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啊,荒野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意义不明的ooc自由混沌文学罢了

*很微妙的乙女要素

*标题取自苏打的同名电影,但是和电影没半毛钱关系

 

   _

 

我以前有过写日记的习惯。

 

注意,我用了“以前”和“有过”这两个词,说明是过去式,很严谨。但不太严谨的是“习惯”,我一共只写了三篇日记,所以大概不能说是习惯。

 

日记内容如下:

 

第一篇

 

2006年3月15日      晴

 

从今天开始我要写日记。

 

第二篇

 

2006年3月16日      晴

 

早上起床的时候突然很想吃火锅。然后刷牙时发现自己长了个溃疡。真烦。

 

第三篇

 

2006年3月17日     阴

 

昨天五条悟当众读了我的日记,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不写了。

 

五条悟读的就是我长溃疡的那一篇。我觉得他很过分。没有什么行为比偷看JK的日记更加卑鄙了,如果有,那就是看完了还当众大声读出来。

 

“有谁会把日记大咧咧地摆在课桌上啊?”五条悟很不服。

 

好像确实是这样,责任也不全在他。转念一想,我准备高贵地原谅他,如果他没有叫上硝子和夏油杰一起去火锅的话。我气死了,气得骂遍五条悟家族谱,骂得我口干舌燥,精疲力尽,最后浪费大好青春在宿舍睡了个回笼觉。

 

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不生气了,就算他们窝在我的宿舍里玩牌我也无所谓。我像往常一样跟硝子闲聊:“你知道吗硝子,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躺在床上看B级恐怖片,然后有一个性感的男人——大概有汤姆·克鲁斯那么性感——突然破门而入,他靠着门框说‘我要给你一个火辣的夜晚’。当时我就没把持住,想试试看他说的那个夜晚到底有多火辣,然后他就掏出一把枪塞进我的嘴里,扣动扳机,血喷了两米。”

 

“……所以呢?”硝子停顿了三秒,确定我没有下文了之后才问出这么一句。

 

“所以汤姆·克鲁斯真是太他妈帅了。”我总结道。

 

五条悟丢下一对红桃,冰蓝色的眼珠透过墨镜,自下往上望过来。他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翻了个白眼给他:“思春期少女的甜蜜心事你这种DK怎么会懂呢?”

 

“见鬼的甜蜜心事。”他很夸张地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没有注意到夏油杰偷偷摸走了一张牌。

 

“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伴随着阴谋和杀戮的血之恋物语,这难道不浪漫吗?”我做捧心状。

 

硝子点点头:“挺浪漫的。”

 

夏油杰撂下手里的牌:“是挺浪漫的。悟,你输了。”

 

五条悟看了看我们,骂了一句脏话。

 

_

 

其实我并不讨厌五条悟。虽然他给了我很多讨厌他的理由,但是我真的不讨厌他。

 

都说这个年纪的少年往往愤世嫉俗,自傲自负,在看过这个世界的背面之前就断定它是满目疮痍的。可十六岁时的我不讨厌任何人,我觉得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的,都美,都好,都可以爱。

 

硝子说我这并非博爱或仁爱,而是一种虚无主义,但五条悟对此嗤之以鼻。他抓着丑恶的咒灵递到我面前,说这世界的烂疮不就在你眼前吗?我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靠这个吃饭。

 

五条悟像是那种天生反骨的人,他浑身上下都跳动着不安分因子,如果不是咒术师,也许将来还会去玩乐队,视觉系摇滚。他跟我不一样,我是一个怎样都好的人。他很强,也很狂傲,好像无所不能。但是在某一瞬间,我看着他,突然想到,五条悟有一天会死的。

 

咒术师很少有能获得自然死亡殊荣的,但如果是五条悟的话,也许可以。那么假设他能活到七十岁,啊不,还是八十岁吧。假设他能活到八十岁的话,那就是2070年。唔,听起来好远,人一辈子能活那么久的吗?那个时候就算是五条悟也会变得满脸皱纹,患上骨质疏松,每天只能懒洋洋地躺在轮椅上晒太阳了吧?可是好奇怪,根本没法想象他那个样子,也根本没办法想象他老。

 

