约会怎么样?”

 

下一秒,早川秋看见恶魔扭曲的触手贯穿她的胸口,血飞溅了他一脸。

 

  _

 

「我订了一盒太妃糖,拜托惠帮我拿一下,你可以吃最上面那层巧克力流心的哦^_^」

 

发送时间是一小时以前。

 

彼时伏黑惠刚刚结束体术训练,老实说并不想帮人跑腿,但是他盯着发件人那一栏的“学姐”两个字停顿了五秒,最终还是回复了一句“知道了”,并提醒她做任务的时候要专心。

 

他拆开糖盒极富观赏意义的包装纸,将最上一层的太妃糖倒出来,数了数,只有十四个,和标签上的数字对不上号。他把挑出来的部分装进口袋,又留下一个,混进盒子的其他口味里,一模一样的包装纸,如果不仔细查看,也发现不了区别。莫名地,伏黑惠很想看北岛爱理吃到意料之外的讨厌口味时,下意识吐舌头的样子。

 

于是他端着糖盒等,却只等到了公安警车刺耳的鸣笛声。穿着制服的国家公职人员从车上下来,嘈杂的人声让他听不清具体的谈话内容,有那么一瞬间伏黑惠以为自己闯入了什么刑侦剧的拍摄现场。一个站在车前的黑发男公关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过头和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一路小跑来到他面前。

 

扎着小辫子的黑发男人问道:“你是咒术高专的学生?”

 

伏黑惠点了点头,一种不妙的预感像蛇一样阴冷地爬上他的脊梁。

 

“我是公安特异对魔4课的早川秋,”他向伏黑惠出示了皮夹里的证件,“公安恶魔猎人和咒术高专联合初次行动中,一级咒术师北岛爱理遭受瘟疫恶魔重创,目前未脱离生命危险。”

 

早川秋停顿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牌状物件,递给了他:“如果可以的话,拜托你帮我把这个还给她。”

 

那是北岛爱理的学生证。证件上的照片从下巴往上开始被血污去,但是少女嘴角标志性的微笑并未因此褪去半分颜色,嘴唇仿佛正欲上下开合,说出调笑的话来。

 

糖盒从手中翻倒,咸水、牛奶、花生口味的太妃糖散落一地。

 

在转身奔离的那一刻,伏黑惠竟然还思考了一秒要不要捡起来。

 

   _

 

“所以说啊,家入老师是全体咒术师的福音,”嚼着饭团的北岛爱理含糊不清地说,“恶魔和咒灵的分界线看似模糊,实际差别还是蛮大的,如果遭受的不是物理攻击的话,我这会儿大概已经躺在太平间里了。”

 

她抚上右眼的纱布:“时代真是变了啊,但御三家的那些老头子们……不指望他们能有什么与时俱进的精神了。嘛,算了,反正现在公安向高专递出橄榄枝当然是好事——对了,惠,五条老师那边怎么说?”

 

正在削苹果的伏黑惠抬眸答道:“不清楚,他在和领头的那个女公安交涉。”

 

“就算是五条老师,在这种事情上应该还是会可靠的啦。”她不在意地摆摆手,接着话锋一转,闲聊似的问:“惠,你的式神里有狐狸吗?而且是红色的那种。”

 

她翘起右手的食指和小指,将中指和无名指捻在大拇指上,凑到他跟前:“吭。”

 

“就像这样的狐狸,有吗?”

 

伏黑惠不自觉将身体后倾,微偏过头躲开她的目光,“……没有。”

 

“啊,是吗。”北岛爱理似乎有点失望。

 

他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将盘子里的切好的苹果推过去,又突然想起来件事,把口袋里的学生证掏出来还给了她。

 

她惊讶地挑眉:“诶,你在哪里捡到这个的?”

 

“是一个叫做早川秋的男公安给我的。”

 

“哦,他啊,”北岛爱理笑起来,唇边扬起的弧度有些失真,“说起来,他也有东西落在我这啊。”

 

她望向挂在床头的黑色制服外套。由于缺少和恶魔战斗经验,北岛爱理吃了很大的亏,胸口被捅穿的那一瞬间,她几乎感到自己的内脏流了出来,校服也早就变得破破烂烂的好像穿了一身铜钱。模糊的视线中簇拥过来许多人,早川秋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身上。

 

北岛爱理伸手取过那件外套,口袋里掉出一包被压得有些皱巴巴的万宝路香烟。她将烟拾起,抽了一根出来,然后转头问:“惠,你会抽烟吗?”

