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雨又开始下了吗 #同人文 #文豪野犬乙女向 #中原中也

sodasinei 2021-07-28

by/ 正值中二时期的小辣鸡

 

巨OOC警告⚠️      

文笔辣鸡警告⚠️

原名:无法代入

 

【一】

 

积雨在天际中阴沉沉地压着,

 

不远处来自于田野的土腥味传来,

 

带着浓郁血腥味的凉风阵阵吹过,

 

以往你觉得清新的空气在此刻变得黏腻恶心。

 

你平躺在尸堆中,

 

雨点在你的伤口上尽情自由创作,

 

一滴滴雨水仿佛泪水一般在你的外伤上飞跃,

 

在你所爱的雨天死亡,

 

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此时的你就如同是屠宰场中唯一的活物,

 

不能反抗,只能够活生生地等待死亡,

 

虽然你不觉得烦躁不安,

 

时间却在此刻无限延长,

 

你缓缓垂下眼帘,

 

开始计算你自己死亡的概率。

 

敌人的异能是能够让骨头碎裂成的异能,

 

应该是阶段性可持续异能,

 

你的左腿小骨己经碎裂,

 

你甚至可以感觉到左腿大骨开始逐渐碎裂,

 

发动因素不详,

 

并且还会一直持续保持生命状态,

 

在骨头碎完前估计仍处于强制锁血中的吧,

 

持续时间不详,其余皆不详。

 

如果太宰先生在的话,可以活过去的吧……?

 

然而他不在,

 

你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五大干部之一的小秘书仅仅而己。

 

愿,仅此而已。

 

 

【二】

 

如你所希望的,你痛昏过去了。

 

一闭眼一睁眼,你又被痛醒了。

 

左大腿骨已经完全碎裂。

 

眼前是明亮的灯光,

 

增援那么快的吗……?

 

你望向右边,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方是新的异能者。"

 

你将自己的猜测与细节记住并告知了你的上司。

 

中原中也。

 

"属下不力……"

 

"你不用说话。"你颇有些苦恼,

 

那工作报告的事怎么办?遗言怎么办?

 

但你没有说出去,毕竟你是一个忠诚的港黑人员。

 

"你不会死的。"

 

像是承诺,又像是通知,又亦是自我安慰…?

 

怎么可能呢,除非作者打了乙女tag。

 

你果断将最后一个选项排除。

 

上司望了一眼你淡漠地仿佛下一刻便死亡的表情,

 

似乎有些悲伤……?

 

反正我肯定会死,

 

你的眉梢都染上了些平静,

 

你甚至预估了自己的死亡时间。

 

 

【3】

 

你望着上司离开了这间房间。

 

是去汇报工作了吧。你想

 

约4分钟后,森鸥外来了。

 

你对于这位首领一向称为"森先生"。

 

因为你是被他"捡"来的人之一,之二是太宰。

 

望着他进来,你向他汇报更重要的情报。

 

这种强行锁血的持续异能,最多应该用于审讯。

 

为什么会出来直面战斗?

 

"异能是能让骨头碎成1cm*1cm或者0.1cm*0.1cm的骨头正方体,能让你身体里的骨头粒子打碎再进行重组。"

 

"嗯。"

 

"港黑需要你每时保持清醒,不可以注射麻药进行麻醉。"

 

"包括头骨碎的时候?"

 

"没错。"

 

你知道他的为人,因此他在只有你面前一向直言,因为你绝对不会背叛港黑。

 

"让他回来吧,过3分钟腿骨全碎,再过1.5分钟肋骨全碎,然后过45秒后手骨全碎,再等一会我就会死亡。"

 

"嗯。"

 

 

【4】

 

你一直认为你是没有任何的价值的。

 

除了忠诚与过硬的心理素质。

 

然而有什么用呢?

 

你不值得被重用。

 

你趁着腿骨还没有完全时望向窗外

 

已经转晴的天气中还带着些潮湿的感觉。

 

恶心,

 

你有些迁怒雨。

 

但是如果真的厌恶,

 

自己为什么要看雨呢?

 

你似乎记得,

 

你是在雨天被森先生捡到的。

 

但是,你被捡到时仅有十二岁左右。

 

那时的你有什么价值被森先生捡到?

