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中 #我妻善逸 #鬼灭之刃 #神崎葵 #善葵

sodasinei 2021-07-27

by/ Vainsquall

 

忘记说明了哈哈哈

善葵cp向~善弥也有提及呢…

 

巡房总是让人感到紧张的。

 

并不是因为蝴蝶居内可能有鬼……当然鬼确实很可怕。

 

但更加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病人们在夜晚或许会出现很多的突发情况,要进行及时准确的治疗并不像白天那么简单,并且睡醒的医生们也有可能作出不清醒的判断。

 

她检查了西侧的五间病房,一切还算正常,没有出现在睡梦中故去的情况。

 

这场血战实在是过于残酷了。葵能做的只有照顾好伤员们。

 

半个时辰过去,从西侧到东侧的八个病房,小葵全部巡视了了一遍,还剩下南侧的三间病房。

 

她拎着油灯,推开南侧房屋的大门,小心看着灯油不要洒到地上。

 

前两个病房检查完,推开第三扇门。开门就发现离门最近的病床空空如也。

她走进去检查了炭治郎的情况,转身离开病房看看我妻善逸跑到哪里去了。

 

走出南区的病房,依稀在月光下看到有个家伙在池塘旁边打水漂。

 

这家伙……她气不打一处来,加快脚步,猛然接近我妻善逸这个本来应该乖乖躺在床上的家伙。

 

“喂,你在做什么?!”她压低声音,但十分严厉的呵斥道。

 

“咿!”善逸的耳朵经过无限城一战,还没有完全恢复。没注意到小葵的接近,吓得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到小池塘里。

 

他一屁股坐在鹅卵石上,“因为药膏涂的地方实在是太…太太…太痛了,所以我出来走一走。”善逸带着哭腔摇摇头。实际上他完全是因为疼痛而说话有些结巴,白天喊得太久,以致于有点抽筋。

 

神崎葵叉着腰露出了十分不悦的表情,摇摇头。

“你在这里待着。”她拎着油灯走开,留下善逸独自坐在池塘边上。

 

不过一会儿,她拿着葫芦和一个托盘走了回来。

 

“现在绝对不是吹葫芦的好时候吧…”善逸慌张的摇摇头,小葵跪在他面前把托盘放下。

 

“当然不是了。”善逸能看到她恶狠狠的把塞子拔开,头上仿佛还有青筋,连胳膊都在气的发抖。

 

肌肉紧绷的声音。

牙白。

善逸听出来了这是不妙的声音。

 

“喝了这些止痛药。我给你重新上药。”

“诶,可上药…”

“但是不经常上药的话好的会更慢。今天你上只上了两次药吧。”

小葵把吃的喝的递给善逸,手指沾上药膏。

 

“上药的时候不要乱动,还是个男子汉的话也不要大喊大叫。”她伸出带着消毒过的塑胶手套,从善逸的耳根开始涂起。

 

其实她觉得善逸相当勇敢。比她更要勇敢的多。明明很害怕,但总能拿出莫大的勇气迎难而上。

 

手指划过他的脖颈,因为吃东西正抖动着。善逸这次很安静的脱掉了衣服把背转了过来。

 

一副认命的表情死死咬着牙关,让小葵倒觉得很有趣。

 

身上的伤痕更加夸张。雷电一般的纹路从胸口扩散到背后,并且裂伤更深,更广。

 

也难怪他会觉得疼痛难忍。她早上上药的时候也许该更加温柔些的。但他总是拒不配合,让她非常的恼火。

 

明明不上药是好不了的,这样的伤口让任何医生看到都会觉得棘手。

 

感染,化脓,各种各样的问题。

 

手指慢慢抚摸过善逸上半身的每一条伤口,偶尔刺痛的会让善逸挪动,但这次他确实很安静,除了抽动鼻子和嚼团子的声音,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正面就更加糟糕了,被血鬼术正面命中的伤口是最糟糕的,好在治疗的早,相对情况也基本稳定了。她向前倾着身体,善逸真的能闻到小葵头发上的香气。

 

心脏砰砰的加速起来,就算还有冰凉的药膏不断涂在伤口上,背后的刺痛感十分强烈,善逸还是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小葵偶然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打破视线继续上药。

 

如果是香奈乎,一定能看到小葵的耳朵根慢慢变红。但在不算强烈的月光下,善逸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

 

心跳太快啦。善逸的“声音”告诉他自己。他眨眨眼睛,希望克制住自己的反应。

 

裂痕并没有向腿上扩散,第一是因为善逸的锻炼主要集中在腿部,更因为及时的反击让血鬼术停止了。

 

小葵摘下手套,松了口气。

“白天也这么配合的话,半个月之内应该就没有大问题了,虽然还要像正常的伤口一样先结出血痂。”

 

奇怪,善逸的耳朵这才听到另一个不同节奏的心跳声。

同样很快。

 

这节奏是他听到过的,在花街中的男女们偶有这种声音。虽然他借钱帮助赎身的女孩子从来没有对他出现过这种声音,尽管他当时坚信可以改变女孩子的想法却最终失败。

但善逸很确定这是什么节奏。

 

不可能…葵小姐才不会喜欢他呢。之前康复训练被葵小姐打的那么惨,又被严厉的呵斥那么多次,想想也不太可能。

 