 

伏黑惠摇了摇头。

 

“也是呢,惠可是好孩子,”她平举着那根香烟,像观察蝴蝶标本一样地观察它,“那,要一起试一下吗?”

 

原则上来说未成年不应该抽烟,原则上来说不应该随意使用别人的东西,但是伏黑惠不习惯拒绝北岛爱理。

 

于是他便掏出手机开始谷歌第一次抽烟的注意事项、香烟的主要成分、大众香烟价格,以及染上烟瘾后该如何戒烟等问题。词条不断叠加,两个人凑在一起看了半天的“每年死于肺癌及尼古丁中毒的人数统计”,抽烟计划最终因没有打火机而夭折。

 

北岛爱理把烟盒里的香烟一根根抽出来,又一根根塞回去,循环往复,乐此不疲。她说:“等到下次约会的时候再还给他吧。”

 

伏黑惠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约会?和那个男公安?”

 

“是啊,”北岛爱理脸上的笑容并不比平时多出半点特别,“好想快点见到他啊。”

 

  _

 

“能一拳把我打倒的话,我就和你约会,怎么样?”

 

被五条悟抓来帮伏黑惠做体术指导的北岛爱理,对初次见面的学弟如是说道。

 

她单手打开一罐橘子汽水,漫不经心的态度,更让人在意这句话究竟是挑衅,还是一种暗暗的奚落,亦或者真的就是一个邀请,再简单不过的疑问句。

 

跌坐在地上不断喘气的伏黑惠抬头看向她,感到自己额头上有一滴汗水正从眉心开始,顺着鼻梁往下滑,最终停在鼻尖处,摇摇欲坠。那个夏天蝉像是疯掉了一样的叫,叫得他的脑子嗡嗡直响。他满脸燥热的红,在那个语境下显得好像在为她的话感到害羞似的。好热,他干渴的喉咙锁紧,她为什么要在他面前喝汽水。

 

最终伏黑惠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捋袖揎拳的那一瞬间,他猛然想到,啊,这么全力以赴的样子,不就显得我超想和她约会一样吗?

 

但是北岛爱理再一次毫不费力地把他撂倒在地,连手里的汽水都没有洒出来一滴。

 

她闲庭信步地走到他身旁,弯腰俯视着他,脖子上的挂坠从衣领间露下来,伏黑惠险些以为那蓝色的星星会砸到他脸上。她笑着说:“没什么干劲呢,是因为我魅力不够吗?”

 

这一句绝对是奚落。他咬紧牙关,从心底升起一种难言的窘魄和莫名其妙的羞赧。

 

北岛爱理蹲下来,将手里的汽水罐倾斜过一个角度,橘子味的碳酸饮料落在他干裂的嘴唇上。伏黑惠下意识地张嘴去接,但大部分都顺着他的下巴滑进了衣领里,甜丝丝,黏糊糊的。羞耻感在顷刻间被放大,他反应过来,忍无可忍地抬手拍翻了她手里的汽水。

 

“嗯?讨厌橘子味的汽水吗?”她的语气听起来仿佛真的是为此感到疑惑。

 

伏黑惠与她对视了半晌,最终回答:

 

“不讨厌汽水。讨厌学姐。”

 

北岛爱理闻言一点也不恼,反而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红色卷发的少女盘腿席地而坐,托着下巴看他,一双明亮的眼睛像高高挂起的灯笼:“加油啊学弟,你可是我的type哦。”还附带了一个wink。

 

  _

 

“爱理那家伙经常动不动就对别人发出约会邀请,你不用太在意。”后来听说了这件事的禅院真希拍拍伏黑惠的肩膀,劝他放宽心。

 

“鲑鱼鲑鱼。”一旁的狗卷棘连连点头,似乎感同身受。

 

“该怎么说呢,总之爱理她就是那种性格啦,跟她变熟以后你就懂了。”这是panda前辈的说法。

 

不过伏黑惠真正形象地明白这一点,还得是后来北岛爱理笑眯眯地对着虎杖悠仁说“悠仁君,给我表演一下一跳三层楼的高度我就和你约会哦”(后者的回答是:“这种事学姐不用和我约会我也可以表演的啦。”),在钉崎野蔷薇用剪刀腿利落地制服了一个抢劫犯的时候吹起口哨:“ Nice catch!野蔷薇,有机会请务必也这样夹我一下哦!”