 

你的名字是雨,

 

港黑人员。

 

没有姓,或者说是本来可能有。

 

但是姓氏被抹去,被遗忘。

 

 

【5】

 

上司推门进来,

 

你却仍旧在看雨。

 

这本来就是极为寻常的一件事,

 

然而放在你身上就显得很奇怪。

 

这个"奇怪"是你自己觉得"奇怪"。

 

就好像是有一道声音告诉你,

 

"雨"必须是极为"忠诚"的,

 

必须是连死亡临头也要汇报工作报告的"忠诚",

 

必须是连首领都因为知道自己的"忠诚"而直言不讳的"忠诚"。

 

必须是连死亡都毫不讳惧的"忠诚",

 

明明又不是感受不到痛觉,

 

又不是一个受虐狂,

 

却连"骨碎"都不怕。

 

你当然是知道喉管处的骨头也会碎,

 

你会感受到窒息的感觉,

 

却又不得不活着,

 

明明…明明是知道的。

 

却又仅仅只是过问一下,

 

你似乎,不应该这么"忠诚"的吧?

 

这些思考仅仅只在几秒之间,

 

你终于注意到了上司,

 

"我喜欢你。"

 

"哦。"

 

最后,你的"异能"是什么?

 

以及,

 

你是不是刚才毫不留情拒绝了一个好不容易将心里话说出来的来自于上司的告白?

 

"你会拒绝他,因为感情会影响你的工作。"

 

又来了,

 

这种声音又出现了,

 

或者说是,

 

这种发自你内心的声音又出现了。

 

 

【6】

 

你觉得你的身上有一些森先生知道,

 

你却不知道的事情。

 

就例如,

 

你的异能的事情。

 

就例如上司,啊不,是中也君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你是欲言又止的表情呢。

 

就例如,

 

为什么森还是在头骨碎时仍注射了少量麻醉药。

 

你一直在想这几件事,

 

直到头骨开始断时仍然在想。

 

直到那场小雨不知何时又开始烦人地下着。

 

为什么刚下完雨又开始下雨了呢,

 

然而这些答案你仅仅只在死前想起来。

 

你的一生,都是错误的。

 

你的一生,都是在不断受到伤害与施加伤害。

 

你的一生,都是带有浓重且浓厚的悲剧色彩。

 

你的一生,早该结束了。

 

 

【7】

 

直到死亡来临时,

 

一切真相才会披露,

 

虽然那已经来得太迟了,

 

甚至还不如让你继续被蒙蔽。

 

那年你大约仅有十一岁,

 

你有一个很平凡的姓氏,是"清水"。

 

你还有一个姐姐叫清水志。  

 

你的姐姐比你大七岁多,

 

你没有母亲,

 

你亲手杀死了你的母亲,

 

亲手斩灭了你的幸福,

 

同时打开了悲剧的幕帘。

 

你的姐姐说你出生于一个雨夜,

 

你的姐姐骗你说母亲会在一个雨天回来的,

 

你不是孤儿,

 

只是母亲来得太迟了而已,

 

你不需要因为那些孩子们恶意的玩笑而难受的一夜未眠。

 

你的姐姐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因为你的母亲是因为你难产而亡这件事是你从那些恶意的"大人"们的口中得知。

 

所以你又讨厌雨天却又不自觉地想看着雨,

 

因为你在想着会有一个像姐姐一样棕色头发的温柔女人会撑起伞来到你的身边,

 

只要这样,

 

小孩子就不会笑你没有母亲,

 

大人们也不会讥讽你是害死母亲死亡的凶手,

 

也不会让仅有十几岁的姐姐去养家,

 

你也不会常常饿得胃疼却死死撑着不告诉姐姐,

 

姐姐和你也可以感受到这个名为"母爱"的情感。

 

然而雨天中从未出现过那个身影,

 

会在梦境之中出现过,

 

她会一寸寸抚摸你的脸颊,

 

会牵着你的手从街的这头走向那头,

 

会笑着呼唤你的名字,

 

会用细腻的情感一遍一遍地描绘你,不厌其烦,

 

会轻轻擦去你嘴角的饭粒,

 

那些实在是太梦幻了,

 

也因此仅仅只会在梦中出现。

 

 

【8】

 

"醒来啦!"

 

美好的梦境醒来之时,

 

便是最残忍的时候。

 

"今……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突然才记起来,

 

姐姐突然轻笑一声,

 

"笨蛋,这都能忘!"

 

"我……我没有忘!只是忘了说!"

