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黑惠乙女向」明明就. #咒术回战

sodasinei 2021-07-27

by/ 咸鱼煮粥

 

Summary:可是,明明就他比较温柔。

 

*假定全员存活

 

01

高专毕业后,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伏黑惠。

 

我没有当咒术师,或者说是没有当成咒术师,不过这并不重要。我上了普通的大学,毕业后找了普通的工作,从一个和恶灵搏斗的咒术师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会淹没在人群中的普通人。

 

我个人认为这没什么不好。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是胆小鬼,我承认。因此,能保全自己的一条小命,我非常满足。我的好友钉崎野蔷薇来拜访我,我们坐在寿司店里彼此不说话。我们已经五年未见。

 

这很难得,因为她并不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当然,或许这五年她已经改变了很多。银座的寿司口味很棒,但她没有动筷子。我觉得有些难熬。

 

她踟蹰了许久,久到大麦茶都不再冒出热气,她终于把话说出口。

 

“伏黑惠他……有点东西留给你。”

 

我不小心打翻了茶杯。钉崎野蔷薇惊呼一声站起来到我这边要帮我擦拭湿透的裙摆,我却怔愣愣地看着淡褐色的清茶从许多汩汇聚成一条,蜿蜿蜒蜒,滴落在地面。

 

02

伏黑惠和我是同学,包括钉崎野蔷薇、虎杖悠仁。我们这一届好像不太太平,他们三人出任务归来,满身是伤。我的能力比较特殊,因此从未正面上过战场。从未和他们一起。

 

但我也想帮上些忙。于是我去学习了包扎,学习了营养学,想着能在不起眼的地方帮助他们一些。这或许是有用的——他们特别喜欢我做的补充能量的零食。钉崎野蔷薇尤其喜欢,因为吃多了还不长胖。

 

伏黑惠却从来不碰那些点心,我所能做的仅仅是帮他包扎。他喜欢清淡的食物吗?我这样猜测。于是在他下一次任务归来后,我忐忑地倒了一杯大麦茶。不喜欢吃点心,喝点茶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伏黑惠接受了这份好意。谢天谢地。

 

于是每次在他回来之后我都端上一杯大麦茶。后来我们熟悉了,就揶揄着让他吃我做的糕点。他常常面无表情地咀嚼、吞咽,然后在我期待的眼神中点点头表示认可。虽然每次我都没有真心实意地感受到。

 

但我仍然很开心。

 

我仿佛养成了习惯。每一次都会提前泡好一壶大麦茶温着,包里随身带着茶包,甚至开始琢磨大麦糕点。我想让他高兴一点,至少不要总是面无表情,只是偶尔流露出一点点愉悦在略微上扬的嘴角。

 

钉崎野蔷薇说伏黑惠最近怎么有点奇怪,我捧着脸问怎么啦,她摩挲两下下巴思索着:“感觉整个人都柔情似水了……不会是大麦茶喝多了吧?”

 

于是我和虎杖悠仁在茶室里大笑起来。上厕所回来的伏黑惠差点以为茶室里来了五条老师。

 

真好啊,那样的下午。

 

03

高二那一年变故太多了。我的家族一夜之间被寻仇的咒灵屠门,最后只剩下我一个。虎杖悠仁和五条老师陷入了恶战之中,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也在那里。学长学姐们都不在,前辈们都不在。我身边一个人都不剩。

 

我一个人去收了族人的魂,送他们往生。

 

我踏入那扇朱红色大门时就已经看见夏油杰。他背对着我站在空荡荡的庭院中央,周身一片干净,甚至没有落叶。我终于明白,他什么都没给我留下。我终于晓得,我的同胞、我的族人、我的好友,都在同什么样的怪物战斗。

 

为什么。你是不是想要问我这个问题。他语调很平静,我听不出玩味。我说不出话来,我没办法回答。

 

为什么,要选择我的亲人。为什么,要选择我?他的眼神好怜悯,我像看见佛祖的眼睛,慈悲为怀。我的泪水一下子就出来了,我知道哭泣是懦弱者的表现,是没有意义的行为,可是我做不到无动于衷。

 

他叹了一口气。你走吧。他冲我挥了挥手,像赶走一只讨人厌的苍蝇,丝毫不在意我的死活。我的脚挪不动。

 

你是咒术师吗?他又问我,过了两秒却又笑着摇摇头反驳了自己:“你不是。”

 

“我是高专的学生,我……”

 

“可是你还没有做好准备。你甚至都不知道,咒术师要面对的是什么。你真的明白这个名字的意义吗?”