 

这么看来北岛爱理似乎是个轻浮的人。但是很奇特的,她能对其他人表现的轻快随意,可一旦对方被划进朋友的范畴,她反而不会像以前那样频繁地打趣了。至少约会之类的说法伏黑惠以及很久没有听她说过了。

 

是存在那种人的吧,所谓的外热内冷。在京都姐妹校交流会上,面对意料之外的不速之客、实力远超他们的特级咒灵,伏黑惠发现,当北岛爱理敛起笑容的时候,她的嘴角其实是自然向下撇的,眉形也很锋利,像两把柳叶刀。

 

她偏头向地上啐了一口血沫,打断那个咒灵关于守护这个星球的言论:“唧唧歪歪一大堆真是烦死了,这种话你去跟世界环保组织的人说啊?”

 

北岛爱理举起手中的刀,上挑的眼尾布满戾气:“我可是咒术师,我的任务就是把你砍成七七四十九块。”

 

咒术师呢,都是一群疯子。

 

所谓年少时的心动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_

 

“五条老师,我递交给你的《恶魔猎人与咒术师全面合作的利与弊》是被你拿去盖泡面了吗?”

 

“这怎么可能,”戴着眼罩的白发男子矢口否认,“老师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吗?我当然是有好好看过,写的很棒哦,建议出书。”

 

北岛爱理左眼写着“我不相信”,右眼写着“你在放屁”,思量了半天最后也只能得出她不能把五条悟怎么样的结论,她只好忍辱负重地问:“那么公安那边意下如何呢?”

 

五条悟“啊唔呃哦”嘟囔了半天拟声词,然后亮起恍然大悟的灯泡:“哎呀,我似乎忘记告诉公安这件事了呢。那天那个女公安说希望观摩我们祓除咒灵也还没给回应,不会以为我们不想合作吧?真伤脑筋。”

 

北岛爱理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原来如此,那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改天再会吧,五条老师。”

 

离开时候超用力地合上了门,那响声听起来就像扇了谁一个耳光。

 

五条悟咋咋舌,感叹道:“恋爱中的女子高中生真是执着啊,你说是吧,惠?”

 

伏黑惠走到他跟前,面无表情地抽出他压在便当盒底下的一沓文件,黑色加粗的标题和方才北岛爱理所说的一字不差,有一两个字还被染上了油污。

 

他唾弃道:“真差劲。”

 

五条悟闻言立刻叫起来:“我都这可是为了你啊惠,你怎么不懂我的一片苦心呢?”

 

伏黑惠反驳:“我没有叫你拿学姐的企划案去垫便当。”

 

“等到你的学姐和别人双宿双飞的时候,你可不要偷偷哭鼻子哦。”

 

伏黑惠闻言沉默了下来,他垂眸看向自己的鞋尖,良久,抬头缓缓说道:“她喜欢谁,就理应和谁在一起,与我不相干。”

 

五条悟捂住耳朵,夸张地打了个寒颤:“能不要说这种晨间剧男二号的台词吗?”

 

伏黑惠咬住下唇,觉得自己找了个全天下最烂的对象来做恋爱相谈。

 

五条悟在转椅上悠悠转了个圈,低低地笑起来:“惠,你要知道,错过某样东西时候,安慰自己说‘反正本来也不属于我’——是没用的哦。”

 

  _

 

“不好看。”

 

这是早川秋对北岛爱理的新发型的唯一评价。

 

后者摸着自己额前被染成橙粉色、新剪的齐刘海,不高兴地鼓起脸:“你知道一个天然卷要下多大决心才能把头发拉直吗?”

 

早川秋的目光落到她软顺的发顶,依旧觉得还是她原来的发色更好看些,像一簇升腾摇曳的火。他把视线移开,自顾自地往前走:“我没有要求你那么做。”

 

少女叹了口气,把手背在身后,十指搅来搅去,跟在他身后三两步的距离:“还以为你会喜欢呢。”

 

她加快脚步跟他并肩而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呐,你知道吗,上帝死了哦。”

 

跟不上她思路的男公安皱起眉,只能干巴巴地答一句:“我是无神论者。”

 

北岛爱理很惊讶:“不是说日本人都是些狂热的宗教份子吗?”

