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姬野】整夜大雨 #电锯人 #秋姬野 #早川秋×姬野

sodasinei 2021-07-27

by/ Moonlight

 

CP:早川秋×姬野

*有捏造,有ooc,极度我流

 

“你喜欢玛奇玛哪里?”

 

“……她救过我。”

 

姬野笑了。早川秋以为她这笑里的意思是“这种事也能算是理由吗?”,但是他想错了,这笑就是很单纯的笑而已,拍大头贴时姬野前辈也会这样笑。

 

“挺好的嘛,有喜欢的人。”最后她说。

 

_

 

姬野每周固定要去早川秋家喝一次酒,剩下的几天里自己单独喝。她喝酒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小酌怡情之类的说法,要喝就一定会喝到醉。喝的地方也不挑,小酒馆、大排档、电车站旁的台阶……其中公交站台是她的最优选,她有一个绝技是喝得烂醉如泥后还能够准确搭乘上末班车,并且绝不会坐过站。

 

七月份,梅雨季。姬野像往常一样坐在公交站台的长椅上喝酒,她的右腿翘在左腿上,脚尖勾着高跟鞋,摇摇欲坠。迸溅的雨点打在她裸露的脚上,她感觉自己快被雨煮透了。

 

两小时里有四个人来跟她搭讪,雨停时,第五个人登场。那是一个纤细的年轻人,黑发黑眼,斯文俊秀,看起来似乎还没有成年。她托着脑袋,认真地盯着他开合的嘴唇,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最后他弯下腰来搀扶她,她顺势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差一点就要跟他一起走。但是又很快反应过来,她摆着手说:“不行,不行。我不是那种女人……”

 

他皱起眉,很不满意的样子,姬野听见他说:“前辈。”

 

她的眼一下子清明了,看着他的脸,突然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起来,那么熟悉。她笑了,挽上他的胳膊,顺从地把头靠上去:“什么啊,这不是秋吗?”

 

早川秋似乎比刚才更加不满了,他责怪道:“前辈刚才明明没认出来是我,却打算跟我一起走吗?”

 

她哼哼唧唧地没有答话,大半个身体都依偎着他,肌无力似的总要往下滑,东倒西歪地被他拖行了一路。早川秋略显吃力地搀扶着她,不小心踩到一个水洼,泥点子飞溅到两人的裤腿上。姬野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右脚上的高跟鞋被蹬到后方。他手疾眼快地扶住她,一双手正好环住她的腰,她则搂上他的脖子,下巴轻磕在他的肩膀上,早川秋能听见耳边传来她上下两排牙齿碰撞的脆响,以及一声小小的痛呼。

 

等到她站定了,他才松开圈住她腰的手,不自然地与她拉开两步距离。姬野站在原地,没穿鞋的那只右脚无意识地踮起,她低头看看自己裸露的脚,脚趾头蜷缩起来,像是不好意思似的笑了。早川秋抿着嘴唇,仿佛也被这笑容感染了一般,莫名感到有些羞赧。他飞快地转身,捡回了那只高跟鞋,放在她的脚边。

 

但是姬野看都没看一眼,她将左脚上的鞋子也蹬掉,毫不在意地笑笑:“我不穿了。”

 

“那样会踩到青苔和石子,会摔倒,脚会被硌出血。”

 

“你可以背我。”

 

“……我可以把我的鞋子脱给前辈穿。”

 

“那样你会踩到青苔和石子,会摔倒,脚会被硌出血。”

 

“……”

 

早川秋叹了一口气,垂下眼帘。姬野知道这就是“好吧”的意思,她雀跃地趴到他的背上去。他的背那样窄,简直像个女孩子。她看见他头发下面露出微红的耳垂,为什么呢?因为他的手此刻正卡在她的膝弯里吗?哎呀少年啊。

 

“……前辈,不要乱动。”

 

她晃荡的腿停了下来了,没有任何不满,反而心满意足地说:“真可靠啊,秋君。”

 

她呼气喷薄在他耳边,微痒。早川秋微微把头偏向另一侧,指尖轻颤。他正心猿意马,突然感到头皮瞬间的刺痛,姬野扯掉了他头绳。

 

她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把发圈捻到他眼前,激动地摇晃了两下他的肩膀。

 

“快看!秋君的头发散下来,和我一样长!”

 

早川秋回过头,看见她酡红的双颊,怒气转为文火,煮出一声轻叹:“前辈,以后别一个人在那种地方喝酒了。”

 

姬野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去,敷衍地“嗯嗯”了两声。她抬起一只胳膊,手心向上,昂首朝天的姿势像在祈雨,也可以看做是乞讨。在讨什么呢?