 

我最终只好,落荒而逃。

 

是的,是的。我逃回高专的时候脚步不停,校长在那里设下了禁制,我可以暂时安全地呆在里面。我只是最后感觉身体都缺氧而轻飘飘,只有眼泪又一次不吝啬地淌下,暗示着我的无能。

 

我一次又一次的,没有准备好。

 

04

伏黑惠他们凯旋的那一天是个大晴天。我刻意错过了他们,直接在校长办公室里坐下了。两个月过去,我还是做不到释怀。我没办法再在高专呆下去了。每一天的夜晚我都会梦见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夏油杰站在庭院里问我:“你真的准备好了吗?”一遍又一遍。

 

整整两个月。我撑不下去了。

 

校长看着我的退学申请书愣了一下,抬头望向我。他戴着墨镜,把一切疲惫都藏在黑色镜片之下。啊,我真不该在这时候给您添乱,可是如果还不结束的话,我会造成更大的麻烦吧。

 

“……我明白了,那么,请在高专度过最后的两个月吧?两个月后,就要放暑假了。”他的声音浑厚却温和,让人安心。我想他一定庆幸于他的学生没有牺牲在他的眼前,而是回归了普通人的生活。

 

我道了谢,走出房间要替他关上房门。门最后关上的瞬间,我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感伤。

 

我们好像都不太擅长道别。生者或是死者,都一样。

 

05

伏黑惠头发长了些许,于是我自告奋勇帮他打理。他的一直手臂吊在了胸前,衣服下的绷带多到不忍细看。我拿起剪刀在他柔顺的黑发上比划。“那我要剪了哦?”

 

“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少话。我没太在意,细细修剪。头发遮住了眼睛,我让他闭上眼睛。我生怕见到他的眼睛,下手便格外小心。凑的近了些,他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不要怕。”

 

我小心翼翼地修完刘海,呼出一口气:“没剪到你的眼皮真是太好了,尽管你那么说了,我还是害怕的要命。看来是我的技术还不够熟练呢。”

 

我用吹风机将头发的碎屑吹干净后,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伏黑惠好像又高了一点点,不过他刚入校时就已经比我高了。我漫不经心地想着,把剪刀收起来。他就站在我的身后,沉默着拨弄刘海。

 

“不要怕。”他突然开口。我吓得转过了身:“你今天怎么老是突然开……口……”

 

他一下子抱住了我。抱的不紧,很轻柔,手也只是局促地在我的腰上徘徊无从下手。伏黑惠身上有一种雪松的香气,很清淡,初见会觉得他像霜雪般锐利冷漠,时间久了却会觉得他其实是孤单一人习惯。

 

“不要怕,他不会再来了,我会……我们都会保护好你的。”

 

我那么多无处安放的委屈,那么多无影无踪的痛苦和悲伤一下子像潮水般涌上来,呛进了我的鼻腔,差点让我窒息。可是这个如冬天一样孤寂寒冷的怀抱,却宽容的掩盖了我的所有不堪,下了一场大雪,掩盖了我的逃亡脚步。

 

哭吧,没关系。我听见他这么说。

 

怎么会没关系呢。我还要去探望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他还要去硝子老师那里重新换药和检查伤势,他也很疲惫,我也一样。我们明明都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安抚一下自己,哪怕我们还都是孩子。

 

可是我还是在这个冬天里泣不成声。

 

06

时间跑的一直很快,以至于快得让我感叹。还有一个月,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明明是我做出的选择,此刻却有一种不舍而又一样的心情。钉崎野蔷薇拍了拍我的肩膀,有点担忧:“最近看上去都没什么精神。要不要去医务室?”

 

他们没有人知道我要离开。

 

我笑了笑:“没关系的,只是想父母了。”她的表情灰暗起来,仿佛自己讲了禁语。我长舒了一口气,拉着她在我旁边坐下,把头靠在她的肩上。钉崎野蔷薇难得的安静。我敛下眼眉。

 

这个借口很好用,能用一万次。

 

伏黑惠和虎杖悠仁正在台阶下面的草地上练习,明明两个人伤都没好全,却都急吼吼地参加了训练。我阻拦不了他们,只好放任。但我仍然会递上绷带、点心和大麦茶,我想最后帮助他们。

 

纵然一直是我在添麻烦,反复地添麻烦。

 

天气很好,大太阳下的两人脸上满是汗珠。钉崎野蔷薇要去轮换着训练,于是我跳下台阶给他们递上毛巾。虎杖悠仁笑嘻嘻地接过了,而伏黑惠还能动的那一只手在我递毛巾之前就已拿起了水杯。

 

我只好让他低下头来,亲自擦拭他脸上的汗珠。他好像被吓到了,呆了一下。虎杖悠仁不满地嚷嚷着我偏心只帮伏黑惠擦汗而不帮他,我刚想敷衍着下次也帮你擦,伏黑惠却抢先开口:“我有一只手不能动。”

 

虎杖悠仁:“??刚刚打我打的那么凶的不是你吗?”