 

“自己也是日本人就别搞这种刻板印象。”

 

“但是我说真的哦,”她不依不饶地坚持这个话题,“上帝真的死了。”

 

早川秋环视四周,查看有没有恶魔出现,随口接住她的话:“哦,是吗,你从谁那里听说的?”

 

“尼采。”

 

他的脚步停住了。

 

北岛爱理还是用那种会让人联想到当季水果的笑容看着他,让他回忆起她带给他的、那让人印象深刻的初见。鲜活的生命在他的面前被摧毁,她甜美的脸颊定格,如果她真的死在那个时候,早川秋大概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笑容。也许吊桥效应还是有点用的。

 

“但是尼采也死了。”

最后他说。

 

她的嘴角有一瞬间垮了下去,表情前所未有的沉静。早川秋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一种无,不是虚无主义,不是佛教和道家上的无,而是数学上的无,零分。

 

她说:“和我约会吧,早川秋。”

 

“我现在在工作。”他后退一步。

 

“公费约会岂不快哉?”她向前一步。

 

“北岛,我必须得提醒你,你提出的做公安恶魔猎人的长期合作交流对像的申请,被你的老师驳回了。”

 

她歪头:“所以呢?”

 

早川秋正色:“所以你这几天一直在逃课,出勤率会不够的。”

 

“你担心我呀?”

 

“不要偷换概念。”

 

“为什么不跟我约会?”

 

“我没有那么闲。”

 

“因为是我,所以不行吗?”

 

“任何人都不行。”

 

北岛爱理不再说话,直勾勾地看着他,沉默像要把他们两个压死。当她重新笑起来的时候,早川秋不自觉松了口气。

 

“我上次说你的万宝路香烟被我抽掉了,其实是骗你的,我根本不会抽烟,”她眨着狡黠的眼睛,“你能教教我吗?”

 

他说:“这个年纪就开始抽烟的话,骨头会烂掉的。”

 

她踢了一下路边的石子,十分不满:“嘁,连这个都要拒绝我。”

 

北岛爱理掏出口袋里的烟盒,抛给了他,然后潇洒利落地挥手转身离开:“如果二十岁开始就每天一根烟,三十岁就会死于肺癌的。我不学抽烟,你也快点戒掉吧。”

 

早川秋看着手中熟悉的万宝路Logo,却发现里面连半根烟都没有,满满当当塞的都是些太妃糖。

 

  _

 

“我说……那边那个,是北岛学姐没错吧?”被钉崎野蔷薇抓来当拎包工具人的虎杖悠仁指了指长椅旁边的女人。

 

“诶?真的啊,她换了发型,背影差点认不出来啊。”钉崎野蔷薇循声望去。

 

伏黑惠最先走过去,北岛爱理正领着一塑料袋的啤酒,对着广告牌上代言烧酒女明星嘟囔着:“啊,你也一个人大晚上出来喝酒啊,看来你的男人也是个绝情的人呢。”

 

“……学姐,”伏黑惠拉住她的胳膊,“走吧。”

 

“惠?你怎么在这……啊,悠仁和野蔷薇也在啊,要不要一起喝点啊。”

 

伏黑惠转头向同行的伙伴示意:“你们先去玩吧,我送她回去。”然后就拉着神志不清的北岛爱理离开了。

 

虎杖: “咦?不是说好待会一起去唱歌……嘶、钉崎你干嘛啦!”

 

“啧,笨蛋,”高情商lady钉崎野蔷薇收回拳头,轻哼一声,“嘛,算了,今天就便宜那小子一回。”

 

_

 

伏黑惠一手牵着北岛爱理,一手打开手机开始搜索附近的的士。

 

少女很自然地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从这里打车回学校很贵哦。”

 

他放缓了呼吸,解释道:“但是学姐喝醉了,晚上一个人呆在外面很危险。”

 

她笑起来,胸口起起伏伏不停颤动:“其实我没有醉啦,就是想试试看而已。”

 

伏黑惠诧异地回头,发现她眼里是一片清明。

 

她说:“现在还要牵着我的手吗?”