 

你涨红了脸,拙劣地说着谎言。

 

"你一说谎就脸红!别骗人啦。"

 

你鼓起脸颊,而姐姐则笑着戳了戳你的额头。

 

"笨蛋!走啦!"

 

那天是你的生日,

 

每到生日之际,

 

姐姐都会带你出去兜一兜,

 

而不是在那个发霉的房子里无趣的待着。

 

你走进了一条小巷子,

 

那条巷子你不得不记得十分清晰,

 

水泥和砖头砌成的墙堵死了你和姐姐的未来,

 

墙的尽头是一张上面布满污垢的床垫,

 

床垫上还有一个简陋的小雨篷,

 

墙上贴满广告,尽是低俗的内容。

 

"下雨了呢。"

 

姐姐跟着你来到这里,

 

她牵着你的手,准备离开。

 

虽然雨仍在下着,

 

但你却并不耐烦,

 

会不会,

 

巷子的尽头会出现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呢?

 

你抱着这样的希望步伐加快了一些,

 

然而此时回头,

 

一些壮汉堵在了巷子口。

 

你的姐姐脸色一变,

 

握着你的手在擅抖,

 

她的眼角微微泛红,

 

声音低哑地仿佛是用尽全力发出来的,

 

"雨,答应我活下来。"

 

"好。"

 

积雨在天际之中,

 

大雨顺着你的浅棕色的头发一直到脚边,

 

在地上溅起了一朵又一朵雨花,

 

轰鸣的雷声在你的耳边响起,

 

与之伴随的还有姐姐痛苦的呻吟声。

 

【9】

 

雨水顺着小雨篷一路直下,

 

在姐姐漂亮的棕色头发上落下,

 

然而本该明亮的头发却在此刻暗淡无光,

 

你想要呐喊呼救,

 

然而一只粗糙的布满茧子的手却堵住了你的嘴。

 

你的泪水盈满了眼眶,

 

喉咙生涩痛苦,

 

你浅棕色的头发被拽起来。

 

名为"苦涩"的心情在你的心中蔓延,

 

以及你对无能的你自己的恨意,

 

那张床垫上留下了一滩暗红色调的血迹,

 

而巷子的地上也留下了一滩鲜红色的血迹,

 

仿佛劣迹斑斑。

 

巷子的尽头不是希望,

 

而是你一生的转折点。

 

【姐姐,

我完成了你的心愿。】

 

 

【10】

 

你的家,

 

从那个发霉的房子到现在这个挤满了女孩的仓库。

 

仓库的库存在不断增加又减少。

 

姐姐时常会被叫出去,

 

在那个时候你会擅抖着拉住姐姐残破的衣角,

 

虽然一次也没拉住,

 

你用着发狠的劲儿捏着你自己的大腿肉,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样想来,

 

你冷静的性格也是那时"培养"出来的吧。

 

亦是一个雨天,

 

你堵住自己的耳朵,

 

自欺欺人啊。

 

似乎所有不幸之事都是在雨天发生的,

 

然而那天姐姐终于想办法可以逃走了,

 

你用着虚弱的身体奔跑着,

 

姐姐牵着你的手,

 

今…今天终于可以出去了吗。

 

你淡绿色的眼睛明亮了许多。

 

然而两个虚弱至极的女孩是跑不过他们的,

 

姐姐让你继续跑,

 

"别回头。"

 

"快跑,快跑。"

 

"雨,答应我,好好的活着,好吗?"

 

姐姐的声音有些沙哑,隐隐约约带着哭腔。

 

"好……!好……!"

 

你的脑袋昏沉沉的,

 

仿佛是一个按照指令行动的机器人一样,

 

你的大脑只剩下"跑"这个命令,

 

湿嗒嗒的衣服粘在你的身上,

 

好难受,

 

这种…仿佛要窒息的感觉,

 

令人厌恶啊。

 

为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如此没有用啊。

 

不知跑了多久,

 

你看到了一个红发蓝眼的孩子,

 

你的身体坚持不住了,

 

完了完了,

 

为什么,你连价值都没有?