那天我们逃了理论课跑去歌舞伎町玩,五条悟和夏油杰没过多久就撇下我们去看街头嬉皮士了,我和硝子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地看人喷绘。硝子抽着烟,突然说道:“我好讨厌平成。”我点点头说我也一样,毕竟昭和有那么多美女,停顿一下,又说不过我好喜欢椎名林檎哦,好希望她能嫁给我。

 

硝子笑了。她那时候还留着短发,黑眼圈远没有那么重,烟刚开始抽,偶尔喝点啤酒。她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泪痣跟着颤抖,其实在我眼里硝子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昭和风美人。

 

玩喷绘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浑身上下唯一不招我喜欢的大概就是他的小胡子。不明白为什么艺术家总要留胡子。当他喷完一罐红漆转过头的时候,我飞了一个媚眼给他。他那略长的金发垂下一绺,脸上很快地划过惊讶的表情。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确实很后悔,因为我意识到我刚刚其实抛了一个拍大头贴时、对摄像头专用的媚眼,还是女学生的表情,并不真的十分浪荡。

 

想象中自渎的快感并没有到来,我觉得很没趣,遂拉着硝子要走,但是那个金发男人上来跟我说话,英文里夹着日语,从没觉得母语听起来这样刺耳。我没有理他,转身离开,他把名片塞进我的口袋里,在身后对我做着call me的动作。

 

硝子问我怎么了。怎么了?他想骗我去援交啊干!我本来想这么说的,但又一想女孩子说援交是不是不太好,于是就对着硝子飞了个媚眼,然后问她:“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硝子张了张嘴,沉默了一会儿,说:“他找你去做援交啊?”我点点头,硝子拉着我快步走远了。她小声嘟囔着:“我说你最近是不是有点那什么……荷尔蒙分泌过盛了?”

 

我恍然大悟:“你意思是说我思春了?”硝子不置可否。她这么一说我又想起那个梦,那个梦昭示了我似乎渴望背德的爱恋,事实上,我最近发现我在暴怒的状态下性致高涨。从那天往后我就开始做奇怪梦,梦里我和不同的人拥吻,男人女人,大多数时候他们是硝子、五条悟和夏油杰,没办法,谁叫我跟他们最熟,当然偶尔也梦到那个金发男。

 

我当然分得清梦境和现实,现实里我只想娶椎名林檎。所以把梦境变成现实的人不是我。说起来这实在是一件很离谱的事。那天是我和五条悟一起出的任务,结束以后当然不可能乖乖回学校,五条悟带着我去了一个地下酒吧,见鬼的,他原来真的玩得转乐队。后来我喝了不少酒,只记得气氛很好,我上去唱了一首《歌舞伎町の女王》,结束时直挺挺地仰躺下去,人们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接住我。玩到大约晚上八点左右,五条悟拉我到门口吹冷风清醒清醒,他冷不丁地问我:“你口腔溃疡好了没?”

 

我说早就好了,你问这个干嘛,你也长溃疡啊?他没回答我,直接亲了上来。我吓傻了,真的吓傻了,有一瞬间我以为我在做梦。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我用力地推开了他,然后跑到旁边吐了个昏天黑地。我听见五条悟在身后很大声地骂了我两句。最后我是一个人回到宿舍的。

 

回到宿舍后我躺在床上,黑暗中感觉天花板长出无数只眼睛,在窥探着我。江户川乱步不是有个短篇小说叫《人间椅子》么,惊悚就惊悚这里,平时坐惯了的椅子里居然藏着个人,细节上出其不意的恐怖。闭上眼睛,想到刚才那个吻,心底就升起那种恐怖来。五条悟干嘛要亲我?他可是一滴酒没喝,清醒得不得了。那他是喜欢我?哈哈,我真要笑了,这种感情如果是爱的话不就太恶心了吗?他喜欢我什么。

 

我翻过身,平躺在床上,想到五条悟的吻,想到硝子昂着头吐烟丝,我放在小腹上的手开始往下伸。女孩子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我迷迷糊糊地想。他喜欢我什么。

 