 

“啊,又下雨了。”

 

银丝细雨打在她的手心里,竟有一种坠痛感。

 

_

 

姬野一进门就摔倒在了玄关。早川秋欲拉她起来,她却脱下被雨水浸透的外套塞进他怀里,将他退了一个踉跄,然后光脚踩上室内干燥的地毯,跌跌撞撞地跑进卫生间呕吐,留下一排水渍脚印。

 

早川秋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走进浴室。姬野大概又醉过去了,正抱着马桶唱《马赛曲》。他跨过她横在地板上的两条腿,到里间取了一条毛巾擦头发,顺便也扔给她一条。

 

姬野没有动作,任由那条毛巾披在她头上。唱到“Qu'un sang impur”时,她猛的顿住了,像一口气没上得来。然后她从地板上爬起来,扑到沙发旁的座机电话上,飞快地播下一串号码。

 

铃响了三下,对面接起来:“您好,我是菅原绪香,请问有什么事吗?”

 

早川秋看见姬野重重地擤了一下鼻,然后没有任何停顿地一口气说道:“是我,律子。绪香,别熬夜了,记得一定要吃早餐,你有胃病,少喝酒,少吃生鱼片,少点外卖,九点往后别吃东西,水果也不行,不然会拉肚子。别和男人约会,再恋爱的话一定要是女人,别理你妈,别结婚,实在想要孩子的话可以领养一个,或者人工受孕。我爱你,晚安。”

 

“……”

 

对面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传来一声呜咽。

 

“你是一个混蛋,姬野。”这一句语毕,电话听筒里传来“秃噜”的一声,挂断了,只留下一长串忙音。

 

姬野捏了一下鼻子,没有放下听筒,任由“嘟”字一个个砸到她身上。佐藤律子,她的第一任搭档,同性恋,和女友菅原绪香相恋六年,死前握着姬野的手拜托她把遗书转交给自己的女朋友,介于她教会了姬野怎么抽烟、喝酒、出老千,以及用卫生棉条,姬野答应了。菅原绪香不像佐藤律子那样是个坚强的人,她因为恋人的死曾一度精神崩溃,姬野常常要半夜起来接电话,对方会把她当成佐藤律子一直聊到天亮。后来习惯成自然,姬野很自觉地每晚找个固定时间和她聊天,某种程度上把当她半个树洞。不管是谁,都会偶尔感到孤独。

 

直到某一天菅原绪香听完了她那个有关金枪鱼的冷笑话,突然对她说:“到此为止吧,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姬野到现在都还怀疑是不是自己讲笑话的本事太差。

 

她用手指一边绕着电话线圈,一边又讲了一遍那个笑话,抬头看见早川秋面前表情地望着她。不好笑吗?她问。早川秋没有回答,只是夺过她手上的电话听筒,摁了回去。然后他开始用那条毛巾给她擦头发。

 

他问:“有没有吃过东西?”

 

姬野摇摇头。

 

“前辈这样早晚会喝出胃出血的,”他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说教,“我去煮点粥给你。”

 

“我不要喝粥。”

 

“那你要什么?”

 

“激辣咖喱。”

 

“不可以。还是喝粥吧。”

 

“我讨厌粥。粥没有味道。”

 

“前辈是小孩子吗?”

 

两个人干瞪着眼僵持了一会儿,最终早川秋败下阵来,退了一步:“我会在里面放些冰糖。”姬野点点头,勉强答应了。

 

早川秋走进厨房,围上那件和他本人极不相称的粉色碎花围裙,忙碌起来。姬野倒在沙发,神识有些涣散,她大概还是没醒酒,看着早川秋的背影,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第二任搭档。和岛健,三十六岁的成熟男人,未婚,单身,擅长料理,热衷于纠正姬野身上的坏毛病。但也许佐藤律子把她教的太好了,也许她天性如此,总之直到他死,姬野也还是一点没变。顺便一提,和岛是为了救她才死掉的。那时候姬野以为自己会哭,但是没有,跟早川秋比起来,她的泪腺就像是死掉了。那如果是早川秋呢?如果早川秋死了,她会哭吗?

 

早川秋端着粥坐到她对面,打开电视机,正好在播出黄金档的漫才表演。姬野捧着碗,小口小口地嘬着。节目里很有名的搞笑艺人搭档不停地抖包袱,可不管是她还是早川秋都没有笑,如果演员得知了这种情况不知道会怎么想。

 

姬野喝完一碗粥身上出了层薄汗。她把碗放在茶几上,开始脱衣服。等到早川秋不经意间回过头来,她的衬衫已经只剩两个扣子没解。他露出慌张的表情,叫她,前辈。

 

但慌张只是一瞬间,他抿起嘴唇,走到她面前钳制住她的双手,然后很镇定地帮她把扣子一一扣好。盘腿坐在沙发上的姬野垂眸看着半跪在地板上的早川秋,她说:“我好热。”

 

“我会开风扇。”早川秋说。

 

姬野不说话,与他对视,那眼里没有眼神,只是望着他而已。电视里漫才演员的声音有一种失真的感觉,空粥碗里爬上一两只苍蝇,湿度计移了两格,柜子似乎在微微晃动,仿佛地震的前兆。

 