但声音从来不会骗他,只不过善逸需要选择如何去判断,去理解。

 

他的听力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连小葵略微又些颤抖的呼吸,善逸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没什么事情,就早些回去睡觉。”

尽管小葵露出了不可耐烦的表情。

若是别人,定会觉得语气强硬而疏远。

但善逸完全能够听出来她声音里的抗拒,她的强硬仅仅只有开头的几个字。后面的尾音甚至是颤抖的。

 

这状况完全超出了他的经验。

他呆呆地盯着小葵,第一次觉得找不到任何话说。

 

“晕了?”神崎葵站起来,见这家伙没动。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掌。

 

“嗯嗯?没有啊。”善逸赶紧摇了摇头,想要站起来,却没办法用胳膊使劲。

 

小葵把托盘放下,过来从后面抱着他的腰,避开上半身的裂纹,帮善逸站起来。

 

这个姿势太犯规了!善逸的听觉体验了一次心跳的爆炸声。

 

小葵甚至屏住了呼吸,心跳越来越快。

 

万一真的是他想的那样?

该怎么做?

 

直到善逸呆呆的看着神崎葵带着托盘走远。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也没有任何头绪。

只是心跳无法平复。

 

欺骗(中下 # # #神崎 #
喜欢吃荻饼,少量。她写到板子上。 炭治郎喜欢吃的应该是…梅子海带饭团。 伊助喜欢吃天妇罗。 ……那家伙吃什么都无所谓。(鲑鱼饭团)   在后山的石头区域拜托隐部队的人搭建临时的篝火跟桌子...
欺骗(上) # # # #神崎
出现脆米饼和馒头消失不见的情况,看到床上的碎末也能推测一二。   “馒头…馒头。”对了,她是要给大家分配食物来着。   恰好小奈穗来到厨房帮她送食物给大家。“给,这个是给炭治郎先生他们的。”把...
乙女向】吻,落下来了 #灶门炭治郎 # #时透无一郎 #伊黑小芭内
。   【脸颊】   身为隐的你决定去蝶屋帮忙来躲避的肮脏高音。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你一边向神崎小姐姐道歉,一边拖着抱着你大腿痛哭的离开了。你皱着眉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制止,就...
【综漫乙女向】逢魔时 #文豪野犬 #太宰治 # #灶门炭治郎 #中原也 #
。”   不,绝对不能睁开眼,睁开眼的话你一定又会消失了吧,就像之前无数次梦境那样。   你看着他眼角沁出的泪珠,无奈的地叹了口气。唉,算了吧。你慢慢将他抱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部。   而靠在你的...
【炭】关于战后同志之间的关系处理 #
五个钟头,堪称蝶屋奇景。   第一个受不了的是神崎。她声称“实在受不了明明在同一间病房里的两人换药还需要跑到茅坑旁边等五个钟头”这种莫名其妙的差事,将训得嚎啕大哭之后的第二天,情况照旧...
乙女向】圣诞礼物 # #童磨 #伊黑小芭內
原作者:tt   如果有不好的地方可以提出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会出现OOC的情况    绝对没有抄袭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你叫艾莱妮· 布朗(小巫师的设定)   含:/童磨/小芭內(蛇...
【炭】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的正确理解 #
,但是一次都没有拒绝。   “没问题的,因为有又强大又温柔的味道。”他总是这样说。说到底有人通过味道辨别人类吗(虽然也没资格去反驳)?可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如此信任只好拼命去跟上炭治郎的步伐...
乙女】爱是占有● 乙女向● ●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   Ver.   你是一个很迟钝的人,感情也好,痛觉也好,一切的一切都很迟钝。搭档曾经说你迟钝是因为对任何事情都不在意,人只有对待不在意的事情才会漫不经心。那时候她笑着说:「难怪我们会成为好朋友,...
乙女向】不可描述● ● 灶门炭治郎● ●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蝴蝶忍来了看似笑眯眯实则散发黑气告诉了血术,变成了这个样子,受着猫的本性的驱使,不太喜欢人的过分靠近,「君,这样子一味的追着猫咪跑,会被讨厌的哦,再闹腾就没收你的猫」蝴蝶忍笑眯眯的说...
乙女向(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富冈义勇● ● 灶门炭治郎● 不死川实弥
。】 你直接愣在原地,他的道歉像是重磅炸弹一样打在你身上,那种感觉就是突然有一天不好女色并且靠谱了起来,炭治郎突然废柴了起来,伊助突然摘下了头套并且变成了美女(什么啊岂可修!) 你不知道该怎么...
乙女】蜂蜜柠檬气泡水● 乙女向● 灶门炭治郎● 嘴平伊助●
。」蝴蝶忍这么嘱咐你。   【五】   发情期的言行举止和往常根本不一样,没有想象扑到你的怀里,也没有过度的撒娇,就是很冷酷的一个boy,阴着脸跟在你后面,也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你给别人包扎,面无...
乙女】在狭小的空间里的话……● 乙女向● 炼狱杏寿郎●
什么地方好可怕这什么新型的血术吗要死了不要死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oo酱快救——”   你放弃挣扎地用力把他往胸前一按:“快闭嘴吧你。”   被少女香软的怀抱撞了满怀的·大脑当机·,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