 

他一愣,连忙放开了,从耳朵一路烧到脖子根,欲盖弥彰地转移话题:“试……试什么?”

 

北岛爱理向前走几步,依旧是熟悉的语调:“试试看会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醉醺醺的被他捡到,带回家呀。”

 

“但是来捡我的人是惠。”

 

伏黑惠不自觉攥紧了衣角。

 

“哎,思春期真是甜美而又苦涩,好想要谈一次恋爱轻喜剧啊。惠,你以后要是有了喜欢的人,可别像我一样这么轻易的放弃哦。”

 

他攥紧的衣角松开了,抬手拢了拢自己的衣领,说:“不会放弃的。”

 

“嗯,加油加油。”她沿着石块的缝隙走着直线。

 

伏黑惠逐步的与她并肩同行:“学姐,把发型换回来吧。”

 

她立刻露出凄楚的表情:“惠也觉得不好看吗?”

 

“好看,” 他说,“但是,不像你。”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她轻轻地笑着,“对了,你还有太妃糖吗?”

 

伏黑惠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摊开掌心,上面趴着的是最后一块。

 

“巧克力流心的?”

 

“巧克力流心的。”

 

她皱着眉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过来,撕开包装纸,丢进嘴里。

 

“唔,也没有想象中的讨厌嘛。”最后她说。

】如果我变成回忆 #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后腿,更重要的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的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师,怕死真的很丢人吧。”你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的首先想到的...
电锯】恶魔猎人会梦到师吗?2.0 # #电锯
by/ Moonlight   *《》和《电锯》的梦幻联动   【6】   ——“前辈有家吗?” ——“血缘关系意义上的家没有哦。” ——“朋友呢?” ——“唔,我有一个灵魂挚友,他陪...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骨忧 #夏油杰 # #虎杖悠仁
双翅。   虽然想着令毛骨悚然的事情,但是骨却对你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你挠了挠发热的脸颊,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没出息。     08 你躺在高专医务室的床上。   就算有特级骨忧在,为了...
】被分手之后我进了高专 #
原作者:YUKISS光尘   *第一称的单人 *破镜重圆梗/6k+ *原作背景       我被单方面的分手了,在交往的第二个月。     还记得那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气温自然是凉的...
】让他堕落吧 #梦 #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
我杀了他们吧,忧。”       0%     他知道你和五条还有骨的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你     你当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你更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 #五条悟 #七海建 #夏油杰
原作者:柚木   又名《你们都是双向的暗恋,但依旧单身》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 ※第二称,四篇风格都不一样,难了。  前提...
×你】初中大哥竟是我后辈 #
原作者:Karma   单人 私设主天赋好但心存疑虑 五条老师送助攻主后期疯批 初中的大哥高中竟是我后辈文学 喜欢无谓对错  遵从本心就好。 因为世界上多不对的规则了,比如男男是错...
」明明就. #
喃喃自语:“,你将来一定是个特级师中最厉害的那个。”你一定、一定会拯救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因为你是一个如此之好的。其他发现不了你的温柔,所以才会有着偏见。但,你一定要好好的,要好...
X你】是前任也是现任 # #男神X你
原作者:YUKISS光尘   *单人。 *想看的产物。 *全文9k+。       “我们分手吧。”     思考了好几天,你才终于将这句真心话点击了发送。     和分手是你上次他...
】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 #五条悟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竟然有些感动?呜呜呜哥!不对。呜呜呜!   骨忧在国外,不定时消息见谅):   【叔叔最近在出差,带了一些国外的特产】   【是一点心意,希望下次见面您能喜欢】   【图片...
x你】可以喜欢你吗, #
,再侧头看你,分明在故意等你,好像是个温柔的。   2.假装情侣 你可算是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当然你还别有用意,毕竟你想过平静的高专生活。 你搜索了一下有关的消息,是学校的不良,但是他的风评...
征募灰姑娘(/梦) 骨,狗卷,,虎杖,宿傩,五条悟 ●
?   表白是神圣的,所以必须一对一。你觉得有理,虽然被围成圈异口同声表白看上去一点也不神圣,反而像是在认大哥。   但看在冷矜如,傲气如五条悟,忙碌如骨忧等都到场,你收敛不正经的态度,老老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