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我想活到夏天 #男神×你 #咒术回战乙女向 #夏油杰 #五条悟 #家入硝子

sodasinei 2021-07-27

by/ Zoey(停更)

 

△ooc

△第一人称

小学生文笔

本章含有dk悟,dk杰,jk硝,以及少部分的灰原七海。

妹有心理问题,不要学习她的做法!!!

 

一  

再一次被闹钟吵醒,浑浑噩噩的脑子在不断发出提示,我按掉闹钟,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硝子敲了敲我的房门,轻声说:“该起床了,时间不早了。”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她。

站在镜子前,脱去衣服,露出的是布满伤疤的身体,手臂上有些伤疤还未结痂。看起来最严重的是手腕处的至今绑着纱布的伤口。

我看了看衣柜里的短袖,顿了顿,拿起了堆在椅子上的长袖衬衫。

硝子又催促着我,马上要迟到了。不过悟和杰会比我们晚去的,因为他们昨天玩游戏玩到了凌晨。

高专的校服即使在春天里也依旧闷热,不透气的布料裹着身体,硝子挽上我的右手,与我走向教室。

果不其然,夜蛾老师皱着眉头盯着小心翼翼从后门溜进来的两人,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忍着怒气叫着他俩的名字:“杰,悟。”

“为什么迟到?”

悟当作没有听见,继续向自己的座位偷偷摸摸走去。

“悟?给我站直了!”夜蛾老师喊道。

悟不情愿地直起腰,拉住了想要溜回座位的杰。

“为什么迟到了?”

悟指着杰虚情假意地向夜蛾老师控诉:“老师,都怪杰!要不是杰,我就不会迟到!”

我和硝子笑了出来,看着杰头上也蹦出一个个青筋。

“嗷!杰,你为什么打我!”悟捂着头跳脚。

杰微笑道:“你不明白吗,悟?需不需要再来让你清醒一下?”

悟瘪瘪嘴,夜蛾老师说:“悟去跑十圈。”

悟不开心:“明明杰也迟到了!为什么就我一个受罚!”

杰捏了捏手关节,“打一架?”

悟特别兴奋地点点头,两人不顾夜蛾老师的反对到了操场上。

夜蛾老师又气又无奈,对我们两个说:“别玩得太疯。”

我们点头,硝子拉着我跑了下去,看他们打架。

 

最后,我和硝子带着两个脸上有伤的dk去了悟一直想吃的冰激凌店。

悟瞬间开心,连带着杰也笑了出来。

悟要了草莓味的冰激凌,杰是香草味的,硝子和我要的抹茶。

悟拿着两个球的冰激凌,嘴角都沾上了奶渍,他看着我手中快要融化的冰激凌,舔了舔嘴角。

“玉生,你不吃吗?你再不吃就要化了,要不让我帮你消灭它吧!”

他在我的身后,弯下腰低下头,“嗷呜”一声吞下了大半的抹茶冰激凌。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从我的冰激凌上抬头,和我的嘴角撞到了一起。

他愣住了,我也愣住了,硝子也是。

只有杰笑嘻嘻地把他的香草冰淇淋递给我,移开了悟和我的距离。

“悟,不要太淘气了。”

悟眨眨眼,慢慢反应过来,却是和杰吵了起来。

“我这不叫淘气!再说了!玉生她也愿宠着我!!!”

杰忍无可忍,手起拳落,给悟头上又留下了一个爆栗。

硝子不制止他们,反而在一旁哈哈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因为杰开始数落悟的旧账。

我看欢笑打闹的他们,左手腕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冰激凌香甜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阳光正好落在他们身上。

夏天有好吃的冰激凌,悟一直想吃的喜久福还没有给他买,杰吃光的糖还没有给他补货,硝子喜欢的裙子还没有送给她。

我想,先活到今年夏天吧。

 

杰和悟出任务后回来,显然不是很开心。

悟一路是被杰抓住的,他回来后嘴里还在说些什么。总之是不应该说的话。

硝子叹了口气,拿出烟便点燃。我抽过她手中夹的烟,说:“抽烟不好。”

她放弃了抽烟的这个想法。

我又说:“我跟悟谈谈吧。”

杰看了我一眼,和硝子离开了。

我问悟,你累不累?

他顿了一下,回答我说:“累。看着原本无罪的人死去,却无法挽救。我觉得很无力。”

我说:“每个人都很累。作为五条家的少爷,你会更累。但我相信,你会做到的。”

他摇摇头,告诉我,他觉得自己做不到。即使他是最强。

我摸摸他的头发,“没事,有我在。还有杰,硝子,夜蛾老师,还有那些信任你的后辈们。他们都在。”

悟埋在我的颈肩上,撒娇似的蹭蹭。

“一定要在哦。”

 

我也问了杰同样的问题,手中拿着刚抢过来的烟。

我问杰要了火,点燃了烟。

他皱眉不赞同地说:“你不是刚劝过硝子不要抽吗?怎么又抽了?”