她的身体缓慢地向前倾,半干的头发垂在两颊边。早川秋的呼吸放慢了,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好像第一次讨伐恶魔时的频率。他在心里说,前辈,前辈。

 

但是那近在咫尺的吻湮灭在一厘米之内。

 

姬野捂着脑袋望向天花板说,啊,差点就糟了。她自顾自地爬起来,口中喃喃道幸好,幸好……然后拉开卧室房门,倒在床上睡去了。

 

这是他们之间唯一一次接吻的机会。后来再也没有过了。

 

早川秋茫然若失地在原地坐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从她的外套里掏出皱巴巴的烟盒和打火机。可惜烟受潮了,怎么点都点不着。

 

他走到阳台上,外面的雨依然很大,噼里啪啦响的似乎很有分量。梅雨季就是这样,空气黏糊糊、湿漉漉的,连呼吸都有厚度,地板有些返潮,铺着一层亮晶晶的鳞,榻榻米上像是随时可以生出苔藓来。

 

不会下上整整一夜吧?早川秋想。

】回到未来 #电锯 #
此处沉默上演,房间因为大雨而变得潮湿,随的沉重呼吸而膨胀、隆起。这个时候才好好地近距离端详起几年后的早川的脸,五官早已比少年孩子时舒展和深邃,嘴唇闭合时如同一条没有愈合的伤口,有一双很悲伤的...
【咒回+电锯】太妃糖与万宝路与学姐 #咒术回战乙女向 #早川 #伏黑惠
by/ Moonlight   *伏黑惠××早川的奇怪三角 *想要一次性两个好男人并没有什么错,谁不想同时拥有年下+年上呢(× *ooc预警,纯脑洞不需要逻辑   _   “我叫北岛爱理,是咒术...
电锯乙女】如何在BE的世界打出HE #电锯乙女向 #早川 #电次
善意的颜色刺的他眼角发红,是连梦里都没有出现的情景。 对不起,神明大人,电次在心里默默的说,原来,我好像还没有被完全放弃。   :所以我的曲奇呢? 电次:我的! emm,我没有找到电锯的人物年龄的...
【咒回+电锯】恶魔猎人会梦见咒术师吗?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电锯
闻言皱起眉:“不要挑食啊。”   总而言之没有在听我说话。   “那个啊,我刚刚说,我感觉我就要死了哦。”   我又重申了一遍。   早川看了我一眼,微微叹气:“前辈,做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就很容易没...
【咒回+电锯】恶魔猎人会梦到咒术师吗?2.0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电锯
章大概还有个五条悟视角。   *藤莉香这家伙绝对不正常啦,恶魔猎人都是疯子,像君那么正常的很少见。   *其实藤莉香喜欢的类型是早川的脸+岸边的性格这种奇妙的搭配,但是你要是直接问她理想型的...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 こひつくすらんこの夕
聲無語看著被司書獨斷地塞入自己手中的短冊,遲了許多地心想。 稍早隨著司書將一紙一紙要繫在竹枝上的短箋配給圖書館內的每一個,身為助手聲在一旁大致上看遍了大家不同的反應,喜怒哀樂,有些是紙筆一拿便興...
四万円 #电锯 #东山小红
打哈欠,弹烟灰,之前的友好态度荡然无存,手腕厌倦地一扭,余烬像她一样闪了一下火星,然后变成灰白色的尘屑落到地上去,被男人们的鞋底轻轻一碾。见过几次的香烟盒让她莫名地想起、想起,然后打了个寒战...
【咒术回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五条悟 #夏油杰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
点点头。      等从硝子那边出来你打开手机发现拉黑你的又多了一个。      庵歌:【让我静静。】      ……      你收回手机。      自己还是改一改吧。  ...
【犬夜叉】他的白月光●同● 凌月仙
零的樱花也带走了自己的强大与孤傲,只剩下心静。   听父亲大说,到了成年后她便会被和婚。未来夫君是怎样的?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和自己一样强大吧。   心中说不上来的惆怅。十岁的凌月从小就塑造了...
【史艳文/藏镜】废园 ● 金光布袋戏● 史藏● 罗碧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参本《星垂平》; 2、史藏; 3、武侠架空AU,含换装梗; 4、本来打算过年那天放,结果我……忘了……总之庆祝本子完售www谢谢所有参与人员。   【史艳文/藏镜...
我妻美的报复 #蓝原柚子 #蓝原芽衣 #Citrus #衍生 #半架空
by/ 橘外之   “柚子,认识的?”芽衣回手握紧柚子,刚才的怒气似乎也消失不见了。   “芽衣…这是我在大学的前辈”柚子说的很慢,用平淡的语气掩盖内心的惊涛骇浪“我妻美…”   我妻美的...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白露風時代の詩壇」
新文艺的,是杂志《明星》的与谢铁干等诗人、歌和杂志《文学界》的岛崎藤村等的团体。这两者的主义和文风,正如其同的成员们所说的那样,在部分上多少有些不同的特色,但在本质上两者则完全统一了那个时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