 

从只能害死母亲,

 

从只能为家里做家务,

 

从只能在姐姐的庇护下活着,

 

从只能害姐姐进入这个恶心的地方,

 

从现在只能无力地浪费姐姐给予的生命,

 

你一事无成。

 

 

【11】

 

你醒来了,

 

你醒来后没有选择加入"羊",

 

姐姐已经死了,

 

你亲眼见到她的尸体,

 

那些混蛋对姐姐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但这具没有一处是完善的尸体却说明了一切,

 

尸体是那个孩子带回来的,

 

你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

 

你也没有欲望去了解了。

 

像你这样…

 

连活着都是浪费生命,

 

连呼吸都罪大莫及的,

 

一生都是失败与遗憾的你,

 

连唯一的姐姐都害死的你,

 

根本就没有存活的理由与必要。

 

你望着一条河流,

 

跳下去,是解脱。

 

活下去,是绝望。

 

你闭着眼,

 

躺在这片草地上,

 

不行啊,背负着两条人命的你不能死亡。

 

下雨了啊,

 

你终于不再相信母亲会迎雨而来,

 

虽然母亲没有来,

 

但是雨中却来了一位撑着伞的先生和一位金发的萝莉。

 

"先生,人活着是有价值的吗?"

 

你在渴望着一个答案,

 

在渴望着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渴望一切可以渴望的。

 

在那条小河边,你觉醒了异能力。

 

【绝对性忠诚】

 

真是讽刺的异能啊,

 

一生只可绑定一个组织势力,只有死亡才能解除。

 

生不可有任何违逆组织的行为,

 

会将自己一切可能影响到组织的记忆删除,

 

也会将一切可能影响工作的感情去除。

 

年龄越小,在绑定组织的"属性加成"越高。

 

随着时间流逝,你自己会丧失全部价值。

 

若不是"骨碎"的强制生命延续,

 

你"活"的时候也不可能发现不对劲吧,

 

若不是因为这个异能,

 

你也不可能,

 

直到都不能够言语时,

 

才发现你对中也君也是抱有感情吧。

 

【对不起,姐姐,我说谎了,

 

但是以后我说谎再也不会脸红了。】

 

 

【12】

 

就像是你本应拥有个幸福的人生一样,

 

就像是你不能够正确地回答中也君一样,

 

就像是你一直到死亡时才顿然醒悟一样,

 

就像是母亲再也不能够来到你身边一样,

 

你错过了很多事,

 

本来你可以有一个姐姐,

 

本来你可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本来你可以不用成为港口黑手党,

 

本来你可以不用背负那一条条人命,

 

本来你可以不用承受"骨碎"的痛苦的,

 

本来你可以不用那么"忠诚"地劳累奔波的,

 

本来你可以答应告白去拥有一段令人艳羡的恋情,

 

只要他不嫌弃你经历的一切。

 

甚至,

 

你本来可以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

 

可以去撒娇,可以去校园学习,

 

你会拥有一个令人艳羡的职业,姐姐,恋人。

 

而不是在这个本该幸福的年纪,

 

去处心积虑地想着如何完成任务。

 

而不是在这个本应该思考一点少女心事的年龄,

 

去思考如何活下去为港黑更好的工作。

 

 

【13】

 

临死前,

 

你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分为了好几个片段,

 

第一个是两个棕色头发的女性都牵着一个小女孩,

 

棕色头发中的一个更高些,

 

另一个大概也就比小女孩大6、7岁左右,

 

她们的中间那个浅棕色头发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

 

第二个是第一个片段的延续片段,

 

棕色头发更矮的少女和浅棕色头发的小女孩手牵着手一起去校园的路上,

 

更高的那个估计是母亲的女性在门口望着大概是姐妹的两人走进校园。

 

第三个片段的时间线推移了很多,

 

姐妹中的妹妹和一个橘发蓝眼的男人在一起了。

 

他们结婚了,

 

男方的亲朋好友处几乎没有,

 

这是一场极大的婚礼,

 

然而你却无法参与。

 

如果说梦中的女孩是乙女向游戏的代入对象,

 

你就是玩家们无法代入的be向吧,

 

毕竟你的人生如此失败且艰辛。

 

真正的清水雨,

 

早就该在小河边投河自尽了啊。

 

 

【14】

 

你在记忆的再最后想起了中也君,

 

"我也喜欢你。"

 

你多么希望能如此回应他,

 

多么希望你能察觉他紧张的神色,

 

不要给予他一片失望。

 

【我喜欢你,中也。】

 

【没有达到最喜欢真的很抱歉呢。】

 

【可是我所有喜欢你的机会都被阻断了。】

 

【清水中也这个名字很难听的,还是算了吧。】

 

【我只希望我和你能在另一个世界里相遇。】

 

【那个世界的我肯定很幸福吧。】

 

【你会在情人节红着脸告白。】

 

【我会不负你的心意的。】

 

【请相信我,我不会再背弃任何人的承诺。】

 

【不管是你的还是姐姐的。】

 

【哪怕死亡来临也不会。】

 

【至死不渝。】

 

【虽然我已背弃过一次最重要的承诺。】

 

 

【15】

 

雨在下着,是绵绵细雨。

 

你在雨中发呆着,

 

"不要不打伞啊,笨蛋。"

 

一把伞撑在你的头上,

 

"好。"你微笑着回应。

 

"之前在想些什么呢?"