第二天早上我从床上醒过来时,感觉下身黏糊糊的,面对生理期的突然提前我理解了硝子的那句“荷尔蒙分泌过盛”,于是只能打盆水在房间里洗内裤。忍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我突然听到收音机里播放了艾里克·纳梅斯尼克去世的消息。

 

我还活着,即使不过在洗内裤。我突然这样想道。

 

这个想法出现的那一瞬间,我立刻又想到其实我迟早要死,大家都要死,硝子也好,五条悟也好,所有人终有一天会死的。

 

我扔下手里的内裤,站到镜子面前,脱掉了自己了上衣。我看起来十足的年轻。但是将来我的皮肤会松弛,胸部会下垂,眼角会冒出皱纹,我会渐渐变成一个乏味的老女人。“乏味”和“老”听起来似乎还是“老”更可怕一点。他喜欢我什么。

 

我套上衣服,推开门走到走廊上,蹲在地上用红色的油画棒写道:我的心灵如荒野般贫瘠。

 

后来五条悟把这话划掉了,改成了“你的大脑如荒野般贫瘠”。

【伏黑惠×你】初中大哥竟是我后辈 #
原作者:Karma   伏黑惠单人 私设主天赋好但心存疑虑 五条老师送助攻主后期疯批 初中的大哥高中竟是我后辈文学 喜欢无谓对错  遵从本心就好。 因为世界上太多不对的规则了,比如男男是错...
【五条悟×你】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是谁!!! # #男神×你
条悟背对着我好像已经睡着了发出了大声的呼吸声。我知道他没睡着呢,他自己不知道他睡着的时候呼吸声不像常人一样很大声而是几乎没有声音,大概是当师养成的习惯。   但是我不能露馅,我得让他以为我觉得他...
【五条悟】金丝雀 # #男神×你
。 可能ooc,抱歉。 第一次写,我的手她不受控制QAQ...
[]与什么东西有关的*夏油倾向
原作者:苍の鼠   * *夏油倾向 *ooc  雷  捏造注意 *随笔的一些点子 *过几天什么日子懂得都懂好吧 以上OK?     【汁粉】   “说到汁粉的话就是那个了吧。” “嗯嗯...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男神×你● 五条悟
原作者:めぐみ⍤⃝   《攻略游戏上线~ 娜娜酱主播手把手带你如何攻略你心动的他~ 818那个披着游戏皮结果却是热血黑泥的游戏 jjxx你没有心           “嗯…各位好...
】你觉得我不会做么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五条悟 #七海建人
长记性。 ” “……???”这还会玩脱的么?   ps:昨天用这个梗写过海贼。bg战士头一次搞,先让我摸几个段子找找手感(●• ̀ω•́ )✧...
[][夏油杰]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 *ooc *第三人称 *夏油杰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夏油杰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夏雨荷...
】去他妈的命运 # #五条悟
的世界。   你一边激情辱骂那个神神叨叨的什么破剧情神,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一抬头就看到一张好看到过分的脸。   完蛋,是DK悟。   看时,你就被五条老师蛊的神志不清,而了解了一些...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 #五条悟 #夏油杰
  “前辈您好,我是这次来采访您的小泽。”眼前的姑娘明显是刚毕业的年纪,拘束地站在我房门口。现在的界今非昔比,只有三位特级师,黑白两方的天平已经发生了倾斜。相比骨忧太和九十九由基,我应该是在...
[][狗卷]坏女人●
存在。 “海……海带……” 这是有事还是没事…… 似乎是发现我不清楚他的意思,他双手交叉然后摇头。 哦,那应该就是没事的意思。 于是我就和他说了我的灵操碳是我的灵,我把它放在天台防止有人会...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是谁在装B #骨忧太x你
骨每个月都会有一段固定的时间低血糖和身体不适。   眼前的灵瞬间被一分为二,骨忧太流畅收刀入鞘,你甚至没看清楚他拔刀的动作。你一肚子的彩虹屁正准备好鼓吹骨,走近时他突然你方向倾倒...
】五次狗卷棘想要告白,一次他成功了(下) #
颜色嘛?我也觉得挺好看的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淡淡的金色,但是好特殊——” 你他展示着自己的,心情颇好。   是光的颜色。 狗卷棘这么想着。 好想说喜欢,大声喊出你的名字然后附上掷地有声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