 

伏黑惠咳了两下:“那不一样。战斗的时候我可以只用一只手召唤玉犬。”

 

就在他俩讲话的功夫,钉崎野蔷薇已经解决完了低等的法术小人,开始怂恿着虎杖悠仁和她对打。虎杖悠仁一边哀嚎着大姐头你放过我吧,一边激动地从台阶上跳下去。伏黑惠不自觉离我近了点,那种清冽的冷香浓郁了些。

 

我们在台阶上坐下,就像刚刚和钉崎野蔷薇的姿势一样,我靠在了伏黑惠的肩膀上。他没有虎杖悠仁那么坚实的肌肉,却依然宽厚而可靠。

 

我喃喃自语:“伏黑惠,你将来一定是个特级咒术师中最厉害的那个。”你一定、一定会拯救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因为你是一个如此之好的人。其他人发现不了你的温柔,所以才会有着偏见。但伏黑惠,你一定要好好的,要好好的用这份力量去改变这个世界。

 

我有点困倦了,于是闭上了眼。伏黑惠揽着我的肩膀让我靠进了他怀里,我迷迷瞪瞪听见他靠在我的耳边说话,语调很轻缓,像是在扫落枝头的雪。

 

“嗯,你这么说的话,一定会是的。”

 

他好像在笑。

 

07

暑假前的最后一天,校长提前放了我们假。他让我们去散散心好好玩玩,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低头盯着脚尖。钉崎野蔷薇已经和虎杖悠仁兴奋地讨论起游玩的地点,伏黑惠却把椅子往我这里拽了一些。

 

“吃糖吗?”他记得我喜欢吃糕点,于是认为我喜欢吃甜。我对于这个结论哭笑不得,却从未反驳。就像此刻,他把一颗薄荷糖放进我手心。我撕开包装袋,塞进了嘴里。

 

辛辣的味道冲上我的鼻腔,明明是颗糖我却尝出了苦涩的味道。我还是很容易哭,但这一次我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水咽进肚子里。这一次,我不要哭着道别。

 

伏黑惠有点慌张地凑过来:“对不起,是不是薄荷糖太辣了……抱歉,下一次换成别的糖好了,你喜欢什么口味?”他伸出手指在我的眼角处轻轻抹过。

 

“就是一下子刺激到了,没关系的。”我笑笑,转头看了看正在激烈争吵的两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俩同时默契的偏过头来,问我和伏黑惠的意见。哪知道我和他也异口同声回答“都可以”,导致我们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虎杖悠仁突然开口:“虽然很冒失,但还是想问问……呃,就是,我们三个其实一直很想去见一见你的族人……”

 

这下换我愣住。

 

钉崎野蔷薇赶紧补充:“就是单纯地表达一下我们会一直保护你的啦!哎也不太对,意思就是,嗯……”

 

他们急得抓耳挠腮,而我冰冷的身体里却陡然生出一种暖意。我抱住了他们三个。我何德何能,能遇见三个这么好的人。不对,其实我遇见很多这样好的人。

 

“走吧,我们一起。”

 

我没有给族人买下墓地,因为他们尸骨无存。于是我带着三人回去了老宅。又是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可是我的手一直在颤抖,我没有勇气推开。

 

虎杖悠仁推开了门,空荡荡的庭院,什么都没有。伏黑惠牵起我的手,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我的手背安抚我。我们一起走了进去,这一次,我终于不再是孤单一人。

 

在老宅的祠堂里拜了拜,我先出了祠堂。他们三个在后面慢慢腾腾的,我站在门外,听见他们三个在对着破败的神像许愿。都多大的人了,还相信许愿成真。我本想嘲笑他们三个的傻,最后却蹲下来,把头深深埋进自己的膝盖。

 

虎杖悠仁:“嗯,希望不会再有无谓的牺牲。”

 

钉崎野蔷薇:“那希望她天天开心喽,别老摆面瘫脸。”

 

我最后听见伏黑惠。他的声音没怎么变过,和我们第一次相见时一模一样。那一天我正在做糕点,可他一出口我手下的糖分就不小心加了多,从那以后每一次的糖分都会超标。

 

伏黑惠说:“希望她心想事成。她的愿望,都要被神灵满足。”

 

怪傻的,这三个人。

 