我摇摇头,突然问他累不累。

他说:“不累。即使要面对每天活蹦乱跳的悟和他制造出来的麻烦。”

我笑着问他:“即使救不下你想要救的人?”

他沉默不语,盯着地下。

我叹气,我了解他,我也知道他会做什么。

“悟和硝子都会一直在的。”

他抬起眼睛,深色的眼睛紧盯着我的眼睛,一瞬间我以为他看透了我。

他问:“那你呢?你又在哪里?”

我垂下眼帘,嘴角挂着笑,“我可能会在世界各地吧。我不想做咒术师了。”

蹲在墙角的两人迅速“飞”出来,一上一下抱住我:“不行!!!你不能走!!!”

硝子抹着泪:“你要走了我就要管这两个人。他们实在是太!难!管!了!啊!不可以!”

悟一边反驳硝子一边抱着我的腿不让我走。

甚至还假哭往我腿上抹泪水。

我只好向他们妥协。

 

灰原后辈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对待七海也不会说会有矛盾。

他经常借着训练的名号找我帮他补习,带着各种女孩子喜欢的小东西。

他心很细,老是会发现我胳膊上的伤痕,但是他没有告诉别人。

常备着医疗箱为我消毒包扎。

还会笑嘻嘻地嘱咐我伤口不能碰水。

我原以为是普通的二级任务而已,看着他和七海说说笑笑地离去。

最后见到的,却是只剩下上半身的灰原雄。

和眼睛受伤的七海。

 

再次醒来,手腕上的伤处已经恢复好了,留下了浅浅的疤痕。

硝子红着眼睛站在床边看着我,怒气冲冲:“你怎么要这样!灰原已经走了,现在连你也要走吗!!?”

我低着头望着握住我右手的悟,他被硝子的声音吵醒,揉揉眼睛,还未清醒就抓紧我的手腕。

他似哭地扯出一抹勉强的微笑,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杰靠在我对面的柜子上,此刻也睁开了眼,担心地看我。

“没事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听见自己说。

但我知道,不会好起来了。

哭着干翻了他们 # # # #伏黑甚尔 #all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归为弱者,被...
】情商太低怎么办? # #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 #庵歌姬
。”     “那么也不要平白污的名声嘛,让木误会了多不好,说是——”     卡壳了。     也转头去看。     只见捧着一本《如何锤爆菜*》看,听到没音了方才放下书:“哦,吵完了吗...
】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 # #x
连人带椅翻地上。     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哈?”     很冷静的瞥了你们一眼,然后指了指的动态。     是一张和一个女性的合照。     “不对吧?都没有脱单那种人...
的两个骗子爱人 # # #
小泽的话,咬着后牙问她能不能暂停一下,抽根烟。小姑娘谨慎地点头,窗边吞云吐雾。 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这种东西。   如果说之前的是狠狠揭开快要愈合的疤,那么现在提到的就是在深可见骨...
】他只是关上了窗 # #× #× # #×
,告诉你们注意安全。回去的路上看着一笑,他比高,自下而上看他,心里着这人能和一起,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宿舍之后看见坐在门口的,她住隔壁,叼着根烟靠在敞开的窗户...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 # # #虎杖悠仁 #骨忧太
原作者:金を生 *all *顺序惠虎 *5k+       10%     第一次见这位佛面慈眼的青年,把被血染红的手背身后,扯出满脸虚伪的笑容     “要和姐姐一起玩吗?弟弟...
】关于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早上可是有任务啊!” 好像是有这么事。   来自老师:“这有个孩子拜托指导哦~中午过来吧顺便记得保密~wink~” ……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来自熊猫:“骨从国外回来了,她不让告诉...
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 #
朋友,分别叫。     嗯,现在的朋友有三个了。     是奶妈,是召唤师,是战士,再加上几乎全能的……     这是什么神仙阵营(瞳孔地震)     当然说成...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狗卷棘 #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界最强不会了。   “一直陪着吧。”       “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
好像拯救了世界但不知道 #//伏黑甚尔x原创
改变命运的力量。”郑重其事地对着加茂家家主,血缘上的舅舅说道,“站在界的顶端。”   所以站在界顶端的方式就是泡界的顶端?真有的好舅舅!   的视线在空中碰撞,互相...
】金丝雀 # #×
不堪,蝉鸣声声使人厌烦。说,君,的苦,也是的酷。 他看,抿了抿嘴。 被浸没在恶意里长大。所有的运气都用来遇见他们。在叛逃后避开跪下来求办法放过他...
】总之就是非常无语 # # #狗卷棘 # #x
,所以才不跟他计较的。   在后辈中的关系最好,跟的关系也还可以,或者这样说,比“其他人”更为高一些,比“其他人”则是低一大截,在“其他人”的范围里。   当然,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