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拳】我的利贺田 #利贺田×奈奈特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cp:利贺田×奈奈特

*我磕的cp都冷

*话说这对到底是GL还是BG(挠头)

 

 _

 

奈奈特在雪地里睁开眼。

 

铅灰色的天空飘落下雪花,在她的脸上融化,被寒风一吹,像泪痕一样凉在她脸上。

 

这样下去会死的。她想。

 

于是她试图支起身子,却发现半边身体已经被冻僵了,最终只能徒劳地倒回地上。躺在手边的相机还处于录像状态,她看见自己的脸被放映在屏幕上。相机成色很坏,她看起来像是快要断气,是利贺田所描述过的那种自杀的文艺片女主角的样子。

 

利贺田。啊,对了,利贺田。

 

奈奈特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为了拍些有趣的东西来挽留离开的利贺田,才会来到这里的。她突然有了力量,挣扎着坐起来,查看相机所拍摄到的内容。

 

可是,没有。除了连绵的雪山和灰蒙蒙的天空以外,什么都没有,连只鸟都没有。这样的话,利贺田怎么会高兴的起来啊?她泄气地塌下肩膀,把手中的相机狠惯在雪地上,眼眶里涌出热流。但是转念一想,相机还留在她这里,就算利贺田不想拍什么火焰人的电影了,她也不可能不带上相机就这样走掉吧?奈奈特回过神来,连忙捡起相机,查看是否摔坏,还好,只是快没电了而已。

 

她破涕为笑,抬手擦擦脸上的泪水,继续向前走去。黎明时分利贺田离开时,睡梦中的奈奈特似有所感一般地睁开了眼,她依稀记得利贺田好像回过头来与她对视了,眼神冰冷的仿佛是在注视一具尸体。但是无论如何,奈奈特都坚信着她能把利贺田给找回来,坚信利贺田会回到她身边。

 

那时候还不知道竟是永诀。

 

_

 

因为一个叫做冰之魔女的祝福者,世界被终年不化的雪覆盖,饥饿与寒冷使人们变得疯狂。从奈奈特出生起,世界上的人就被划分为两种:使用的人和被使用的人、能够取暖的人和冻死的人、人和薪柴。

 

毫无疑问奈奈特是后一种,她不是人,她是薪柴,是连和贝西姆德鲁克的公狗交配的资格都没有的薪柴。

 

那天在贝西姆德鲁克的电车上,如果没有利贺田,奈奈特就会被那群士兵凌辱致死。她拼命哭喊着求利贺田救救她,但是对方充耳不闻,举着摄像机兴致勃勃地鼓动着施暴者,直到她崩溃地喊出那句“我什么都听你的!求你救救我!”,利贺田才回心转意。

 

她一定是一个恶劣到极点的人。奈奈特想。但是她到底救了她。

 

“你们将要为杀死无辜的士兵付出代价。”贝西姆德鲁克的祝福者说道。

 

“很可惜,他们全都有罪,他们犯下了强-奸这个少女的罪。”利贺田回答。

 

强-奸?那是什么罪?从来没有听说过。正如那个祝福者所辩驳的:“生殖行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神圣的。女人即使值得尊重,也注定无法和男人获得同样的地位。这是常识。”

 

是的,常识。在奈奈特活过的十几年里,从来没有听说过士兵强迫女人脱下她的衣服是一种罪。从来如此,便对吗?常识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砍下那个祝福者的头,在奈奈特看来只是一瞬间的事。利贺田很强,属于在祝福者里也强到离谱的类型。她举着相机的手直打颤,但是心里的想法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跟着她,我就能活。

 

于是她就成为了利贺田导演的御用摄影师,协助她拍摄一部名为《火焰人》的电影,主角是一个浑身燃烧着的男人。

 

和利贺田在一起就不用担心死亡,和阿格尼在一起就不用担心寒冷。在奈奈特看来这样的生活已经足够好了。后来阿格尼烧掉了贝西姆德鲁克,还成立了阿格尼教,被一群人当做神一样膜拜着,并且每天砍下自己的左半边脑袋给他们当做圣餐。

 

奈奈特曾经在碗里吃到过阿格尼的眼球。眼球浮在汤面上,好像阿格尼在看着她。她勉强吞下了眼珠,却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地呕吐起来。教徒们把他当做神明,所以才能心安理得地吃下他的脑子,并称之为神的馈赠。可是奈奈特不一样,她知道,阿格尼是人,不过是个可怜的人而已。

 

利贺田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开心。她偶尔会跟奈奈特抱怨,说阿格尼越来越不肯听她的了,区区演员竟然敢忤逆导演。在贝西姆德鲁克的时候还说要杀了她,可恶,杀了你哦!德玛也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了,连主角亲手血刃仇人的画面都没有一个,这算什么复仇电影啊?还以为起码可以达到《基督山伯爵》的程度,现在看来简直就是烂片!烂片!