08

钉崎野蔷薇和虎杖悠仁去买和果子了,说是要带给五条老师当伴手礼。我和伏黑惠慢慢走着,跟在他们后面隔了一段距离。这条路美好而漫长,可它总有尽头,而我还是要说出口。

 

“伏黑惠,我要走了。”我想我一定笑的很难看,我排练了那么多次的微笑全都溃散。我想的对,没有人能接受离别。接触过死亡的伏黑惠都不能。

 

他皱了皱眉:“在说些什么呢……啊,他俩回来了。”他的手比我的要温暖得多,紧紧牵着我。

 

牵着我这样走过灯火。

 

我预想了好多种道别,最终却选择了最蹩脚的一种。这种温暖太让人眷恋了,对不起啊伏黑惠,请容忍我最后的私心,我想把火捧在手里久一些,烧伤也没关系,我早就遍体鳞伤了。

 

“伏黑惠,对不起。我之前瞎说的话,其实就是想父母了……”伏黑惠顿了一下,摸了摸我的脑袋。触景生情,我是真的开始想念他们了。只是,更多的,只是我在拖延真相。

 

这个借口很好用,能用一万次,只是第一万零一次就会穿帮了。可是我还是想把美好再延长一点点,不用太久,只要足够我后半生怀念就行。

 

假期开始后,我恶补了高中前两年的知识。开学的时候,我通过校长的人脉进了重点高中最好的班,我死命的学,不分昼夜的做题。后来毕业了,我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平淡地念完四年书就进了很好的单位。一切都顺利得过头了。

 

只是我偶尔还是会在深夜的辗转反侧里想起,我曾经也是一个直面过死亡的人。

 

从那个暑假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三人。唯一有联系的,只有钉崎野蔷薇,可纵然如此,我们也再没见过面。我在这一次赴约前恍惚的觉得,那个夏天,或许早就结束了。

 

09

钉崎野蔷薇把东西送到后就离开了。她说是还有任务在身,实在抽不开空。“要不是他的委托,又恰好在目标附近,我也实在没办法送过来给你。”她耸耸肩。

 

一个盒子。上面挂着的锁生锈了,但轻轻一拨就会打开。翻开一看,没什么东西。伏黑惠的东西一向很少,他从前住宿时,只有他的床铺干净的像没有人睡过。

 

一把薄荷糖,一封信。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我甚至怀疑钉崎野蔷薇拿错了东西,毕竟就这几样物品,实在不值得她大老远跑来送。说实在话的,真正有点价值的不应该只有那封信吗?

 

见信如唔。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又实在按耐不住动笔的想法。距离你离开已经四年了,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我不应该回避你那番离别,若是我当时警觉起来留住你,你或许就不会离开。

 

钉崎说你并不爱吃甜。真可笑,我竟然现在才知道。你从来都不告诉我,很多事都是。是因为我无法帮上什么忙吗?你为什么总习惯一个人背。

 

……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现在在银座。伤口很疼,而我想见你。但应该没有机会了吧。抱歉,我胡言乱语起来了。我在发高烧,手也抖着,字便歪歪斜斜了,你不要见怪。总觉得是在梦里,才敢写下这么多不切实际的话。

 

啊,我写了这么久,才突然想起来,这封信并不会送到你手中呢。我实在没有办法走出这里了,所以拜托你忘记我吧。

 

……算了,你可能早忘了。

 

不过,我现在是特级咒术师了,是不是,有接近你的愿望那么一点点呢?

 

没有了,我把信纸翻来覆去的看,但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心脏也空空落落的,什么都不剩下了。伏黑惠啊伏黑惠,如果没有遇见我,你会是什么样子呢?你一定会比现在更好吧?

 

因为没有什么,会比死亡要更糟糕一些了。

 

“献祭。”

 

我的术式是特殊的类型。每一代,我的家族中都会出现这样一个孩子——天生背负着献祭的术式,他们的一生,就是向死而生。我就是那样一个孩子。

 

我们将生命献祭,从而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也是给这个世界,给所有人。这也是为什么夏油杰抢先挑选了我的家族屠门。这个术式太危险。但我别无选择。我用血画法阵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其实早在高专之前,我就见过伏黑惠了。那时我站在马路上,我从未离开过家族,那是我第一次逃出那扇朱红色大门。我不知道红绿灯的规则,一只手拉住了我。很温暖。

 

“等一下,要过一会儿才能过去。”

 

那样温柔的声音,像风抚落枝头的雪。

 

我的力量耗尽了。我没有试过这个术式,它太稀有了,没有人敢去实验和动用它。可是我现在孤注一掷,我什么都不剩下。就像很多年以前那样,没有人留给我选择。我没得选。

 

伏黑惠,你看,这个世界那么残酷,明明就你最温柔。但好人是不是遇上我就会变得不幸,那这一次,伏黑惠,我不会再去打扰你了,我也没有机会了。

 

你要好好的活着啊。要永远都当我最喜欢的伏黑惠。

 

10

“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爱喝大麦茶……”虎杖悠仁正百思不得其解着,钉崎野蔷薇已经翻了个白眼:“这有什么,他口袋里还塞满了薄荷糖。老实交代啊伏黑惠,你是不是谈女朋友啦?”