 

"没有什么。"

 

你依偎在他的怀里,

 

"只是突然觉得好不真实。"

 

"幸福到不真实,就像是一场梦境一般。"

 

"笨蛋,这都是真实的。"

 

"好啦,妈妈和阿姐都在等你呢。"

 

"不要胡思乱想啊。"

 

他吻上你的额头,

 

"什么嘛,我还没有嫁给你呢。"

 

"不是快了嘛。"

 

然而就在此时,梦已醒。

【奇迹/】如果他做有颜色的梦 #黑子的篮球bg #赤司征十郎 #青峰大辉 #文豪 #男神x你 #中原 #芥川龙之介
可能继续,那就始作俑者要一些补偿吧。   文豪   [中原]:无言   “日安,中原干部~”   你对这位无时无刻都在散发成熟靠谱的男人魅力的上司很是仰慕。   “嗯。”   中原有意的...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太/国/敦/泉/芥/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他是鬼(篇)● 文豪×你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鬼滅之刃(只是背景) *小學生筆 *私設ooc  *感覺無意插入少許夏目友人帳的元素     “你到底怎麼中原!” 好端端的突然却失縱一段时间,你真...
】一起去赏花☆本篇是专场哦● 文豪中原
不认识他,我先走一步,这里交给你。”你挣脱的怀抱,一步一颤的往回走。 “姐!你不能这样!爸妈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对我?!你这个白眼狼!怪物!”你弟弟看见你没有救他,气急败坏地大吼。 接着有...
文豪】太x你x 阴阳怪气怎么治 #男神x你 #文豪 #太宰治 #中原 #bg
与武装侦探社停战的命令,你遗憾地叹口气,这样只能暂时躲避侦探社的那位,玩玩不过,打打不得。      似乎是看出你的忧心忡忡,出会议室,中原干部便拦住你。      “如果青花鱼那家伙再...
】沉眠在你的眼底● 文豪中原×你● 男神×你●
。” 他戳戳你的额头,戳个浅浅的红印,被他轻轻抹抹,“别理他们。” 你抱住他,不安分地摇来摇去,幸亏他坐得稳,“什么呀,!就这么轻飘飘的?”语气委屈得不行。 他想扶一帽檐,想起没戴帽子...
[]心跳爆破 x你● 文豪中原x你● 保定
跳出来的感觉愈来愈强:“嗯,我没事哦。”   一口气:“那种情况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嘿嘿~”你笑开始讲述你的逃脱过程。 (还原现场)其实是这样的~   0……   你右手涌出...
文豪】莫名其妙的情敌 #内含横滨F4/森/陀
。”   “……”   【陀思感觉自己的“正宫”地位岌岌可危。】      第一次写文豪,有什么不足请指出,谢谢。  ...
】当你误以为他死文豪人●中原
还有一步距离时,警惕地后退一步,“...你不要我?”女孩看见退一步,眼中的一丝杀意转瞬即逝。   还是有些犹豫的,没错过孩儿这一瞬的眼神,周身布满危险的红光,咬牙切齿地走进...
】黑手党会有体重困扰?● 文豪●太宰治●中原●森鸥外
,你反而被对方的话弄的不好意思起来。唉。中原,原来你才是那个深谙女人心的天才!腼腆之余你更觉得十分感动,正想中原真诚道谢时,却被他抢先。   “不过我建议你,可以考虑每天和我一起练习体术的...
初遇的时刻()(含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文豪 #男神×你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太宰治   你和他的初遇是在河边。 那天你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综/床/共/枕● 文豪● 阴阳怪气● 恋与制作人● 凹凸世界● 全职高手bg
手:叶修 包含人物较多,如果不了解可以跳过 这只是一篇日常的甜饼啊! 最后OOC预警   文豪 Ver.太宰治   你们同居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睡在两个房间,没有/床/共/枕。   虽然太宰治...