 

奈奈特问她:“拍完电影以后利贺田要去干什么呢?”

 

利贺田无所谓地耸耸肩:“估计再来个二三十年这个世界也要完蛋了,反正电影都拍完了等死就好。我都活了三百年了。”

 

那我怎么办呢?我还不想死。奈奈特没有说出来,她只是提议道:“你可以再拍一部电影啊。”

 

利贺田反问:“上哪里再找一个这么好的素材给我拍啊?”

 

“可以拍利贺田你自己呀,”奈奈特说,“你活了那么久,一定有很多有趣的事可以拍吧。”

 

利贺田愣住了。她挠了挠头,说:“我的活的太久,关于自己事早就记不清了。”

 

她盯了奈奈特一会儿:“说起来你的发色和穿着都和我很像啊,要不就来拍你吧!”

 

“诶?我吗……??”

 

利贺田想一出是一出地用摄像机对准奈奈特:“好好,看镜头。现在你不是摄影小妹了,你是被主角从贝西姆德鲁克救出来的女奴隶,来说说你死里逃生的心得或是对主角的感激!电影里偶尔也需要这样的角色来增加观众对主角的喜爱嘛。”

 

奈奈特紧张地咽着口水:“啊、我……很感激利贺田救了我,如果没有她的话我现在已经……”

 

“停停停!”利贺田打断她,“在搞什么啊,为什么要说起我的事?你应该要感谢阿格尼才对!”

 

“啊?阿格尼确实也救过我,但是我还比较想感谢利贺田。”毕竟对阿格尼来说,被他所救下的人的感激,就好像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压得他透不过气,不是吗?

 

“我可不是主角啊。”

 

“但是利贺田救了我呀。”奈奈特回忆起利贺田和她说过的超级英雄电影,“这样的话,利贺田不算是Superman吗?”

 

利贺田看着她,很久都没有说话。

 

桑之所以那样锲而不舍地认为阿格尼是神明,是因为阿格尼救过他两次这么简单而已吗?那利贺田也救过她呀,这样的话,利贺田可以算做是奈奈特的神明吗?

 

不,还是算了。把利贺田叫做神明听起来也太奇怪了。

 

利贺田……还是就只是她的利贺田就好。

 

_

 

奈奈特唯一一次和利贺田吵架,是因为利贺田抽了她珍藏起来的香烟。那是用她故乡的烟土制作的,想等到成年以后再抽,是她的宝贝。

 

那天她一进门就看见利贺田坐在地上抽烟,地毯上敞着一方手帕,上面躺着三支香烟。本来应该有四支,少掉的那一支夹在利贺田的食指和中指之间。

 

那是我的东西!她说。奈奈特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会那么大。

 

利贺田瞪大了眼,很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像是奇怪她居然敢和自己大呼小叫的。利贺田没有任何歉意地说:“小屁孩抽什么烟?反正你也用不到。”

 

她当时是哭了吗?是哭了吧。她坐在地上,像个蛮不讲理的小孩一样抹眼泪,支支吾吾地说起自己被贝西姆德鲁克毁掉的家乡,哽咽出破碎的语句。利贺田看着她,好像突然间忘记了怎么说话,任由手中的香烟灰落在她盘起的腿上。

 

后来……后来呢?是怎么和好的呢?83岁的奈奈特躺在病床上努力地回忆着。

 

哦对,后来她跑了出去,跑了一段自以为很远的路,蜷缩成一团小声地哭。其实也并不是真的想走,就是耍个脾气,卖个自尊。她很快就后悔了,感觉自己会冻死在这里。她又不是阿格尼,她知道自己对利贺田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她真的知道吗?

 

有人从后面用鞋尖踢了她一下,她痛呼出声,回过头看见利贺田正站在身后。利贺田用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的别扭表情对她说:“快回去干活了,摄影小妹。”

 

她咬住下嘴唇,泪水在眼眶里转了一圈,连成一条晶莹的线。利贺田露出“糟了”和“烦死了”的表情:“是你自己说过你什么都听我的,什么都肯为我做的!不就是一支香烟吗?我又不是赔不起……你别把鼻涕蹭在我衣服上啊白痴!”

 

_

 

“您怎么哭了?”