 

今天天气很好,他们三个坐在台阶上休息。切磋过后总是疲累的,钉崎野蔷薇不习惯地砸吧嘴:“唉最近不知道咋搞的总想吃点心……光吃不胖的那种。”

 

虎杖悠仁喝了口水:“还有这种好事?不过说起来我最近也总是等着喝大麦茶,感觉蛮奇怪的……”他转头望向伏黑惠,却看见他正在发呆。虎杖悠仁凑过去,碰了碰他的肩膀:“伏黑,你说呢?”

 

“……不知道。”

 

总感觉想要哭,但这是为什么呢。

 

伏黑惠永远也没有答案了。

】如果我变成回忆 #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的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的几率高一点。   “身为师,怕死真的很丢人吧。”你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的首先想到的...
】让他堕落吧 #梦 #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我杀了他们吧,忧太。”       0%     他知道你和五条还有骨的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你     你当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你更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点击看漂亮姐姐爆锤灵 # #
。   果然很不靠谱的样子。   总而言之,在虎杖悠仁羡慕的目光和钉崎野蔷薇仿佛在看拐卖漂亮生的变态的目光里,把你带了家。   自从五条悟给了他一套自己住的房子之后,他时常独自来这里住着...
×你】初中大哥竟是我后辈 #
原作者:Karma   单人 私设主天赋好但心存疑虑 五条老师送助攻主后期疯批 初中的大哥高中竟是我后辈文学 喜欢无谓对错  遵从本心好。 因为世界上太多不对的规则了,比如男男是错...
】被分手之后我进了高专 #
。     毕竟我本身是才入门的师,就算再有天分,也完全帮不了什么忙。所以无法帮助,只能焦心的等在一旁。     战斗的每一次受伤我都看在眼里,我这才清楚明了的知道师是多么危险的行业,他...
/五条//虎杖】被窝搏斗●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双手双手把他牢牢锁住,这看你怎么踢。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发现自己被心仪的女孩整个抱住了。害羞的同时,十分体贴地想着“她是很缺安全感的类型吗,买个玩偶送给她吧。”     几天后,你一脸...
征募灰姑娘(/梦) 骨,狗卷,,虎杖,宿傩,五条悟 ●
原作者:川越   Tips. 1.全员→你(骨,狗卷,,虎杖,宿傩,五条悟) 2.全员ooc,天雷滚滚 3.当成厕所读物轻松无脑看个爽好 4.其实只是个潦草的大纲,并不想...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骨忧太 #夏油杰 # #虎杖悠仁
一年级新生。 除了你已经见过的虎杖,今年还有两位新生。   一位是你先前认识的。 黑发的少女侧头躲过真希的攻击,双手并拢结印,黑色的大狗从影子里逐渐凝聚成型,抵挡住了真希的第二次攻击。 过于...
】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 #五条悟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的表白动态】   【她醒了我让她远离你这种人渣】   【别让我知道你再找她,不然我下次专往你脸上揍。】   ? 你也?   算了……哥的也不敢。   “怎么事,一个两个的……”你有些...
】当你误会他们搞基!# #五条悟 #夏油杰
。”   “嘿嘿,我知道最好了,和××前辈一样。”虎杖挠挠头。   “提她干嘛,你不也喜欢……”脸红,抱起他的头吹起来。   路过的你看到的不是那么事了。   抱着虎杖悠仁的脸像...
】表白的小烦恼 #同人 #狗卷棘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原作者:老二舅咕   【】表白的小烦恼 内含\狗卷棘\五条悟\\虎杖悠仁 没什么逻辑,ooc警告       *狗卷棘     自从你和狗卷棘恋爱后生活变得有趣了许多,他会经常捉弄你...
】怕虫那些事 #同人 #狗卷棘 #五条悟 # #七海建人
原作者:老二舅咕   【】怕虫那些事 *内含狗卷棘/五条悟//七海建人 毫无逻辑可言,ooc警告     *狗卷棘     和狗卷棘在一起后,你时常会觉得言灵是个很好用的东西,虽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