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性感杏寿郎在线晚安吻 #鬼灭之刃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27

by/ 面团

 

ooc严重的说

晚上睡不着突然写的小段文的说

大家喜欢的话明天晚上依旧会再更一篇

因为时间比较短,写的不太好的说

 

“少女!要睡觉了哦?!”“啊???太早了吧!现在才8点的说哎。”“早一点睡,明天的精神会更好哦!!!”杏寿郎躺在床上拍了拍旁边为你空出的位置“好吧……”在美色的诱惑(?)下成功低头的你接受了杏寿郎的要求。

​“然后就是平时的那个了!”“那个是哪个?”还等你思考出个下文,他就用手扶着你的下颚与他相吻了,杏寿郎的吻,热情却对你有极大的占有欲,他一直在向你进攻没有丝毫犹豫也没给你喘息的机会,直到你真的快没气了的时候才会恋恋不舍的停下,“少女还没有学会接吻的时候要呼吸呢……不过这样的少女我还是好喜欢姆!”看着杏寿郎接吻后依旧爽朗的笑容让你反而感到羞耻心爆炸。“不是……是因为杏寿郎太突然了!我没有反应过来而已。而且啊!杏寿郎想要早点睡是为了早一点用今天的晚安吻的机会吧!太狡猾了!”​

“那么,我可以提前一下明天的早安吻吗?明天的早安吻机会我现在就想用了!”​

】熬夜伤身 ● ●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时透无一
。 你反射性地先叫人,“寿…”  然后才意识到手里还攥着作案工具,拇指掐了屏幕,你忐忑不安地看着他,下意识狡辩道, “我…就是看你还没回来,拿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料想中的责备没有出现,炼狱...
】历史老师太撩人了怎么办● ● 炼狱寿
原作者:晚来   炼狱寿单人。 题文关系不大(?) 前世今生梗有。私设。   一   你被下课铃声惊醒了。   ……糟糕,刚才那节是数学课来着吗。   你睁大眼睛看桌面。虽然手里还握着笔,但...
』当黑夜降临● 男神×你#炼狱寿#胡蝶忍#累
寿握住,惊的你差点叫出声。 『失眠了吗?XXX少女。』 黑暗中传来他的声音,和平日不同还带着些许微醒的迷糊,低哑性感的要命。 『嗯……』你小声他讲述你在黑夜中奔跑却看不见头的梦境,往他那边靠靠...
】doki doki♡ 炭/义/炼/忍 #男神x你 #bg # #富冈义勇 #灶门炭治 #炼狱寿 #蝴蝶忍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灶门炭治/富冈义勇/炼狱寿/蝴蝶忍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灶门炭治       炭治最让人心动的瞬间...当然是长男力爆表的时候啦...
】大的小的我全都要!炼/义/童 #男神x你 #bg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童磨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ooc致歉 /文笔渣 /写着写着就朝沙雕方向去了     炼狱寿(已交往)     眼前的小孩正在努力地举起剑练习着,汗水浸透了他的背,金红色的头发也有些杂乱了,漂亮的...
】双向吃醋时● 同人● 炼狱寿x你 #单人
原作者:王富贵花   *寿单人 *现代自设: 他:300亿影帝炼狱先生 你:少女才编剧  *日本法定结婚年龄好像是16,男18(百度的,俺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有错请大家指正!!) 此处设定你...
】爱是占有● ● 我妻善逸● 灶门炭治● 炼狱寿
。   也许他已经疯掉了。   Ver.炼狱寿   你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你不像妹妹一样,心思缜密活跃,做事八面玲珑,也不像妹妹的搭档那样,无畏生死,只为救人。有些时候,你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待在杀队...
】当他死后● 同人● 炼狱寿x你 #单人
了,一行字…          炼狱寿妻—xxx         xxx夫—炼狱寿         千寿转身之际,余光却看见一男一在紫藤花树下注视着他们,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着...
:恋人未满,拼命暧昧● 富冈义勇● 灶门炭治● 我妻善逸● 炼狱寿● 甜文
寿 身为药师的你经常游走在孑梓河一带,那地方的生命力旺盛,调节能力堪比热带雨林。最近你再河边遇到了一个人,听他的介绍好像是什么杀队的成员。你从小就很希望去传说中的杀队,因为战死在与的战场的父亲...
】清纯炭治在线晚安 #all你 # #灶门炭治X你
可能会乖乖妥协,怎么说也要一点报酬吧。   ​“那既然我这么乖,炭治是不是要奖励我一些什么呢?”“xx想要什么奖励呢?”此时的炭治还没有发现已经在危险的前一刻。“比如说……一个晚安什么的...
】年上or年下 炭/义/炼 #男神x你 # #灶门炭治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灶门炭治/富冈义勇/炼狱寿 /年下年上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的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甜(气愤     灶门炭治 21岁       “xx...
】当你最后一次梦见他● ●男神×你●炼狱寿●时透无一●不死川玄弥●童磨●黑死牟●无辻无惨
里有风雪晴雨 只是再无他。   炼狱寿――【花火】 你梦到了之前和他一起去花火大会的情形,说是梦境,其实更像是一场回忆。 你穿着浅粉小团花地样式的和服,踩着木屐小步幅地跟在他的身侧,微微有些气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