 

被她取名为桑的阿格尼揩去她眼角的泪水,握住了她的手。奈奈特已经老得看不清他的脸,她感觉生命在她的体内被抽走。

 

奈奈特抬起枯骨般的手,抚摸着阿格尼的脸庞,无限慈爱。

 

我不该给这孩子取名为桑的。她不无遗憾地想。

 

_

 

奈奈特走进电影院的放映厅。她捧着双人份的爆米花,根据电影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有一双手快一步帮她放下了座椅,她抬眼看过去,利贺田就坐在她旁边。

 

“这是星球大战的新作哦。”利贺田说。

【鼓玲】爱情与面包 #听电波吧
by/ 素桑   《听电波吧》这也太冷了,忍不住自产自销一点东西 向全世界吹爆鼓玲小姐姐 本篇无cp,只是想写美玲吐槽恶臭男人 希望有一天吐槽功力能达到小姐姐十分之一   “怎么说...
[文アル][藤秋] 徳秋声は語らない
衝動朝島崎走過去,想著其實也只是隨手之勞啦,助人畢竟是好,然後聽到了他補述:「搆不到。」   「啊。嗯、嗯……嗯……不行,看來也搆不到。」踮起腳尖,嘗試了一會兒後有些無地,看向了島崎,「咦...
【国太】开学文——太难了。 #文豪野犬 #小说 #太宰治 #国木独步 #校园
。   四个字足矣完胜一切快乐源泉。   “啊呜呜国木君这就开学了啊不想上课你看这景色多么美好多适合自杀——”床上传来太宰·缩成一团·治哀怨。   得到是以理想为生活准则青年严肃有力回答,“你想都...
并没有名字2017典诞文 #aph #黑塔亚 #贝瓦尔德 #北欧组
by/ 菠萝味海水   人类设定,友情向,单纯无cp,拆了典芬心好痛 5000多字没有一点儿情节……大概也是很厉害。轻点儿打 调戏典聚聚真好玩儿。就当顺便给丹一块儿过了生日吧【雾   贝...
【hp乙女向】甜甜恋爱终于轮到了 #男神×你 #恋与hp #哈 #韦斯莱双子 #奥弗伍德
,哈·波。” 你点了点头,是那个风云人物。接着你介绍自己名字,他却摇了摇头,“认识你。知道你名字。” 你感到奇怪,但没有多想。送到教室后,你向他道谢。 他摆摆手说不用谢,留给你一个潇洒...
【火影乙女】碰眼睛 #斑 | 泉 | 止水×
原作者:大筒木沙织   斑   |  泉  |  止水×你 #火影忍者同人 #乙女向   斑   “吶斑,可以让碰碰你眼睛吗?”   “……別闹。”   “小气。”     泉   “吶吶泉...
【火影乙女】捞金鱼 #斑 | 泉 | 止水×
原作者:大筒木沙织   斑 | 泉 | 止水×你 #火影忍者乙女向 #宇智波泉 #同人 #宇智波斑 #宇智波止水 练笔作     斑   看向了被丟在地上一堆鱼网抱怨道:“啊呜…又失败了...
【文野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食物被发现后●文豪野犬乙女向●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太宰治●国木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
作―― 你偷偷来到了他平常最喜欢去那家咖喱店,想要知道让男人如此喜爱咖喱究竟是什么味道。 结果热气腾腾咖喱刚上来,还没来得及吃他就找过来了。 “就知道你会在这里,进门前预见到了。” 他在你...
【德拉科×你】命中注定爱你 #哈 #hp乙女
蹭了蹭你脖颈,"自由了,做女朋友吧。"   你这才知道他消失这几天到底在做些什么,你被巨大惊喜砸晕了头,"你……真的不和阿斯托亚结婚了?"   "只想和你结婚。"他亲了亲你脸蛋...
【雷狮生那个混蛋男友 #凹凸世界乙女向 #男神×你 #雷狮×
by/ 时亓在高中监狱   雷狮老大生日快乐! 雷狮×你   题目和正文无关系列。   正文:   [1]  雷狮走进包厢,晃动霓虹灯照他眼前一片五彩缤纷。  “恭喜Ray夺得本赛季第一!”门后...
【鬼灭乙女】若你问起,为何热泪盈眶。●鬼灭之刃乙女向●蝴蝶忍●富冈义勇●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男神×
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啊,我会先和弥豆子回一趟家乡,然后我们会和伊之助、善逸还有香乎他们一起去旅行游学,在接下来旅途中,一定遇见好事情。”   “听起来真不错呢。”你提了提嘴角,勾出...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橫光一] 炸豬排三明治
原作者:食頭記   朋友:好想看老師吃東西,織作吃關東煮或一吃炸豬排三明治給你選 :好 然後今天就超潦草生出了這篇 超級鬧...明明人家要是「一吃炸豬排三明治」結果又被亂搞偷渡藤秋到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